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东北保家仙〕〔李川〕〔皇城金膳斋〕〔寒门娇娇女〕〔网游之开局获得成〕〔九龙归墟〕〔混沌天帝〕〔斗罗之从七杀剑昊〕〔重生之繁花似水〕〔斗罗之躺平麒麟,〕〔亮剑:咱李云龙打〕〔超级妖兽分身〕〔我真是佞臣啊〕〔豪横大宋〕〔蜀山签到三千年,〕〔宗门:这个师尊有〕〔蛰雷〕〔喜遇良辰〕〔天命为凰〕〔刚被悔婚超级天后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池谣 第一二一章 四个人的秘密会谈
    !

    紧接着全场一阵哗然,玲珑半张的嘴还停留在暧昧的阶段,突然收起笑容义愤填膺的指着玄武门的方向说:“婵婵姐心里已经有燕师兄了,一根针也插不进去,六皇子你不知道吗?”六皇子当然心知肚明,只是这会儿还想继续兴风作浪。

    </p>

    “本皇子看上的女人还没有得不到的。”他一甩袖子,转身对愤愤不已的文婵婵说,“我会让你心甘情愿跟我走。”

    </p>

    “别做白日梦了,恶不恶心?”

    </p>

    女弟子如此这般以下犯上不讲礼数让苏长老感到相当丢脸,他干咳两声站出来说话:“这些事以后再说,大家先入座。”

    </p>

    场面经过如此一番折腾已变得极其尴尬,整个用膳过程大家都在窃窃私语,尤其文婵婵,头也抬不起来,她用从未有过的速度吃完饭,吃完了爬着离开了饭堂,重新呼吸到新鲜空气的那一刻倍感快乐。

    </p>

    然而快乐不过一瞬,刚走没几步身后就传来了刘品君异常严厉的声音:“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现在就给我讲清楚。”

    </p>

    她半个脚步还停在空中,悠悠的回头望着一脸凝重的掌门,解释道:“就、就是前阵子偷偷跑去京城,不、不小心遇到了那个恶心至极的六皇子……”

    </p>

    “你不是说回家了吗?怎么去京城了?你家好像不在京城吧?”

    </p>

    “哎哟,掌门……不就是子初被长老派去京城收妖,我不放心他一个人去嘛,就暗中帮助他呗,谁知道半路杀出个六皇子,也不知道中了什么邪就被他盯上了,更加不知道他竟然还死不要脸追到天池来,我都快吓死了,掌门你一定要救我!”她露出可怜兮兮的表情,刘品君不为所动,问了句:“当真没有发生过任何破戒的事?”

    </p>

    “当然没有了!要有也是和子初啊……”

    </p>

    “你还真有脸说,平时怎么教你们的全忘了,还跟他两个人偷偷去京城……我……”刘品君气到语塞,她马上卖乖求饶,扒拉着掌门的衣袖恳求道:“掌门我可以对天发誓我真的没有做出有辱朱雀门的事,而且我也帮忙一起收妖了,也算将功补过了吧,所以这次您一定要帮我,我是不可能嫁给六皇子的。”

    </p>

    “子初有什么好?要责任心没责任心,要能力没能力,只会耍嘴皮子逗女孩开心,和今天来的什么皇子都是一丘之貉,你好自为之吧。”掌门撂下这句话便不顾她了,听闻身后来了动静她吓得撒开腿直往山上跑,一口气跑回屋里闷头就睡,却发现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刚才六皇子言语挑逗她的画面在脑海里挥之不去啊!

    </p>

    最后闷得不行,呼啦一声掀开被子大口喘气,越想越慌于是低头穿鞋,正打算冲出门的一刻烟暗处传来一个冰冷的问候:“你去哪?”她吓得差点就跌到地上,扒拉着门框声音颤抖:“师姐……你在呐……你怎么没声啊……”

    </p>

    从一开始就点了一盏灯看书的闻人夜保持一贯的低调与冷静,回道:“你从进门就奇奇怪怪的,当然没注意到我。”

    </p>

    “我跟你说,我这回倒大霉了!还是先不说了,我去趟玄武门……”

    </p>

    “这么晚了去那里干什么?”

    </p>

    “你刚才没在饭堂所以没看到……”她前脚刚踏出门后脚又跟了回来,手舞足蹈的解释,“我前阵子不是跟子初去京城收妖嘛,谁知遇到了一个阴阳怪气的皇子,这家伙居然带着聘礼来天池山找我成亲你说恶不恶心?”

     jsshcxx.; </p>

    闻人夜放下书,冷静的问:“所以你现在去玄武门找燕子初?”

    </p>

    “当然啊,我才不要嫁给那个做作的戏精。”

    </p>

    “你们要私奔?”

    </p>

    “那那那……师姐你这个提议可太好了!”

    </p>

    “你确定他会娶你?”

    </p>

    她一脸苦笑:“虽然还不太确定但是我发誓此生非他不嫁!”

    </p>

    闻人夜轻轻叹了一口气,继续拿起书,不再说话,只听文婵婵在门边鬼哭狼嚎了一阵,叫完了摔门而出,估计真是偷偷跑去玄武门找她的心上人了。她刚走,她也合上书,不知为何被突如其来的状况打乱思绪后心情变得格外亢奋,她提起床头的长剑朝试剑池的方向走去。

    </p>

    远远就看到月光下呆呆坐着一人,拿着剑在河里划来划去,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连她走进他都没有发现。

    </p>

    “剑不是这么用的。”她平静的语气打破平静的夜晚,阿笙猛然觉醒,抬起头望着月光下神采奕奕的闻人夜,一走神,剑掉进了水里。

    </p>

    “啊呀,糟糕……”他自言自语,惭愧的撩起湿哒哒的剑回头望着她笑。

    </p>

    “还在想回仙灵镇的事?”

    </p>

    “是啊,正打算说,三位长老就回来了,我可能还要等一阵子。”

    </p>

    “真的想回去直接跟长老说就好了,你担心什么?”

    </p>

    “我还一事无成,长老肯定不会同意我现在回去的。”

    </p>

    “怎么一事无成了?山上都立着你的牌坊了,在你们玄武门你还是第一个,再说你去了又不是不回来。”

    </p>

    他紧咬嘴唇犹豫不定,其实不是怕自己不回来,而是怕真相过于残忍,他再也没有回来的资格。

    </p>

    “师姐,其实我挺害怕的。”他抱紧手臂,犹豫很久才缓缓开口,她坐在他身边,感觉到他的恐惧正一点一滴蔓延。

    </p>

    “妖龙知道我爹的名字,我爹又不肯告诉我娘是谁,我怕我娘与妖龙有关,否则我爹为何不告诉我?”

    </p>

    “你怕你母亲也是妖?”

    </p>

    她直言不讳的问题让他始料未及,紧紧咬着嘴唇,眉宇间满是彷徨与恐惧,然后很慢很慢的点点头。

    </p>

    “我现在慢慢发现,我能够听到妖灵的声音,感受到它们的喜怒哀乐,并不是我与生俱来的天赋……师姐,如果我的身体里流血一半龙族的血液,你还会跟我做朋友吗?”

    </p>

    她的目光停在清冷的月光下,声音遥远而空洞:“我不回答假设的问题。”与龙族不共戴天的仇恨早已筑起一道城墙,把她紧紧包围在复仇的世界里,阿笙的这个问题是一把利剑穿墙而过,不偏不倚落在她好不容易为他融化的心上。

    </p>

    两个人共视着平静的湖面,过了好一阵子都没人说话,最后还是阿笙先开口:“还是再等等吧,信游师兄说他最后一本书册马上就要写好了,等正式写好我再回仙灵镇。”

    </p>

    她也从沉思中回归,语气也稍显冰冷:“你最好离他远一点。”

    </p>

    “师姐你和他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p>

    那种无法形容的抗拒是误会吗?

    </p>

    “我也希望那是误会……”她收回视线望着一脸不解的阿笙说,“算了,你有你自己的想法和生活,我不该干涉。”

    </p>

    “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我会小心的师姐。”

    </p>

    他冲她暖暖一笑,她心一动,被.zyxta.突然落入水中的石头吓得一惊,她很少会这样,这证明她刚才确实出神了。然而大晚上的怎么会有石头从天而降?

    </p>

    阿笙和闻人夜同时回头,只见燕子初和文婵婵两人站在身后一脸坏笑。“子初你猜的没错,师姐果然和阿笙在一起偷偷赏月。”

    </p>

    阿笙赶紧跳起来摆手否认:“不是不是,我们在练剑。”

    </p>

    “头靠头、肩并肩的练剑?练的什么剑?谁教的?”

    </p>

    “阿笙你这样可不行,一边跟玲珑打情骂俏,一边还跟师姐眉来眼去,你说你的心到底在谁那里?”

    </p>

    “误会了,文师姐,我和玲珑真的什么都没有!”阿笙已经吓得脸色苍白,手里的剑也拿不稳了,谁知那边燕师兄还火上浇油:“那你的意思是跟师姐就有什么了?”

    </p>

    “当然也不是……”

    </p>

    “不是?”

    </p>

    “是……”

    </p>

    “到底是不是?”

    </p>

    闻人夜看不下去了,用剑打了下阿笙的胳膊道:“别理他们。”

    </p>

    “别不理我们呀,我和子初特意过来找你们玩的。”文婵婵似乎早已把饭堂的事忘得一干二净,手舞足蹈跑到闻人夜跟前,半撒娇的说。

    </p>

    “大半夜玩什么?”

    </p>

    “一起去天境啊!”

    </p>

    “天境?”听到这两个字闻人夜也略显一惊,那里是天池山修行弟子的禁地,要是被长老院发现便是犯了大戒,这两个人是无聊至极才想到要去那里“玩”的吧。

    </p>

    “天境是什么地方?”对这个地方闻所未闻的阿笙探出脑袋,只听文婵婵如此这般解释:“大概四百年前吧,有那么一只河妖爱上了天池山的捉妖师,它便化成人身躲在天池山的地洞里只为天天与那位捉妖师见面,可惜后来被人发现,那小河妖.xgchotel.怕连累捉妖师竟自毁人身,由此引发的山洪填满了大半边的地洞,最后被当时很厉害的一位长老封印起来。由于那里常年不见日光,奇寒无比,长年累月呢,被水妖填满的地洞就形成了一块偌大的冰面,远看仿佛与天连接,到了夜晚月光星光所有天上的光一起撒下来,美轮美奂宛如天境,所以取名‘天境’。怎么样阿笙,要不要跟我们去领略一下天境之美?”

    </p>

    阿笙似乎有点好奇,闪着灵光的双眼刚移到闻人夜身上就被她一盆冷水浇下来:“那里是修行禁地,去了便是犯了大戒,你们怎么想的?”

    </p>

    一听到“犯戒”二字阿笙紧抿双唇使劲摇头说不去。燕师兄勾住他恐慌的肩膀继续教唆:“都说了那个地方没有人去,既然没人去就不会有人知道我们去过,你说是不是?”

    </p>

    “可师姐说去了就犯了大戒了。”

    </p>

    “谁知道你犯了大戒呢?”

    </p>

    “佛祖都看着的。”

    </p>

    “佛祖真看得到这世上就不会有那么多天灾人祸了。”

    </p>

    那边文婵婵也煽风点火道:“师姐,求你了,就跟我们一起去吧,我们四个人在一起多好玩啊!”

    </p>

    “我要练剑。”

    </p>

    “你没试过在冰上练剑吧?一定会让你功力大增的!”

    </p>

    “你为什么偏偏要去那里?”

    </p>

    “还不是那个恶心至极的六皇子给弄的,我现在特别不开心就想寻找一些刺激的事干。”

    </p>

    “你们两个自己去不就好了,别连累我们。”

    </p>

    “倒是也可以,只不过……”燕子初狡黠的目光在他们两人身上来回移动,“明天以后整座天池山都会知道闻人夜和阿笙两个人天天夜里在这里练剑,练的什么剑呢?”文婵婵反应特别快,接话道:“就那个头靠头、肩并肩的剑呗。”

    </p>

    “啊——那可不行!”阿笙双手摸住脑袋,注意到闻人夜异常冷峻的眼神后赶紧补充道,“随便你们怎么说我都行但是不能说师姐。”

    </p>

    “那就得看你的表现了。”燕子初异常邪魅的盯着阿笙焦虑的眼睛看,这孩子一恐慌又咬起了嘴唇,紧接着闻人夜冷静如常的声音从耳边传来:

    </p>

    “如果天池山允许杀人我第一个就杀你燕子初。”说完收起剑,快步朝前走去,文婵婵进退两难,回头看看燕子初,小声问:“师姐生气了?”

    </p>

    谁知师姐回头了:“不是去天境吗?还不快走?”

    </p>

    或许连她自己都没察觉,她融入他们的那一刻,眼中闪着不言而喻的光。

    </p>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