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谋妻〕〔三伏〕〔媚色无双〕〔折月亮〕〔请错祖师爷之后〕〔殿下〕〔天策神尊〕〔重生南非当警察〕〔李川〕〔夜的命名术〕〔玄浑道章〕〔贞观憨婿〕〔狩猎好莱坞〕〔仙丹给你毒药归我〕〔重生1992〕〔从唐人街开始崛起〕〔斗罗之日月光华〕〔超神:我的人生模〕〔开局签到天罡地煞〕〔家族修仙,我家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池谣 第一七零章 灵物合体,妖龙降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今天是天池山招纳新弟子的日子,想入青龙门的捉妖师举手!没有吗?”

    “长老,我想去玄武门!”

    “我也想去玄武门!”

    “我也是!”

    “长老”目测了一下四方百姓,大家跟风一般全都举手吵着闹着要去玄武门,“长老”嘟起嘴,满脸疑惑的问:“玄武门就那么好吗?”

    “玄武门的捉妖师是最好的!”

    “玄武门的捉妖师哥哥还救过我的命!”

    “他们降妖除魔,天下无敌!”

    “天下无敌!”

    又是一阵没来由的跟风,“长老”放弃嘟嘴,扔掉小竹竿,赌气般说道:“我宣布,我也加入玄武门,谁要当长老谁当,反正我不当了。”

    看着这群五、六岁模样的街坊孩子不亦乐乎的玩着捉妖师的游戏,孤零零拿着一只破包袱的阿笙不由得笑起来,如果有机会,真想当他们的师兄,可惜此生怕是无缘了。

    一秒记住.42zw.

    他问包子铺的伙计买了只包子,正打算一口咬下去,嗅觉异常灵敏的他突感情况不对,就在此时天空骤变,温度急剧下降,狂风席卷着暴乱而来,眨眼间数百条的妖龙从天而降,所经之处狼藉一片!

    阿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收起包子,单手扔出三张降妖符,被他的符纸碰到的妖龙瞬间化为乌有,有些眼尖的老百姓连忙躲到他身后,他心里特别担心那些小孩子,眼看更多的妖龙从天而降,他飞快的将那些小孩圈在结界里,还一遍一遍关照他们:“你们就待在这里哪里也不要去,外面很危险,知道吗?”

    一个小孩胆战心惊的仰视着他,天真的问:“哥哥你是天池山的捉妖师吗?”

    他犹豫了一瞬,然后点头了:“是,你们别怕,我会把那些妖龙赶走的。”

    “天啊!这个哥哥是捉妖师!”

    一听说他是天池山的捉妖师,孩子们眼里的恐惧瞬间转为惊喜,那种转变让阿笙信心倍增,他把手里的包子交到那个孩子手里,说:“麻烦你帮我拿着它,我回头再来取。”

    “哥哥,这只包子是很厉害的法器嘛?”

    “不,它就是一只普通的包子,等我收了那些妖龙还要吃的。”

    那小孩双手捧着包子“哇”了一声,感觉被赋予了神圣的使命,再次抬起头的时候,阿笙已经跑远了,孩子们在他设下的结界里亲眼目睹着他们崇拜的捉妖师飞天遁地降妖除魔。

    几乎是顷刻间,那突如其来的妖龙占领了整座城池,也包括四大门派所在的天池山,三位长老面色凝重,这排山倒海的架势像极了当年那场灾难。

    唯有一人心里清楚明白,这一遭是必然的,同时拥有三只上古灵物的言沁终究安耐不住内心的欲望,迫切对人类展开这场蓄谋已久的屠戮,与当年的龙王相比,她复仇的怨念更为强烈!

    信游不动声色的站在山头,只要他全力相助龙族,言沁必定轻而易举就将天池铲平,重振龙族威风,从此凌驾于人类之上。

    他虽心有不忍,却也无可奈何,没人可以阻止她的怨念,也没人可以阻断灵物的神力。

    悬崖以外火光冲天,目光所及之处生灵涂炭,那些捉妖师根本不是龙族的对手,站在悬崖边的信游还深陷心灵的泥沼,突然有人从背后送了他五张符咒,他顿感手脚麻木,一时间无法动弹。

    ——是闻人夜,哪怕他不回头也知道,能够瞬间幻化多道符咒且道道致命的人唯有她。

    “别动!否则我就推你下去。”

    “阿夜,你很聪明,你该知道哪怕你推我下去,我也有办法破你的符。”

    “龙族此番前来,为了什么?”她不予理会他的话,只想知道敌人的力量和目的,信游一边不紧不慢的回答她的问题,一边转身,那些附着在他身上的符咒轻飘飘的落下,她恼怒的皱起眉。

    “为了夺回失去的权利,为了凌驾于人类之上,为了成为世间唯一的霸主。”

    “你们凭什么认为龙族可以统领一切?”

    “就凭言沁手里那三只上古灵物,拥有它的人,或妖,或鬼,都将神力无边,无所不及。”

    “就是阿笙脖子上的葫芦?”

    “他的葫芦是其中之一,三者合一就能拥有通天神力,目前尚未有任何一样法器可以破这种神力,除非……”

    闻人夜紧接着说:“生死符。”

    “对,能够与上古灵物对抗的只有生死符,只可惜生死符几乎已经废了。”

    “你凭什么这么说?”

    “难道你愿意看着燕子初跟他身体里的生死符一起毁灭吗?”

    他说的没错,取出生死符,会要了燕子初的命,可能够对抗言沁手里的上古灵物,也只有他了。想到这里,她不禁皱眉,信游又说:“他父亲当年为了击退龙族已经送了一条命,我不认为玄武门会再送出一条命,这太不人道了。”

    “你一只妖,跟我们说‘人道’,你配吗?”

    信游轻轻叹了口气,目光缓慢的游离到燃烧的山脉,才片刻功夫天池山火光冲天,可想而知山下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百姓该如何面对这般生灵涂炭?生为妖,却一心想做人的他忍不住闭上了眼。

    闻人夜的龙纹法鞭就在此刻困住了他的臂膀,他睁开眼,显得异常平静。

    “跟我过来。”她冷冽的声音穿透滚烫的火光,落到信游耳里,他并不知道闻人夜要他去哪里,他也未曾想过要反抗。

    “你不必这样,我跟你走便是。”

    她愤恨的扫了他一眼,她知道如果他想反抗,她根本就不可能牵制得住他,于是她松开法鞭,简短的说了这几个字:“跟我去玄武门。”

    她还是想着燕子初身体里的那道生死符,信游心里默念,迈开脚步随她而去。

    玄武门人丁新旺,到了关键时刻都消失的无影无踪,居然派了一个打杂的大爷在门口坚守,看到来者是信游和闻人夜,老人满脸错愕的表情。

    “信游掌门,阿夜,你们来晚了,阿笙已经……”

    “不找阿笙。”闻人夜目不斜视的从他身边经过,“找燕子初。”她径直朝里走去,信游回头关照了一句:“这里很危险,你跟其他弟子找个安全的结界躲起来。”

    “多谢信游掌门关心,只不过我们家掌门和少东家还在这里,我可不能走啊。”

    “你放心,这里有我和阿夜。”

    闻人夜立刻回头,板着脸说:“别把我跟你混为一谈。”

    见到他们两人并肩而来,急得焦头烂额的燕巳钦原地惊起,寒暄的话来不及说,开门就是:“我还以为大家都赶着逃命,没想到二位在关键时刻想到我们,委实感激不尽啊。”

    闻人夜依旧铁面无私:“逃命的只有你们玄武门,其他门派的弟子都在想办法降服龙族。”

    这个闻人夜可真不会聊天,见气氛有点尴尬,信游用平静的语气补充一句:“燕掌门不必惊慌。”

    “怎能不惊慌?其他人还能逃命,可子初哪里也不能去,我和掌门还得想办法带他离开这里。”就跟母亲一样忧国忧民的诗卉一步不离的守在这对叔侄身边,她的担忧换来了闻人夜一句无情的吐槽:“他现在这样也是自找的。”

    “阿夜,你……”

    “我们不是赶来救你们的,我们需要燕子初身体里的生死符,只有生死符才能与龙族对抗。”

    此话一出,屋子里陷入一片死寂,许久燕巳钦才想起什么似的,吞吞吐吐的问:

    “你们该不会是想要子初去送死吧?”

    “这就得看天下第一的捉妖师有没有这个本事保他不死。”闻人夜把冷酷的视线投到信游身上,其余人也齐齐看向信游,他为难的盯着床榻上生死未卜的少年,倘若他死了,那么就再也无人对柳吟儿纠缠不清了,可他还这么年轻,他父母也是因龙族而死,他可以明知这将是一个惨烈的结局,还将他往死亡线上推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