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河洛仙侠传〕〔天策神尊〕〔李川〕〔东北保家仙〕〔大秦:密谋造反,〕〔最强剑帝〕〔从吃下大佛果实开〕〔耕耘贞观〕〔五个校花女神堵门〕〔重返84:从收破烂〕〔娇美娘子种田忙〕〔从民国开始的诸天〕〔洪荒:开局收徒十〕〔我真不是科技巨星〕〔蒸汽时代的卡牌召〕〔万维旅途〕〔花光白富美的小金〕〔拜师九叔,开局加〕〔斗罗之我举世无双〕〔都市逆天仙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池谣 第一六零章 偷闯祭天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轮新月从山峦间升起,寒冷的月光好似给高耸入云的朱雀神像染了一层银光,坐在神像下的人不止一次回想起白天发生的一幕,平静的外表下是一股无名火在熊熊燃烧!

    信游究竟对阿笙做了什么,他才会在紧要关头临阵脱逃,他离开时的神情是如此魂不守舍,要不是关于他父母,他是绝不会轻易放下手里的一切就这么离开的。

    不一会儿远处飘来一张人形符纸,是半个时辰前从她这里离开的,毫无所获的符纸在她手里化为灰烬,这就意味着阿笙并不在天池山,她略感失望,准备离去的时候看到神像下走来一人。

    又是鹿离,她不耐烦的皱起眉头,起身要走之时那人已来到面前,开门见山道:“他为何会走?”

    她语气冷硬:“我怎么知道。”

    “你不觉得他很奇怪吗?”

    “我觉得你很奇怪。”扔下这句话后她一跃而下,鹿离紧随其后,追问道:“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先别走,闻人夜!难道你不觉得信游是故意让柳吟儿来顶罪的吗?”

    “是又如何,我们又没本事让他现出原形。”

    “信游法力高强深不可测,余笙在的话也未必可以制得住他。”

    “你还是管好你自己。”

    “我来找你就是想跟你联手让他现出原形。”

    首发

    “说什么傻话,可能么?”

    “难道就这样看着他束手无策?”

    “我会想办法的,你别干涉我。”

    她走的飞快,一会儿就来到寝屋,没有回头也知道他依然还在。

    “怎么,你还要跟我进去吗?”

    他重重的叹了口气,捏紧拳头说道:“不管你怎么想,我是不会轻易放过他的,如果你想通了想跟我联手,随时欢迎。”

    她没回答,迅速消失在门口。

    鹿离在门口等了片刻,还是不见她出来,索性要走,不料被一个丫头拦住了去路,像是怕被人听到她故意压低声音,说:“鹿离哥,你怎么过来了?你迷路了?我送你回去啊。”

    鹿离瞥了她一眼,朱雀门众多女弟子就属她最烦,平时跟在余笙身后转悠就算了,现在又转悠到自己这边,他特别不耐烦的回道:“不了,让开。”

    “等一下鹿离哥,我还没自我介绍呢,我叫玲珑,仰慕你很久了。”

    “真烦。”

    “你知道擅闯朱雀门是什么罪吗?只要我现在大叫一声你就完了。”她见鹿离没有任何反应故意大叫,“啊——”

    “你有完没完?”他立刻用手堵住她的嘴,她开心的眯眼朝他笑,把鹿离搞得哭笑不得。

    “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就是想让你带带我。”

    “你要多少人带?余笙和苏正卿还不够吗?”

    “哎,他们两个都呆头呆脑的,没劲。”

    “我没空。”

    她使出一招死缠烂打将他缠住:“你先不要走,鹿离哥,我们联盟怎么样?你想要闻人师姐,我想继续留在天池山,所以我们必须联盟,我帮你搞定闻人师姐,你帮我搞定师傅,这样两全其美多好啊。”

    “我不需要你帮我,我也不想帮你,我再说一遍,你给我放手!”

    “你不帮我我就告诉大家你半夜擅闯朱雀门!”

    面对她的挑衅鹿离面不改色,一把将她推出老远,还指着她的鼻子威胁道:“你敢说一个字,我让你立刻滚下山。”

    这丫头没有丝毫害怕的意思,反而露出一脸花痴般的傻笑,对着人家冷漠的背影感叹:“好拽哦……就喜欢这么霸道的小哥哥……”

    他让人家不要说一个字,结果人家说了很多字,隔天所有弟子都知道了冷血鹿离半夜擅闯朱雀门,只为看一眼冷血闻人夜,好在这件事并没有发展到轰轰烈烈,因为它马上就被另一件更为骇人听闻的事情掩盖过去。

    所有人都沉浸在雪妖现身,信游将其收服并送往祭天台这个重大喜讯之中,玄武门祠堂里的人理所当然就被长老院给忽略了。

    这天文婵婵又偷溜进祠堂,手里还拿了一大包苏小糖准备跟心上人好好相聚一番,谁知前脚刚踏进祠堂,敞开的窗户外竟毫无预兆的下起了雪,她感叹了一句:“天啊……这么快就灵验了吗?”

    燕子初望着窗外,平时这个时候早就扒拉着糖吃起来了,文婵婵故意把糖放到他面前,笑的可甜了:“看我给你带了什么,子初?”

    “你刚才说什么?”

    “我给你带了你最爱的糖……”

    “前面那句,什么灵验了?”

    原来是这个,她叹了口气,语气稍显不满:“你脑子里就只有她吗?给你带糖你看都不看?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啊。”

    “他们找到柳吟儿了?”

    “可不是么,多亏了你的降龙符镇住了她,子初我都没想到你现在这么厉害!要不是你的降龙符恐怕她不会如此轻易现身,可惜长老们眼里只有信游。”

    “她在哪里?”

    他眼神炙热,看得文婵婵心里直发慌:“你要干嘛呀?她已经被信游掌门降服了,过不了几天就会灰飞烟灭!”

    “告诉我,她在哪里?”

    “告诉你也没用,她被封印在祭天台,信游掌门亲手将她捆绑起来的,难不成你还想破了他的阵?”

    她瞪着眼睛大声威吓,他听罢夺门而出,把她手里的糖撞翻一地!

    “子初!你气死我了!我再也不理你了!”望着他抱着一股信念一意孤行的朝着祭天台跑去,她的眼泪夺眶而出,她知道自己永远也追不上他的脚步,只能一边呜咽一边捡着地上的糖,他刚才撞到她的那一刻,同时把她的心也撞得粉碎。

    从祠堂出来后他一口气跑到阿笙的房间,人还没进去就直喊他的名字,听到动静的小六子探出头张望,一脸惊讶的问他:“你怎么出来了?苏长老让你出来的?”

    “少废话,阿笙呢?”

    “这么凶干嘛,阿笙不在。”

    “去哪儿了?”

    “我怎么知道,你这是对师兄说话的态度吗?”

    “不知道就闪开。”

    他推开小六子,小六子一脸莫名其妙,正要骂人就见诗卉走了过来,神色也是极为不安。

    “子初你怎么出来了?被苏长老看到就不好了,你快回去……”

    “我有急事,阿笙在哪?”

    “我们也在找阿笙,昨天下午从王府离开后他就再也没有回来过,掌门担心的要命。”

    他看了眼渐渐锋芒起来的白雪,一心想着去救柳吟儿,本想问阿笙借坐骑去一趟祭天台,谁知他也不知所踪,心急之下只能求诗卉:“师姐,把你的飞天云绫借我一下好吗?”

    诗卉早就猜到他的心思,问自己借法器必然是去救柳吟儿,她岂能答应?

    “别犯浑了,你在受罚期间还想犯戒,我可不能答应你。”

    他拉着人家冰凉的手就是一通苦苦哀求:“姐姐,你是整个天池山我最依赖的人,我对我叔叔都没对你亲,你只需要把你的法器借我一下子,我回来后立刻还给你并且不让任何人知道。”

    “你要去救柳吟儿怎么可能不被人知道?”

    他愣了一下,演的恰如其分:“啊?救柳吟儿?我为何要救她?她怎么了?”

    诗卉也愣了一瞬,他居然不知道?于是立刻摇头说道:“不,没什么,我以为你要去找她……”

    “我当然是去找阿笙啊,他都失踪那么久了万一遇到危险我们玄武门就后继无人了。”

    他说的心急如焚声情并茂,单纯的诗卉毫不怀疑就取下了腰间佩戴的云绫,这是她仅有的法器,瞬间就能飞天遁地日行千里,此刻特别慎重的交到燕子初手里,特意关照道:

    “你答应我,确实是去找阿笙,绝不能骗我。”

    他哭笑不得的接过她的云绫,安抚着她因担忧而僵硬的肩膀:“我答应你,绝不骗你,你们就安安心心在这里等我把阿笙带回来。”

    “如果你骗我,我再也不会在掌门面前帮你求情了。”

    “师姐今后我的命都是你的,你说什么就是什么。”说罢他扔出飞天云绫,驾轻就熟的跃到云绫之上,诗卉还在后面千叮咛万嘱咐,他早已消失在一片白茫茫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