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东北保家仙〕〔李川〕〔皇城金膳斋〕〔寒门娇娇女〕〔网游之开局获得成〕〔九龙归墟〕〔混沌天帝〕〔斗罗之从七杀剑昊〕〔重生之繁花似水〕〔斗罗之躺平麒麟,〕〔亮剑:咱李云龙打〕〔超级妖兽分身〕〔我真是佞臣啊〕〔豪横大宋〕〔蜀山签到三千年,〕〔宗门:这个师尊有〕〔蛰雷〕〔喜遇良辰〕〔天命为凰〕〔刚被悔婚超级天后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池谣 第一三八章 身份败露的雪妖
    !

    阿笙和闻人夜还在仙灵镇,千里之外的天池城楼前人潮涌动,李阔身着红色锦袍满面春风,手携今日终于顺利祈福完毕的妾室柳吟儿,在城楼前亲自为前来道贺的百姓分发喜糖。

    “早就听闻李夫人美若天仙,今日亲眼目睹简直惊为天人啊!”

    “可不是可不是,天池第一美人绝非徒有虚名。”

    “王爷几十年不纳妾,遇到了百年一遇的天仙大美人终究还是抵不住了,都说英雄难过美人关,确实如此。”

    道贺的百姓络绎不绝,祝福的话语此起彼伏,李阔脸上泛着喜气的红光,恨不得全城百姓都来此地领略柳吟儿的绝世容颜。与他相比柳吟儿则显得淡然许多,一身红妆也难掩她从眉宇间散发出来的清冷气质,水仙丫头提醒她好几次要多笑笑,她最多也就是给赞誉的百姓一个轻微颔首。

    喜糖快要分发完毕的时候,她感觉浑身松了一口气,眼神一晃,便看见东巷走来一人,确切的说应该是那些捉妖师们的装扮引起了她的注意,他只是他们中的一个,她的神情不由得恍惚起来。

    身着白衣的李纪大摇大摆走在前头,指着城楼大声吆喝:“看看,我三叔这个王爷当的可真气派啊,竟昭告全天下他今时今日抱得美人归,你们不去就是你们不给面子了。”

    先前就是这个无事生非的李纪拿着城墙上的喜帖奔走相告来到玄武门的弟子面前,就连看到心上人文婵婵也来不及抛一个媚眼,直接勾上燕子初的肩,手里的喜帖恨不得塞进他眼珠子里,然后盛情邀请他一同前去道贺。燕子初先是一愣,吟儿姐姐成亲一事他居然浑然不觉,天知道这幅突如其来的喜帖该有多刺眼,不用李纪多管闲事他都要亲自去现场问个明白。

    尽管在心里做了无数个设想,可亲jxpxxs.眼看到他们郎才女貌站在全城最耀眼的地方受万人瞩目与祝福,他心里多少还是有一些嫉妒。

    特别是当李纪极为高调的叫了一声“恭喜三叔贺喜三叔”还说“今日听闻喜讯马上就带好兄弟前来道贺”,听到这里燕子初杀人的心都有了。

    李阔倒是真的不尴尬了,毕竟柳吟儿已经名正言顺成为自己的女人,面对那个有事没事总爱招惹自己女人的小鬼,他表现得极为大体。

    “.zyxta.纪儿你的好意三叔心领了,晚上王府有盛宴,记得带你的朋友一起来啊。”

    “好啊好啊!”拍手叫好的是生平最爱凑热闹的文婵婵,王府的婚宴一定声势浩大,不去将会后悔终生。她双手还停在合掌的状态,她身边的燕子初一反常态,用一种近乎质问的语气面向双目闪烁的柳吟儿问道:“不是说,会提前告诉我的吗?”

    文婵婵不明所以,用胳膊肘推推他:“子初你好大胆子,你知道你在跟谁说话么,呵呵呵……王爷夫人对不起啊,他平时不是这样的……”

    李纪也在旁边煽风点火:“你看看,我兄弟果然不高兴了,三叔你可别介意,我这就带他走。”

    “别碰我。”他刚碰上燕子初的手就被他抽回,他并没有要走的意思,始终双眼热烈的盯着默不作声的柳吟儿,周围的人面色逐渐难看起来,反倒是被他紧盯不放的柳吟儿抬起双眼,手里握着几颗糖,静如止水的开口道:“现在不是知道了吗?我还知道你爱吃糖,吃了我的喜糖,你很快也会遇到你的良人。”

    “我的良人早就遇到了。”

    文婵婵着急凑过去:“就是啊,你的良人不就是我吗?”他不予理睬,也不予理睬李阔渐渐沉下来的脸,更不予理会周围百姓异样的目光,硬是不依不饶盯着柳吟儿那双楚楚动人的眼眸不放。

    深感如此下去无法收场,柳吟儿嘴角微扬,笑的十分恬淡,告诉他:“今日是我与王爷大喜之日,还请燕公子不要为难。”

    不要为难!身旁千言万语都入不了他耳,只有柳吟儿这四个字如利剑刺向心脏。清风吹过她迷人的脸庞,吹起她如丝般的长发,李阔为她轻轻抚平,他看着他们俩细微的举动,心痛的仿佛生死符在作祟。

    偏偏李阔还在此时补了一刀:“燕公子今晚若有时间,不妨随纪儿一同来王府参加本王与吟儿的婚宴,本王很是欢迎。”

    “我一定会来的。”燕子初匆匆瞥了李阔一眼,双眼写满挑衅,瞥完他又将视线转回到柳吟儿身上,然后拿过她手里的糖,紧紧捏起,一句话也没说转身挤出人群,纵然身后文婵婵如何叫他他都不听。因为如果再不离开,他自己都不知道接下来会说些什么,做些什么,唯独把自己隔绝在喧嚣之外,才能感觉好受一些。

    他漫无目的行走在人来人往的巷子,关于柳吟儿的点点滴滴如雨水落在眼里,感觉如此酸涩。他可以接受她即将嫁到王府的事实,却不允许这件事是从别人口中说出,哪怕她提前告知他一声,也好过刚才那样毫无预兆的看到她为别人画上红妆。

    王府的婚宴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浩大,一来与李阔为人低调的脾性有关,加上他的第一任夫人至今仍然神志不清,府上的婚礼势必从简,敲锣打鼓难免惊扰到她,让她的病情雪上加霜就不好了。

    婚宴上的李阔牢牢握紧柳吟儿的手,激动的双唇颤抖,席下的亲朋好友高举酒杯望着他们,来宾不算多,场面倒还温馨。李阔在脑海里寻思了很久,终于借着酒劲把压抑在心里许久的话说了出来:

    “吟儿,一眨眼你来王府一年多了,还记得当时皇兄把你许给我的时候,我还不敢相信你将成为我的人。后来因为种种原因一直没能给你一个好的名分,是我亏对于你,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夫人,外头再也不会有人对你说三道四,也不会有人把你从我身边带走。”他的真情实意流露在闪烁的眼眸,看着柳吟儿的神情虔诚而热烈,他把中年男人的深情完全奉献出来,带着一丝胆怯,席下亲友无不感叹,与他并肩而坐的柳吟儿抿嘴一笑,轻声说了这几个字:“吟儿感谢王爷厚爱。”

    就是这一句“感谢王爷厚爱”,终将成为他生命最后一刻最绚烂的一抹篇章,只是此时的他还浑然未觉,彻彻底底沉浸在抱得美人归的幸福喜悦之中。

    喜宴过后,宾客散去,王府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借着沐浴更衣的理由,柳吟儿悄悄回到过去住了一年别院,走过长廊的时候下意识抬头望了一眼,今夜圆月当空繁星漫天,巨大的乾坤钟在夜幕下闪着熟悉的寒光,一切如旧,却不见那个坐在乾坤钟下的少年。

    他白天说过他会来,可能只是一时兴起,冷静想过后便也作罢了,柳吟儿不知自己为何会对他的话产生期待,结果他没来,心里不免荡漾起一丝失落之感。

    这样也好,如果他来了,她会使他更加无地自容。她回过神,继续往屋里走,水仙已经把屋子收拾干净了,所有的家丁都已搬离,这里不该有人。殊不知推门而入的一刻,她背后突然有一道烟影划过,给毫无防备又形单影只的她下了一道符!

    如果信游的葫芦还在身上,她必定不会受符咒所控制,可惜几天前她已将葫芦还给了他,现如今浑身受困,她可以很清楚的感觉到那道符咒威力不小,她的恐惧不请自来。究竟是谁在此之夜趁虚而入?她用尽浑身解数勉强转身,身体不由自主散发出来的寒气使得门槛瞬间披上一层白霜,她知道宾客早已离去,熟知王府别院地形的人除了王府的人就只有他和信游,而信游是不可能这么对她的。

    皎洁的月光下,那一身青衣再熟悉不过,唯独那张脸她没有印象,她感到万分诧异,双目惊恐又可怜的望着那个人。他肤色黝烟,眉宇硬朗,眼神里满是杀意,柳吟儿还来不及做一丝挣扎,便全身无力倒在地上,由于她的灵力失去控制,先前还星罗密布的夜空突然之间飞雪降临。

    她趴在冰冷的地上,浑身瑟瑟发抖,视线里的青衣男子在得知了她的真实身份后确认她是雪妖无疑,面色更显冷峻,毫无手下留情之意!他断定她坚持不了多久,那么在她香消玉殒的前一刻,他真正在追寻的那个人会不会现身?

    躺在地上痛苦挣扎的柳吟儿也与他一样,也在等待那个人的出现,可惜今晚格外重要,她早就知道他是不可能出现的。她抱着侥幸的心里,用那双看尽千年风霜的眼睛望着远处,还在做最后的希冀。

    风雪越来越大,很快就把天池笼罩在一片苍茫之中,原本坐在乾坤钟背后望着从吟儿姐姐那里拿过来的三颗糖想心事的燕子初这才察觉到外面的异样,探出头往天上一看,飞雪顿时铺天盖地袭来!他抓起糖,想也没想就飞身下了钟楼,用平生最快的速度闯入别院,眼前的一幕让他几乎丧失理智——柳吟儿奄奄一息的躺在月光下,她背后的“显灵符”如火如荼,而制造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正是继信游之后青龙门难得一遇的天才捉妖师鹿离!

    鹿离的视线从柳吟儿身上飞速移开,瞥见来人竟然是一个没用的家伙,他露出一丝轻蔑的笑意。

    “你想跟我抢猎物?”

    殊不知来人完全没有要与他抢夺猎物的意思,而是挡在了几乎就要现身的柳吟儿面前,她背后的显灵符也随着他的到来而消失了。鹿离皱起双眉,对燕子初在这么短的时间破了他的符感到十分不满。

    “你什么意思?”

    他忍着心口的剧痛轻轻喘息,面不改色的望着那张讨厌的脸,说:“.jsshcxx.……她是我的人。”

    “她不是人,她是妖,而且是我先发现她的,你最好不要跟我抢。”他做出随时准备攻击的姿势盯着由于动了生死符而气息不稳的燕子初,至今还不知道他的目的并不是为了跟他抢这只妖。

    “还不让开?”鹿离又道一声,同时挥舞指尖,一道显灵符横空出世,“我连你一起收拾。”

    话音刚落,鹿离的显灵符便顺势穿过燕子初的身体,险些落到柳吟儿的身上时,显灵符再次消失,同时挡住显灵符的他感到力不从心,跪倒在地,柳吟儿在他身后安然无恙。

    鹿离上前一步,手里的三清铃发出令人不寒而栗的声响,同时说道:“我搞错了,你要救她?”

    他一手撑在地上,努力调整呼吸,那生死符的威力果然不小,瞬间就破了鹿离的符咒,可同时带来的痛苦又回到自己身上,他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开始念咒,从掌心延伸而出的光晕笼罩着他和身后的柳吟儿。鹿离缓缓后退一步,眼中的冷峻也增添了三分,他绝对没有想到面前这个不学无术只会耍嘴皮子的小子居然有这等能耐。

    “你居然会法术。”

    燕子初邪邪一笑,道:“你会的我都会,你不会的,我也会。”

    “好,就让我看看你有多大本事。”

    他闭上眼,指尖画出的符咒龙飞凤舞一般,在纷纷扬扬的大雪中火光冲天,同为天池山捉妖师的燕子初誓死抵挡,他不明白他为何要这么做,他只知道这只雪妖远比他想的要复杂。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