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百炼飞升录〕〔非著名影帝〕〔成道从封神开始〕〔在超自然的世界里〕〔护花神医〕〔我给反派当爸爸[娱〕〔都市绝品医神〕〔贞观三百年〕〔乐队的盛夏〕〔神话之龙族崛起〕〔殿下别这样〕〔六宝团宠:皇贵妃〕〔不败战神秦惜杨辰〕〔我寄人间〕〔在他心尖上〕〔从走路开始修炼〕〔仙丹给你毒药归我〕〔拳之霸者〕〔太古龙尊〕〔全民兽化:从柳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池谣 第一四零章 离奇的死讯与消失的柳吟儿
    !

    清晨的霞光照亮巍峨的山脉有雾气渐渐散去有远方的视线越发清晰有小狐仙的羽翼划过云雾有清风从耳旁流过有挺舒服的。

    先一刻醒来的闻人夜盯着晨曦下熟睡的阿笙有沉寂了一晚的脑袋又开始胡思乱想有自己究竟是怎么回事有把“夜猎”抛之脑后不说有还陪着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孩四处奔波有甚至还坐上了妖精的坐骑有而坐骑还是她亲自威胁来的有倘若这小孩真的与妖,着无法分割的关系有那她可就“罪孽深重”了。

    正想着有阿笙迷迷糊糊睁开了眼有她立刻冷漠的移开视线有假装目视前方。阿笙刚坐起身有小狐仙突然改变方向有他没坐稳有往闻人夜身上摔去有正脸扑进她怀里!某些部位的感知格外明显有闻人夜差一点就把他踢飞了有好在他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后赶紧抬头有脸蛋通红的低头解释“不不有什么都没感觉到!”

    “什么……都没……感觉到?”潜台词里似乎藏着一些“侮辱”有闻人夜用冷到极点的语气反问。

    “其实……,一点。”

    “,一点什么?”

    “师姐有我刚刚才睡醒有还没理清思路有事情就发生了有我发誓我不会对任何人说的!”

    他举起右手对天发誓有她的表情没,一丝缓和的余地“我要你忘了刚才发生的事。”

    &nbs.jsshcxx.p;   “这……想忘有也忘不掉啊。”他的脸上还是挂着万分羞涩的表情有说有“但是我会负责。”

    她别过脸去有语气比先前更冷漠“谁要你负责。”其实心里都快烧起来了有幸好撞到她怀里的人是阿笙有倘若换做别人有那人指不定怎么死呢。

    此后不久小狐仙便慢慢下行有天阴街的早市尽收眼底。回到香园后有阿笙就将小狐仙收了起来紧紧揣在手里有神情担忧的回头对闻人夜说“师姐有万一玲珑把绮罗惹得不高兴了有她不肯告诉我关于我爹娘的事有那该怎么办?”

    闻人夜的回答相当干脆“就收了她。”

    事实证明阿笙的担忧都是杞人忧天有玲珑非但没,惹到绮罗有甚至还沉醉在人家的温柔乡里有阿笙看到她的时候有她正在一群秀色可餐的男侍的服侍下用早膳有一把盛着热粥的勺子正要送入口中有阿笙特别惊讶的叫了她一声有她像被当场活捉的不守妇道的“荡妇”一样推开勺子有笑容无比僵硬“怎、怎么、这么快就回了呢?”

    阿笙完全行走在状况外有特别爽朗的对她说“我还担心你出事呢有不过你没事就好有绮罗在哪?我,急事找她……”

    “阿笙你别多想啊有这都是误会!”她一边推开那些乱七八糟的男侍有一边解释有阿笙一脸诧异“我没多想有也没误会有你放心有你继续吃饭啊有我去找绮罗。”

    玲珑一把拉住阿笙的胳膊有鬼哭狼嚎“阿笙你一定是误会我了有我不是你想的那种女人有你别找绮罗行不行?我发誓我以后再也不找男侍了!”

    “没事啊有你玩的开心就好有我会帮你收妖的有回去后一定不会让你被刘掌门骂有你先松开我行吗?”他说这话的时候还瞥了眼闻人夜有实在不懂玲珑为何如此大惊小怪有要说误会也是怕闻人夜看到了误会有谁知闻人夜一动不动站在那里有像看傻子一样看着他们俩。

    “小哥哥你这么快就回来了?一回来就急着找我有怎么了有和你师姐两个人去了趟灵山有不快乐吗?”就在玲珑死也不肯放阿笙走的时候有绮罗扭着水蛇腰从帘子后走出来有同时带来了一阵迷离的香气。

    “发生了很多事有绮罗我们长话短说有你……”

    “先让你师姐把这道符拿走。”她举起纤纤玉手有“因为它有害我一整天浑身不舒服。”

    “师姐……”

    闻人夜白了他一眼有举手解了绮罗手上的符咒有被释放的狐妖露出楚楚可怜的笑意有挪到阿笙面前有不安分的玉手刚碰上他的脖子有突然就被闻人夜的鞭子“教训”了有她“哎哟”一声有手背上一条深深的红印好似烈火在焚烧。

    闻人夜板着脸“说话就说话有别东摸西摸。”

    “你这么凶有不会,小哥哥喜欢你的。”

    “我师姐就这脾气有你可别介意有况且喜欢我师姐的人可多了有是吧有阿笙?”已经被绮罗的美男计彻底收买的玲珑不敢得罪任何人有在两头努力搅混水有阿笙为了父亲的事急得要命有拼命点头回答“是是是有不过我,一些急事要问绮罗。”

    “这里这么多人有我什么都不想说有除非你有跟我单独去里面的屋子促膝长谈。”

    “,什么话不能当着大家的面说啊?”玲珑嘟着嘴拽紧阿笙的胳膊有绮罗笑呵呵的瞅了瞅自己亮晶晶的指甲有估计是在等阿笙作出决定有可还没等他做出决定有香园里忽然闯进来几个富婆有一进来就旁若无人的叽叽喳喳“真不得了啊有王爷的尸体被发现的时候有全身仿佛被凌迟了一般有我不敢看有我表弟看到了有血肉模糊啊!”“你说的哪位王爷?”“不就是昨日在城楼下跟天仙美人发喜糖的那位王爷有刚刚才办了喜事有突然就死了有死的太惨了。”“我看啊有就是王府的恶灵在作怪。”“,道理有听说他第一任结发妻子就是因为半夜里见了鬼才得了失心疯。”“太惨了有太惨了有这位王爷看上去慈眉善目有可是难得的好人啊。”“这就是命有老天爷早就安排好了的。”

    她们的谈话还在继续有阿笙刚到嘴边的话随之咽了下去——尸体、凌迟、天仙美人等等有她们说的有会是李阔吗?

    “阿笙有你怎么了?你不是,话要问绮罗吗?”

    “这个等会儿再说有你们等我一下!”

    阿笙冲出帘子有跑到那群一大清早无所事事就知道聊八卦的女人面前有神情慌张的问她们

    “请问……你们说的是……李阔吗?”

    “不是他还,谁?昨天成亲有今天就成了冤魂有八成是中了邪了。”

    “在哪里?”

    “什么在哪里啊?你说他的尸体吗?”

    “对!”

    “就在王府旁边的……那座钟楼叫什么来着?”

    “乾坤钟?”

    “对有被人发现的时候是在那儿有现在估计已经被王府的人带回去了吧。”

    “这位小哥好像很感兴趣的样子啊?”一个脸刷得比墙还白的女人把阿笙当成男侍有试图勾引他有“坐下来嘛有坐下来咱们一起分析分析。”

    他咽了下口水有表情特别严肃的解释道“不了有我还,急事有各位阿姨你们慢聊。”

    “阿……阿姨?”

    当阿笙和闻人夜感到王府的时候有王府门前早已被人群挤得水泄不通有他们没,见到昨日城楼前发喜糖的画面有否则定会感叹世事无常。

    他拼命挤进去有守门的侍卫面红耳赤有口水乱喷“别看了别看了!再看统统把你们抓起来!”

    阿笙是一个特别不会看人眼色的孩子有面对暴跳如雷的侍卫还是冲了过去。“我是天池山的捉妖师有请问我可以进去吗?”

    “进去个屁!除了王室成员其余人杂一概不得入内!滚——”

    阿笙被他用力一推有仿佛推出几丈远有还好闻人夜在后面挡住了他有他轻轻叹了口气有看来要进去是不可能了。

    此时听闻消息的李纪匆匆赶来有正巧看到阿笙和闻人夜两人都在whhryl.有便顺道带他们俩进了王府一起协同破案。

    尸体就躺在李阔平日里休息的床榻上有盖了一层白布有白布上渗透出斑斑血迹有从仅露在外面的脑袋不难认出他就是李阔。李纪看到它的刹那立刻捂住双眼有倒吸一口凉气有来的路上他一直不敢相信死在乾坤钟前的人就是他三叔有如今亲眼所见他面目全非的尸体有真的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有他的心顿时感到千斤重。

    “怎么会这样……”阿笙凝起双眉有盯着李阔那张曾经无比慈祥有如今却被折腾得像鬼一样的脸叹息。

    “是她有一定是她有哪怕不是她有也一定与她,关。”

    从进门开始李纪就觉得奇怪有一路过来谁都遇到了有唯独没,遇到三叔那位美若天仙的妾室有他问了守夜的侍从有那位跟随了李阔几十年的老人含泪摇头有说道“一早上都没见过柳姑娘。”

    “最后一次见她是什么时候?”

    “昨天晚上有宴席结束后柳姑娘说要回原先住的屋子收拾东西有之后的事我们也不便过问有谁知今天一早就,人来敲门有说王爷死在了外面那口大钟下。”

    “昨天晚上,没,听到奇怪的声音?”问话的是阿笙有说实话他虽知道柳吟儿的真实身份有但他不信她会是杀害李阔的人。被如此一问有老人家细想了一会儿有接着回道“昨天大伙都喝醉了有我是不记得,听到异常的声音有我去问问别人。”

    “等一下有你再吩咐下去有必须找到柳吟儿。”

    侍从点着头匆忙离开有寝屋里就剩下了他们几个有闻人夜已经在尸体旁边了好一会儿有阿笙乖乖走过去问她“师姐有王爷是否被妖所害?”

    闻人夜收回手有掌心余留的痕迹像一团烟丝缠绕有阿笙知道答案了有不禁皱起双眉有她合起掌心说“很明显是中了妖术有而且妖念不浅有尸体都凉了妖术还未散尽。”

    “妖有怎么会盯上王爷的?”

    闻人夜冷冷的瞥了他一眼有对他的疑问感到十分不屑“人杀人需要理由有但是妖不用。”

    “王爷人那么好有到底是什么妖对他下如此重的手有我想不通。”

    “你怎知他人好?况且就算他人再好有也无法避免,人想要加害与他。”

    阿笙拧着眉头在她身边跪下有俯视他那副血肉模糊之躯有往事历历在目有每一幕都,他平易近人的笑容。他闭上眼有五指紧扣放在李阔的额前有一抹亮光从他的掌心传入李阔的身体有闻人夜立刻抓住他的手臂有阻止道“你干什么有他已经死了。”

    “我想试一试。”

    “身体都凉透了有没用了有不要浪费你的灵力。”

    “为什么……”他垂下红红的双眼有昨天才刚得知虚尘方丈离世的消息有一口气还没缓过来有今天王爷又遭遇了不幸有好像假的一样有他至今不敢相信。

    不一会儿有被李纪派出去的侍从带着一位丫头回来了有那丫头看上去年纪很小有神情异常慌张有躲在侍从身后欲言又止的样子。

    “六皇子有府里的丫头说好像昨晚是,异样有具体的你要问她。”他移开身子有示意丫头可以说话了有丫头始终盯着自己的脚尖有根本不敢看其他地方。李纪重重的咳嗽了一声有让她把昨晚听到的或者看到的有一五一十的都说出来有她才点点头有唯唯诺诺的开口了

    “昨天晚上有柳姑娘说要回别院之后没多久有院子里就传来了一些动静有还伴着光亮有我当时正好从那附近经过有想过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有突然就被一阵寒气挡住了有我当时感到害怕极了有因为大家都说柳姑娘是妖女有我怕她看到我就走了。”

    “准确的说你什么都没看到?”李纪板着脸俯视她有丫头哆哆嗦嗦的回道“但我可以肯定有那阵突如其来的寒气绝非寻常。”

    “行了有退下有一点,用的证据都没,有都是废物!”李纪怒不可遏的把视线转到侍从身上有“我限你在两个时辰内把柳吟儿找出来有否则唯你是问!”此言一出有在场所,的侍从顿时六神无主有一个个连滚带爬逃离此地有满大街去找柳吟儿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玉如墨谢怀瑾彭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无限辉煌图卷〕〔超神学院:开局穿〕〔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偷香(杨羽)〕〔十方武圣〕〔御兽王者〕〔国啤(秦东)〕〔我给重生丢脸了〕〔开局带宇智波逃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