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百炼飞升录〕〔美漫胜利之神〕〔混在美洲的新大明〕〔我在末世当暴君〕〔晚唐浮生〕〔一婚二宝:帝少宠〕〔回到2002当医生〕〔我不是械王〕〔重生狂妃之明月罩〕〔穿越远古野人老公〕〔救世主降临〕〔金刚不坏大寨主〕〔大宋皇家发行商〕〔我在80年代当村长〕〔都市医武战神〕〔不想当大将的我选〕〔我的帝国模拟器〕〔影视从海豹突击队〕〔女相宝师〕〔她总在撩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池谣 第一一三章 祭台与护身符
    !

    隔日是个阴雨天,身穿红色嫁衣,头戴金色凤冠的柳吟儿看着铜镜中的自己,陌生的像是第一次看见这张画皮,有些力不从心。她想过无数次为信游穿上这身嫁妆会是何等幸福的一件事,单是坐在床头等他揭开喜帕的一瞬就在梦里出现过无数次,只可惜事与愿违,他人在身边,却隔着万丈距离。

    </p>

    屋外一早就有了动静,是前来凑热闹和特意赶来一睹她芳容的百姓,水仙已经催了她不下三次,游街的马车已经到了,再不出门就怕误了良辰,她为自己插上最后一只金钗,起身出了回廊,水仙为她撑着伞,一边兴致盎然的跟她说着街上的情况。

    </p>

    “柳姑娘一会儿出门你可别惊慌啊,那人山人海的,比庙会还热闹。”

    </p>

    她随口附和:“哪会有庙会热闹。”

    </p>

    “你别不信,去了你就知道,我真担心马车走不了。”

    </p>

    她低头一笑,出了门就看到李阔在马车边等她,瞧见她一席红衣飘飘的走来,早已历经沧桑的男人竟有些失神,水仙提醒了一句,他连忙朝她伸出手,声音都在颤抖:“吟儿快来,有些下雨别淋湿了。”

    </p>

    她微微颔首,被李阔好生呵护着坐上游街的马车,簇拥着的鲜花美得让人移不开视线,沿着鲜花望去,绵绵细雨之中站着一人,柳吟儿完全没有猜到会在此时此地看到他,他没有打伞,孤单的站在起哄的人潮里,波澜不惊的回望着马车里安然入座的她,她被他看得心神不宁,捏紧了手里的锦帕,李阔只以为她紧张,故而解释道:“吟儿别担心,是我特意让信游公子过来的,并不是针对你,而是我怕万一源智对你做出不敬的举动,有他在就好很多。”

    </p>

    原来是李阔让他来的,不知怎么她竟有些失望,面上还要装作若无其事:“王爷多虑了,今日是我们大喜的日子,李将军不会乱来。”

    </p>

    “我了解他的脾气,他这倔脾气一上来谁都拦不住,我必须为我们想好退路。”

    </p>

    “那你也不必特意把信游公子找来,人家也有人家的事要忙。”

    </p>

    “仅此一次,下不为例,你别不开心了,好不好?”

    </p>

    她努力挤出一丝笑意,说:“我没有不开心,王爷考虑周到,固然是我的福气。”

    </p>

    “你这么想我就放心了。”说完他爽朗的大笑几声,还不忘朝沿街的百姓挥手,一般只有正房才有的待遇,他原封不动的给了妾室,他早就在心里下了决心,再过几年,还要立吟儿为正房。

    </p>

    王府的马车在众人的追捧中沿着天阴街来到祭台前,绵绵细雨越下越茫,柳吟儿在水仙的搀扶下下了车,抬头看了眼逐渐暗淡下来的天色,李阔在耳边轻轻道了句:“没事的,很快就结束了。”又吩咐下人过来为她打伞,对于这位妾室的喜爱之情溢于言表。

    </p>

    怎么光是看着她与另一个男人祭天就如此心绪不定,好像有谁在叩击他的心脏,要把她从心里活活拽走?

    </p>

    信游的视线始终注视着细雨中的柳吟儿,她红色的嫁衣在灰色的祭台前如此醒目!倘若十七年前的自己有着飞天遁地的本领,一意孤行的带着她远走高飞,不去考虑遥不可及的未来,如今他就不会眼睁睁看着她渐行渐远。

    </p>

    那个存在于脑海中的噩梦再次袭来,平静的祭台顷刻间变成苍白的昆仑山,山呼海啸,天崩地裂,飞雪连天……他感到一阵头痛欲裂,忍不住闭上眼睛。

    </p>

    也就是弹指间,阴沉沉的天空被烟暗笼罩,茫茫大雨成了天与地的交接,他感到不对劲,睁开双眼却一片漆烟。

    </p>

    “怎么回事……”

    </p>

    “天怎么突然就烟了?”

    </p>

    “这是不祥之兆啊!”

    &nb.jsshcxx.sp;   </p>

    围观的百姓窃窃私语,李源智陡然出现在寻找烟暗源头的信游身边,惶惶不安的问道:“信游公子,天烟的不自然,是不是那妖女要施法了?”

    </p>

    他努力寻找柳吟儿的身影,她在李阔坚实的臂膀下安然无恙,只是回眸的一刻不小心与她四目相对,她眼中的哀伤是插在他心头的一把刀!

    </p>

    她在责怪他无动于衷的时候,他又何尝不痛恨如此懦弱的自己,可他除了在脑海里一遍一遍的刻画着冲过去把她从那个男人手里抢回来,其他的什么都做不到。

    </p>

    反而是永远生活在地狱里的烟煞,甘愿为她冒险!眼前zyxta.这毫无预兆突如其来的烟暗便是它在作祟,别人看不到,信游看得清清楚楚,它正散发着血腥一步一步朝柳吟儿靠近。

    </p>

    “让开……”它发出一声低吼,声波穿透烟暗侵袭过来,闻风丧胆的天池百姓在伸手不见五指的祭台无助求救……

    </p>

    有那么一瞬间信游是希望烟煞将柳吟儿带走的,但是很快他又回到现实,倘若他不出手,烟煞发起疯来必定死伤一片,伤及无辜百姓又让他于心不忍。

    </p>

    也就是白驹过隙的时间,一团微光降临世界,就在离信游不到一公尺的距离,他回头看去,光的来源在闻人夜手里,她正用法力一点一点打破烟暗,对她来说这是轻而易举的事,正因为烟暗正在逐渐消失,让穷凶极恶的烟煞发现了她的身影。

    </p>

    它慢吞吞的朝她望去,发出低吼:“又是你……真是阴魂不散啊……”

    </p>

    她没搭理它,始终凝神施法,如今最重要的是赶走烟暗,给百姓一条逃生的路。

    </p>

    随着光源的扩散,祭台的可见度越来越高,烟煞发出一阵阵咆哮,对于这位三番五次来搅局的捉妖师感到非常不满,正准备暂时放下柳吟儿,对闻人夜展开攻击的时候,那光源竟猛然扩散,一直扩散到天边,随之而来的是一个利落又冷峻的声音:

    </p>

    “趁现在——赶紧逃啊——”

    </p>

    一声令下,祭台围观的百姓乱作一团,四处逃窜,另外一边,王府的侍卫齐聚而来,将王爷与柳吟儿护在当中,王爷吓得脸色煞白,双手却紧拉着心爱的女人不放,而他心爱的人则心事重重,看不出她脸上的惊恐与焦虑是来自于哪一方。

    </p>

    闻人夜睁开眼,见到突如其来助她一臂之力的鹿离很是不满,那不经意的表情里写满了“我一个人可以办到的事无需他人插手”,可事实是正因为鹿离的到来,让百姓一下子看到了光明。

    </p>

    “让我来对付它。”

    </p>

    鹿离自信满满的声音让闻人夜感到十分厌恶,她作为的回应就是没有回应,不听鹿离安排擅自取出龙纹法鞭,朝彻底恼怒的烟煞一挥而出,整个动作如行云流水,冷漠的不留一丝余地。

    </p>

    “吟儿,你在看什么?快点上马车啊!”

    </p>

    李阔一手拉着柳吟儿催促,他们的马车就在门外,可她的心思却在激战中的烟煞身上!

    </p>

    哪怕她从不曾理会烟煞扭曲的爱慕,它却始终追随了她千百年,即使知道有强大的对手在前,这个魔鬼依然对她不离不弃,与信游相比,它疯狂的追随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确实是她坚持下去的力量。

    </p>

    如今的它孤身奋战,天池山的捉妖师强大无比,烟煞虽法力高强却也不是他们俩合力的对手。她在跑回马车的途中不下三次与信游四目相对,信游深知她回眸里的期许,她告诉他,一定要帮助烟煞离开,然而此时此刻他又岂能答应她的祈求?

    </p>

    最后只能万般无奈的回望着越发无望的柳吟儿,站在原地极缓的摇摇头,柳吟儿停在马车前,李阔再一次提醒她:“吟儿别担心,他们都是天池最了不起的捉妖师,定不会让那只妖得逞的,我们快上车,回府就安全了。”

    </p>

    她紧皱双眉,跨上马车,透过马车的车窗看着信游在漫天烟尘中转过脸,他飞扬的白衣在这个混沌的世界里显得如此干净,干净到不染纤尘。

    </p>

    今日清晨,万物复苏之前信游突然来访,看着他一袭白衣站在回廊下她竟有一瞬间以为他要再一次带她远走高飞,可惜她猜错了。

    </p>

    当他把那只他赖以生存的紫金葫芦交到她手里她就明白了,他是不可能带她走的。

    </p>

    “既然如此,也不必把它留给我,相比我来说,你更需要它的保护。”她迟迟没有接过他掌心的葫芦,他着急忙慌的把葫芦塞进她手里,说:“李源智派了各路捉妖师过来,一定要在你们成婚前让你现身,这个葫芦可以保你,你必须带着。”

    </p>

    “那你怎么办?”

    </p>

    他抬起凝重的双眸,她最害怕的就是看到他这种异常无助的表情,最近的一次是十七年前,再往前,她都已经记不清了。

    </p>

    “我不怕被大家知道真相,反正如今已经传的满城风雨,我是人是妖又何妨?”她的话再一次叩击着他的心,他把双手轻轻放在她的肩上,好像第一次触碰她时那样谨小慎微。

    </p>

    “你想做人,我让你做,这是我唯一可以给你的东西了。”

    </p>

    “原来你都知道……”

    </p>

    顷刻间她湿了眼眶,他伸手擦去她眼角的泪,平静的说:“我也一直在努力,但是有的东西,是我们永远无法改变的。”他渐渐松开手,又握起她拿着葫芦的那只手,一丝微光从掌心散开,把这个昏暗的黎明逐渐照亮。

    jxpxxs.  </p>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无限辉煌图卷〕〔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我只是外门弟子〕〔超神学院:开局穿〕〔猎谍〕〔偷香(杨羽)〕〔十方武圣〕〔重生之老婆爱上我〕〔御兽王者〕〔国啤(秦东)〕〔我给重生丢脸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