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细胞监狱〕〔天策神尊〕〔李川〕〔重生南非当警察〕〔超强狂婿〕〔快穿之万界包租婆〕〔穿越世界的赛亚人〕〔走进不科学〕〔法师无惧炮火〕〔我眼中住着神魔〕〔我在镇妖司里吃妖〕〔村花她又想作妖了〕〔大唐之摊牌了朕真〕〔学神:全能打工系〕〔都市修罗〕〔神秘复苏:我,人〕〔我家学霸是键盘侠〕〔斗罗之刷到极品武〕〔开局签到茅山位面〕〔我真不是隐世高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池谣 第一四八章 不近女色
    !

    自从阿笙把昏迷不醒的燕子初jsshcxx.带回玄武门,门外便人头攒动,燕巳钦迫不得已派了二十几个弟子堵住所有的门,试图把逆徒回来的消息封死,谁知长老院的三位长老还是第一时间赶了过来

    两天过去,燕子初依然不省人事,苏登丰的耐心也在逐渐消退,朝着跪在地上的阿笙抬高声音道:“你说,你在哪里找到他的?找到他的时候,还有谁在?”

    阿笙大气也不敢喘,战战兢兢回道:“在……风沙镇……看到燕师兄的时候……他正在试图收服玄冥……可是玄冥太厉害了……我们两个人跟她周旋了很久……后来燕师兄体力不支就倒下了……”

    “没本事还要强出头,除了他还有谁?可看到王府的柳吟儿?”

    “没有……后来信游师兄……信游掌门过来……将玄冥杀死……我才带着燕师兄回来的”

    “真的没有看到柳吟儿?”

    “真的没有看到,我对天发誓!”他坚定不移的举手发誓,很快又犹豫了,“也有可能……我当时的注意力都在玄冥身上……没有注意到周围……如果柳姑娘在……我可能也没看到吧”

    “那你是怎么知道他在风沙镇的?”

    “我给燕师兄做了一道护身符,只要他遇到危险,我就能感应到”

    “别把这些力气浪费在没用的人身上行了,你起来吧,问也问不出什么了,段长老,你在这边守着,我和宣长老先去处理王府妖灵一事,这边有什么变化立刻派人通知我”

    段长老其实也不愿待在这里,可苏长老开口了,他也不敢反驳,这就跟“情敌”燕巳钦两人相视一假笑,随便寒暄了几句,便陷入了僵局

    s

    苏长老一走,那些女弟子便嚷嚷起来:“什么叫没本事还要强出头,什么叫没用的人,要不是子初先发现的玄冥,指不定风沙镇现在变成什么样了!”“师姐说的对!苏长老就是打心底里不喜欢子初,不管他做什么都不对”“苏长老不是不喜欢子初,他是不喜欢咱们玄武门”“那也不对呀,苏长老可喜欢阿笙了”“你不知道他一开始多想把阿笙送到青龙门啊,可惜阿笙看不上他们!”“青龙门那帮装模作样的家伙,上回妖龙来袭山,一个个都躲到地洞里去了,还不是子初和阿笙两个人冲在最前面……”

    “你们够了,都什么时辰了?不用练功是不是?”实在听不下去的燕巳钦终于站出来喊停,其实他倒真是装模作样喊给段伊川听的,无奈段伊川丝毫没放在心上,悠然自得的喝了一口茶完全没有追究下去的意思

    自家女弟子刚告一段落,门外文婵婵哭着喊着跑了进来,也没注意到屋子里还有段长老,整个生扑到燕子初身上一通哭天喊地:“子初——你怎么又去逞强了——又把自己搞得不省人事——你如果有个三长两短你要我怎么办啊——”

    段伊川轻轻咳嗽了下,暗示自己尚在这里,燕巳钦十分警惕的起身过去,试着拉这丫头起来,嘴里低估:“别闹了……有人在……不好看……”

    “谁啊——”她哭着抬头望了眼四周,看到段长老漫不经心的盯着自己的时候吓得一哆嗦,“段长老,我不知道您也在这里”

    “我并不是反对你们,只是这样可能不太好,万一苏长老回来看到,大家都不好过”

    “嗯,我知道的,所以您别告诉苏长老我偷偷过来看子初,以后您半夜里来找刘掌门,我也会替您保密的”

    “咳咳咳……”段伊川突然被水呛到,一口浓茶全喷在衣服上,燕巳钦也愣在原地,气氛相当尴尬,最后还是段伊川开口,“我也是真有急事才去找刘掌门,你们别误会”

    本来不解释还挺好,一解释大家更误会了,燕巳钦不知道哪儿来的胆子理直气壮插了句:

    “有什么急事非要大半夜去找人家?”

    “不就是为了孩子们的事”

    “孩子们的事白天不能说?”

    “燕巳钦你什么意思?我找刘掌门商量事情与你有关吗?你插什么嘴”

    燕巳钦耐着性子干笑两下:“呵呵,我是没资格插嘴,不过‘天池山不近女色’的规矩是你们自己定的,白天有急事就算了,这大半夜的就不太好了吧,万一被苏长老知道了到底怪你还是不怪你”

    “你越说越来劲了,燕巳钦,我是那种人吗?”段长老气的站起身,一不小心撞到桌角,又撞倒了一茶杯,茶杯掉在地上砸了个粉碎本来吓得呆若木鸡的阿笙突然惊醒了,匆匆跑过去捡碎茶杯,文婵婵也借机过去帮忙,埋着头小声问阿笙:“他们两个什么情况?”阿笙也是一头雾水:“为了弟子们的事操心吧”“你没听他们说话吗?”“听了啊,就说这事啊”“这事有必要摔茶杯?你有没有脑子啊?”“茶杯是不小心撞倒才掉地上的”“你是真心不懂,不跟你说了”

    这边掌门和长老还在暗自较劲,那边门外便来了动静,随着一阵国色天香飘入屋内,正对着门的段伊川先一步闭上嘴,背靠着门的燕巳钦感觉今天发挥不错乘胜追击:

    “先不说你们定的规矩你们自己要不要执行,就多大的事非得半夜里去找刘掌门?人家是女的,你一个大男人大半夜的到底有多强烈的需求非得去找一女的来解决问题?”话音刚落——

    “燕巳钦!你疯了吗?”此言一出,本人已立在他身后,板着脸,随时随地要吃人的样子,可把阿笙和文婵婵吓得呆若木鸡

    “啊……你……怎么来了?”口出狂言还被本人抓个现行的燕巳钦腿抖了“段长老什么时候大半夜来找过我?”刘品君板着脸问“当然当然,我也是不信这种谣言的”“是我大半夜的去找他!怎么着,你还有什么意见?”“我……我哪敢有意见”“那就给我闭嘴”骂完燕巳钦,她又把视线放回趁机想要猫腰逃走的文婵婵身上,“我就知道你不练功偷跑过来看他”

    文婵婵声音也在抖:“我……也刚来……这就回去”

    “你那么喜欢这里就留在这里好了”

    “真的吗,掌门?”

    “以后别叫我掌门,叫他掌门!”刘品君怒指燕巳钦,燕巳钦连连摇手:“不不,我这里混子太多,怕带坏你的爱徒”

    “她不就喜欢粘着你们家燕子初吗?我成全她,让她转到你门下,省得我整天提心吊胆,你说呢?”她又怒视文婵婵,小丫头捏着小拳拳呜呜咽咽的解释:“我会克制的,掌门求.zyxta.你不要赶我走”

    “是啊是啊,品君,把孩子送到玄武门不就等于废了吗?”在旁边等了很久终于有机会开口的段伊川感觉报了之前的仇,心里格外痛快,不过就是燕巳钦的脸色不太好看罢了

    “段长老此话怎讲?什么叫废了?你别忘了阿笙还在我这里”

    “那你最好把他看好了,免得你唯一拿得出手的弟子也被你侄子带坏了”

    如此一来他无话可说,气的咬紧牙关,假装东张西望,心里使劲琢磨怎么再掰回一城,耳边又传来刘品君毒辣的声音

    “我再问你最后一次,你要留在这里,还是跟我回去?”

    “我当然要跟你回去啦,但是我可以等子初醒了再回去吗?”

    “你说呢?”刘品君瞪大双眼,提高嗓门,言下之意就是你现在不走我立刻将你逐出师门,文婵婵彻底偃旗息鼓了,拖着不情不愿的双腿依依不舍走出门

    &nbsxgchotel.p; 临走前,刘品君特意回头扫了燕巳钦一眼,说:“不近女色这条规矩是我定的,你若有意见就冲我来”

    “你定的我肯定……”燕巳钦仔细一想感觉哪里不对,“大半夜也可以冲你来?”

    “对,如果你想死的话”

    她像一阵高傲的清风拂面而过,把燕巳钦虐得体无完肤,他却爱她爱的死去活来,最后那句略带“暧昧”的挑衅的话像极了小书里的词,他越想越觉得有点那意思,竟得意的哼起了小曲儿,完全忘了他情敌还站在这里大喘气,惹得段伊川内心瞬间燃起一把火,恨不得立刻铲平他玄武门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