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策神尊〕〔李川〕〔我一修炼就满级〕〔东北保家仙〕〔抗战之铁血东北军〕〔有四十八件帝具的〕〔精灵之黄金时代〕〔在精灵世界搞基建〕〔我的景区爆火了〕〔开局爆出熟练度面〕〔天启预报〕〔全民网游:开局堆〕〔洪荒之大巫师〕〔空降热搜!国民女〕〔农家福宝有空间〕〔种植我也能成神〕〔修仙签到百倍奖励〕〔我是正经大明星〕〔跪求小祖宗不作妖〕〔带着系统穿年代文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池谣 第一六三章 灵柩里的龙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不知道昏睡了多久,阿笙被掌心传来的一阵痛感惊醒,他眯起双眼观察自己的手,掌心似乎有血迹渗出,可又不像是自己的,他渐渐反应过来许是燕师兄遇到了危险,法器起了反应。他猛然坐起身,发现四周一片昏暗,只有水滴的声音在耳畔回荡。

    这里究竟是哪里?他想出去也毫无头绪,只能靠着所剩无几的方向感在漆黑的地洞里摸索,好在这种情况没持续多久,地洞里传来了女人的说话声,又不像是刚才引他过来时的声音,他专心的听着——

    “想见你母亲吗?想很久很久了吧?别着急,再过一会儿你就能见到她了。”

    阿笙紧张的要命,开口就说:“我确实很想见我娘,但是我等了她十几年了,也不急于这一时半会,倒是我师兄现在遇到了危险,我必须赶过去救他!”他盯着自己的掌心,“你可以先让我离开这里吗?”

    “真是有情有义啊,师兄,比你的亲生母亲还重要吗?”

    “一样重要,只不过……”

    “哪里来这么多借口,就算你不着急你母亲也该等着急了!”话音刚落下,昏暗的地洞顿时被一片火光点亮,离他不过几尺距离,他朝光源望去,一口水晶棺木赫然出现在燃烧的火光里!

    他整个人都懵了,双脚不受控制的朝棺木挪动,而掌心的痛感也越发强烈,他却再也没办法把视线从那里移开。

    “娘……”

    棺木里躺着一位年轻的女子,像睡着了一般安详,她银色的发丝如倾斜的泉水,她洁白的肌肤如洒在湖面的月光,阿笙走到她身边,双膝跪下。

    虽然不曾见过母亲,也没有从父亲那里得到过她的半点讯息,但是有一种不言而喻的灵感,那灵感告诉他,这就是他母亲。

    首发

    “你母亲叫星月,你看到她眉间的标记了吧,她是龙族女子,是你和你父亲口口声声要铲除的妖。”

    “不是!”他望着面前沉睡不起的女子,声音颤抖的解释道,“我爹教我,妖和人一样,有生存的权利。”

    “但你母亲还是死在了你那个迂腐不化的父亲手里!”

    “不会的,我爹不会杀妖,据我所知,他也没有如此高强的法力可以杀死龙族。”

    “那是他不敢告诉你!他不敢告诉你的真相,就让我来告诉你!你父亲垂涎她的美色,却又无法接受她龙族的身份,最后被逼无奈亲手将她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他双眼紧扣面前这位熟睡的女子,她的样貌永远停留在了逝去的那一刻,又仿佛马上就会醒过来一般真实。他感到难以置信,胸前的小葫芦不知何时产生了灼烧感,兴许是靠近了她的关系,他把手伸到她银色的发丝前,小葫芦竟自己颤起来。

    耳边又传来那个不明来历的声音,他越听越觉得熟悉,这种声色必定在哪里听到过,他边听边努力回想:

    “如今只有一种办法可以救你母亲,只要你交出脖子上的上古灵物,她便可以复活。”

    阿笙心神不定,脑子却很清晰:“交出来?交给谁?”

    “放到我这里……”她边说边隐隐现身,那一丝鬼魅的笑意顿时让他感到不寒而栗。

    “原来是你言沁,如此说来你真的有办法救我娘?”

    “有啊,把葫芦给我,我就告诉你。”

    “不行,我什么都可以给你,就是这只葫芦不行。”

    “即使可以救你母亲也不肯把葫芦交出来吗?”

    他为难的跪在灵柩前,胸口的小葫芦烧的他满头大汗,他双眼将信将疑的看着言沁,心底开始动摇,只需要再推波助澜一下,说不定他就妥协了。

    看着他那副举棋不定的样子言沁放声冷笑,忽而又想起什么开口道:“差点忘了告诉你,有你一个人的灵物也没用,你还差两只,一只在我这里,一只,在你上次见过的龙子手里。只有三只灵物聚在一起,才能起死回生。”

    阿笙细细想了想:“哪种法术可以起死回生?我为何我没有听说过?你在哪里看到的呢?”

    “跟你父亲一个样,冥顽不灵、顽固迂腐!龙族的生死法则岂是区区人类能够明白的?”

    “既然如此,我把葫芦给你也没用,你还差一只,除非龙子也愿意救我娘。”

    “他当然会救了。”

    “你凭什么这么说,我怎么信你?”

    “你不记得是谁叫你过来的吗?”

    她掩嘴一笑,双眼如冰刀刺向阿笙,他像是被什么东西敲了一下脑袋,定在原地。“信游师兄……”许久,他呢喃道。

    “是龙子,你上次亲眼所见,化成人形便不认得了吗?”

    “不是龙子,是信游师兄告诉我的,我娘在昆仑山,他还指引我秘境的入口。难道……”

    “想明白了吗?”

    阿笙双手撑地,目光如炬,抬头看向言沁,字字珠玑:“难道信游师兄和我娘都被龙子利用了吗?!”

    言沁差点没惊到吐血,她站稳身子后决定不再隐瞒,因为凭这小子的理解力恐怕猜个十年也猜不到。

    “小鬼,你听好了,你母亲、信游、还有我,我们三个……”

    “跟你也有关系?难道你是被龙族操控的傀儡吗?”

    “你先不要插嘴,听我把话说完。”她目光犀利的盯着始终跪在地上的阿笙,“我们三个是龙族最后的继承者,你母亲贪恋人间,信游贪恋美色,只有我一个人还在苦苦守候龙族最后的尊严……”

    “请你停一停!”

    他举起手示意她不要说话,一个人闷闷的想了一会儿,又问:“可是信游师兄是天下第一的捉妖师啊!身为龙族,又岂能当捉妖师?”

    “这就是他不争气的地方!为了柳吟儿不惜放弃自己龙子的尊贵身份,偏要下凡做什么捉妖师,简直可笑至极!”

    阿笙又迷茫了,摇着头问:“怎么跟柳姑娘也有关系?他们两个很熟吗?对了,这么一说好像也有可能,难怪燕师兄那么讨厌信游师兄,一定跟柳姑娘有关系。”

    “我以前一直觉得余千里是这个世上最蠢的男人,没想到他的儿子更蠢!小鬼你听好了,我不是在跟你讲故事,我是要救你母亲,重振我龙族威望!”

    “按你这么说,是不是还要等信游师兄过来……信游师兄是龙子?他怎么会是龙子?他法术如此高强……”阿笙陷入自言自语的状态,言沁不耐烦的一甩长袖,仅有的耐心也快被他消磨光了。

    “听着,交出上古灵物才有机会救你母亲!”

    阿笙退后一步,使劲护着小葫芦:“不,至少要等到信游师兄过来,我不能只听你片面之词。”

    “那你就回去问他好了,他会一五一十的告诉你的,只不过到了那个时候,你母亲星月,就永远没办法复生了。”

    “真的吗?”

    “你可以选择不信我,但是这个代价不是你能够承受的。”

    他再次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小葫芦在胸前不停颤动,他将它捏紧,无助的望着灵柩里的女子。倘若她活过来,想必她也不会认出自己,当年的自己不过就是个嗷嗷待哺的婴儿,如今十几年过去,别说她了,就算爹在这里,也不一定能认出他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