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河洛仙侠传〕〔天策神尊〕〔李川〕〔东北保家仙〕〔大秦:密谋造反,〕〔最强剑帝〕〔从吃下大佛果实开〕〔耕耘贞观〕〔五个校花女神堵门〕〔重返84:从收破烂〕〔娇美娘子种田忙〕〔从民国开始的诸天〕〔洪荒:开局收徒十〕〔我真不是科技巨星〕〔蒸汽时代的卡牌召〕〔万维旅途〕〔花光白富美的小金〕〔拜师九叔,开局加〕〔斗罗之我举世无双〕〔都市逆天仙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池谣 第一八四章 同病相怜
    :[]

    ://../!!

    遇上这么一出袁大人今天是别想看风景了,办事效率极高的他随后就与众人来到玄武门祠堂,一看这么多人进来,跪了两天丝毫没有悔过之意的燕子初调侃道:“你们来的正好,跪累了,干脆废了我吧。”

    阿笙满脸真挚的上去解释:“燕师兄,袁大人是来救你的,袁大人可好了,你有什么苦衷就告诉他。”

    “话先别说的太早,阿笙,退后一点。”段长老伸出手把他拉回来,又指着那个屡教不改的小子说,“袁大人,把人打废的孽徒就在这里,让他在此悔过的,如今看来,好像是我们想多了,他根本没有一丝悔过之意。”

    燕子初立刻接话:“你怎么知道我没悔过之意?”

    “你看看你,这像悔过的样子吗?”

    “各位,我燕子初现在相当后悔……”他坚定不移的说道,“我后悔当初没有一巴掌劈死那个姓鹿的。”

    “真是家门不幸!”段伊川气到嘴唇发紫,根本没脸见袁大人,袁大人也是目瞪口呆,嚣张的少年他见过,但这么嚣张的实属不多。

    “袁大人,浪费你宝贵的时间是我们不对,这小子完全没有必要赦免,因为他不配做一个捉妖师。”

    段伊川说完,苏登丰也补充说明道:“天池山出了这么个孽徒实在是丢人至极!”

    两人轮番说完,袁青特别客气的询问孽徒:“听余公子说,你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不妨说出来听听,或许我能帮到你。”

    “我没什么难言之隐,他们说的都对,我不配做一个捉妖师,所以还是赶紧废了我省时省力。”

    记住m.42zw.cc

    苏登丰指着他面前的牌位,脸涨得通红:“你在你父母以及先辈面前说出这种话,你当真不想活了是不是?”

    他冷笑一声,点着头道:“就怕我活着你们不舒服,我死了他们也嫌烦。”他说完这句话,从始至终在一边光听不回应的燕巳钦终于爆发了,冲过去就把侄子一巴掌掀翻在地,他的手掌立刻火辣辣烧起来,同时心里的怒火也彻底被点燃!

    “混账东西——”

    燕子初瞬间倒在地上,叔叔近乎失控的怒骂声铺天盖地袭来,竟无一人敢上去劝解。

    “你说这种话对得起你死去的爹娘吗?为了让你活下去有多少人为此付出努力,你竟如此一意孤行忘恩负义!你可以轻视自己的生命,可在此之前你先抬头看一眼,你师姐,每天天不亮就去庙里给你祈福,你对得起她们吗?阿笙自打你被罚那天起就跑去找三位长老求情,你在这里跪了几天,他就在仙人洞前跪了几天,一口饭都没吃!大家这么努力的想要保你,你却在这里自甘堕落,难道一个女妖,还不如他们所有人加起来对你的恩情吗?你非但没有一丝悔意,还随意践踏别人的好心,我一直以为你只是看上去桀骜不驯,是我错了,你早就已经无药可救!从今以后,你便不再是我玄武门的人,你是生是死,也与我无关!”

    这番话重重落在每个人的耳朵里,不管是谁,哪怕地位颇高的长老们也大气不喘一声的望着他们。只见燕巳钦说完踉踉跄跄的朝侄子走过去,当着他的面掏出那块堪比黄金贵重的掌门令牌,颤颤巍巍的握在手中,缓慢而沉重的道来:“你不配当一个捉妖师,而我,也不配当一个掌门……”他用力把令牌摔在地上,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令牌摔得四分五裂,就好像如今的玄武门,尽管看上去气势恢宏,其实早已土崩瓦解。

    随着这一声巨响,祠堂即刻陷入死寂。

    最先开口的还是见惯了大场面的袁青,他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抬起手,笑容可掬的请大家先出去。“劳烦各位先回避一下,我想单独跟他聊聊。”

    “这……”

    大家游移不定的时候率先离开的还是燕巳钦,紧接着他的弟子们也纷纷跟着他陆续走出祠堂。袁青继续点头示意:“劳烦各位,给我一点时间,相信我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结果。”

    苏长老的脸色渐渐缓和下来:“这就有劳大人好好审他。”

    “请长老们放心。”

    众人一走,刚才还显得有些拥挤的祠堂立刻变得空空荡荡,那些树立在眼前的牌位很是冰凉。袁青舒了口气,转身在燕子初面前席地而坐,少年慢慢直起身子,用手背擦了擦嘴角的血迹,不慌不忙的问:“聊什么?”

    袁青饶有兴致的问他:“听余公子说,你是为了给一只死去的女妖报仇,才伤了青龙门的捉妖师,事实确实如此?”

    对方不紧不慢的点点头,双眼还紧紧的盯着他,袁青被他看得怪不好意思的,想到自己与小淮之间的情缘,越发觉得眼前这位少年颇有些胆识。

    “那么前不久擅闯祭天台放出女妖的人也是你?”

    “所以放了女妖,又杀人未遂的我犯了什么罪?会判什么刑?”

    “不不不,我不是来给你定罪的,其实我是受太子所托来天池山,给降服妖龙的捉妖师赏赐的,不料今日见到余公子看他面容憔悴心事重重,问了才知道原来他是为你愁的……”说到这里燕子初抬起手,打断道:“挑重点说。”

    袁青难以启齿的搓搓手,下定决心开口了:“不知你与那个被杀的女妖之间发生过什么,你又为何为了她不惜众叛亲离?”

    “现在当官的还管这种事?”

    “并非如此,其实是我自己想知道。不瞒你说,我也曾爱上过一只妖,但我不像你,为了她可以不顾一切,我最后还是放弃她了,应该这么说,是她的离开成就了如今的我。所以当我听到有一个人竟然可以为了妖而背叛所有人的时候,我内心是震撼的,好像我找到了同类,好像又不是……”

    “大人,我们当然不一样,你有理想……”他眼神游离的移向摇曳的烛光,声音暗哑,“而我只有她。”

    “我特别懂你的感受,那种在一起时的快乐,与分别时的痛苦,犹如沉重的枷锁埋进血肉里,明知道相爱却不能相守,问世间还有什么比这更伤人?”

    “有啊,比这更伤的是我追了她一路,她心里却想着别人。”

    “你说什么?搞了半天你们不是两情相悦?”

    燕子初嫌弃的皱眉道:“确实不算两情相悦但你有必要这么吃惊吗?”

    “那你还甘愿为她走上众叛亲离的路?当真不后悔?”

    “我最后悔的事,就是听她的话,在可以带她远走高飞的时候回来当一个捉妖师。”

    不知怎的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他心里突然一阵冰凉,好像毫无预兆的下了一场雪,这种感觉似曾相识,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是她真实存在过的证明!

    如今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早已没了她的魂魄,可是他渐渐发现,他竟可以感受到她悄无声息的存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