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百炼飞升录〕〔非著名影帝〕〔成道从封神开始〕〔在超自然的世界里〕〔护花神医〕〔我给反派当爸爸[娱〕〔都市绝品医神〕〔贞观三百年〕〔乐队的盛夏〕〔神话之龙族崛起〕〔殿下别这样〕〔六宝团宠:皇贵妃〕〔不败战神秦惜杨辰〕〔我寄人间〕〔在他心尖上〕〔从走路开始修炼〕〔仙丹给你毒药归我〕〔拳之霸者〕〔太古龙尊〕〔全民兽化:从柳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池谣 第一五三章 法鞭无情人有情
    !

    白鸟张开巨大的羽翼,载着阿笙和闻人夜朝天池山的方向飞行,阿笙又惊又急,念叨着:“我还不能回去啊,我还要找我爹!”

    白鸟不听他的指示,一意孤行往回赶,这一来一去天空已渐渐泛白,待他们落在山峰,那白色的飞鸟奄奄一息趴在地上,眼睛里闪着痛苦的泪光

    阿笙蹲在它身边,伸手给它疗伤,它才安心闭上眼睛,不久以后便化成人形,恢复成柳吟儿的模样时,身下已铺满了一层雪

    阿笙是个优柔寡断之人,心里虽然有一万个问题却不曾问出口,倒是闻人夜快人快语,好无情感可言的盯着她问:“事到如今你可以说实话了,王爷是否被你所害?”

    柳吟儿的呼吸尚未平稳,她捂着胸口轻轻开口:“王爷待我不薄,我不可能加害于他”

    “那是谁干的?”

    她凝眉不语,显然不想把那个人说出来,闻人夜又接着问:“李夫人那晚看到的妖是否与你有关?李将军的女儿被妖所害,是否也与你有关?”

    她放下冰冷的手,缓缓摇头

    “这里是天池山,倘若我们把你交给三位长老必定有你好受,我不想这么做,所以如果你知道什么最好一五一十告诉我们,不要隐瞒”

    阿笙也跟着鼓励她:“是啊,柳姑娘,看在我燕师兄救过你的份上,你就告诉我们真相吧,这样燕师兄就不必在祠堂受罚了”

    听他这么说柳吟儿的眼睛闪过一丝光亮,轻声问了句:“他怎么了?”

    “从风沙镇回来后就一直被关在祠堂里悔过”

    “是我连累了他”

    &nb.jxpxxs.sp; “所以你能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们吗?这样我们就能够想办法帮你了”他这句“想办法帮你”立刻遭到闻人夜的眼神暴击,阿笙怯怯的低下头,继续劝说柳吟儿,“我们相信你不是伤害王爷的凶手……”

    闻人夜声音如风冷冽:“我没说我信她”

    “师姐她真的不是,你想啊,王爷遇害是在鹿师兄去过王府以后,而那个时候柳姑娘已经跟燕师兄离开王府了”闻人夜什么也没说,就给了他一个纯粹的“你在挑衅我”的眼神,他只得乖乖闭嘴

    “你们怀疑我是杀害王爷的凶手也不无道理,毕竟王府发生那么多事都是在我来了以后,只不过,我确实不知道凶手是谁”

    “是不知道,还是不能告诉我们?”闻人夜咄咄逼人的问道,柳吟儿回答的极为冷静:“我不知道”

    “那你知道龙子的真身是谁?”她接着问

    “我不能说”

    “十七年前龙子大闹昆仑山一事,你可知?”

    柳吟儿万没想到她会问起这件事,一时间欲言又止,不.whhryl.等她回答闻人夜再一次发问:“是因为你,对不对?”

    她沉默良久,在她锋利的眼神下不得已点了点头,除了那双锋利的眼睛,她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

    那一场风雪并没有被时间吹散,反而在斗转星移之中日夜沉淀,如今她望着罪魁祸首,往日历历在目,那段烟暗的岁月在柳吟儿的呢喃下重见天日……

    “我也不知道它会犯下如此大错,否则,我定不会同意他这么做”

    “所以龙子命丧昆仑以后,是你用灵丹救了它,它才得以重生?它生是为你,死也为你,你才是一切罪恶的根源”似乎觉得师姐说的太重,阿笙拉了拉她的袖子,小心翼翼的劝说:“不能全怪柳姑娘……”

    “你懂什么?死的不是你的族人,毁的也不是你家,你没资格替她说话,让开!”

    “师姐……”

    “让开!”

    他死死挡在柳吟儿跟前,苦苦哀求着她:“柳姑娘没有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我信她,求师姐放了她,倘若你今日要了她的命,燕师兄会伤心的”

    “与我何干?”她眼里的决绝不容分说,手里的法鞭裹着一层刺眼的光,只要阿笙一让开,她必定让她粉身碎骨,而以柳吟儿目前的功力完全不是她的对手

    “还没有查出真相,怎么就能定别人的罪?”

    “她是一切罪恶的根源,杀了她,真相就出来了”

    “那、那万一真相没有出来,岂不是误杀?”

    “我相信我的判断,我再说一次,让开”

    阿笙还是毅然决然拦在她面前,嘴里轻声念叨:“再等等……求你了师姐……”

    闻人夜曾为了他一改再改自己的底线,如今仇人已经明朗而他还在挑战自己的极限,这股怒火难以平息!就在两人僵持不下之时,柳吟儿已悄然起身,她对着两人所立的方向低语了声:“请你们放心,日后我自会给大家一个交代,两位的恩德我必定铭记于心”

    话音刚落她便摇身离去,眼看仇人远去闻人夜愤愤举起法鞭,阿笙不退不让站在她面前,那眼神别说有多可怜她没有训斥他,而是把所有的怒气都凝聚到鞭子上,“啪”的一下朝他挥过去,这股力道立刻将他掀翻在地

    看着他脸上缓缓流出的血,她有一丝后悔自己下手太重,可是骄傲如她,后悔的话到嘴边却变成了冷冽的寒风:“活该”

    不等阿笙给出反应她便扬长而去,他赶紧爬起来喊了她好几声,她还是义无反顾的消失在了这个异常阴森的黎明

    过不了多久天就亮了,他刚躺下还没彻底睡着就被陆续起床的师兄们吵醒,第一个发现他脸上有伤的是小六子,尽管他已经在努力掩饰还是没有逃过他们的逼问“怎么回事阿笙,昨晚上还好好的怎么一大早就挂了彩?”“没、没事……”“怎么弄伤的呀?跟人打架了?”“没有”“那怎么会伤得这么重?”“是我不小心摔了一跤”“正好摔成一鞭子的样子也太凑巧了吧?”“你们别猜了,再不去钟楼就要迟到了”

    他低着头穿出人群,走过朱雀门前的小路还张望了下,不见闻人夜却见玲珑和婵婵师姐走了过来

    “糟糕……”他刚要逃,玲珑就冲了上来

    “阿笙!为什么看到我还跑?心虚呀?你昨晚去哪儿了?你脸怎么了?”还是没有逃过她的法眼,阿笙难为情的摆摆手,解释道:“没事,我不小心弄伤的”

    “是师姐的鞭子抽的吧?”文婵婵一语道破,“昨晚上看到你跟师姐两个人单独出去了,快说你们去哪儿了?别想隐jsshcxx.瞒,否则就去告诉苏长老!”

    “别啊,我们……”阿笙脑子转的慢,怎么也没想到昨晚出去竟然被人抓包,这回吞吞吐吐敷衍道,“我们去办事……伤口是我自己弄得……不怪师姐”

    “去哪里办什么事?”

    玲珑嘟着嘴穷追不舍,满脸的不相信,偏偏此时闻人夜带着一张冰封的脸从他们身后走上来,阿笙两只眼睛都看直了

    “师……”

    “别过来”闻人夜头也不回的打断他,并且加快了脚步,这一幕引得周围人一阵唏嘘

    “小师弟,你是不是又惹师姐生气了?”

    阿笙苦不堪言:“可能……是……”

    “你们昨晚究竟干什么去了?你最好老老实实告诉我!”

    “我们没干什么,玲珑你就别问了”

    “没干什么你怎么会被打?没干什么你为何来找师姐?没干什么她为何会生气?阿笙,你到底把我当什么呀?”

    这个问题阿笙可以给出准备的答案:“我把你当朋友啊”

    “谁要跟你做朋友?你真是气死我了,你再这样下去我就不睬你了,我找苏正卿去!”

    “哦……”他没心思管玲珑要去找谁,随口道了句,“不过你得等朝会结束以后”

    玲珑听完他的话满脸哭笑不得,抱着脑袋大喊着冲上山,文婵婵拍拍他稚嫩的肩膀,摇着头说:“你这孩子别的都挺好,就是蠢的可以”

    这天授课的是以“慵懒风”著称的宣平长老,一只茶壶往案几上一放,开始念书,眼睛都不会抬一下,有的人等他一拿起书便偷溜出去,玩得差不多了再回来他老人家也不会发现

    被阿笙气到七窍生烟的玲珑早早的霸占了资优生苏正卿隔壁的位子,而原来她总是挨着阿笙坐的等阿笙抱着书册进来的时候,她故意趴在苏正卿的案几上,小手撸着头发格外娇嗔的说:“正卿哥哥一会儿能陪我去练场吗?我有好多法术还没学会呢”

    苏正卿一心修行,对女儿家的事跟阿笙一样木讷,他挪开自己的书册和笔墨,一本正经回道:“可以是可以,不过你现在能坐到自己的位子上吗,别影响我听课”

    玲珑瞄了眼阿笙,见他无动于衷的坐在一个小角落,便又加大音量对苏正卿说:“别啊,宣长老说的课我听不懂,我们坐一起的话,有什么问题我可以随时问你啊”

    “你这样会影响到我”

    “我发誓我绝对不会影响你的”

    “你这样已经影响到我了,请你坐回去”

    “好嘛好嘛,一会儿有问题我再请教你哦”嘴上这么说心里想的却是——你个书呆子给你脸不要脸还跟我装正经

    待大家陆续就位,空位也几乎坐满,闻人夜面无表情的踏进课堂,宣长老乐呵呵的点点头,可是已经没有座位了,她自己也发现了这一点,脚步顿时缓了下来

    坐在角落里的阿笙突然间激动了,手舞足蹈跳起来时撞到了桌角,他摸着撞痛的膝盖直说:“师姐,我这里可以坐!”

    他如此激动引来一阵热议,更是把玲珑气得要死,她一拍桌子,跨出一步又回到苏正卿的旁边,苏正卿吓得往边上一挪

    “师姐,我的位子让给你!”玲珑气呼呼的指指自己的位子,又对苏正卿娇滴滴的说,“正卿哥哥,你就勉为其难跟我坐一起吧”

    他尴尬的点点头,立刻把自己的书册笔墨挪到边边,生怕别人弄坏还是怎么的紧接着闻人夜便大步流星来到玲珑让出的空位,耳边窃窃私语声不断,她挥起手掌朝桌上用力一拍,桌角摇摇欲坠

    闻人夜发飙了,连宣长老也吸了一口凉气,愣了半天才发话:“都坐好了啊……那……我们就开始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玉如墨谢怀瑾彭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无限辉煌图卷〕〔超神学院:开局穿〕〔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偷香(杨羽)〕〔十方武圣〕〔御兽王者〕〔国啤(秦东)〕〔我给重生丢脸了〕〔开局带宇智波逃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