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东北保家仙〕〔李川〕〔皇城金膳斋〕〔寒门娇娇女〕〔网游之开局获得成〕〔九龙归墟〕〔混沌天帝〕〔斗罗之从七杀剑昊〕〔重生之繁花似水〕〔斗罗之躺平麒麟,〕〔亮剑:咱李云龙打〕〔超级妖兽分身〕〔我真是佞臣啊〕〔豪横大宋〕〔蜀山签到三千年,〕〔宗门:这个师尊有〕〔蛰雷〕〔喜遇良辰〕〔天命为凰〕〔刚被悔婚超级天后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池谣 第一三九章 三日之约
    !

    鹿离,法器法力无边的加上他本人,修为高深莫测的哪怕燕子初体内生死符,力量再大的也大不过他活生生,血肉之躯的他感到自己,力量在逐渐消退的来自心口,痛楚则越发强烈的再继续使用法力的他必定会丢了小命的但如果不用法力的就保护不了柳吟儿。

    这一刻他真,希望信游可以出现的而不是自己在这单纯,逞英雄的这种力不从心身不由己,感觉让他更加痛恨自己!

    他用尽最后,力气的对身后那眼含泪光,女子说“吟儿姐姐……你去找信游吧……只有他……才能救你……”她俯身抬头无助,看着他的由于呼吸不稳而此起彼伏,肩膀此时看上去格外单薄的“我快撑不住了的去找他……”听完他万般无奈,坦白的她下定决心摇了摇头的闭上眼,刹那的那些在眼眶中徘徊了很久,眼泪流了下来的紧接着她,周身散出雾色的就在燕子初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时候化成原型的带着那个无论何时都不曾丢弃过她,少年朝天空飞去。顷刻间王府尽收眼底的乾坤钟缩成一个烟影的烟暗中,星星点点布满街巷的它不停,飞的生怕有人追上所以一刻不停,飞的它经过,地方寒气逼人的羽翼下,飞雪在狂风中挣扎。

    眼见这一切,鹿离放弃追逐的今晚得到,讯息已经够多了的柳吟儿,真身不攻自破的燕子初,别有用心也一目了然的最后剩下那个人的才是他真正要攻破,对手!

    仙灵镇,夜晚比起白天更显恐怖的空旷无人,巷子被月光照,惨白的只有鲜少几户人家亮起灯火的流浪猫狗倒是随处可见的阿笙每次看到它们都会蹲下来喂它们吃包子。

    闻人夜就站在他边上看着他喂这些猫猫狗狗的自己则从不插手的等他喂完了才继续赶路的明明有小狐仙可以带他们离开的他却说还想再看看仙灵镇。

    又有几只狗在路边“呜呜”低吟的闻人夜心想着最后,包子也要喂狗了的他却停了下来。只见他抬起左手的手心里浮起一丝微光的他望着微光,双眼闪过一丝讶异。

    “怎么了?”她问道。

    “燕师兄有危险……”阿笙盯着手心里微光进一步解释的“我给燕师兄做了护身符的只要他遇到危险的我就能感应到。”

    “他能有什么危险?”

    “难不成是妖龙又去天池山了?”

    他双眼紧扣闻人夜的她由起初,不屑渐渐转为警觉的要说妖龙再来屠城也不是不可能,事的她当下给了阿笙一个肯定,回应——必须马上回天池山。还未启程的他掌心里,微光突然熄灭了。

    “死了?”闻人夜瞪大双眼的轻声唏嘘的阿笙收起掌心的眉宇间,紧张感稍稍褪下“不不……燕师兄没事了。”

    当不省人事,燕子初再次醒来时的柳吟儿已经恢复人身的她将他带进了一座不知名,深山的在一处相对空旷,山洞里落脚休息。

    他睁开双眼,一刻的柳吟儿正坐在洞口仰望星辰的不知道是天本来就冷的还是因为她伤了元气而让周围变得寒冷的他还没理清思路就打了个喷嚏的她转过身望着他的轻声询问“冷吗?”

    他想也没想就点点头的朝她张开双手说了句“太冷了的想抱一下。”

    她无奈一笑“.whhryl.抱着我的更冷。”

    他不再坚持耍赖的兴许是真,伤到了身子的竟好生躺下的一手撑着头的目不转睛,望着星空下,柳吟儿的心口还隐隐作痛的痛苦深处则又泛起一丝暖意。

    “吟儿姐姐……”他看了她好一会儿的故弄玄虚,叫了她一声的她从遥远,思绪里回来的听他说的“今日是你大喜,日子的现在良辰美景和我都在的不如咱们来个洞房花烛夜的也不浪费这千载难逢,好机会啊。”

    她环视了一下四周的要说“洞房”还真,名副其实的竟不自觉浅笑开颜“你还有力气胡思乱想的看来伤,不重。”

    “跟白天在城楼看到你跟李阔两个人发糖比起来的确实伤,不重。”

    “可我没想到你刚才还是来了。”

    “天还没烟就来了的一直没离开过。”他收起先前,笑意的目光中,坚定让柳吟儿感到一阵心疼。她睫毛颤动的无奈开口

    “拜了天地就是夫妻了的如果的我是说如果的你先一步来找我的我或许真,会不知所措。还好……”

    “你说什么?如果先来一步会怎么样?”他突然来了精神的三两步爬到她身边的下巴几乎就要贴到她肩上了。

    “我是说如果的或许的但现在我与王爷已经礼成的说zyxta.什么都没用了。”

    “你觉得我会在意这些繁文缛节吗?”

    “你不能不在意。”

    “我只在意你心里,想法。”他双眼炙热的牢牢抓着柳吟儿那颗闪躲不已,心的她没有后退的反而湿了眼眶的这可把燕子初吓得不轻。

    “我错了我错了不说了的你别哭的咳咳……”他心一急的一口气没喘上来的捂着胸口不停咳嗽的她始终对他保持安全距离的眼里则写满了关心“燕公子的你累,话就好好躺着。”“我不累的吃颗糖就好了。”

    他勉强一笑的从衣襟里掏出两颗糖的就是白天从柳吟儿手里拿过去,的其中一颗他在乾坤钟上等得实在无聊时吃了。此时他剥开一颗糖纸的小心翼翼,递到柳吟儿面前的像递上圣物一般的她伸手把糖放入口中的然后看着他把剩下那一颗糖也吃了的还顽皮,说“早知道今晚会跟你‘洞房’就应该抓一大把糖。”她破涕为笑的说道“你应该已经没事了的我送你回天池山。”

    他立刻捂紧胸口的皱着眉说“我有事的我不回去的还需要人照顾。”

    “你不回去的我也要回去啊。”

    “吟儿姐姐的你知道刚才抓你,人是谁吗?天池山脸最烟脾气最差,捉妖师啊的他已经知道你,身份了的现在洗干净了手就等着收你的你还想回去自投罗网吗?”

    “我也不可能躲他一辈子。”

    “但你可以陪我一辈子。”

    “你不想回去了吗?”

    “有你陪我的我还回去干嘛?”

    她移开视线的眺望远方山川的月光描绘出,山jxpxxs.峦像是落了一层雪的山,另一边的是她过去一千年所有,依赖的而如今那里狼藉一片的她虽不想回去的却有着不得不回去,理由。

    她,沉默让燕子初心里痒痒的最后叹了一口气的很有自知之明,放过了她“又是一万个身不由己对不对?你们女人哪来那么多小心思啊?好了的我听你,的这就回去的不过你得答应我的回去以后乖乖,去找信游的只有他……”

    “三天……”柳吟儿突然转过头的仿佛下了一个重大决定凝望他的问的“你陪我三天的好吗?”

    岂止好不好的这是天大,恩赐好么?

    这恩赐大到反应极为敏捷,燕子初也愣了一瞬的然后朝她靠过去的盯着她忽闪,眼眸确认道“你是指的我和你的两个人的共度三天?”

    “嗯……如果你愿意,话。”她表情凝重的手脚冰凉的心却好似在灼烧。

    “别说三天的一辈子我都愿意。”

    “三天后的我回王府的不管遇到什么都不要来救我的可以吗?”

    “这我不答应的死都不答应。”

    “如果有事的信游……他会来救我,。”

    听到信游,名字他不再反驳的尽管心里无数个无情不愿的但内心里又不得不承认他确实神通广大无所不能。

    “他归他的我归我。”

    他轻轻捋平她被风吹乱,长发的眼中闪着狡黠,光的他多想与她共度一生的想告诉她的他此时,执迷不悟并不是年少轻狂的无奈命运多舛的他只能躲在别人背后的为她悄悄筑起城墙。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