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南非当警察〕〔开局暴富的悠闲生〕〔无双皇子,开局被〕〔龙血神医〕〔联盟之开局获得抽〕〔神豪从拒绝渣女复〕〔青芫世家〕〔柯学世界里的柯研〕〔透视医王〕〔赛尔号平行时空〕〔开局遇险:险遭破〕〔武道大诸天〕〔诸天万界大改造〕〔我只是个平平无奇〕〔医武狂兵〕〔灵宠创造模拟器〕〔开局签到气运系统〕〔震惊我的徒弟是女〕〔末日之开局获得加〕〔李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池谣 第一一八章 祠堂里的战役
    !

    阿松和小六子等人群群围住还一脸惆怅的阿笙,迎合道:“我们正想出来帮你们的时候突然看到小师弟功力大涨,简直叹为观止啊!”“小师弟可真有当年信游掌门的风范,那一招一式简直一模一样。”

    </p>

    当然也有嚼舌根的声音:“那是自然,他天天跟在我们掌门后头,能不学到一招半式么?”

    </p>

    阿松立刻回怼:“你们都跟了人家十几年了还不是半点没学会,自己没悟性别怪别人啊。”“没本事只会眼红别人,真可耻!”“可耻!”玄武门弟子众多,一人一句彻底淹没了寥寥无几的青龙门弟子,搞得天仁极为憋屈,扯道:“玄武门也就一个余笙有点三脚猫功夫,倘若我们掌门在此便由不得这小子逞威风了。”

    </p>

    这话玲珑听不下去了,冲着天仁吼:“阿笙是在救大家,哪是逞威风?听闻天仁师兄也是青龙门数一数二的弟子,你刚才为什么躲起来啊?你为什么不逞威风啊?”

    </p>

    “你,妇人之仁!”

    </p>

    “天仁算了,别人女人一般见识……”这位jxpxxs.青龙门弟子本想打个圆场谁知顿时惹怒仙衣飘飘的朱雀门女弟子,首先跳起来的就是伶牙俐齿的文婵婵,指着他们两个的鼻子就说:“都给我闭上嘴,尤其是你天仁,我刚才就想骂你了,什么叫‘玄武门只有一个余笙’,你没看见是谁的降龙符压制了妖龙?你瞎了吗?”

    </p>

    天仁在喜欢的姑娘面前难免口吃:“那、那、那也是靠了余笙的法力才击退妖龙……”

    </p>

    玲珑又冲了上来:“所以那也叫三脚猫功夫?请问师兄你有几只脚啊?”

    </p>

    青龙门其他弟子也软弱发声:“我们承认余笙有点本事,但归根结底还不是燕子初招惹了妖龙,妖龙才过来找他算账的嘛。”

    </p>

    又轮到文婵婵出场了:“什么叫招惹了妖龙?妖龙是妖,你看到你不收拾啊?你还有脸说啊?师兄你刚才干嘛去了?吓哭了吧?到处找掌门了吧?”

    </p>

    “婵婵你怎么老帮燕子初说话,这次妖龙确实是因他而来。”天仁皱眉吐槽,文婵婵双手叉腰,这气势丝毫不输给刚才在此横行霸道的妖:“是啊,他就有这个本事招惹妖龙,你呢?你有什么本事?”她话语刚落,女弟子们纷纷附和,场面一度陷入混乱。

    </p>

    燕巳钦最怕这种需要他站出来摆平的混乱场面,还好今日有屈长老在场,他朝着他老人家小声嘀咕:“师叔,孩子们要打起来了,你怎么也不出来说句话?”

    </p>

    “年轻人吵吵闹闹的很正常,要打一架才更好呢,我巴不得他们打起来,赶快打起来,呵呵。”

    </p>

    燕巳钦无奈摸额头,眼角瞥到“罪魁祸首”亲侄子趁乱想溜,一把按住他右肩,问:“喂,你去哪?”

    </p>

    “累了,回屋睡大觉。”

     .whhryl.;</p>

    “少来,我跟你一起回去,走。”

    </p>

    他露出楚楚可怜的表情望着叔叔那张波澜不惊的脸,叔叔被他看得心里发毛,无奈摇头:“哎……我知道你想下山去找柳姑娘,但现在木已成舟,她已经是别人老婆了,你去了又能如何?”

    </p>

    “别人老婆看看也不行啊?”

    </p>

    “小兔崽子,上次被王爷派去京城收妖一事这么快就忘了?好不容易留得小命回来就安分一点,保不定下回王爷还要你去哪送死。”

    </p>

    “那你最好派人十二时辰盯着我,否则我一定会去找她。”

    </p>

    “哎你……”

    </p>

    燕巳钦根本拦不住亲侄子的双腿,倒是刚才并肩作战的闻人夜冷冷的回了他一句:“你不用去了,他们在祭天时被山妖打断。”“你们说什么呀?什么柳姑娘,什么祭天?柳姑娘是谁啊?”这边燕子初还没缓过神来那边文婵婵又暴跳起来,眨巴着焦虑又迷茫的大眼睛直追问,闻人夜只后悔自己多嘴一句,想办法用最快的速度撤离现场。

    </p>

    “你不知道柳姑娘那真是太可惜了,她是我们玄武门万人迷心目中的神仙姐姐……”阿松阴阳怪气的揶揄道,还没收嘴文婵婵就暴跳如雷:“神仙姐姐!谁允许的?子初你快说!”

    </p>

    “我师兄说的很清楚了我还说什么?”

    </p>

    “带我去见那个柳姑娘!”

    </p>

    “会有机会的。”

    </p>

    “啊……我不要我不要!”

    </p>

    她开始胡闹起来,天生胆小怕事的燕巳钦预见场面将一发不可收忽然心生一计,语重心长的且带着三分凄凉对侄子说:“要不是刚才阿夜说刘掌门今日闭关我都快忘了这件事,时辰不早了,玄武门弟子随我去祠堂。”

    </p>

    说起“祠堂”二字大家才猛然觉醒,往年的这一天玄武门众弟子都会齐聚祠堂缅怀逝者,今日由于妖龙作乱差点忘了大事,也正因为这二字化解了进退两难的场面,同时也断了有人蠢蠢欲动想要下山的心,最重要的是也给妖龙降世做了一个合理的收场。

    </p>

    整整十七年过去,每年今日必来此点灯追忆一待就是一整天的刘品君望着摇曳的烛光和那两樽相依相偎的灵位沉思良久,要不是屋外忽然有了动静,她可能还沉浸在回忆之中。

    </p>

    这两个人,比去年又晚了一个时辰,她在心里暗暗嘀咕,紧接着燕巳钦慢吞吞的语调从背后传来:“你看,刘掌门果然在此,我没猜错。”好像在打赌似的,她听了更为生气,也无心追忆了,极为不满的回了他一句:“一年比一年晚,你们两个以后索性别来了。”

    </p>

    “不来我爹娘会想我的。”燕子初朝她狡黠一笑,乖乖来到灵位前噗通一声跪下,双手合十小声嘀咕一些有的没的,“爹娘我来晚了,你们在天有灵,让我叔叔赶紧找个女人别整天盯着我。”

    </p>

    “臭小子胡说八道什么?”燕巳钦虽是对侄子说,眼光却盯紧了刘品君,刘品君从鼻子里“哼”出一声,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他慌慌张张咽了下口水,试探着问,“品君,你可真有心,要不是刚才阿夜提醒我,我差点都忘了今天是子初他爹娘的祭日。”

    </p>

    “就你这脑子能记住什么?”

    </p>

    “今天你可错怪我了,我们没来是因为山上出了大事,你在祠堂没有听到外面有动静?”

    </p>

    刘品君用一种看白痴的眼神看着他问:“出什么大事了?”

    </p>

    “妖龙又来了,还特猖狂,幸亏你们家阿夜跟我们家子初和阿笙有点本事,合力阻止了妖龙。”

    </p>

    “有这事?”

    </p>

    “你一点都没有听到声响?”

    </p>

    “废话,听到我还能不出去?你以为我是你?”她白了燕巳钦一眼,祭拜完毕的燕子初饶有兴致转身望向他们俩个,悠然自得的样子就差一壶酒。

    </p>

    “这就完了?有没有诚心?把头转过去……”燕巳钦装模作样训了侄子一句,“一年就见一次,别这么马虎。”

    </p>

    他侄子索性一跃而起:“少来了,我还是出去吧,你们两个慢慢在这里叙旧,我给你们把门关上。”

    </p>

    “别动,跪下,长明灯不暗你就得在这守着。品君,我们出去谈,让子初好好陪陪他爹娘。”

    </p>

    “我跟你没什么可谈的。”她快步朝门外走,燕巳钦十分苟且的跟在她身后追问:“这就走了?还没过子时呢。”

    </p>

    “谁规定我必须留到子时?你还是你哥啊?”

    </p>

    “不是,这才开始叙旧你就要走,我记得你以前对巳铖总有说不完的话啊。”

    </p>

    “我已经在这里待了一整天,我也等了你一整天,你呢?到底是谁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p>

    “你、你待了一整天,都过去十七年了,你还是对巳铖念念不忘……”

    </p>

    刘品君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停下来望着他,他一副百思不得其解的模样畏畏缩缩凝视她,而燕子初则像茶楼里的看客一样兴致勃勃的看着他们两个在落满烛光的祠堂里彼此浪费时间。

    </p>

    “你理解力这么差难怪一事无成,当年巳铖就不该为了保你牺牲他自己,明明是两兄弟为什么非要让他一人去面对风险!”

    </p>

    这话严重了,亲侄子也露出一惊一乍的表情,何况是燕巳钦本人,他低下头,又微微抬起,说:“你以为我不想去……因为整个玄武门只有他一人会降龙符……”

    </p>

    “你为什么不会?我不信师傅只传他不传你。”

    </p>

    &nbxgchotel.sp; “你也知道我一直都没什么悟性。”

    </p>

    “这就对了,所以我才对你如此失望。”

    </p>

    看到叔叔这幅窝囊相,亲侄子也忍不住皱起眉,良久,只听没什么悟性还特别怕女人的燕巳钦缓缓开口:“我学过,真没学会,子初都没怎么学就会了,我还停在原地,巳铖也说过,天赋这东西是学不来的。”

    </p>

    “有的事需要天赋,但有的事不要,你捉妖不行我不怪你,但你……”她突然气到语塞,瞪着吃人的眼神,燕巳钦支支吾吾开口:“我……怎么了?”

    </p>

    “我都说得这么明显了你还不知道?”

    </p>

    “明显吗?”他悠悠的把视线转移到燕子初身上,侄子十分友好的朝他微微笑:“别看我,我还是个孩子。”

    </p>

    “燕巳钦!我再说一次,捉妖可能需要天赋,但是喜欢一个人不需要。”她最后把语气放平,在燕巳钦还在努力钻研她话中含义的时候全身而退,这场战役,是“两败俱伤”。

    </p>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