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东北保家仙〕〔李川〕〔皇城金膳斋〕〔寒门娇娇女〕〔网游之开局获得成〕〔九龙归墟〕〔混沌天帝〕〔斗罗之从七杀剑昊〕〔重生之繁花似水〕〔斗罗之躺平麒麟,〕〔亮剑:咱李云龙打〕〔超级妖兽分身〕〔我真是佞臣啊〕〔豪横大宋〕〔蜀山签到三千年,〕〔宗门:这个师尊有〕〔蛰雷〕〔喜遇良辰〕〔天命为凰〕〔刚被悔婚超级天后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池谣 第一三七章 离去的故人
    !

    让阿笙与闻人夜始料未及的是眼前死气沉沉的仙灵镇,尘土飞舞,一片狼藉,原本热闹非凡的市井街巷如今像一座鬼城立在眼前,使人浑身发怵!

    看到此番景象阿笙已然明白了大半,仙灵镇此前多半是遭遇了妖龙屠杀,否则它定不会是现在这般景象,连一个人影都看不到。大约又走了两条巷子,才瞧见一个衣衫褴褛的拾荒者在一堆瓦砾里捡东西,阿笙他们从他身边经过的时候还把他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垃圾堆上。

    “别怕,我们是捉妖师,请问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那人心有余悸的看了眼阿笙,又看看闻人夜,依然心存疑虑的开口道:“既然是捉妖师,怎么会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

    “我们刚从天池过来,可惜来晚了一步,这里已经变成这样了。”

    “你们真的是从天池过来的捉妖师?”那人顶着一张脏兮兮的脸再次问道,阿笙向前一步,特别肯定的点头告诉他:“是,我叫余笙,她是我师姐闻人夜,我们是捉妖师。”

    “闻……人……”他嘀嘀咕咕的时候闻人夜已经失去耐心,示意阿笙别跟他废话了,那人却指着闻人夜再次开口,“我听过你的名字!你怎么现在才来啊!仙灵镇……全毁了……”他突然大声哭起来,像一个找不到家的孩子全无顾虑的痛哭,阿笙赶紧劝慰,他才抹着眼泪断断续续的诉说仙灵镇是如何在两天内被龙族尽毁的,一切来得太过突然,仙灵镇的捉妖师屈指可数,即使有也是三脚猫功夫,哪治得了那些法力高强的龙族!

    那人估计哭了半个时辰,最后在闻人夜的眼神催促下,阿笙一遍一遍答应他,他们一定会想办法收住龙族,还仙灵镇一个太平。

    告别了这位拾荒者,他们继续往玄音寺赶,阿笙凭借着儿时的记忆很快就来到了玄音寺的大门前,门口的树木似乎茂密了许多,几乎把匾额挡住。

    重归故里的心情很是复杂,一会儿见到方丈该如何开口,见到师兄们又该说什么话?他离开仙灵镇的时候还是孩童,如今面目已然与儿时大不相同,师兄和师傅能否认得出他?正这般犹豫着,一抹毫无预兆的通天白色景象朝他的双眼冲击而来!

    随风飞舞的纸钱像雪一样,纷纷扬扬的落在面前,他预感不妙,飞快跑进去,一位小和尚拦住了他的去路。

    “施主请留步,玄音寺今日有大事,还请施主改日再来。”

    “我是来找虚尘方丈的,问几个问题就走,绝不会打扰你们。”

    小和尚突然愣在原地,接着上下打量着阿笙,一副难以启齿的样子。

    “请问施主找虚尘方丈,有何事?”

    他刚要解释,一位年纪偏大的和尚走了过来,尽管多年不见,但阿笙记得他,看到他的那一刻便脱口而出:“净空师兄!净空师兄你jsshcxx.还记得我吗?我是阿笙!”

    阿笙离开玄音寺的时候只有八岁,如今重返故地已经是十七岁的少年,光看脸这位叫净空的和尚当然不会想起,可他说他叫“阿笙”,这个名字足以让净空穿越九年时空,想起当年在寺庙里备受虚尘爱护的小孩儿。

    “阿笙……”

    “对,净空师兄,你想起来了?”

    “你怎么……”

    “龙族毁了仙灵镇,还有可能带走了我爹,我只能来这里找虚尘方丈。”

    “你不是……被村长送进了月龙山?怎么会……逃出来的?”净空百思不得其解,这么多年一直以为阿笙早就进了蛇妖之口,今日活生生出现在眼前让他着实不敢相信。

    阿笙心急如焚,匆匆解释:“此事说来话长,我从月龙山逃出来了,回了玄音寺见了虚尘方丈,隔天就离开了仙灵镇,这个还是留着以后再说吧,虚尘方丈呢?我怎么没见到他?”

    说到虚尘,净空露出和刚才那位小和尚一样犹豫的表情,接着长叹一口气,指着身后飞舞的白布说:“你来晚一步,虚尘方向昨日圆寂了。”

    阿笙起初没反应过来,只觉得脑子一翁,然后才渐渐回神,净空的声音仿佛从很远的地方飘过来,他听得特别虚无。

    “前几日仙灵镇不知为何突然妖龙横行,我们这个小地方又没有像样的捉妖师对付得了他们,村长请了玄音寺里的几位方丈前去想办法,而其他人留在寺里不得外出。也不知道过了几天,妖龙离去,仙灵镇恢复太平,而虚尘方丈也在此时回到寺里,只说要静心修养一晚,结果前去送茶水的师弟一进门,就看到方丈不知何时已经圆寂了。”

    他说完很长一段时间,阿笙还如沉在水底一般,要不是闻人夜在旁打断,他可能真的无法接受虚尘方丈离去的事实。

    zyxta. “能带我们去看一眼方丈的遗体吗?”她是这么问的,净空听后缓缓低下了头:“已经下葬了。”“这么快吗?”“其实也是几位方丈商量下来做出的决定,早日处理完虚尘方丈的后事,玄音寺也能够早日从悲痛中走出来。”她不再追问下去,转眼看向阿笙,他一个人眼神空洞的盯着大殿内的佛像,仿佛这樽佛像就是虚尘本人,他看着看着眼睛里就噙满了泪水。

    儿时的记忆早已模糊不堪,甚至连虚尘方丈的脸都变得缥缈起来,唯独记得深夜无人的大殿内,那声声入耳的木鱼带着遥远的思念隔空低吟,虚尘方丈跟他讲述的佛经他一知半解,只觉得这种音调尤为安详。

    直到一阵剧烈的冲撞打破他记忆里的安详,伴随着撕心裂肺的怒吼强行钻入双耳:“都怪你!虚尘方丈是被你父亲害死的!”

    “你冷静点,不准胡说。”净空拦住了那几个异常亢奋的师弟,可师弟们的怒骂声依然不绝于耳。

    “你们为什么不告诉他真相?妖龙是为了找他父亲才来的仙灵镇,不仅把仙灵镇毁了,搞得全镇鸡犬不宁,家破人亡,最后还害死了虚尘方丈,难道这不是他们两父子的错吗?”

    “别说了!虚尘方丈留下的遗言你忘了吗?”净空本不想说,由于一时心急脱口而出,而几位师弟还是义愤填膺的盯着阿笙,阿笙眼中含泪,委屈的一塌糊涂,支支吾吾的问了声:“虚尘方丈……留下了什么遗言?”

    “也是后来才发现的,虚尘方丈的枕边留着一封信,为他亲笔所写,信已经随着他一起入葬,信里的内容,便是让我们不要告诉你他是因你父亲而死。”

    “所以虚尘方丈是为了救我爹,才被龙族残害的?”

    “就算你知道了这些也没用,方丈已经圆寂,一切都为时已晚。”

    “我爹呢?我爹在哪里?”

    “不知道……”

    经过此些种种,阿笙的理解是妖龙来到灵山破了结界,就在它们要杀死他爹的时候虚尘方丈赶来相救,却惨遭妖龙之手,拖着虚脱的身子回到玄音寺咽下最后一口气,而他父亲侥幸从妖龙手里逃脱如今下落不明。

    一切来的太过突然,只觉得脑中一片混乱,既要接受虚尘方丈圆寂的消息,又要接受父亲失踪的事实,他真不知该如何是好,幸好身边还有一个处乱不惊的闻人夜,是她把深渊里的阿笙拉了起来。

    “现在不是难过的时候,既然你爹还活着,那么妖龙一定也在四处寻找他,最好在它们之前找到你爹。”

    “可是去哪找,我一点头绪也没有。”

    “我们留在这里也没用,先回天池。”

    “师姐,我现在根本没心思夜猎。”他语气失落又充满坚定,“我想去昆仑山。”

    她没有反对,也没支持,只平静的扫了眼沉浸在悲痛中的玄音寺,然后说:“我们先离开这里,免得打扰他们。”

    他觉得闻人夜说的对,便拖着仿佛灌了千斤重的双腿,万分不舍的跟着她朝大门走去,他走的尤为缓慢,刚才与他对话的净空师兄已然把几位动怒的师弟安抚好,现在所有人都恢复到先前的状态。阿笙站在来时的大门前,望着明明很短此时却显得深不见底的石板路,缕缕青烟从寺庙的屋顶缓慢升起,九年前的自己就是踏着这条路依依不舍不告而别,不曾想过重返故里的这天,却永远失去了那个可以依靠的人。

    他突然失去支撑一般跪下,朝着玄音寺的方向埋头痛哭,多年来的思念终成泡影,来不及说一声道别的悔恨在敲击内心,痛得无法呼吸。

    听到他的哭声,闻人夜回过头,说实话她平日里特别看不起那些哭哭啼啼的人,家破人亡都经历过,对她来说再也没有任何东西值得她掉眼泪。

    唯独此时看到阿whhryl.笙这般痛不欲生的跪在玄音寺前的台阶上泣不成声,她竟然起了一丝恻隐之心,走过他身前蹲下,伸出的手在空中停顿了片刻,随后慢慢靠近他颤抖不已的肩膀。她想说一些安慰的话,却又难以启齿,就这么看着他。她想起了小时候家里养的那条小土狗,刚捡回来的时候她也是这么看着它的。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前妻乖巧人设崩了〕〔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