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谋妻〕〔三伏〕〔媚色无双〕〔折月亮〕〔请错祖师爷之后〕〔殿下〕〔天策神尊〕〔重生南非当警察〕〔李川〕〔夜的命名术〕〔玄浑道章〕〔贞观憨婿〕〔狩猎好莱坞〕〔仙丹给你毒药归我〕〔重生1992〕〔从唐人街开始崛起〕〔斗罗之日月光华〕〔超神:我的人生模〕〔开局签到天罡地煞〕〔家族修仙,我家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池谣 第一百章
    还差一点点这短命的太子就要见阎王了,偏偏有人从中作梗不知道在太子身上放了什么东西,半步都无法接近。

    </p>

    这日皇宫上下都在为太子祈福制作莲花灯,宫女们询问言夫人是否要一起去河边为太子放灯,她答应了,看着宫女们手里拿着的莲花形状的纸灯她却迟迟无法伸手。“言夫人,您不放灯吗?”宫女悄声问她,她眉头紧锁,冰冷的问了句:“这些灯是哪来的?”

    </p>

    “这些都是我们几个宫女亲手做的,昨日便开始忙了,一共九千九百九十九只,一只都不少。”

    </p>

    “没有其他人碰过?”

    </p>

    “没有……哦,纸灯是我们几个宫女做的,但是纸上的经文不是我们写的。”

    </p>

    “谁写的?”她心头一紧,眼神异常犀利。

    </p>

    “就是天池来的那位捉妖师写的。”

    </p>

    “拆开。”

    </p>

    “什么?”宫女似乎没听懂,言夫人指着纸灯斩钉截铁的说:“我让你把这只莲花灯拆开,我要看他写的什么经文。”

    </p>

    宫女心想你要看你自己拆开不就好了,为什么还要我来开呢,她不情不愿的拆开了手里的莲花灯,一串看不懂的“经文”赫然出现在折纸中央,“经文”原本没什么威力,在她眼里却格外刺眼。她面色难堪的说了句你们把这些灯赶紧放了,便留下她们转身离开,几位小宫女满脸不解,越发觉得这位太子妃心绪不定,心思难以捉摸了。

    </p>

    写了将近一万遍“经文”的燕子初正在他所住的屋子的屋顶上远眺宫女们放灯,那一朵朵火光摇摇曳曳飘在河上,看着看着就犯起了困。眼睛闭上的前一刻一阵清风吹过,言夫人不偏不倚落在他的身侧,带着一脸不怀好意的狞笑。

    </p>

    “我给你机会逃,你偏不逃,又是给太子做护身符,又在那些莲花灯上动手脚,你以为你画了那么多降龙符咒有用吗?不过就是一张张废纸罢了。”

    </p>

    他朝这个可怕的女人眨眨眼,指着远处被灯火照亮的河岸说:“既然是废纸,你紧张什么?坐下来一起欣赏江枫渔火,平时也不怎么见着。”

    </p>

    “我不跟你废话,放在太子身上的东西我劝你尽早拿掉,除非你能给这宫里的每一个人都按一道护身符。”

    </p>

    他慢吞吞站起身,沿着凸起的脊梁走到言夫人面前,一字一句对她说:“我可以拿走太子的护身符,不过你得告诉我你的葫芦是从哪儿来的,用一只葫芦换一条命总可以了吧?”

    </p>

    她咧嘴笑道:“跟我谈条件?好啊,你先告诉我你是在哪儿见过与我一样的葫芦?”

    </p>

    “你们女人就喜欢占上风。好吧,我告诉你,我出生的时候,我爹给了我一只跟你一模一样的葫芦,说是我娘留下的……”

    </p>

    他话还没说完言沁就伸手抓住了他的脖子,面目可憎的说:“一派胡言!”

    </p>

    “你先等等……万一你真的是我娘呢?”

    </p>

    “满口谎话还跟我谈条件?你的葫芦呢?拿出来啊,我料你也拿不出来。”

    </p>

    他捏着她的手,艰难的说:“葫芦……在……在天池……这么重要的宝贝……岂能带在身上?”

    </p>

    “哼,我竟然差一点就信了你的鬼话!”她手下越来越用力,感觉手里的猎物在缓缓往下沉,“不想死的话,就立刻毁了太子的护身符!”

    </p>

    他双膝已经跪到地上,呼吸也越来越艰难,一句话也说不出口,与此同时心口处传来的剧痛也在雪上加霜,每一丝气息都比上一次来的微弱……如果真像别人所说世间存有在天之灵,那么他早逝的父母多少也应该显灵了吧。

    </p>

    可惜事与愿违啊,他除了感到越发寒冷之外,就只有言沁那双散发着血光的眼睛憎恶的望着自己,就算死,也至少是看着心爱的人,他心里闪过这么一个念头。忽然间一道冷风吹过,伴随着一团巨大的白光从眼前一晃,刹那间风雪拂面,言沁被迫松开了手,万分厌恶的目光随即投向那突如其来的白光。

    </p>

    是雪吗?

    </p>

    他吃力的呼吸着,艰难的抬起头在天空中寻找,模糊的视线里飞过的白光不仅仅是一个幻象,而是真真实实的存在,它有着凤凰般的身形羽翼,在漆烟的天空中盘旋,它飞过的地方凝聚起巨大的气流混杂着飞雪纷扬落下,他在屋顶上目不转睛的追随它的身影,它一遍一遍的从言沁头上飞过。言沁终究忍不住它的干扰而恼羞成怒,手中瞬间凝成一团暗紫色的光,朝着白色凤凰飞来的方向呼之欲出!

    </p>

    燕子初眼明手快,从衣襟里掏出早就准备好的符纸一跃而起,冒着死的危险将那张降龙符定在言沁的右肩,她手里的暗紫色的光xgchotel.瞬间消失,失去重心的他也跟着从屋檐上滚落下去。好在那只死里逃生的白色凤凰从屋檐下呼啸而过,几乎昏迷的他安安稳稳落在它的背上,只觉得一阵冰凉刺骨,心却再也感觉不到任何疼痛。

    </p>

    被降龙符死死克制的言沁简直怒不可遏,一动不动的怒视着他们离开的方向,仿佛有种被背叛后的酸楚油然而生,内心的仇恨如惊涛骇浪!

    </p>

    人,固然可耻,然而妖,也不可信!

    </p>

    这股冰凉刺骨的感觉和第一次抱住柳吟儿的感觉几乎一模一样,他趴在它的背上,用微弱的声音说:“原来……这才是你……真正的样子……”它都听在耳里,早知他会认出自己,也不枉费她千里迢迢赶来这里。

    </p>

    无处可逃的时候它决定放低羽翼,朝着漂满莲花灯的河面一冲而下,这条河的最深处有一座地宫,知道的人并不多。

    </p>

    在河里遨游了不久便看到了宫门,它加快速度飞跃而去,冲破宫门后身体里最后一丝力气仿佛也被抽离,它精疲力尽的落在一处潮湿的平地上,晶莹的羽毛逐渐消失,露出雪白的四肢,在长满了钟乳石的地宫里隐隐发着光。

    jxpxxs.</p>

    他躺在她的身侧,抱住她瑟瑟发抖的身躯,这一次她不再避让,也无力避让,无尽的寒冷让她意识迷离。

    </p>

    “好冷……”她小声呢喃,嘴唇无一丝血色,他哪怕自身难保也还是用力抱住她不住颤抖的身子,给她源源不断的温度,生死符在身体里剧烈抗击着,他强忍着那些痛楚把她护在怀里。

    </p>

    “没事的,吟儿姐姐,有我在,没事的……”

    </p>

    他断断续续地说着,她微微张开眼,轻声数落:“你不要命了吗?放开我……”

    </p>

    “我早就说过,我的命,是你的。”

    </p>

    “……也了我,不值得。”

    </p>

    “你都从天池赶来救我了,为此我可以死上一万次。”

    </p>

    “我已经控制不住身体里的寒气了,你再不松手,真的会精气耗尽。”

    </p>

    “我怕我松手了,就再也没机会像这样抱着你了。”他越说双手就越用力,柳吟儿冰冷而急促的呼吸在他温暖的怀抱里逐渐平稳下来,由于寒冷带来的痛.zyxta.苦也在慢慢减少,这一次她是真的在他面前放下戒备,他也是第一个,除了信游以外真正融化她内心的人。

    </p>

    “我已经快忘了自己在这个世上活了几千年,我只记得很久很久以前,昆仑山的雪,是我所操控的……我是一只雪妖,我的世界里除了皑皑白雪,就只有生活在昆仑山的龙族……”

    </p>

    那么从今往后,你的世界能不能多一个我?

    </p>

    他抱着冰冷的柳吟儿,已说不出话来,只在心里默念,哪怕心也跟着结成冰,从始至终也没有松开过自己的手。

    </p>

    她体内的寒气被他驱散,她带着人类的温度沉沉睡去,用了几千年时间爱过的人,到头来还不及一个十七岁的少年。

    </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