刚刚更新: 〔我的细胞监狱〕〔天策神尊〕〔李川〕〔重生南非当警察〕〔超强狂婿〕〔快穿之万界包租婆〕〔穿越世界的赛亚人〕〔走进不科学〕〔法师无惧炮火〕〔我眼中住着神魔〕〔我在镇妖司里吃妖〕〔村花她又想作妖了〕〔大唐之摊牌了朕真〕〔学神:全能打工系〕〔都市修罗〕〔神秘复苏:我,人〕〔我家学霸是键盘侠〕〔斗罗之刷到极品武〕〔开局签到茅山位面〕〔我真不是隐世高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池谣 第九十二章 谜一样的女人
    自从那日傍晚在皇宫内院收了一头妖龙之后过了两天也未见妖龙出没,在街上溜达了两天除了文婵婵再一次花光了身上的银子以外也未见怪事发生。

    </p>

    这样风平浪静的日子实在不符合燕子初的性格,再说来到京城就不能随时随地去见吟儿姐姐,他只能望着明月下的树影婆娑凭空想象她坐在廊下沏茶的样子。

    </p>

    想得过于投入,都没发现有人走近自己,那位在太子殿待久了仿佛失去了意识的小宫女幽幽的来到他身边,虚无缥缈的说:“燕公子,言夫人请你过去。”

    </p>

    “是谁在跟我说话?”他故意往反方向看,小宫女挥挥衣袖,用气声回他:“燕公子,我在这里呀。”

    </p>

    他站起来走了两步,又道:“没看到有人啊,哪儿呢?”

    </p>

    她像风一样飘到他面前,露出一对三白眼望着他,他夸张的捂住眼睛,“哇”一声撒腿躲到赤柱后,小宫女即使心里着急说话还是轻飘飘的:“燕公子,别躲了,我不是鬼,言夫人让我带你去太子殿。”

    </p>

    “这么晚了去干什么?”他露出半张脸,小宫女终于笑了,是咧一边嘴的那种笑:“言夫人没说,只说请你过去,别怕,跟我来。”

    </p>

    她招招手,尽量挤出她认为很可亲的笑容,天知道这画面有多惨,燕子初继续逗她:“跟你去可以,但你为何要对着我哭?”

    </p>

    “我没哭,我在笑啊,你看……”她努力扬起嘴角,脸都要抽筋了,他躲在赤柱后面只想笑,谁知小宫女笑着笑着就拉下了嘴角,嘴唇也瑟瑟发抖,说,“我知道我笑起来不好看,大家都说我是丑女,说我像女鬼,但是我也有自尊心……”

    </p>

    感觉她真的要哭了,燕子初跟他叔叔一样平生最怕女孩子哭,没想到这回还真把人家惹哭了,这下万分懊悔的跑过去,双手按住她微微颤抖的肩一个劲安慰:

    </p>

    “不不不,我跟你闹着玩的,你可千万别哭,我跟你去太子殿,现在就去好不好?”

    https://m.xqula.

    </p>

    她傻傻的愣在那里,三白眼直盯着他按住自己的手,带着哭腔说:“燕公子,你是十八年来,第一个敢碰我的人。”

    </p>

    “那……开心吗?”

    </p>

    “有点开心。”

    </p>

    “那就行了,走吧。”他冲她开怀一笑,转身朝太子殿走去,小宫女脚步轻快的跟在他后面,看他的背影也忍不住扬起一边嘴角。

    </p>

    幽静的太子殿内空无一人,小宫女说言夫人在最里的房间里等他。还要往里,这个太子妃到底在玩什么烟夜把戏?难不成要把他当男宠来折腾吗?

    </p>

    在一间弥漫着胭脂水粉香味的房间里,言沁背对着微微晃动的流苏帘子站着,露出若隐若现的美肩。听到小宫女气息虚弱的禀报后便让她出去了,燕子初饶有兴趣的朝流苏里看,她慢慢的转过身,看不清她的脸,只听她说:“燕公子,进来吧,这里没有其他人。”

    </p>

    “朗朗乾坤你我共处一室成何体统?”

    </p>

    “据我所知你应该不是这般守规矩jsshcxx.的人啊。”

    </p>

    “言夫人有什么话不能白天说,非要在深夜里把气氛搞得如此紧张?”他踱步到流苏帘子前,伸手把玩着那些软软的流苏,言夫人在里面嫣然一笑,露出比皓月还要洁白的牙齿。

    </p>

    “自然是白天不能说的,男女之间的话了。”

    </p>

    “我就站在这,你说吧。”

    </p>

    “我要你进来,陪我好好说说话,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样跟男子说话了。”

    </p>

    “那就可惜了,我答应过喜欢的姑娘,除了她以外绝不靠近其他女子。”

    </p>

    &.jxpxxs.nbsp; “她到底是何方神圣,难道连我也比不上?”言夫人慢慢靠近流苏帘子,脸上挂着暧昧不清的浅笑,没有人不认为她是天生尤物,与柳吟儿比起来她的美貌同样人间鲜有。

    </p>

    “说了你也不认识。”

    </p>

    燕子初随意的一句话让她略显恼怒,从流苏后伸手勾住他的脖子,可当她身体再靠近的时候,似有一股力量从他体内蹦出,重重的打在她身上,她煞是震惊。

    </p>

    “你身上藏了什么?”她盯着他的身体问道,他笑着从衣襟里拿出一块雕刻精美的桃木,解释道:“这是我小师弟送我的防妖法器,奇怪,言夫人为何会怕它呢?”

    </p>

    她听后并无惊讶,很快整理好情绪,伸手把他拉进流苏帘子里,近在咫尺的望着他皎洁的双眸,说:“我不喜欢这个东西,好像你拿着武器,而我只有血肉之躯一样,可以把它放下吗?”

    </p>

    她说着说着往后躺在柔软的床榻上,不自觉的露出雪白的脚踝,和脚踝上那只熟悉的葫芦。燕子初随手把桃木扔在她的床榻上,似乎注意到了他的视线,言夫人摸着脚踝上的葫芦说:“你好像对我的葫芦很感兴趣,怎么,你在其他地方也见过一样的葫芦吗?”

    </p>

    “见过,一模一样。”

    </p>

    她忽然心绪荡漾,用力把他拉过去,他没站稳便朝她的身子摔下,她顺势展开双手勾住他的肩,不料他却捂住胸口直说:“疼疼疼……”

    </p>

    他说疼不是假的,是身体里的生死符骤然起了作用,而言夫人却不知,还皱眉数落:“你还挺会装模作样的,真让人为难。”

    </p>

    就刚才那一下,他已经疼的喘不过气:“说话就说话……别动手动脚……”

    </p>

    “你怎么回事啊?燕公子,你身上可藏了不少秘密哦。”

    </p>

    “那也没你多……”

    </p>

    他试图爬起,却又被她伸手按下,她温热的话语传入他的耳里:“难道你不想知道我的葫芦是哪儿来的吗?你不要乱动,我就告诉你……”他确实很想知道她的葫芦是哪儿来的,因为他知道阿笙脖子上那只与她一模一样的葫芦是他母亲留给他的,而阿笙一直不知道他母亲是谁,如果知道了言夫人的葫芦的来历,说不定就可以帮助阿笙找到他的母亲,所以无论如何也要忍着心口传来的剧痛,听她说完。

    </p>

    “你怎么流这么多汗啊,你很紧张吗?得到我,是你的荣幸才对啊。”

    </p>

    他捂住胸口,艰难的开口:“所以太子殿下……是不是荣幸至极……”

    </p>

    “太子殿下福薄,不能怪我。”

    </p>

    “说说……你的葫芦……是哪里来的……”

    </p>

    “难道除了葫芦,你对我就没有半点感觉吗?”

    </p>

    “有啊……你没看到……我已经快被你弄死了?”

    </p>

    “我怎么舍得弄死你?我已经很久很久很久没有喜欢过一样东西了,我身为太子妃,却始终得不到自己想要.whhryl.的,唯独看到你的时候,我知道这次在劫难逃。”她将微热的掌心握住他冰凉的手,刚要把脸贴上去,他竟吐血了,也没等到她把葫芦的来历说出,就已经被生死符打败。

    </p>

    他终究抵挡不住心里的剧痛,用尽全力转身滚落下床榻,这一幕让言夫人始料未及,他身为捉妖师,如此差强人意的身体素质实在让人费解。

    </p>

    “这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会……”

    </p>

    他擦擦嘴角的血迹,喘着气,略带调侃的语气解释,“我刚才忘了说……我不仅答应了喜欢的姑娘……此生不近女色……还在身体里下了一道符……倘若靠近女人半步……就粉身碎骨……”

    </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