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河洛仙侠传〕〔天策神尊〕〔李川〕〔东北保家仙〕〔大秦:密谋造反,〕〔最强剑帝〕〔从吃下大佛果实开〕〔耕耘贞观〕〔五个校花女神堵门〕〔重返84:从收破烂〕〔娇美娘子种田忙〕〔从民国开始的诸天〕〔洪荒:开局收徒十〕〔我真不是科技巨星〕〔蒸汽时代的卡牌召〕〔万维旅途〕〔花光白富美的小金〕〔拜师九叔,开局加〕〔斗罗之我举世无双〕〔都市逆天仙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池谣 第一七三章 一世清欢皆成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不知何时起,阿笙的掌心渗出诡异的血迹,他感觉不到疼痛,只觉得胸口沉重的很,仿佛有块巨石压得他无法喘息,他望着掌心源源不断流出的鲜血独自神伤。

    “怎么回事?你什么时候受伤的?”混乱之中闻人夜无不担心的问道,他握紧拳头,目视仍在张牙舞爪的龙族解释:“不是我的血……是燕师兄……他快不行了。”血流干了,他就会带着生死符一同消失,那么生死符的神话也将化为乌有。

    闻人夜不容分说的抓起他的手,心就快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与其等死,为何不试一试把他体内的生死符召唤出来?或许还可以救他一命!”“师姐,我不敢打这个赌,我也不敢用燕师兄的命来尝试召唤生死符。”“可是再这样下去他必死无疑,召唤生死符未尝不是一个救他的办法。”“说的虽然没错,可是……”“我相信如果他醒着,他也会让你试一试的,阿笙,你是在帮他取出生死符,你是在还他自由而并非让他死,你知道吗?”

    也许当时只过了一瞬,然而这种煎熬对他们来说如此漫长,长到仿佛过了百年之久。当闻人夜再次触动他的手腕,他做了有史以来最难的一个决定——他要取出他身体里的枷锁,还他自由。

    只是这条路走的并不顺,尚有三人拦在他的面前,尤其是文婵婵,哭得稀里哗啦说什么也不让阿笙靠近子初半步,即使闻人夜把平生好话说尽,她依然说什么都不肯让他们动手。

    “只要我文婵婵在……我就不可能让你们这么做……师姐……你想一想……如果现在躺在这里的人是阿笙……你还会如此坚持吗?”

    “我会!”她说的斩钉截铁,目光中带着尖锐。

    “那也是你……我做不到……”

    “这样下去,他必死无疑。”

    “师姐,我一直都敬你三分,过去无论你怎么针对子初我都无所谓,可生死攸关的大事我不许你一意孤行!你若还要坚持,便先取了我的命!”

    门外妖龙横行,咆哮声震彻云霄,玄武门连同其他门派都处于岌岌可危的状况,而这个不懂深明大义的师妹却迟迟被困在儿女情长里,这让闻人夜感到十分气恼。

    记住m.42zw.

    她不再多言一语,转身飞奔出门,那些倒霉的妖龙纷纷死在她的符咒之下!阿笙见状也跟着跑出去,可无论他跟她说什么,她都不回一句,两次劝说都被拒之门外,那如磅礴大雨般的灭妖阵仗,是她无声的呐喊。

    摇摇欲坠的屋顶下,燕巳钦踉踉跄跄走到床前,幽幽的道了句:“或许阿夜说的对……取出生死符……便是救了他一命……”

    可即使如此,不是也要冒着送死的危险吗?文婵婵死死抓着燕子初早已凉透的手,泣不成声。

    “凭什么要用他的命去打这个赌……我不同意……我说什么都不会同意的……燕掌门……如果妖龙除不尽大家都要死……那就让我跟子初一起走上黄泉路……我不后悔……”

    她的坚持让燕巳钦感到诧异,他搞不懂他这个桀骜不驯特立独行的侄子到底有什么天大的魅力可以让一个女孩子为他痴情到连命都不要的地步,而此刻他能做的只是望着他们苦笑。

    在他们看不见的混沌天空,一只洁白如雪的凤凰穿越燃烧的流云而来,它凄厉的叫声划破长空,所经之处大雪纷飞,被它击中的妖龙凝结成冰,它在玄武神像前盘旋了好几圈,最后朝着青龙门的方向用力飞去。

    信游早已候在山巅,目视着柳吟儿从雪中轻轻落下,击退了那些妖龙已让原本就虚弱的她精疲力尽,她倒在信游怀里的时候几乎奄奄一息。

    他把温热的手掌放在她的胸口,她的呼吸才渐渐平稳起来,谁知她千里迢迢而来开口竟是他最不想听的:“……救救他……我求你……只求你这一次。”

    他捧着她冰凉的身体,抹去她眉头残留的积雪,语气决绝中带着惋惜:“他是人,不是妖,救不了。”

    她忍住内心的涌动,道:“我知道你可以,只要你有心救他,就可以。”

    “救了他又如何,他们早晚都是要死在龙族的手里的。”

    “这是你想看到的结局吗?说想与我游历人间的是你啊,最后亲手毁掉这一切的也是你。”

    “不是我,是言沁,我不过是她用来达到目的的工具。”

    “我问你……那个为了我们的未来……甘愿撞上昆仑山粉身碎骨的信游……是你吗?”

    他沉默了,这十几年来他重复做的那个噩梦在他最清醒的时候钻入脑海,他终究明白这不是一场噩梦,而是真实存在过的一幕,他曾为眼前这个女子死过一次,可那份誓死的决心从何而来他却早已忘了,如今被她再次唤醒,从他紧锁的眉头看到了藏不住的优柔。

    “如果人类都灭亡了,龙族称霸天下,这便是你要的人间吗?”柳吟儿虚弱的话语如巨石般压在他的心上,他知道用不了几天,拥有上古灵物的言沁便可以统领世间万物,而生为龙子的他必定封王加冕,到时这个一无所有的世界,确实是他想要的吗?

    “即便不是我要的人间,只要在我身边的人是你,就够了。”

    “我一直都在你身边啊,可惜一直以来你都认错了方向。”

    “你该知道我无法忍受你成为别人的妻子,也无法忍受你眼里装下别人,你想要救谁都可以,唯独他不行。”

    她轻轻闭上眼睛,一颗晶莹的眼泪顺着她苍白的脸颊滑落:“我只是求你救一个与我有恩的人,若没有他,我早就成了地狱里一缕幽魂,你却不肯。”

    “你当他与你有恩,你却不知他对你有非分之想。”

    “我怎会不知他对我的感情?是你不信我对你的感情而已。”

    “我……”

    “你想要的是无论何时我都在你身边唯你所有,而我想要的,只是看到你开心的活着,你喜欢人间,喜欢这里的山川河流,车马喧嚣,可如果龙族把这一切都毁灭了,哪怕我在你身边,你也不会开心的。”

    他伸手抹去她的眼泪,感受着她身上难掩的悲伤的气息,正要开口突然感觉眼前有什么东西一晃而过,与此同时一把锋利的戒尺朝他们而来!

    这一瞬间他只感到全身一凉,柳吟儿冰冷的呼吸从脖子轻轻掠过,伴随着她脆弱的身体渐渐远离他的怀抱,那把戒尺触目惊心的扎在她的后背,若非她挡了这一下,戒尺原本应该插在他的胸口!

    “吟儿——”

    妖是没有心的,可是她为他挡下这致命一击的时候他感到了撕心裂肺的痛!

    “吟儿……你……”

    “我最后一次求你……救他……”

    “别说了……把手给我……我不能让你死……”他努力寻找她的手,可她的手刚碰到他的掌心便化作飞扬的雪飘向空中,残忍的不仅仅是手,她的全身都在慢慢消失……

    他明白这种消失意味着什么,他说什么都不肯让她走!他飞快的念咒想挽留住她残缺的身体,可是风那么大,把她吹的支离破碎,唯有最后一丝残存的声音随着她冰冷的呼吸回荡在残缺的人间。

    她说:“我还记得你说你会娶我……就跟一个普通人一样……给爱的人一个家……这次我先回家……你记得来找我……你不来……我不入轮回……”

    那年他带着刚刚修炼出人身的她跑到昆仑山下的小村庄,看着那里车水马龙人来人往好不激动,这时有一队敲锣打鼓的人马热热闹闹的从面前走过,她指着他们问这些人在做什么,他牢牢握着她的手说:“他们在拜堂成亲,以后我也像他们一样,我带你坐八抬大轿,一路敲锣打鼓从街头走到巷尾,我要给你一个家。”

    信游还记得当时的她羞得红了脸,而她眼中万般期许的目光,是他为此竭尽一生的追求。

    现如今红妆化为泡影,唯有那漫天飞雪在诉说着她心里有多不舍,他能做的只是坐在雪中仰天长啸,怎么还没等来一世清欢,就历经了生死两隔,这样的人间,还不如地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