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河洛仙侠传〕〔天策神尊〕〔李川〕〔东北保家仙〕〔大秦:密谋造反,〕〔最强剑帝〕〔从吃下大佛果实开〕〔耕耘贞观〕〔五个校花女神堵门〕〔重返84:从收破烂〕〔娇美娘子种田忙〕〔从民国开始的诸天〕〔洪荒:开局收徒十〕〔我真不是科技巨星〕〔蒸汽时代的卡牌召〕〔万维旅途〕〔花光白富美的小金〕〔拜师九叔,开局加〕〔斗罗之我举世无双〕〔都市逆天仙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池谣 第一七五章 旭日初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因为它看到了东方升起的太阳,这光芒如刺一般射进它眼里,它厌恶一切温暖和光明,它势必要将这一切都毁灭。

    然而它迎向的并非旭日,而是阿笙双手间那道闪闪发光威震天下的生死符!

    “那是生死符?”

    “阿笙做到了!”

    所有人都被倾泻而下的万丈光芒所震慑,无人不惊叹于生死符的威力,哪怕是不把所有人都放在眼里的闻人夜也目不转睛的望向他,只不过别人看得是生死符,只有她,看得是阿笙。

    他专心于念咒,神情平静的仿佛一切都没发生,好像他即将要面对的也不是决定生死的关键时刻,便是这种超乎常理的坦然让天空作乱的妖孽更为恼怒!决心最后一击的言沁缓缓张开口,呼吸沉重而急促,一团燃烧的火焰在它口中若隐若现。

    既然生死符已降世,那唯有用她手里已历经三体合一的上古灵物出来才配得上与之相抗衡。

    就在所有人都屏息凝神的时候,却见一团黑色的影子在闪耀的晨光中一跃而起,不为别的,只为取得言沁面前那只熊熊燃烧的灵物。

    “就是现在——”早就被言沁和其他人遗忘在角落的闻人夜只用了一眨眼的功夫,上古灵物便成了她的囊中之物!“谢了。”她留给离胜利仅一步之遥的言沁这两个字,简单而粗暴,它这才感觉到自己受了他们的蒙骗,恼怒从黑暗之处连根拔起!兴许受骗的不是它一个,还有底下尚且处于满头雾水的捉妖师们。

    “阿笙,接着——”

    闻人夜一个回身,灵物便到了阿笙手里,与此同时他手里的“生死符”化为灰烬。

    一秒记住.42zw.

    “怎么回事?”“生死符呢?”“他们两个人在干什么?”

    阿笙来不及解释给众人听,三体合一的上古灵物他也来不及仔细端详,他只匆匆望了一眼,只觉得它炙热无比。因为此时此刻最重要的是让四分五裂的天池恢复原貌,让那些猖狂不已的妖孽乖乖回到它们该去的地方。

    只见他用灵物的棱角划过手臂,流下的鲜血立刻被灵物吸了进去,源源不断的吸进去,他执着而坚定的念叨着:“你喝了我的血,就要听我的话,不要再被那些心术不正的妖给控制了。”

    灵物像是听懂了一般越发剧烈的燃烧着,眼看失去一切重新又跌进万丈深渊的言沁率领众妖反击,可是一切都为时已晚,无论他们爆发多大的毁灭力全都被上古灵物吸了进去,不留给它们一丝反击的余地,不过多时那些妖龙逐渐失去念力,化作一颗颗微小的妖灵,齐齐飞向天池山下的乾坤钟里乖乖修行。

    唯有怨念极为强烈的言沁还在晨光中做着最后的挣扎,它绝地反击的决定无一例外的被阿笙的鲜血洗涤,他目光坚毅语气平稳的问它:

    “我可以让你回昆仑山继续修行,只要你放下一切怨念,可以吗?”

    这只几乎就可以一手遮天的妖岂能任由初出茅庐的小鬼摆布?

    “告诉我……你究竟用了什么法术骗过我的眼睛?”

    “幻术,跟你学的。”

    “生死符呢?”

    “假的,只是为了让你交出灵物。”

    “不可能……就凭你那些本事……岂能骗过我……”

    “我一个人确实不行,还有……”他目光闪烁了一下,“师姐与我配合。”

    “不……你们根本做不到……”

    他看着鲜血直流的手,该是停止这一切的时候了,他重新举起灵物,真不愧是神力通天不可估量的宝贝,阿笙几乎没有用多大气力就使言沁万念俱灰,它震天狂吼,在烟消云散的天空不停翻腾、盘旋、百转千回,终究还是抵不过神力化作一颗被怨念包围的妖灵,缓缓的落在阿笙的掌心,若不是他心慈手软,它恐怕会随着灵物的灵力而消失殆尽。

    他温热的血液包围着它,感化着它,即使闻人夜面露担忧的提醒他不要再试图感化它,不值,他还是微笑着摇摇头,说:“如果现在放弃,它永远不会消除怨念,它会带着前世未完的夙愿在地狱里受尽苦难,不知何时才是尽头,我想让它忘掉前世的痛苦和仇恨,虔诚的修行。”

    她知道自己说再多也是多余的,只能忍下所有担忧在一旁默默守护,直到包裹着妖灵的黑色怨念渐渐散去,只留下最纯白的部分,悄无声息的往乾坤钟的方向飞去。她面向精疲力尽的他,平生难得露出一丝如冰雪融化般的温暖笑意,朝他伸出手,谁知他眼前一黑,往下倒去。

    她一个飞身将他拖住,幸好有小狐仙及时赶来把两人护在背上,缓慢的朝狼藉一片的地面飞去。

    “阿笙……听得见我说话吗?”

    他微微扬起嘴角,却没有力气开口,只抬了抬手,她一把握住他鲜血淋漓的手掌,贴在他耳边说:“你一定要好起来,我带你去杏林镇……”

    阿笙的意识越来越淡,但听到她说去杏林镇的时候,他还是用尽全身力气点了点头。

    “我那时真以为阿笙召唤出了生死符,心想这小子厉害啊,多给咱们玄武门长脸啊,结果是幻术!”

    “是啊,我们都被他的幻术给骗过去了,不过能一时间骗过那么多人,他的幻术也是相当了得了。”

    “那是那是。”

    “所以生死符还是……”

    “还在子初身体里啊。”

    几位玄武门弟子一边清理龙族席卷过后的残骸,一边肆无忌惮的讨论着刚刚结束不久的那场混战。

    “你们在说什么?”

    燕巳钦那标志性的慵懒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几位弟子肃然起敬,人人站的笔挺回话:“我、我们在说阿笙的幻术出神入化。”

    “那是,也不看看他是谁的弟子。”

    “是!他是燕掌门你的得意门生,是我们玄武门的未来和希望。”

    燕巳钦懒洋洋的扫了他一眼:“你好好修炼,假以时日也会跟他一样的。”

    “是!”

    “等等掌门,我们有一事不解。”一位弟子好奇的望向燕巳钦,问道,“燕掌门平时也不看你怎么修炼,未想你的法术竟如此之高超,请问那召闭眼降妖为何法术,可否指点弟子们一二?”

    果然要问这个,燕巳钦无奈的笑了笑,摇头回道:“别问,问就是本掌门天赋异禀。”

    “掌门你太小气了,我们也想跟阿笙一样出风头,为玄武门争口气,你就教一招半式也不行吗?”

    真不是他不肯教啊,只不过堂堂天池山掌门因为怕妖而不敢睁眼看,迫不得已只能全程闭眼降妖这种破事要如何说出口?说出来怕不是要遗臭万年?玄武门本就口碑极差如此一来恐永无翻身之地,想到这里燕巳钦自我肯定的点点头,故作镇定的道了句:“本掌门去看看阿笙怎么样了。”

    他走后弟子们议论纷纷:“掌门这是什么意思?”“别问,问就啥也不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