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百炼飞升录〕〔大宋皇家发行商〕〔我在80年代当村长〕〔都市医武战神〕〔不想当大将的我选〕〔我的帝国模拟器〕〔影视从海豹突击队〕〔女相宝师〕〔她总在撩我〕〔全球轮回:一开始〕〔神豪:表白99次,〕〔斗罗之开局剥夺大〕〔我修道靠瞎练〕〔罗曼理论帝之歪着〕〔这个沙盒游戏不靠〕〔重生影后她又逆袭〕〔总裁大叔心尖宠〕〔大昏君〕〔玄幻:我的功法修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池谣 第一六七章 步步为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阵剧烈的山呼海啸过后,眼前又恢复到那副熟悉的阴暗画面,永无止尽的黑暗向着四面八方延伸……这是信游终其一生想方设法要摆脱的地方,可惜事与愿违,他非但没有摆脱半步,反而越陷越深。

    自从星月的魂魄离开人世以后,他便成了言沁一手操控的傀儡,每次来到昆仑河下的秘境,他就无比羡慕棺木里的星月,至少她不用再忍受这种折磨。但这次不同,这次是他自己主动要来找她的,因为天池山发生的那件大事,他必须前来问个清楚。

    言沁轻蔑的笑声从黑暗尽头传来,他早已习以为常,她冷漠的声音与这条秘境实在太相配了:“让我来猜猜看,你这次主动过来,是为了你那个不谙世事的‘小师弟’,哦不,是为了星月的孩子,以及我们龙族唯一的继承者吧?”

    他厌恶的看向另一边,表情陌生的就像另一个人:“你是不是拿走了灵物?”

    “这还用问吗?我费尽心思找到他不就为了得到星月身上的灵物,不过那孩子还真是乖巧的很,随便说两句好话他就交出了灵物,跟你比起来不知要好多少。”

    “灵物是星月的,你凭什么拿她的东西?”

    “我不能拿她的东西吗?我不仅要拿她的灵物,我还要……”她双眼紧紧盯着信游那张苍白的脸,说,“你身上的那只灵物。”

    “你想干什么?”

    “想干什么你还不知道吗?我所做的一切还不都是为了龙族可以重新回到几万年前,让我们拥有支配一切的力量!要不是你跟星月两个人执迷不悟,害得父王魂飞魄散,连真身都被人类挫骨扬灰,我们龙族早就已经成为人类的支配者!你居然还在这里问我想要干什么?你是做人做上瘾了是不是?别人一句‘天下第一的捉妖师’就让你得意到忘了龙族遭受过的屈辱!信游,你记住你是妖,你没有心。”

    他怒视着咄咄逼人的言沁,她残忍的话语在耳边此起彼伏,他恨不得伸手将她也挫骨扬灰!

    “你不就是想跟吟儿在一起吗?跟那个愚钝迂腐的余千里比起来,吟儿的出生确实略胜一筹,以前父王在的时候千方百计阻止你跟小妖来往,但是我不一样,只要你乖乖交出灵物,我保证世间万物任你逍遥,哪怕你爱上的是个人,我也断不会再管你。”

    首发

    “让我交出灵物……”他依旧面不改色的望着步步为营的言沁,“绝不可能。”

    “何必把话说的如此决绝?说不定你会后悔呢?”

    “你若想用阿笙来做筹码,我绝不轻饶你。”

    “那孩子在你高尚的思想里已经如此重要了吗?”

    “他是星月唯一的孩子,他的身体里也流血龙族的血,你若伤害他,就是伤害你自己。”

    “你多虑了,我当然不会像你一样愚蠢,蠢到还妄想对自己的族人下手。不过我这个筹码啊,说不定会让你立刻下跪求饶哦。”

    他警觉的环顾四周,言沁不给他任何喘息的余地,一声令下,身后的冰川化开,被关在冰川深处的女子侧躺在地上不省人事。

    “吟儿……”信游无论如何也没猜到言沁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找到了柳吟儿,他飞快的扔出一道符,符纸还没靠近冰川便化为乌有。

    他转身面向言沁,眼里的愤怒一览无遗,所有的压抑在此时瞬间爆发:“你要杀死人类的王族我都帮你做到了,你要告诉阿笙真相我也让他来找你了,你要成为龙族的继承者我也成全你,至于你有没有本事让龙族重新崛起这是你的事,你为什么三番五次利用我做你的武器!我说过我跟你不一样,你要的东西恰好都是我最不想要的,你为什么还要逼我做我不想做的事!”

    “谁叫你是龙子?怪就怪你出生太过高贵,倘若你只是普通小妖我又岂能依赖于你来达到目的?”

    他愤恨的盯着誓不罢休的言沁,说了三个字:“放了她。”

    “只要你交出灵物,我立刻放了她。”

    “哪怕你拿到灵物你也不可能只手遮天!父王把灵物交给我们三个人,就是为了让龙族可以长久生存在这个世界上,一旦灵物合体,而你无法驾驭它的力量,就会让世间万物都毁灭!”

    “不试一试又怎么知道呢?况且不是还有你吗?不是还有那个天赋异禀的孩子吗?”

    “我们不是你的棋子,我们有自己的思想!”

    “我允许你们有自己的思想,但前提是——交出你的灵物,否则……”她回头看着封印在冰川下的柳吟儿,挑衅道,“我会让她先毁灭。”

    “不——”

    她仰天笑了几声,那笑声在信游耳里格外瘆人。

    “信游,吟儿当初为了救你一命可是拿出了自己的灵丹啊,你就不能为了她,交出那只对你来说根本没什么用的灵物吗?”

    “你别说了!”

    他双手抱住疼痛欲裂的脑袋跪倒在地,耳边回荡着言沁那慑人的笑声,他只觉得地动山摇,冰川里的女子奄奄一息。

    “我可以给你考虑的时间,就看你的念力能否超过我的冰川结界了。”她的长袖像毒蛇一般飞向冰川,无法估量她目前尚存的能量,他在犹犹豫豫下去,受苦的只有冰川下的柳吟儿。

    “……灵物给你,从此以后别再来找我们!”他飞快的幻出自己那只葫芦,它闪着强烈的光芒,与星月的灵物比起来,它的光芒格外强烈,真不愧是唯一的龙子,父王还真是不公平啊。

    在下定决心交出灵物之前,他又说道:“拿走以后,你我再无关系,龙族存亡,也与我无关。”

    她只是魅惑的笑了一下:“早就告诉你,话不要说的如此决绝,你看,你又来了。”

    落日余晖照在郁郁葱葱的天池山,走在蜿蜒的小径上感受阳光带来的温暖曾是他无比向往的事,与冰冷的昆仑河比起来这里才是简直就是天堂。

    他把昏迷的柳吟儿安置在了昆仑山的一处花丛里,他亲手为她设下结界,没有人能够闯进去。等安顿好她,他才匆匆赶回天池山,这么长时间过去了,长老院应该已经对阿笙采取相应的措施。

    还没等他回到青龙门,他突然感觉到了四周的异样,同时响起的三清铃让他异常恼怒,看来没有灵物的庇佑,他还是有些力不从心。

    那三清铃的操控者似乎也感觉到了异样,因为原本保护着信游的法术不见了,他瞬间就看出了他的妖身。

    “出来吧,鹿离。”

    “真不愧是信游掌门,这么快就识破了我的法术,不过很可惜,你也被我识破了身份。”

    出现在眼前的鹿离踌躇满志,双眼闪着坚定的光,信游望着他,并没有要攻击他的意思,只听他说:“你还没有强大到可以识破我。”

    “我就纳闷了,这么多年你是怎么藏的,竟没有一人看出你的真身?”

    “因为他们一旦知道了我的身份,就再也没醒过来,如果你也想试一试……”

    “就这么单打独斗我绝非你的对手,我只是过来提醒你一下,余笙已经不是玄武门的弟子了,你也趁早滚出青龙门。”

    “我的来去还由不得你来指点。”说罢他转身离开,他知道形单影只的鹿离不会再追过来,凭他一己之力是不可能对付得了他的,可他还是觉得烦闷的很,万一鹿离使出早晨对付阿笙那一招,自己会采取什么措施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无限辉煌图卷〕〔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我只是外门弟子〕〔超神学院:开局穿〕〔猎谍〕〔偷香(杨羽)〕〔十方武圣〕〔重生之老婆爱上我〕〔御兽王者〕〔国啤(秦东)〕〔我给重生丢脸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