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河洛仙侠传〕〔天策神尊〕〔李川〕〔东北保家仙〕〔大秦:密谋造反,〕〔最强剑帝〕〔从吃下大佛果实开〕〔耕耘贞观〕〔五个校花女神堵门〕〔重返84:从收破烂〕〔娇美娘子种田忙〕〔从民国开始的诸天〕〔洪荒:开局收徒十〕〔我真不是科技巨星〕〔蒸汽时代的卡牌召〕〔万维旅途〕〔花光白富美的小金〕〔拜师九叔,开局加〕〔斗罗之我举世无双〕〔都市逆天仙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池谣 第一七四章 召唤生死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下雪了?”

    被烈焰染红的天空骤降大雪,雪染之处凝结成冰,阿笙和闻人夜同时停下来看,那些猖狂的妖龙瞬间冻成冰,跌入深不见底的悬崖,唯独他们两个相安无事,两人顿感诧异。

    “怎么回事?”

    “会不会是……柳姑娘?”

    “你说柳吟儿?”

    未等他们商量出个头绪,天边再次出现剧烈涌动,亲眼看到膝下妖龙全数灭亡的言沁按耐不住内心的狂怒,终究还是咆哮而出!被上古灵物加持过的她仿佛有金刚护体,灵力至少提升百倍,当她从苍茫的大雪中飞过,掀起的气流都能将山石震碎!

    阿笙很自然的把闻人夜护在身后,还提醒她小心,他不知道他们两个在言沁眼里不过就是沧海一粟,它爆发出的嘲笑声足以埋葬整个天池山。

    “你是不是忘了我们的约定?我答应过你,会救你母亲的,到我这里来,我带你去见她。”言沁似乎还没有放弃左右阿笙的思想,显然这个半人半妖的少年在它心里的分量远比背叛龙族的信游来的强!

    他确实犹豫了,双目迟疑的望着在天空盘旋的言沁,即使闻人夜在一边不住地提醒他:“它在使用幻术,别中它的计!”然而“母亲”二字一出现,他便什么都听不进去了。

    在言沁的声音里他似乎见到了昆仑山长眠不醒的母亲缓缓睁开眼睛,她的眼睛堪比黑夜里的繁星,她苍白的脸颊泛起温柔的笑意,然后叫了他的名字,她的声音如此动听,像春日的细雨落在茂密的芭蕉叶上……他一动不动的立在原地,他想让这幅画面永远持续下去,然而闻人夜一把将他从幻象中残忍拉出!

    “你看着我!阿笙,看着我!”

    首发

    他双眼空洞的看着前方,好像那里有他的母亲,心急如焚的闻人夜使劲摇晃他的双臂妄想把他从幻象中解救出来,一不留神竟被妖龙偷袭,只觉得后背传来一阵钻心的剧痛,失去支撑的她往阿笙身上倒去。

    “阿笙,快醒醒啊……你看到的都是假的……快醒醒……”

    远处的言沁被她惹怒,一阵咆哮朝这个碍手碍脚的女人冲去,她只得放弃阿笙,转身朝着言沁飞出一道符,谁知那道符在火光中瞬间化为灰烬。

    浑身如一团火焰燃烧的巨龙怒不可遏的冲向闻人夜,即使她有再强大的法术也抵不过它的灵力,终于还是被它击倒在地,她愤恨的目光凝聚在它身上,恨不能长出三头六臂将妖孽粉身碎骨!

    无奈凡人的力量再也大不过天,刚才还在努力将阿笙从幻境中唤醒,这会儿她的眼前也出现了杏林镇的影像,她明知这是妖龙的幻术却还是无法将自己从幻境中抽离,因为那画面过于真实,就好像它昨天还坐在流淌的小溪边看水中的倒影。

    “闻人夜!这些美好都是假的!这些全是妖孽的幻术!杏林镇已经毁了!它早在十八年前就毁了!你没有家!你只有仇恨!快点清醒过来啊——”她反复咒骂自己,好让自己赶紧清醒过来,而另一边,她又不忍心离开,哪怕多一刻也好,让杏林镇的溪流洗去这么多年来覆盖在她身上的疲惫。就这般反复焦灼之下她的意识渐渐模糊,差一点就彻底妥协了,偏在此刻美好的画面被风吹散,眼前混沌依旧,只不过除了横行的言沁以外,还多了一条曾在昆仑山见过的银龙,它不是冲着天池山而是反向朝着言沁咆哮而去,二龙相交发出的巨大冲击震得天崩地裂,与此同时陷在幻术中的阿笙应声倒地,醒来后只觉得头痛欲裂,他摸着即将碎裂的脑袋皱紧眉头,耳边传来闻人夜断断续续的声音:

    “阿笙、阿笙……听得到吗?”

    “师姐……”

    他扑向体力不支的闻人夜,两个人相互搀扶,好不容易踉踉跄跄的从摇晃的地面站起,又被强大的气流震得摇摇欲坠。

    “为什么他会……”闻人夜盯着不知何时出现的怒不可遏的银龙,难以置信的问道。

    阿笙也目视前方,眼里终于有了一丝光亮,恢复神智的他恨不得下一秒飞身出去助他一臂之力!

    就在他与小狐仙跃跃欲试之时,拼命牵制着言沁的信游用了天池山最初级的入门法术“入心”告诉阿笙:“别管我,去玄武门,召唤生死符。”

    他着实被震惊到!

    召唤生死符可是性命攸关的大事,就凭他如今的灵力恐怕做不到,到时候取不出生死符不说,可能还会害得燕师兄丧命。

    “快去!听我最后一次,你一定可以做到!”

    我真的可以吗?

    “我会帮你,还有,相信你自己。”

    迫在眉睫之时他顾不得那么多了,最后看了眼血流不止的掌心,一个转身朝反方向跑去。闻人夜望着他离去的方向,紧皱的双眉渐渐舒展。

    一场浩劫在所难免,只是谁也不曾见过生死符的真实模样,谁也不知道未来的几个时辰会发生多么可怕的事……

    信游,你当真要与龙族作对?!

    是你太过贪婪,我不恨龙族,我恨的是你。

    你会后悔的!我会让你身败名裂,让你粉身碎骨!

    拥有无穷力量的言沁稍稍一个翻身便能掀起惊涛骇浪,更何况是死过一次的信游?时间撑得越久,就越觉得力不从心,它身上的龙鳞也在慢慢离开身体,这种切肤之痛绝非寻常小妖可以承受,只不过这种痛楚对刚刚才痛失所爱的信游来说几乎是微不足道的,它心里的疼痛远胜于这些。

    他想要的人间支离破碎,他深爱的人挫骨扬灰,对他来说再也没有什么比“复仇”来的更重要!如果可以它真想亲手召唤出生死符,亲手让制造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死无葬生之地永世不得操生!

    另一边被他多重阻挠的言沁暴怒不已,借助灵物的神力竭尽全力摧毁一切,同时摧毁着信游的意志,就如同十八年前她随他们的父王一起来到这里,给人间造成的不可逆转的巨大灾难一样。

    “不要再逞强了,你们所有人加起来都不是上古灵物的对手,尤其是你,你若想玉石俱焚我便成全你,我可不会像父王一样对你心慈手软!”

    “我不需要你手软,你有多少本事都拿出来,因为再过不久,你就再也没这个机会了。”

    “你以为我会惧怕生死符吗?”

    “你该惧怕的不是生死符,而是人的力量。”

    “跟我说人?你是做人做上瘾了吧,穿上这身人皮就忘了自己没有心?你可别忘了,当初星月就是有你这种愚蠢的想法才让自己万劫不复!你若是想与她为伴长眠昆仑河,我定助你一臂之力。”

    信游躲避不及,被它的神力伤得体无完肤,重重摔在悬崖边倒地不起,他明白这样下去必死无疑,然而玄武门上空依然毫无动静。他回望着阿笙离去的方向,一不留神,一道黑色的影子朝着天空一跃而起,趁信游与言沁僵持的时间里她做了短暂的调整,很快又回到了满腔怒火的作战状态,紧接着天池山的捉妖师们从四面八方赶来。这么多年,孤独的闻人夜似乎一直都是孤军奋战,唯有今时今日妖龙横行,天池山眼看岌岌可危之时,他们终于奋勇献身。

    她站在最高的位置俯瞰他们,眉眼间依然是冷漠和孤傲,这群人里干啥啥不行逞能第一名的风鸣鹤不知好歹的提醒她:“闻人夜,快回来,别逞强,危险——”她鞭子一挥劈碎了三只妖龙,可把她的追随者看得目瞪口呆,这女人不是不需要保护,是没人有胆子保护她。

    明明就弱小到一根手指就能拧死的人类岂能让他们占了上风?恼羞成怒的言沁再也没有心情陪他们玩耍下去,布满全身的金色龙鳞蓄势待发,可就在此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