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策神尊〕〔李川〕〔我一修炼就满级〕〔东北保家仙〕〔抗战之铁血东北军〕〔有四十八件帝具的〕〔精灵之黄金时代〕〔在精灵世界搞基建〕〔我的景区爆火了〕〔开局爆出熟练度面〕〔天启预报〕〔全民网游:开局堆〕〔洪荒之大巫师〕〔空降热搜!国民女〕〔农家福宝有空间〕〔种植我也能成神〕〔修仙签到百倍奖励〕〔我是正经大明星〕〔跪求小祖宗不作妖〕〔带着系统穿年代文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池谣 第一七七章 尘埃落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燕巳钦当下就看傻了,还是婵婵流着眼泪抱住他,问他感觉怎么样了?有没有哪里疼?

    他像过去一样用玩世不恭的表情回答她:“耳朵挺疼的。”她不解:“耳朵怎么会疼?”他说:“被你吵的。”

    她噗嗤一下笑了,抱他更紧了:“坏人!你不知道我担心你担心的都快死掉了!你还嫌弃我?”

    “你让我喘口气行吗?万一死在你手里岂不是辜负了信游掌门一片苦心?”

    “哦对了,信游掌门呢?”

    这些人探头张望,屋子里则空无一人,燕子初从手里拿出一张皱巴巴的纸,交给燕巳钦,说:“叔叔,我醒过来的时候他已经不见了,床头就留了一张纸条,你看看。”

    他心存疑虑,急匆匆接过纸条,上面只写了一句话:子初已无大碍,若人问起,便说是医师所治。

    让众人摸不着头脑的是这两天他们守着大门一步未曾离开,那么信游究竟是从哪里离开的?

    “子初,你什么时候醒过来的?醒过来以后看到什么?没有看到信游吗?”

    “我真没有看到他,叔叔,我才醒过来半柱香的时间,这两条腿还在打飘,你们要不进去研究,我还想再躺一会儿。”

    “是啊,子初昏迷了那么多天,好不容易醒过来就别问他那么多了。”

    一秒记住.42zw.

    他朝为他说话的诗卉欣然一笑:“还是师姐疼我,师姐我饿了。”

    “你快回去躺着,我给你熬一些补身子的汤过来。”

    “我还想吃糖。”

    燕巳钦立马打断他:“吃什么糖?你还是别醒过来好,诗卉别理他。”

    “掌门你也太口是心非了,子初生死未卜的时候你成天以泪洗面,现在子初醒了你又说他还是不要醒过来好,你真希望他不要醒吗?”

    “你这丫头……我哪有以泪洗面?我最多就是打哈欠的时候眼眶有些湿。”

    诗卉掩嘴一笑,与婵婵两人心照不宣互相偷看,最后燕巳钦把她们一起推了出去,还下令不做好一桌晚饭不要出来。

    婵婵冤枉的喊道:“为什么连我也要一起做饭?我又不是玄武门弟子……”

    “你成天待在这里,你刘掌门现在也不来找你了,她八成就是不要你了,安心在这里学点东西吧,别说我什么都没教你。”

    她回头朝他做了个鬼脸,身体却很诚实的跟着诗卉走了,下厨对她来说,比收妖容易多了。

    两人一走,他就把侄子推进屋,关好门,连一只虫子都飞不进来,脸上难得露出一丝威严,问他:“现在没人了,你可以说实话了吧?”

    面对叔叔如此直白的问题,他不慌不忙往床板上一躺,望着天花板回了一句:“我说的都是实话。”

    “开什么玩笑,好端端一个人凭空消失不成?”

    “反正我醒过来的时候,什么人都没看到。”

    “所以你也不知道他是如何给你疗伤的?”

    “原来真是他给我疗的伤啊……”

    “别打岔,你不可能不知道。”

    “你说他为什么要救我这个废人?”

    “我哪知道?你小子去了趟鬼门关回来怎么还是这幅德行?”

    “难不成你还指望烂泥能扶上墙?”

    燕巳钦摇摇头:“我不指望你,反正我还有阿笙,你一个人好好在这里待着,好好回想之前发生的事,我不找你算账长老院也会来唯你是问,到时候看你怎么狡辩。”

    “大不了就逐出师门,我又不是非要当捉妖师。”

    “我原以为我已经很废了,没想到在‘当个废人’这件事上你更胜一筹。”他长叹一口气,好像把几百年来的怨气都吐了出来以后扬长而去。

    他走以后,燕子初逐渐收起刚才那副玩世不恭的样子,一股不可名状的悲凉从心里周而复始的蔓延,让他尚未完全恢复的身体疲惫不堪。他望着斑驳的屋顶,灰尘在斜阳下没有规则的飞舞,一切又好像回到了起点,他的生命从头开始,而有些生命却永远停在了昨日。

    刚才信游就是在他眼前写下了那句话,他知道救了自己的不是哪位医师,而是信游体内那颗灵丹。

    “为何要牺牲灵丹来救我……”心高气傲的他自然是不要的,他只能实话实说:“不是我要救你,是吟儿嘱托我救你,她走以后我无法苟活于世,所以将她当年救我那颗灵丹救你……”

    “她怎么了?”他声音虚弱,眼神却坚定无比,那种渴望知道真相的样子让信游得到些许宽慰,至少不要让我一个人承受这种失去她的痛。

    “两天前,她死在这把戒尺之下,我告诉你不是为了让你报仇,这是我欠你的,十八年前就欠了你的……”他望着那把曾经落满了风雪如今早已风干的戒尺娓娓道来,他却什么都听不进去,一把将戒尺摔在地上,眼睛里满是悲伤和愤怒。

    “哪里来的戒尺?”

    “我没有追查。”

    “你为什么没有保护好她?”

    “你以为我不想保护她?”

    “凭你的本事怎么可能让她死在区区一把戒尺之下!”

    “我不需要跟你解释这些,你只需要好好活下去,那么我和吟儿欠你们燕家的,就算补偿完了。”

    他冷静非凡的说着这些对燕子初来说誓同生死的大事,他的冷静终究把他的怒气慢慢消耗殆尽,他垂下双目,望着那张轻薄的纸条陷入无尽的哀伤……

    “我和吟儿游历人间数百年,你是第一个不惜生命去爱她的人,她不想让你这么年轻就死去,这样她死也不会安心。当然还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为了赎罪,你原本有着不可估量的前程,却因我们两个人的执念而蒙受屈辱。现在我把这些都还给你,只要你忘了身体里那道牵制你的生死符,它就不会存在,你完全可以运用一切灵力来当一个降妖除魔的捉妖师。”

    说完这些话他缓缓起身,背着逐渐西沉的太阳,最后一次露出他最温和的笑容,说:“帮我给阿笙带一句话吧,我会跟他母亲一起长守昆仑河,只要我在,妖龙便不会有横行人间的一天。”

    转眼间他随飞扬的尘埃一起消失在了这个微凉的午后,他轻轻收起满身悲凉,拿起信游留在桌上的纸条,起身开了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