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百炼飞升录〕〔大宋皇家发行商〕〔我在80年代当村长〕〔都市医武战神〕〔不想当大将的我选〕〔我的帝国模拟器〕〔影视从海豹突击队〕〔女相宝师〕〔她总在撩我〕〔全球轮回:一开始〕〔神豪:表白99次,〕〔斗罗之开局剥夺大〕〔我修道靠瞎练〕〔罗曼理论帝之歪着〕〔这个沙盒游戏不靠〕〔重生影后她又逆袭〕〔总裁大叔心尖宠〕〔大昏君〕〔玄幻:我的功法修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池谣 第一六五章 身世之谜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天一直等到亥时,清冷的月色挂在黑色幕布般的天空,昆仑山的方向终于有了一丝动静。起初只是一个小白点在晃动,她以为是一只白色小虫子,等到小白点越来越大,看出它两边延伸出来的翅膀,她才猛然意识到那是小狐仙回来了!

    她紧紧盯着慢慢飞来的小狐仙,直到看到小狐仙的背上躺着那个熟悉的灰色衣服的人,她悬挂了两天的心才慢慢放下。

    阿笙不知是睡着了还是晕过去了,回来的时候面朝下趴在小狐仙的身上,闻人夜叫了他好几次他也无动于衷,她迫不得已伸出手,极不情愿的把他扶起,他昏沉沉的样子有些反常,她又试着叫了他几声:“阿笙醒醒,阿笙……”与此同时她注意到了他空荡荡的脖子——那只誓同生死,甚至比他的性命还重要的小葫芦不见了,一种没来由的忐忑再次从心底浮起。

    等他缓缓从她怀里醒来,睁开眼看到的第一个人竟然是朝思暮想的师姐,那颗漂洋过海的心突然就安定下来。“师姐……”换做平时她一定会数落他为何笑的像个傻子,但这回没有脱口而出,表情也鲜有的柔和起来。“信游说你去了昆仑山,你……找到你要的答案了吗?”

    他看上去十分疲惫,说话也有气无力的:“找到了……师姐,你千万不要怪信游师兄。”

    “这是我跟他两个人的恩怨,我不想把你牵扯进来。”

    “师姐,我……”他双眼闪烁,满脸憔悴,停了片刻之后才鼓起勇气说下去,“我娘是龙族的后羿,信游师兄……不,他是龙子……那日我们去昆仑山看到的银龙……”

    “是他,我已经知道了。”

    她的冷静完全出乎阿笙的意料,她别过脸去,双眼望向悬崖上空的明月,接着说:“我恨龙族,我恨他,但我不恨你,你回来,我比什么都高兴。”

    “真的吗,师姐?”他眼里闪过一丝希冀,忽而又黯淡下来,“可是我……可能再也没办法继续留在这里修行了。”

    “你想留下便留下,我不会告诉任何人。”

    首发

    “我不可能背负着这么大的秘密继续做一个捉妖师。”

    “难道你想回昆仑山?”她不小心望见他空荡荡的脖子,如果上古灵物交还给了龙族,如果他确实想回他母亲那里,她也不可能强留,只是这种失落将会伴她很久。

    他想了片刻,却摇了摇头,天真无邪的说:“我最想做的事,是有朝一日能跟你回杏林镇。”

    她本就吊得很高的心,此时乱成一团麻,就像夜风吹起长发,还未抚平便又是一阵狂风袭来。

    她可以赤手空拳对付成群结队的妖魔,却无法静如止水的对待阿笙突如其来的告白。她低下头,目光注视着奔腾的瀑布,说道:“以后一定会去的。”

    “你答应了?”

    她沉默着点点头,殊不知那团乱麻过后竟然是如此欣喜若狂,她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故意岔开话题:“那天你离开王府以后,柳吟儿自己出来认罪了,然后被信游的青龙桃木法尺封印在祭天台。”

    “我就知道他在一定没问题,既然柳姑娘认罪了,燕师兄就可以洗脱罪名了吧,你们告诉三位长老了吗,降龙符是燕师兄画的?”

    “还没来得及说,就出事了。”

    “出什么事了?”

    “燕子初去了祭天台,破了信游的符咒,放走了柳吟儿,没想到他还挺有能耐的。”

    “什么——破了信游师兄的符咒?”

    “你也不敢相信是不是,事实上他确实做到了,不过伤的挺重的,不知道还能不能醒过来。”

    “这样的话,燕师兄又要挨打了。”

    “现在不是打不打的问题,一旦他醒过来,就会被立刻逐出师门,他犯了这么大的罪,不打死他已经是法外开恩了。”闻人夜幽幽的叹了口气,接下来说的话,话中有话,“也许他没错,柳吟儿也是为别人顶罪的。”

    “我也相信柳姑娘是清白的!师姐,燕师兄在哪里?”

    “被燕掌门带回玄武门了。”

    阿笙点点头,下定决心望着闻人夜,精神状况看上去比之前好多了。“师姐,你先不要告诉别人关于我和信游师兄的事,等燕师兄洗脱罪名,我一定会把真相告诉大家的。”

    望着他无比真挚的眼睛,她竟默许了,为了阿笙,立场如此坚定的她已经也变得毫无底线,知情不报不说,还放任仇人瞒天过海,一点都不是原来那个毫无感情的杀手了。

    阿笙回到玄武门的时候,燕掌门正愁眉不展的独坐在案几前,看到阿笙突然回来他才稍微有了一丝反应,但很快又陷入无限惆怅之中。

    “我是真没想到他为了那只妖可以连命都不要,然而我更没想到的是,他居然还破了信游的符咒。”

    只有阿笙心里明白,封印柳吟儿的青龙桃木法尺一定被信游动过手脚,没有达到它最强大的状态,否则别说一个燕师兄了,就算加上他也不可能将它破解。

    “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醒过来,大夫来看过了,说醒过来的可能性不大,如果这小子真就这么走了,我还有什么脸面去九泉之下见他爹娘?阿笙……”他眼神空洞的望向一脸焦急的阿笙,慢吞吞的问他,“你对玄武门掌门这个位置可有兴趣?”

    他吓得扑通跪倒在地,急得满头大汗:“燕掌门千万别这么说,燕师兄会醒过来的,他一定不会有事的!”

    “他醒过来也不可能继续留在玄武门了,他这次犯了这么大的戒,放走了祭天台的妖啊!三位长老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让他留下来的。”

    “如果柳姑娘不是杀害王爷的凶手呢?燕师兄是不是就有救了?”

    “你在说什么胡话?先别管她是不是作恶多端,就这小子放走了妖这件事,就足以被逐出师门了,他有什么资格当捉妖师?反正他本来就不喜欢被困在这里,我想过了,只要他能够度过这关,我便放任他做他想做的事,就凭他这幅讨女人喜欢的相貌,找个有钱人家入赘总是可以的。所以阿笙,玄武门就交给你了,给其他人我也不放心……”

    “不会的,燕掌门,我会去向三位长老说明真相!对了!王府的降龙符还是燕师兄画的,如果没有他的符,我们也不会抓到柳姑娘不是吗?”

    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拍拍阿笙瘦削的肩膀,道:“你还不明白吗?是我这个掌门已经当烦了,你觉得这小子被赶下山,我还能有脸留在这里当掌门么?阿笙,你就别推辞了,我都想好了。”

    “不是……其实我……”他想说其实他也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与燕师兄的桀骜不驯比起来,他半个龙族的身份才更应该离开天池山!

    “你可别说出了那么多事你想去青龙门啊?”

    “当然不是!你和燕师兄对我那么好,我怎么会想着去青龙门呢?”

    “我看信游对你也很好,甚至把不教别人的法术都教于你,你想去那边也是情理之中我并不意外。”

    “不是……总之……如果让我选择我一定不会离开玄武门,只是掌门之位我真的担不起,也没这个资格。”

    燕巳钦万般惆怅的仰天叹了口气,用仅剩的力气道了句:“先不管这个了,这小子能不能挺过来还不知道,你去看看他,看看他还有没有救。”

    “是!”

    “等等,你过来……你脖子上的东西哪去了?”

    阿笙未想燕掌门眼神如此之尖,一时愣在那里不知如何回答,幸好诗卉师姐端着热汤进来了,看到阿笙就问:“阿笙,你回来了?你去哪儿了?”

    阿笙不想说谎,也不想在这个时间告诉他们自己去了趟昆仑山并得知了自己的身世,他支支吾吾的解释:“去……下山了……”

    “没事,你别怕,我只是有些担心你,你可从来不会偷跑下山的。”

    “对不起……”

    “道歉干什么呀,傻孩子,你在正好,我炖了一锅鸡汤,你跟燕掌门一起趁热吃了。”

    原来紧绷的心弦此时突然断开,身体里似乎有股东西要从胸口蹦出来,他消失了两天,回来之后大家非但没有责怪他,还对他那么好,他心头一热,忍不住湿了眼眶。

    喝鸡汤的时候燕巳钦注意到了他滴在汤里的眼泪,还故意调侃道:“这鸡汤是挺好喝的,但也没必要哭啊,你要喜欢下次让诗卉再做好了。”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只难受的抿着双唇轻轻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玉如墨谢怀瑾彭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无限辉煌图卷〕〔超神学院:开局穿〕〔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偷香(杨羽)〕〔十方武圣〕〔御兽王者〕〔国啤(秦东)〕〔我给重生丢脸了〕〔开局带宇智波逃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