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策神尊〕〔李川〕〔我一修炼就满级〕〔东北保家仙〕〔抗战之铁血东北军〕〔有四十八件帝具的〕〔精灵之黄金时代〕〔在精灵世界搞基建〕〔我的景区爆火了〕〔开局爆出熟练度面〕〔天启预报〕〔全民网游:开局堆〕〔洪荒之大巫师〕〔空降热搜!国民女〕〔农家福宝有空间〕〔种植我也能成神〕〔修仙签到百倍奖励〕〔我是正经大明星〕〔跪求小祖宗不作妖〕〔带着系统穿年代文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池谣 第一二七章 会贤雅居
    !

    会贤雅居是天池山最为尊贵的地方,历来都是地位崇高的人才有资格进到里面,今日三位长老特意摆了宴席设了上座只为招待亲临天池山的李阔及他的夫人,同时也给广负盛名的信游安排了座位,就连其他三个门派的掌门都没有资格进来,偏偏被那个兴风作浪的皇子搅了局,硬是把一个混子也搭了进来。

    </p>

    苏长老那颗心七上八下的哟,生怕燕子初天性暴露,在王爷面前丢了他的老脸,所以整个过程他都不带喘气的盯着他,只要他稍有偏颇他就可以立刻悬崖勒马,哪怕勒不住缓一缓也是可以的。

    </p>

    可奇怪的是今天的燕子初好像换了灵魂似的出奇的安分,与信游并排坐在如此严谨的场合完全看不出丝毫破绽。

    </p>

     jsshcxx.;   表面上波澜不惊的宴席现场,其实每个人心里都暗藏玄机:李纪想的是让燕子初在他以为很欣赏他的李阔面前出丑、李阔想的是早早结束打道回府、三位长老想的是看紧混子别让他把场面弄乱、信游和混子本人想的都很简单,就是紧挨在王爷身边的柳吟儿。

    </p>

    柳吟儿在众目睽睽之下很得体的给王爷端茶倒水,看不出她平静的外表下是何等纠葛,只是直勾勾望着她一举一动的燕子初没有逃过李纪的眼,王爷和苏长老才寒暄了两句他又继续他的表演。

    </p>

    只见他坐在原位高举酒杯,朝着亲叔叔李阔开涮:“三叔可真是大胆啊,就这么把天池.whhryl.第一大美人带上天池山来?”李阔冷静的笑笑,不予理睬,他又道,“别怪我没提醒过你,三叔,以后还是少带她出门,免得她被人紧盯不放,到时候再纠缠不清那就不好了。是吧,燕兄?”

    </p>

    明知他故意挑逗,放做平时他必定回敬他个体无完肤,可今日不同,他绝对不会让吟儿姐姐难堪的,所以他只是平静的笑了笑。紧接着信游微微侧过头,用只有他们两人才听得到的声音关照他:“子初,你别总是盯着那边看,免得六皇子故意找茬。”

    </p>

    他也凑过去小声回答他:“我看不看他都要找茬,所以还不如多看一会儿。”

    </p>

    “你这么明显让王爷和三位长老情何以堪?”

    </p>

    “我今天没跑过去把吟儿姐姐掳走,就已经是给他们留面子了。”

    </p>

    信游话说不下去,坐直身子,假装什么也没发生的喝了一口茶,抬眼的时候正好与柳吟儿四目相对,他心一颤,避开了视线。

    </p>

    刚逃过信游的追踪那边李纪又开始了,他这样询问李阔:“三叔我还是有一事不解,今天正好人都到齐了,不妨你干脆点告诉我,我燕兄到底是哪里特别闪光让你相信他是一个了不起的捉妖师,以此派来京城捉妖?”

    </p>

    又来?李阔的头瞬间发涨,含糊其辞的回道:“当然是……他是天池山三位长老的弟子,自然是有本事的了。”

    </p>

    “呵呵,三叔你不知道他其实来自于名声最差的玄武门,也不知道他根本不会任何法术吧?”

    </p>

    “这……”

    </p>

    “六皇子误会了,其实子初还是有他的……”说话的苏长老突然语塞了,心里使劲琢磨他有什么呢?他除了闯祸还有什么呢?

    </p>

    “他会很多,只是不愿展示罢了。”好在信游替他解围,说完还朝他看了一眼,那小子竟然还在看柳吟儿,信游轻咳一声,他无动于衷,仿佛会贤雅居只有他和柳吟儿两个人。

    </p>

    “哦,是这样啊,那我怎么听人说他除了招蜂引蝶就不学无术?”

    </p>

    信游不做声,段长老赶紧打岔:“一直听百姓说王爷英明神武气宇轩昂,还娶了一位美若天仙的夫人,今日有幸看到果然名不虚传啊!”

    </p>

    “多谢长老。”李阔笑呵呵的举起酒杯,柳吟儿也跟着微微颔首,此时李纪又发话了:“我就说吧,三叔你可得把柳姑娘看好了,我燕兄的眼睛都没办法从她身上移开了。”

    </p>

    他的玩笑话立刻又被苏长老转移:“不知王爷还满意今日的酒菜?”

    </p>

    李阔连说三声:“满意、满意、满意。”

    </p>

    “燕兄?”见没人理睬他,李纪索性直接点名,燕子初瞥了他一眼,他假装吓一跳,“哎哟,这看我的眼神怎么跟看杀父仇人似的,你刚才看柳姑娘的时候可不是这种眼神啊?”

    </p>

    “六皇子多虑了……”燕子初才说了六个字,苏长老就以咳嗽示威,他很听话的闭上嘴。

    </p>

    六皇子:“看来不仅我欣赏你,我三叔也十分欣赏你,可是我不懂三叔欣赏你什么?”

    </p>

    燕子初:“那六皇子又欣赏我什……”

    </p>

    苏长老:“咳咳。”

    </p>

    六皇子:“这个问题问的好,因为我的心上人始终对你执迷不悟,我就问你到底对她用了什么了不起的法术?”

    </p>

    燕子初:“刚才谁说我不会任何法术……”

    </p>

    苏长老:“咳咳。”

    </p>

    六皇子:“好的法术不会一招半式,不代表你不懂歪门邪术吧?”

    </p>

    燕子初:“六皇子的意思是想学……”

    </p>

    苏长老:“咳咳。”

    </p>

    六皇子:“我当然不是……”

    </p>

    &nbxgchotel.sp;“咳咳。”段长老立刻推推苏长老:“咳早了,子初没说话呢。”

    </p>

    酒菜还没过半,这里的气氛已经很僵,李阔的脸拉得比鞋拔子还长,三位长老更是如坐针毡,只有李纪一人红光满面感觉自己发挥良好,再要大放厥词的时候燕子初突然站起身,抢在他前面恭恭敬敬对大家说:“我再坐下去我们苏长老恐怖要把肺咳出来,所以还是不打扰大家了。”说完一口喝光茶杯里的茶,“告辞了。”

    </p>

    “诶?诶?诶?”看他就这么走了,李纪对着他潇洒的背影连喊三声,王爷终于忍不住发话:“行了纪儿,你从进来就废话连篇,能不能消停会儿?”

    </p>

    他无趣的摸摸下巴,无趣的拿起筷子夹豆子,天池山招待王室的酒菜也一样无趣,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都在听老头子们无趣的寒暄,没有燕子初斗嘴的人生确实无趣至极。

    </p>

    另一边燕子初刚回到玄武门,他叔叔便幽灵一般在门口叫住他,慢悠悠的语调加上清冷的月色着实有点吓人。

    </p>

    “站住……”

    </p>

    “哎哟喂,你躲在这里吓唬谁呢?”

    </p>

    “跟我过来。”燕巳钦朝他勾勾手指,他不情不愿拖着双腿来到他的卧房,知道叔叔要问什么,他先开口交代:“老家伙们还在那边吃着,我先回来了。”

    </p>

    “王爷在,你就回来了?”

    </p>

    “是啊,不回来就出人命了。”他自说自话拿起叔叔藏在卷轴下的小书,皱起眉头,“你都多大的人了还看这么无聊的东西?”

    </p>

    “别碰我的书!我问你,你到底得罪李纪什么了,他为何处处针对你?”

    </p>

    “这你得问他啊,我怎么知道。叔叔,你这儿有吃的吗?我饿了……”

    </p>

    “你别装无辜,先把话说清楚。”

    </p>

    燕子初无力趴到桌上,痛苦呻吟:“好饿啊……快晕了……”

    </p>

    叔叔摇摇头,走到门边大喊一声:“诗卉——弄些吃得过来——”喊完又回到屋里,盯着还在耍赖的侄子说,“行了,快起来把话说清楚,不然不给吃。”

    </p>

    “你要我说什么?他一个人在那发疯你都看到了,我今天可算乖巧懂事了吧,没给你和老家伙们丢脸吧?”

    </p>

    “是啊,你是没吱声,但瞎子都看出来了,你那双眼睛就没从柳吟儿身上移开过,说实话么……”燕巳钦摸摸下巴,故弄玄虚道,“确实美得有点过分。”

    </p>

    燕子初终于抬起头,笑眯眯的对叔叔说:“我要娶她,你觉得如何?”

    </p>

    “你有病!”叔叔抄起手边卷轴就是当头一棒。

    </p>

    “呃……下手挺狠啊?”

    </p>

    “不狠能行吗?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你这话要是被别人听到再传到王爷耳里可是要满门抄斩的!要不要命了?你活腻了我还没活够呢。”

    </p>

    “叔叔,我认认真真跟你说,我跟吟儿姐姐的故事比你那些破书有意思多了。”

    </p>

    “你懂爱吗?”

    </p>

    “说得好像你懂一样。”

    </p>

    燕巳钦无言以对,怕女人的毛病确实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治好,只不过被一个小屁孩这么说多少还是有点胸闷,然而更胸闷的是侄子接下来的话。

    </p>

    “叔叔别怪我没提醒过你,我们在天境被姓段的和刘品君活捉这件事你还记得吧,你细品一下他们两个大半夜去那里干什么?”

    </p>

    “当然是……练功啊。”

    </p>

    “练功?你挺乐观的嘛。”

    </p>

    “别跟我说这个,现在在训你!给我离那个女人远远的,听见没有?”

    </p>

    燕子初懒洋洋的撑着脑袋望着他,也不回答,他急得抄起一本卷轴,还没打下去房门开了,诗卉端着一碗面条走进来,燕子初一个闪身躲到她身后,还口口声声说掌门要杀人了。燕巳钦的手还停在空中,诗卉板着脸数落他:“好端端的为什么要打他啊?”

    </p>

    “我都……还没来得及下手呢……”

    </p>

    “打人不对,是你自己说的,掌门言而无信面我拿走了。”

    </p>

    “等等等等,师姐,面可以留下。”诗卉正要转身离开就被燕子初夺下了这碗热腾腾的面条,一个人自说自话吃起来,燕巳钦气得语无伦次:“真……真不像话……随谁了……”

    </p>

    “子初做了什么你非要打他?”

    </p>

    “我哪会打他,我是吓吓他,可他根本不怕,要造反了这是……”

    </p>

    “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嘛?到底是多大的事啊?”

    </p>

    “你问他自己!”

    </p>

    “子初……?”

    </p>

    那小子赶紧端起面朝门边闪,还说:“两位慢聊,我先出去了。师姐,谢谢你的面,好吃。”说完就跑没了影,把叔叔气得欲哭无泪,摸着脑袋一屁股坐下,满脑子都是段伊川与刘品君两人单独行走在撩人的月色下。

    </p>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