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河洛仙侠传〕〔天策神尊〕〔李川〕〔东北保家仙〕〔大秦:密谋造反,〕〔最强剑帝〕〔从吃下大佛果实开〕〔耕耘贞观〕〔五个校花女神堵门〕〔重返84:从收破烂〕〔娇美娘子种田忙〕〔从民国开始的诸天〕〔洪荒:开局收徒十〕〔我真不是科技巨星〕〔蒸汽时代的卡牌召〕〔万维旅途〕〔花光白富美的小金〕〔拜师九叔,开局加〕〔斗罗之我举世无双〕〔都市逆天仙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池谣 第一八五章 破晓
    :[]

    ://../!!

    那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小淮最后一次为赴京赶考的袁青做了一顿饭,随后像往常一样出门,便再也没有回来过。

    他试着去找她,然而他知道,一心想躲着你的人是永远不可能找到的。

    他选择在临江这片小地方当一个芝麻绿豆大的官,不为别的,只因人们说临江的莲山里有一只蛇妖。他知道一定是小淮在那里,过去的几年他一直派人去打听,他自己也曾试图说服她出来,却始终一无所获。直到后来遇到了来临江捉妖的阿笙和闻人夜,两人带回了小淮的手链,他才得以释然。

    过去的这段日子里他反复在心里假设,假设当时的他没有一味的追求仕途,而是选择和小淮一起继续过着无欲无求的安稳日子,那么如今的他们会是怎样?

    可惜人生不能重来,生活永远没有假设,他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哪怕重来一万次,他还是会选择认识她,爱上她,成为她漫长岁月里的一束光亮。

    “我也后悔过当初为何坚持进京赴考,而不是停下来与她相依为命,这样,她就不会一直躲着我,一躲就是那么多年。随着我找她的时间越久,我也越明白,我们的一生对妖的一生来说太短暂了,要他们用未来数不尽的岁月来怀念已故的我们,未尝不是一件痛苦的事。当然你还小,不会像我一样想那么多,所以才会为她不计后果赴汤蹈火。我也年轻过,我懂这种年少轻狂,可你有没有想过,活了几百年的她们,又怎会愿意让你来承受一切?你为她不惜所有,她却只能离你越来越远,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保全你的安全。不知你心里作何感想,反正我是这么理解的。”

    袁青这一番话说得掏心掏肺,对面的少年只低着头不说话,他以为他在思考,亦或是沉浸在过往的回忆里,他如长辈关爱晚辈那样轻轻安抚他的肩膀,谁知他面色苍白倒了下去,浑身散发出来的寒气吞没了长明灯那摇曳的光亮。

    这可把袁青吓得不轻,转身开门大喊三声“来人呐”,好在大家没有走远,第一时间冲了进来。

    “子初怎么了?”

    袁青紧张到不行:“不……不知道啊……说着说着……就晕了,挺突然的。”

    玄武门的人手忙脚乱的围着失去知觉的燕子初,官兵的队伍里传来袁青最熟悉的胖子低沉的声音:“真够行的,把人说晕了我还是头一回看见。”“我也说没几句啊,跟我有关吗?”“跟你无关跟谁有关?”要不是袁青此时心神未定否则定在胖子的腰上下狠手。

    记住m.42zw.cc

    因为突然昏迷而逃过了废除灵力之刑的燕子初却在睡梦里备受寒气的煎熬,昏睡不醒的时候总有一种缥缈的意识在他心里若隐若现。

    这种感觉就好像柳吟儿还在身边,用一如既往的平静的眼神凝望着他,告诉他,她其实一直都在。

    她用细水长流的爱,融化他满身荆棘,他冰冷的心里,最终升起一抹暖阳。

    这股温热的力量从心里扩散到全身,流到指间,他吃力的睁开眼睛,发现手边有一只毛茸茸的小兔子,正用微红的鼻子来回蹭着他冰凉的手。

    他笑了,原来是洛洛啊,难怪刚才感到手指热乎乎的,一定是她在叫唤自己,庆幸又一次活过来了。

    就在此时,他听见了房门打开的声音,紧接着是一串小心翼翼的脚步声,走到桌边停下,随后是他叔叔的声音轻轻响起:

    “阿笙,你来了。”

    看样子此时走进来的人是阿笙,这个时候也只有他会来关心自己了。

    “掌门师傅,医师说了,燕师兄只是一时寒气攻心,不会有大碍,你不必一直在这里守着,我会替你看着燕师兄,你放心。”

    “我当然放心你了,我只是不放心这小子,明明就已经把人气的半死,恨不得赶紧与他断绝关系,可他一有不测,我就六神无主,比死还难过。”

    “你会难过这是人之常情啊,别说你了,我也很难过,不知道做什么才能救燕师兄。”

    “你做的已经够多了,甚至让我这个做叔叔的都自愧不如,要不是你,他早就被逐出师门了。”

    “他们都不了解燕师兄,燕师兄根本不是他们以为的那样。掌门师傅你知道吗,在京城的时候,是燕师兄先识破伪装成人的妖龙;在风沙镇,也是他最先发现河神,并挺身而出保护了那里的百姓;龙族第一次进攻天池山的时候,也是他第一个冲出去……他明明就是一个好人,为什么大家都要针对他,不管我说什么他们都不信。”

    听阿笙如此说道,燕巳钦的脸上浮起一丝欣慰的笑意:“你说的都是真的?他竟然没在外面鬼混?”

    “掌门师傅,是不是连你都不信?”

    “我知道你不会骗人,我也知道他本性不坏,可他偏就要跟所有人作对,自讨苦吃。”

    “我会继续跟长老们求情,也会求袁大人帮忙,无论如何都不会让燕师兄再受伤了!”

    看着他满目真挚的样子,燕巳钦忍不住双眼泛起泪花,他伸手轻轻按住阿笙的肩膀,说话时声音也在不住颤抖:“有你这句话……就够了……”

    这师徒二人聊了多久,床榻上的人就听了多久,一字一句清清楚楚听着,心里的寒气好像被他们两人的谈话渐渐吹散,直到被一层如棉絮般轻柔的温暖紧紧包裹。他似乎明白了自己不是废物一般的存在,他所做的一切终究有人记在心里,而他活着,又何尝不是柳吟儿希望他活下去,但凡他再起一丝歹念,心里的咒就会永无休止的念下去。

    曾经束缚着他的生死符好像消失了,他再也感受不到那种生不如死的痛,但是属于另一个人的“生死符”从此在心底扎根,这种感觉冰冷而熟悉,除非他的生命走到尽头,它才会跟着一起消亡,所以他不能死,只要他活着,吟儿姐姐就始终活着。

    他豁然开朗的那一刻,清晨的风吹过天池山,阳光重返大地,积了一夜的雪如水气般蒸发干净,回到澄澈无比的青空,又是一个崭新的黎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