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策神尊〕〔李川〕〔我一修炼就满级〕〔东北保家仙〕〔抗战之铁血东北军〕〔有四十八件帝具的〕〔精灵之黄金时代〕〔在精灵世界搞基建〕〔我的景区爆火了〕〔开局爆出熟练度面〕〔天启预报〕〔全民网游:开局堆〕〔洪荒之大巫师〕〔空降热搜!国民女〕〔农家福宝有空间〕〔种植我也能成神〕〔修仙签到百倍奖励〕〔我是正经大明星〕〔跪求小祖宗不作妖〕〔带着系统穿年代文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池谣 第一二五章 饭堂风波
    一秒记zyxta.住,无弹窗,更新快,免费!

    六皇子本名李纪,在入四大门派的时候费了会功夫,他本意自然是要去赫赫有名的青龙门,因为说起来好听,可惜他不够入门资格,哪怕用黄金百两作为交换条件还是被掌门信游拒之门外。

    </p>

    最后在苏长老的安排下勉强进了白虎门修行,他穿上白色门服,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左看右看,茅公公在边上加油添醋的捧场,一上午全都花在穿着打扮上了,等他来到练场大伙都去吃午饭了,他朝身后的侍卫大手一挥:“走,吃饭去!”

    </p>

    风鸣鹤作为白虎门大师兄当仁不让成了六皇子的一条狗,不仅给人家擦桌子擦椅子递筷子,还不给其他师弟师妹表现的机会,那副跃跃欲试的样子可以恶心死一窝猪。

    </p>

    就在此时朱雀门的姑娘们飘香而来,没见到活泼可人的文婵婵六皇子多少有些失落,视线刚落下就见一身烟衣步入眼帘,她目不斜视,腋下生风,若不是昨晚吃过她的亏,他其实还挺好这种冰山美人的。

    </p>

    “她谁啊?”六皇子轻蔑的用筷子指着一席烟衣的闻人夜问道,风鸣鹤是个想法特别多的人,就在喘息之间他已经想到这个风流败类可能已经看上他所爱慕的女神,而他必须忍痛割爱,心里不免泛起一股酸味。

    &nb.xgchotel.sp;</p>

    “她是闻人夜,六皇子如果喜欢……”

    </p>

    “哦!原来是这个妞儿啊,我以前就听过她的名字。”

    </p>

    “对啊,天池第一的女捉妖师嘛,六皇子如果喜欢……”

    </p>

    “这妞儿挺拽啊?”

    </p>

    “就是,她对谁都爱搭不理,六皇子如果喜欢……”

    </p>

    “长得漂亮,就是脾气不太好。”

    </p>

    “这样才特别嘛,六皇子……”

    </p>

    “以后别叫我六皇子了,叫李哥。”

    </p>

    说着他拍拍风鸣鹤的肩,风鸣鹤咽了下口水,依然捉摸不透六皇子到底对闻人夜有没有兴趣,正苦心琢磨的时候看到阿笙那个眼中钉拿着两只包子跑了进来,径直跑到闻人夜旁边自说自话坐下,还递了一只给她,她摇摇头,本来这件事到这里就结束了,没想到闻人夜竟然还给阿笙留了一碗面条,这可把风鸣鹤气得不行了。

    </p>

    “可恶……”他怒骂一声,放下手里的筷子,大步流星朝那边走去,六皇子也一脸吃瓜群众的样子看他到底要干嘛。

    </p>

    “余笙!上午的法术学会了吗?长老允许你吃饭了吗?”

    </p>

    老实人愣愣点头:“学、学得差不多了,多谢风师兄提醒。”

    </p>

    “给我看看!出来!”

    </p>

    “现在?”

    </p>

    “不然呢?段长老说过,学不会不许吃饭,我作为师兄还不得盯着你?”

    </p>

    阿笙被他说得一愣一愣,怎么想也想不起来段长老说过这话,正要莫名奇妙起身,就被闻人夜一把拉住,她扔下筷子,一脸冰冷的望着风鸣鹤,问:“长老说过这话,我怎么不知道?”

    </p>

    他被她看得心慌慌,故而移开了视线,嘴上还在逞强:“闻人夜……你、你别替他说话……我这是为他好。”

    </p>

    “我看你是无事生非。”

    </p>

    “我就不懂了,你为何老帮他说话?你们两个是不是偷偷好上了?”

    </p>

    他此话一出全场哗然,这可把阿笙急得如坐针毡,小脸吓得苍白站起来解释:“风师兄误会了,师姐没有喜欢我……”

    </p>

    “我还没说你呢,余笙,小小年纪始乱终弃,昨天还跟玲珑打情骂俏,今天就跟闻人夜眉来眼去,你们玄武门的弟子真是伤风败俗啊!简直就是天池山的耻辱,降妖界的悲哀!”

    </p>

    “你胡说什么呐!”吃面吃到一半的阿松等人都放下了筷子准备大吵一架,一场战争眼看就要拉开序幕,其他人也没什么心思吃了,全都围过来看热闹。

    </p>

    “就说你们这些玄武门的败类!上梁不正下梁歪!难得六皇子委曲求全放下身段跟我们一起修行,你看看,你们一个个什么德行?”

    </p>

    风鸣鹤到底是前辈,一下子就把六皇子抬了出来,被点到名字的六皇子在那边呵呵一笑,云淡风轻的说了句:“以后大家都是同道中人,叫‘李哥’就行啊,别拘束。”

    </p>

    “好端端的还不是你挑起是非?”阿松无视六皇子的亲民行为,毅然决然力挺阿笙到底,“你无非就是看不惯我们阿笙跟闻人夜走那么近,你吃醋呗,哎哟喂这酸的……”

    </p>

    “我还需要吃他的醋?睁大你的狗眼看看,他一根手指就能完爆他!”

    </p>

    “你爆一个试试?”

    </p>

    阿笙在风口浪尖左右相劝:“别吵了风师兄,我以后一定注意礼节。松师兄别生气了,面都凉了。”

    </p>

    “你就是这么不争气……”小六子使劲捏了下阿笙的胳膊,气呼呼的对师妹们说,“你们快去把燕子初找来,吵架还是他厉害。”

    </p>

    “子初被那个六皇子喊去刷茅厕啦,怎么办呀?”

    </p>

    “什么啊?”小六子一惊,只觉得一股热气袭来,原来是阿松把面往人家身上飞,人家也不是省油的灯啊,一来一去就打作一团了。

    </p>

    一片混乱之中闻人夜悄然离身,一个人跑去河边想心事,她已经从原来的视若无睹,慢慢转化为如今的若有所思,变得越来越有人性了,她望着河里的倒影,分明还是这张面孔,怎么就变得越来越不像自己?

    </p>

    这天很晚阿笙才灰头土脸的来到信游的禅室,他已经磨好墨等他,一进门就注意到了他落魄的样子,便问:“听说你们白天又和风鸣鹤吵起来了,这次又是因为什么?”

    </p>

    阿笙垂头丧气的拿起一本书册,一边解释:“还不就是风师兄故意找茬,说了一些很难听的话,松师兄和六师兄看不下去就打起来了,结果被苏长老责罚,扫了一下午的院子,晚上才去练法术,所以来晚了。”

    </p>

    “又是因为阿夜?”

    </p>

    “是啊……风师兄一直误会我和师姐走的太近,但其实我们什么都没做,师姐那么厉害,怎么可能看得上我?”

    </p>

    “这可不一定。”信游露出谜一般的微笑望着他,他难为情的低下头,小声嘀咕:“不可能,师姐只是把我当做她小时候养的一条狗。”

    </p>

    听到这里信游忍不住笑出声,阿笙以为他不信,继续解释:“是真的,她亲口说的。”

    </p>

    “你跟阿夜走的那么近难免不遭人闲言闲语,尤其是风鸣鹤这种小心眼的人,所以最好的就是别在意任何人,好好做自己。”

    </p>

    “你们都这么说,可我就是做不到不在意别人的看法,师姐对我很好,我不想她被人误会。”

    </p>

    “也许别人根本就没误会,我是看着阿夜长大的,她从来没有亲近过任何人,哪怕同门师姐妹她都是一视同仁,完全不把人放在眼里,但是她看你的眼神就与别人不同。”

    </p>

    “真的吗?”阿笙突然双眼放光,心思彻底从书册上脱离,信游抿嘴一笑,打趣道:“你看看你,说到这个都没心思看书了,最后一本书要拖到什么时候?”

    </p>

    “哦,还是写书重要……”他惭愧的摸摸头,刚看了两个字,又抬起头,不安的看着信游专注的侧脸,想想还是算了,又低下头,殊不知轻微的举动他都知道。

    </p>

    “怎么了?”他停笔问道,他才惴惴不安的抬起双眼,犹豫不决的开口:“前几天……我们被苏长老罚了。”

    </p>

    “我知道,擅闯天境,放出河妖。”他停了下,又问,“河妖是你放出来的吧?”

    </p>

    “是我放走的,我想说的就是这个,我……我可以听见妖灵说话……”

    </p>

    信游不以为然的回望了他一眼,好像这在他眼里根本不算事,但阿笙不同,心里七上八下的,接着说:“不止这次,其实我从小就能听到妖灵说话,本来我也觉得没什么,可是最近越来越不对劲了,尤其是那天龙族来了以后,它们竟然知道我爹的名字,再加上我爹一直隐瞒我娘的身份,所以我担心我娘和龙族有什么关系,否则我爹为何要隐瞒?”

    </p>

    “你有没有想过有的事还是不知道比较好?”

    </p>

    “嗯,燕师兄也劝过我,.jsshcxx.但是我想知道我娘是谁,想知道她人在哪里,为什么这么多年都不来找我,哪怕她……”阿笙那双星光熠熠的眼睛到了此时暗淡下来,最后鼓起勇气说,“哪怕她真的是妖,我也希望能够见她一眼,除非……她早就已经不在人世了。”

    </p>

    信游捕捉到了一直以来始终缠绕着他的心结,不免心头一闷,好像有什么东西堵在胸口,让他透不过气。面对他的彷徨,此时此刻的自己也只能给他一些摸不到的鼓励,他收回视线,用极尽平缓的语气说:“凡事都要靠自己的眼睛去确认,也许事实并不像你想的那么糟。”

    </p>

    “师兄你说的对。其实我本来想在长老回来之前回一趟仙灵镇,后来拖着拖着就没机会了,下次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p>

    “想回去跟长老说一声就是了,如果你不敢开口,我来帮你说。”

    </p>

    他暗淡的双眼似乎终于看到了一丝光亮,难掩心中的激动站了起来:“谢谢师兄,那个……你的书快写好了,还是等写好了再说吧。”

    </p>

    信游拉他坐下,无不欣慰的笑了:“行,先安心写书,争取早日让你回去。”

    </p>

    一直以来遥不可及的人像遥不可及的星星挂在天上,一转眼他就真实的坐在身边,还出乎意料的平易近人,似乎有种默契不言而喻,阿笙不知道那种奇妙的熟悉感是什么,只觉得这一切都恍若隔世,他必须虔诚面对才对得起上天给与他的这份恩惠。

    </p>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