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百炼飞升录〕〔大宋皇家发行商〕〔我在80年代当村长〕〔都市医武战神〕〔不想当大将的我选〕〔我的帝国模拟器〕〔影视从海豹突击队〕〔女相宝师〕〔她总在撩我〕〔全球轮回:一开始〕〔神豪:表白99次,〕〔斗罗之开局剥夺大〕〔我修道靠瞎练〕〔罗曼理论帝之歪着〕〔这个沙盒游戏不靠〕〔重生影后她又逆袭〕〔总裁大叔心尖宠〕〔大昏君〕〔玄幻:我的功法修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池谣 第一五零章 女儿心事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

    燕巳钦叹了一声长气,走到眼泪汪汪的文婵婵身边,也不敢多张望她,就稍微安慰了一句:“大家都走了,你也回去吧,不早了”

    小姑娘吸吸鼻子,挪了挪脚步,还以为她要走,谁知她来到燕子初身边,二话不说双膝一跪,特干脆

    燕子初瞥了她一眼,打趣道:“我们两个跪在这里就跟拜堂成亲似的”

    她“噗嗤”一声破涕为笑:“对啊,一拜天地二拜高堂,我就是想跟你成亲”

    “我都是一个臭名昭著的罪人了,你就别跟我这种人扯在一起了”

    “胡说!我就是要跟你在一起!”她侧过脸瞪他,眼睛和鼻子都红红的,一眨眼,眼泪就从眼眶里流下

    “本来就不好看,哭了更丑”他伸手掸去她脸颊上挂着的眼泪,如此一来她哭的更凶了,哇哇的,吓得燕巳钦捂着阿笙的眼睛就往门外拉,口中还念叨:“这画面我可不敢看,走走走”阿笙被他拉的莫名其妙:“掌门师傅,我敢看啊”“你一小孩子什么都不懂看什么,快回去睡觉”他强行把阿笙赶走,自己却躲在门缝外张望,这画面比起他常看的小书情节可生动多了

    小丫头边哭边说:“我不许你跟妖在一起,呜呜……”

    “别你不许了,人家本人也不愿意”

    “那前几天你为什么要带她离开天池?你们去哪儿了?你们干了些什么呀?”

    “我刚才说了半天你没听?不是我带她离开天池,是她带我离开……”

    s

    “你不是说她不愿意吗?我看她挺主动啊,一个有夫之妇,不,有夫之妖还对你如此主动,居心叵测”

    “是我救她在先,她见我打不过鹿离才带着我,两个人一起逃离了天池,没有你想的那么精彩,当然我也希望故事可以再精彩一点”说着说着他露出一丝邪邪的笑,惹得文婵婵又气又急,大声喊起来:“啊——我不许你再去找她!否则我就死给你看!”

    他带着调侃的语气回道:“你都为我死几回了?留着你这条小命找个好人嫁了不好吗?”

    “我就喜欢你!今生非你不嫁!”

    “小姑娘你这样就有点不讲理了”

    他无奈扫视了一圈眼前这些牌位,文婵婵突然跳起来扒拉着刻有他母亲的名字的牌位就喊:“师母你看到没,你儿子始乱终弃、忘恩负义!”

    他没阻止也不惊慌,特冷静的告诉她:“你这样跟我娘说话也不怕她半夜来找你?”

    “你别吓唬我,我文婵婵可不怕”

    “不怕就好,别放手,继续抱着”

    此话一出,她即刻松了手,气呼呼回到他身边跪跪好,他继续逗她:“怎么回来了?怕了?”

    “才不是怕了,只是觉得这样没意思”

    “哎……没意思就赶紧回去睡吧,我求你了”

    “我不走,我话还没说完!不管是不是柳吟儿害死了王爷,现在她已然是捉妖师们的众矢之的,别说我们了,哪怕外头那些小门派的捉妖师都在找她,六皇子下令要是谁捉到她立刻加官进爵封侯拜相,所以全国的捉妖师都在蠢蠢欲动,你要是再跟她走在一起,指不定别人怎么对你,我可不想看到你惨死在乱棍之下”

    “又是李纪那个混账东西……”

    “你才混呢!我求求你安分一点行不行?”

    “我求求你安静一点行不行?”

    她嘟起嘴,又往他身边靠了靠,几乎就贴在一起了,此时门外突然有了动静,还以为刘掌门又来抓人,谁知推门而入的竟然是信游,吓得文婵婵惊出一身冷汗

    “婵婵,你怎么……”看到他们两个跪在一起,信游的脸上浮起一丝讶异

    “我相信子初,所以我陪他”

    “你对他这般好,他未必领情吧?”

    燕子初冷笑一声,问:“你过来干什么,难不成也想陪我一起跪?”

    “子初你怎么能这样对信游掌门说话?”

    信游摆摆手,一如既往的善解人意:“没事的,我知道他心情不好,说的都是气话时辰不早了,刘掌门管得严,婵婵你再不回去恐怕刘掌门也该罚你了”

    “我不怕”

    “你也不怕连累子初吗?”

    信游说的对,刘掌门本来就很抵触自己门下女弟子与玄武门的人有来往,何况她文婵婵还是屡次三番明知故犯,如今子初正在受罚当中,如果因为她任性的行为再受牵连就不好了

    她为难的捏紧拳头,试探性的问:“我当然不想连累子初,所以信游掌门不会告诉刘掌门的吧?”

    “那就要看你接下来是不是好好遵守门规了”他一脸和善的俯视着她,她侧脸瞥了燕子初一眼,想看看他的反应,他果不其然瞪着她:“叫你走还不走?不听话,以后还玩不玩了?”

    “玩儿啊”

    “要玩就回去”

    “那你答应我再也不要去找柳吟儿了”

    “再说吧”

    “不行!你答应我,我再走!”

    “答应你答应你,快闭上嘴出去”

    “这还差不多,我就知道你心里有我”她终于功德圆满,乐呵呵的起身跟两人告别,临走前还不忘求信游替子初在长老面前说说好话,信游看上去一百个答应,等人一走,那份循循善诱的模样逐渐暗淡下来,取而代之是一份警惕

    燕子初用玩世不恭的表情望着他,也不跪了,索性伸开双腿坐在地上,问:“人都走了,想说什么就说吧,跟我不需要客气”

    信游在开口之前短暂环视了下周围,确信四下无人才开口:“你知道多少?”

    “你指什么?”

    “全部,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

    “这里是我家的祠堂,就这么开门见山的说你也不怕隔墙有耳?”他停顿了下突然想起什么没等信游开口他又说,“哦对了,知道真相的人都死光了,下一个会不会轮到我?”

    “是她告诉你的?”

    “她?你指吟儿姐姐?你可真够忘恩负义的,她对你痴心一片,你却怀疑她”

    “她不说,你怎么可能知道”

    &nbjsshcxx.sp;  “她修炼上千年,对你情深义重,这种感情不是区区几年就能培养出来的,用脑子随便想想就知道加上你神出鬼没,居心叵测,必定有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如果你还想活命,就别去招惹她”

    “不知信游掌门是站在什么立场跟我说这句话?”

    信游凝视着他,重重的说出这几个字:“如果你想她也平安无事,最好从今天开始缄口不言”

    &xgchotel.nbsp;  “她在哪里?”他收起玩世不恭的表情,紧紧盯着信游的双眼问道

    “你不需要知道,我会保她无事,你只需做到你该做的”

    “但愿你真能保她无事”

    显然这小子知道的东西够多了,再说下去恐怕引起他人注意,他欲离开,身后的人突然又开口了:“等一下信游掌门,我还有一事不解,关于你和阿笙之间的关系,你是想让他知道,还是不想让他知道?不管什么时候说至少你也应该告诉他,他母亲现在人在哪里吧?”

    他走到门边停下,轻声回了句:“这个我自有打算,你还是管好你自己”他走出祠堂,在长廊下看到阿笙抱着吃的走来,他很礼貌的叫了他一声,语气异常平静,完全不像他原来的样子,信游想说什么,想了一会儿还是作罢,他猜到阿笙还在为玄冥耿耿于怀,就让他自己慢慢熬过去吧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无限辉煌图卷〕〔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我只是外门弟子〕〔超神学院:开局穿〕〔猎谍〕〔偷香(杨羽)〕〔十方武圣〕〔重生之老婆爱上我〕〔御兽王者〕〔国啤(秦东)〕〔我给重生丢脸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