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总裁大叔心尖宠〕〔大昏君〕〔玄幻:我的功法修〕〔我家老婆实在太会〕〔大梦万古,我的修〕〔某霍格沃茨的魔文〕〔第一龙王〕〔从地球被入侵开始〕〔百炼飞升录〕〔NBA:开局抽中篮板〕〔美漫里的无限奖励〕〔奋斗在瓦罗兰〕〔我给反派当爸爸[娱〕〔我能给御兽加载扮〕〔最强钓鱼佬〕〔奶爸:开局女儿堵〕〔我的博浪人生〕〔从四合院开始的人〕〔我可以进入游戏〕〔我在末世当暴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池谣 第一七六章 疗伤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自从降服龙族后阿笙足足睡了三天三夜,等他慢慢恢复意识醒来,睁开眼看到的第一个人居然是闻人夜,他以为自己在做梦,敲了敲脑袋自言自语:糟糕,又梦到师姐了……

    “又?”闻人夜低下头俯视他,语气里带着一丝不屑。

    “师姐真的是你?我没做梦?”

    “是我。”

    “不行啊!你快回去,如果被刘掌门看到你来玄武门回去后又该罚你了。”

    她面无表情的回道:“没事。”

    “改戒律了?”

    “没改戒律,只不过,这里不是玄武门。”

    他一个惊起,像地鼠一样坐起来观望四周,悻悻地问:“难道……在你房间?”

    她抖了下眉毛:“想什么呢?这里是仙人洞。”

    “我在仙人洞?我为什么会在仙人洞?我是不是被长老院责罚了?”

    首发

    “为何要责罚你?你降服了龙族,这是对你的嘉奖。”

    “是这样啊……”他豁然笑开,“吓死我了。”

    “我问你,生死符怎么回事?”

    “生死符……”他努力回想那天从悬崖回到燕师兄的房间,本来打算取出生死符结果……

    “师姐,我想了半天真的不敢轻易动生死符,哦对了,燕师兄怎么样了?他醒了吗?”

    她无奈的目光中带着一些责备:“你关心一下自己好不好?如果那天我没有领会你的意思拿走上古灵物,你的幻术还能撑多久,差点就死在妖龙手里还在问别人怎么样。”

    “我知道你明白我的想法,就算骗过所有人也骗不过你的。”他腼腆一笑,像是被人一眼就看穿的小孩,就是他这般不谙世事的傻样才让无坚不摧的闻人夜起了恻隐之心,她竟然噗嗤一声笑了。

    “我起初真以为你召唤出了生死符,后来看到你如此镇定,镇定的一点都不像你,这才反应过来你也许是用了幻术。”

    “还是师姐了解我,我不是不想召唤生死符,我真的不确定有十足的把握能够成功,如果我失败了,失去的就是燕师兄的命,无论如何我都办不到。”

    “所以就让他跟生死符共存亡吧。”她摇摇头,望着他关切的表情说,“别担心他了,刘掌门找了天池最好的医师来医治他,一时半会还死不了。”

    他听后瞬间乐了:“那太好了!师姐,我们什么时候去杏林镇?你答应我去的,我可记得。”

    她微妙的点了下头,不知如何接话的时候身后竟传来燕巳钦的声音:“阿笙先答应我接手玄武门的,阿夜,恐怕你要排队咯。”

    闻人夜突然沉下脸,熟悉的阴冷的表情重又回到脸上,丝毫不留情面的怼他:“那也要看他愿不愿意接手你的烂摊子。”

    燕巳钦仰起头,略显得意的回道:“你都不知道现在外面那些人打破了头要入我玄武门。阿笙,都是冲你来的,所以这个掌门之位你必须接手。”

    “啥?”阿笙刚睡醒脑子还没理清思路,“掌门师傅您的意思是要让我当……”

    “掌门啊,你自己答应我的啊。”

    “什么时候?”他吓得几乎要从床榻上掉下来,燕巳钦赶紧拉住他,振振有词的解释道:“收服妖龙的时候啊,我说接下来交给你,你说好放心交给你,我说你接手了就不能放手,你说好你不会放手的,怎么,忘了?”

    “我记得啊!但那不是……不是让我接下去降妖吗,怎么就变成接手玄武门了?”

    “记得就好,你是言而有信的好孩子,答应掌门的事一定要做到。行了,既然阿夜在这里陪你我就不打扰了,我门上还有好多事要处理,先走了。”

    阿笙彻底懵住,连闻人师姐是怎么离开的也没发现。她见燕巳钦走了之后立刻追了出去,趁四下无人便直截了当的问道:“燕掌门,燕子初怎么样了?”

    没想到目中无人的她竟会关心别人的事,他立马回已一个宽慰的笑:“放心,他没事了,我估摸着很快他又该把天池山搞得鸡犬不宁了,趁这几天好好享受安稳日子吧。”

    “如何跟阿笙解释?”

    “信游不是说了么,不要告诉任何人,那我们就不说。”

    “如果阿笙问起来也不说吗?”

    “就说是医师治好了他,阿笙应该不会怀疑的。”

    “明白了。”

    两人陷入短暂的沉默,这种心照不宣的沉闷让保守秘密的人感到异常压抑。

    早在两天前,阿笙尚且处于昏迷之时,信游突然破天荒的来到玄武门,让前路渺茫的玄武门一时间豁然开朗,因为他带来了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提议:他愿意为燕子初疗伤。

    不是降妖有功的阿笙,而是那个放走了雪妖的孽徒,他竟然想要给他疗伤,在场听闻此事的人无不吃惊。

    “因为子初是伤在我设的法器下,所以我想试着救他,当然我已经问过长老院三位长老,他们觉得没问题,我才来跟燕掌门商量。”

    燕巳钦差点没从床铺上跌下,他握着信游的胳膊热泪盈眶:“说什么商量?你要救他,我感激你都来不及,我……我……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既然燕掌门觉得可以一试,那就放心把子初交给我,只不过……”他平静的环视四周,然后说,“可否请你们都出去侯着,我施法的时候不希望有人打扰。”

    燕巳钦点头如捣蒜:“当然可以,我们全听你的。”说实话除了听他的,他们也别无他法。

    这扇门关上后整整过了两天,屋子里始终没有动静,等在屋外的燕巳钦等人一步不离,气氛凝结到冰点。这天午后,守在屋外的众人在温热的斜阳里昏昏欲睡,只闻木门“吱呀”一声被人推开,扶着门的竟然是燕子初自己,而信游早已不知所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玉如墨谢怀瑾彭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无限辉煌图卷〕〔超神学院:开局穿〕〔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偷香(杨羽)〕〔十方武圣〕〔御兽王者〕〔国啤(秦东)〕〔我给重生丢脸了〕〔开局带宇智波逃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