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百炼飞升录〕〔大宋皇家发行商〕〔我在80年代当村长〕〔都市医武战神〕〔不想当大将的我选〕〔我的帝国模拟器〕〔影视从海豹突击队〕〔女相宝师〕〔她总在撩我〕〔全球轮回:一开始〕〔神豪:表白99次,〕〔斗罗之开局剥夺大〕〔我修道靠瞎练〕〔罗曼理论帝之歪着〕〔这个沙盒游戏不靠〕〔重生影后她又逆袭〕〔总裁大叔心尖宠〕〔大昏君〕〔玄幻:我的功法修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池谣 第一四七章 救赎
    !

    >

    风沙镇的村民携家带眷连夜逃亡,在逃亡的人群中只有一人逆向而行,小蛮一手拉着哥哥,一手与逆行的柳吟儿道别,一双眼睛藏满了这个年龄不该有的哀伤,声音在喧嚣的人潮中显得格外单薄:“姐姐你要小心啊——你要跟那位好心的哥哥一起平安无事的回家——”

    柳吟儿平静的笑容消失在风沙里,小蛮的声音也随之消失在奔腾的人海。

    她已经想起来了,这里是麟州,早在它变成风沙镇之前她便来过此地,那时正值麟州盛世,被人们称为“上有青丘,下有麟州”的美轮美奂之地,立在关口的城楼由世间罕有的麒麟玉所砌,麟州之名由此而来。

    谁会想到几百年后的今天它会变成如今这般模样,要不是刚才听了小蛮的话,她也不会把麟州与法力无边的河神玄冥联系在一起。说实话,她早就对玄冥存有敬佩之心,正因为有她“取丹施人”在先,才有了后来的柳吟儿。

    仔细想想,和可悲的玄冥比起来,她自己又何尝不是可悲的另一面?

    源源不断的鲜血顺着阿笙的手腕流下,滴入脚下这片陌生的尘土,不管流多少血他都不曾放弃想要救赎玄冥的决心,幽怨的女妖被他逐渐感化,忽然间缠绕着他们俩的红绫化为飞舞的尘埃随着逐渐平息的风眼一同消失在苍茫的天际。

    玄冥脸上的血泪也随之褪去,露出一张清秀的脸庞,她眼里的光同时暗淡下来,注视着阿笙的时候,他难为情的低下了头。

    被他感化的妖不计其数,但让他不敢直视的,玄冥还是第一个。她冰凉的手握住他还在流血的手腕,她的声音依旧凄凉:“你流血了。”

    “没事的……”他羞涩的抬起头,说,“现在你自由了,我也要带我师兄回天池山了。”

    “你不带我走吗?”

    “我本来就没想过要带你走,只希望你能得到救赎。”

    “可你是捉妖师啊。”

    “作为捉妖师,我已经带走了你的妖念,剩下的,是你用千年修行换来的,你应该留着它继续在世间修行。”

    “我已经没有灵丹了,再修行也没有任何意义。”

    “活着,就是最有意义的一件事。”

    他腼腆一笑,玄冥被他无邪的笑容打动了,她想起了五百年前醒来的那一刻,那位骗了她的教书先生曾经也有一张青涩的脸,他们朝夕相处,日夜更迭,哪怕最后他年轻的容貌不复存在,她也清楚记得那些年间所有的美好。

    她想着想着,便笑了,已经不记得多久没有这样无悔的笑过了,如果可以,她真想随他而去,然而解脱的喜悦突然在此刻戛然而止,她秀美的笑容也毫无征兆的画下句点。

    阿笙还没来得及与她告别,她冰凉的手化成一片比风沙还细微的尘埃,随着清风四处飘散,他惊慌失措的想要伸手抓住她的魂魄,却只抓住了一张触目惊心的符咒!

    “怎么会这样?”

    他无论如何没有想到这里除了他和昏迷不醒的燕师兄以外还有别人。直到风沙散尽,一切都尘埃落定的时候,他的视线里隐隐出现一人,他一席青衣缓步而来,被风吹起的长发和修长的轮廓是如此熟悉,阿笙手拿符咒紧紧盯着他,紧皱的眉头渐渐舒展,干涩的嘴唇轻轻道出他的名字:信游师兄……

    信游的表情异常冷峻,朝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的阿笙说道:“我没想到你的法力已经如此强大,你有能力收服这只妖,为什么不这么做?”

    阿笙的情绪尚且留存在玄冥消失的那一刻,面对信游的质问只简单解释了句:“她想活。”

    “她是妖,而你是捉妖师,别忘了你的使命。”

    “我爹说过,捉妖师的使命不是收妖,而是感化它们。”

    信游望着他真挚的双眼无情的道了句:“妖是不可能被感化的。”

    “刚才玄冥已经被我感化了……”

    “那是一时假.zyxta.象,你不可能不知道她有上千年的修为,在人间这数百年里早已犯下滔天大罪,你没有资格赦免她的罪。”

    没有资格赦免她的罪——当这句话从他最崇拜的人口中说出,给他带来的伤痛超过了所有,xgchotel.他失落的点点头,声音沉到海底:“那么……我也同样没有毁掉她的资格。”

    说完他的视线从信游身上移开,一步步走到昏迷不醒的燕师兄身边,将他扶起。信游没有停止责备:“你不毁她,她就会毁更多无辜的人,这个问题你没想过吗?”

    阿笙没有看他,只盯着自己落魄的双脚有气无力的回了句:“我先带燕师兄回去了。”

    “阿笙,你还没意识到你差一点就造成了无法挽回的局面吗?”

    “对不起,信游师兄……”

    信游不再多言,他jxpxxs.知道无论他说多少阿笙都听不进去,他对妖与人的界限是如此模糊,对善与恶的分辨又是如此简单,他的单纯与善良很有可能成为他的致命伤,可这就是他,信游没有继续说教下去,是因为在阿笙身上,看到了自己过去的影子。

    风沙随着玄冥的消散而消散,落满了星辰的天空在干涸的玄冥河上空独自灿烂,在河岸的尽头匆忙跑来一个白色的影子,像坠入人间的仙子,一筹莫展的凝望着面前这个意想不到的人,微微急促的呼吸让她看起来更显凌乱。

    “他已经走了。”信游不慌不忙的朝她走去,她停下脚步,努力克制呼吸:“玄冥呢?”

    “她作恶多端,我已将她挫骨扬灰。”

    “你……”

    她不敢相信信游会这么做,诧异而慌张的朝后退了一步,他走过去,朝她伸出双手,声音如此温柔:“吟儿,她已经不是过去的玄冥了,如今的她与恶灵没什么区别。”

    “你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我是捉妖师啊,怎么了?”

    “捉妖师就可以随意支配别人的生命吗?”

    “玄冥杀人无数!”

    “那蕊夫人和小蔓呢?她们做错了什么?”

    “她们要害你,我做不到熟视无睹。”

    “那么这样,你与玄冥又有什么区别?”

    她放下柔情的双眸,眼中满是质疑,信游不顾她的质疑反过来盯着她问:“你觉得我变了?还是你变了,你不想再坚持下去了?”

    “我一直在坚持……”

    “可自从他出现你就迟疑了,别说你没有,我感觉得到。”

    柳吟儿愣住了,她没想到自己忍辱负重苦苦坚持换来的却是他的不信任。她无奈的望了眼从地下慢慢渗出的水,过不久这些水就会汇成一条崭新的玄冥河,风沙镇也会回到原来的样子,只是她与信游之间的这份情感,再也回不到落入凡尘的那个时候。

    她在此刻退却了,他则满脸不甘心:“你别忘了他是人,你是妖,他最多活一百年,这一百年里还有无数的变数,他能做到至死不悔吗?”

    能或不能都不重要了,最重要的是这些话出自谁人之口。柳吟儿闪烁的目光逐渐暗淡下来,曾经在麟州留下的所有回忆也随之消散,许下的山盟海誓在他的怀疑中崩塌瓦解。

    “你说话啊……”他哭笑不得,坐立难安,这些话才说出口又后悔到不能自已,他空荡荡的双手重新垂下,摸不到的人在冰冷的月光下渐行渐远,他喊着她的名字,她没有回头,她能留给他的,只有这身溃败的背影。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玉如墨谢怀瑾彭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无限辉煌图卷〕〔超神学院:开局穿〕〔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偷香(杨羽)〕〔十方武圣〕〔御兽王者〕〔国啤(秦东)〕〔我给重生丢脸了〕〔开局带宇智波逃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