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上门龙婿叶辰免费〕〔上门龙婿〕〔凤鸾九霄〕〔周凡〕〔武极神话〕〔横财天降〕〔林宜应寒年〕〔妖孽高手〕〔宋辞霍慕沉〕〔都市狂神〕〔秦凡夏梦〕〔农家小福女〕〔南风过境乱我心曲〕〔都市医神〕〔帝少的甜妻〕〔此间朝暮不辞你〕〔天降横财〕〔我在绝地求生捡碎〕〔不如不遇倾城色苏〕〔刁蛮战王妃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佬退休之后 561:不是你的错
    尽管司机没有说得太直白,但“击鼓传花”是什么意思,后面那两句是什么意思,花轻轻还是能懂的。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她脑补了一下那个情形,凉意从脚底板直冲脑门。

    她、她……

    她害了“筱青姐”?

    因为她对红毛衣少女的怜悯和善意,“筱青姐”才会替后者出头,但也因此惹了麻烦。

    听司机说的内容,玩“击鼓传花”这游戏的幕后主使者不简单,根本不是升斗屁民能惹的。

    强烈的自责让花轻轻俏脸煞白,黑白分明的眼珠子透着几分迷茫和恐惧。

    裴叶却一手轻拍她的肩膀。

    “傻姑娘,这是又钻牛角尖了?”

    花轻轻道:“筱青姐,如果不是我的话,你也不会……”

    裴叶扬眉打断她的话。

    “别说这么晦气的话,说得好像我已经被人怎么样了,说了只是小场面。”

    “击鼓传花”?

    呵呵,没有实力的弱者的确会被游戏规则支配,强者却拥有破坏、修改、制定规则的特权。

    这个世界的本质不就是如此?

    黑塔拥有着绝对的资源分配权力,所以它能肆意玩弄、挑唆人心,制定游戏规则。

    人类中拥有地位、权力的人又欺压着更弱的人类,甚至弄出“击鼓传花”这样恶心的“游戏”。

    裴叶不知道幕后人这么做的初衷,但不论是什么理由——

    呵呵,这垃圾都踢到铁板了。

    裴叶内心的小人摩拳擦掌,撸起袖子。

    虽说她最近被花轻轻喂养得太好,沉迷于正常的、优哉游哉如咸鱼般的养老退休生活,但不意味着她老得掉了牙,更不意味着她从老虎退化成了家养猫咪——你爸爸还是你爸爸!

    既然有作死刁民主动撞上来送人头,她不笑纳也不太好。

    “但是——”

    但是“筱青姐”是因为她才给红毛衣少女出头啊。

    “击鼓传花”游戏在这里断了,必然要找“筱青姐”弥补回来。

    花轻轻刚开了个头就被裴叶打断。

    “他们不来还好,要是来了,正好我也松松筋骨。”

    裴叶浑然不在意。

    她连七大家族继承人的面子都不给,说杀就杀,她还能给垃圾面子?

    花轻轻哑然看着轻描淡写间透着高(装)人(逼)风(如)范(凤)气息的“筱青姐”,险些没反应过来。“筱青姐”这话的意思——她的隐藏身份其实比花轻轻想象中还要叼无数倍?

    她选择相信裴叶,校服少年和公交车司机却忍不住冷笑、嘲笑。

    在他们看来,裴叶的口气实在是有些大,装逼吹牛都不打草稿,还以为自己出身七大家族呢?真要出身七大家族,也不会为了节省车钱跑来跟社会底层屁民挤公交了,吹牛吹破了。

    他们几乎能预见裴叶日后的下场。

    公交车平稳地行驶着,之后几站也没有新的乘客上车。

    倒是中途停站的时候有几个装扮不一、年纪各异的男性冲着车门伸出脑袋,扫了一眼车厢乘客,似乎在找什么人。没有发现目标,他们退了出来,继续站到站台位置等待下一班车。

    公交车司机见状,冷笑着关上车门,继续往下一站行驶。

    “这些人……好恶心!”

    花轻轻敏锐注意到这些男人环顾车厢的时候,视线从她身上略过,眼底透着赤(防和谐)裸裸的打量,仿佛要将她的衣服都扒光了。但看到她的装扮之后,又失望地挪开眼睛。

    她立马就猜到这些男人在找什么。

    他们肯定是在找车上有没有穿着红衣红裙黑帽的女性,或者有没有这样特征的女性受害。

    如果有,他们肯定会上车加入其中。

    裴叶看着花轻轻皱了皱眉头。

    《娇妻小厨娘带球跑之鬼面将军别追来》这本原著是美食恋爱文,用美食当主打元素,再辅以喜闻乐见的甜恋、虐恋和纠葛剧情,这个世界的社会背景仅用只言片语含糊过去,也没针对负面剧情大写特写。哪怕那些推动小说剧情发展的“女主遇险”,也是写得简单粗暴。

    花轻轻在原著就是个很单纯又脸谱化的玛丽苏“大”女主。

    她似乎没有被扭曲世界影响,偶尔吐槽也只是吐槽穿越后的世界不科学,给人的感觉就是出国度个假还不忘工作,顺带跟器大活好又多金多权还专情的金龟婿谈了场梦幻般的恋爱。

    但裴叶跟花轻轻相处却知道她过得并不轻松。

    攥着男主给的“夜渡资”小心翼翼搬到普通区,发现怀孕去做手术却被卷入枪战,亲眼看着十几条鲜活的性命在眼前断送,现在又因为怜悯路见不平一回,结果被告知更恐怖的真相。

    校服少年听了嗤笑,用一种非常“成人”的眼神一寸一寸打量着花轻轻。

    他不屑地笑了笑。

    “玩不起就玩不起,说什么恶心不恶心,这不是正常的吗?”

    花轻轻惊愕得瞪圆眼。

    如果是成年男人说这话,她顶多骂一句“煞笔”,但开这口的却是个小少年,他说得坦然而平静,这说明他从骨子里是认同这一现象的。居然连代“希望”的少年人也如此认可这种扭曲!

    花轻轻再次动摇,甚至有种去富人区医院做个流产手术的冲动。

    别建档案也别产检了。

    她期待新生命却不愿意将新生命带到这种垃圾世界!

    她更不愿意让自己的孩子也在大染缸的影响下成为畜牲的储备。

    “这、这哪里正常了?”

    花轻轻忍不住扶着椅背站起来。

    一股强烈的冲动在她胸腔撞击着,她压抑不住怒火大吼。

    她的爆发让裴叶都忍不住侧目。

    “垃圾,哪里正常!做出这些行为的人哪里是人,他们就是畜牲!这么想的你也是小畜牲!”

    tm就是一个畜牲横行的世界!

    校服少年一听就火大了,将耳机一摔,抽出了一把亮锃锃的长刀。

    花轻轻是个厨师,她不怕自己手中的菜刀,却下意识恐惧其他人手中的刀子。

    当那股冲动退下去,再加上刀子的恐吓,她就忍不住怂了一下。

    裴叶瞪了一眼校服少年。

    眼底满是杀意。

    “你敢上前试一试?迈出哪只脚我就用你的刀砍了那条腿。”

    校服少年被裴叶恐吓,不甘心地收回脚,公交车刚一停下,他也不管是不是目的地就下了。

    花轻轻回想刚才的自己,辱骂后的自责让她忍不住反省自己骂得太过分。

    如果有陌生人骂自己是“小畜牲”,她也憋不住火。

    裴叶却说:“没必要自责或者反省,因为你说得一个字没错,但大环境却认为你有病。”

    花轻轻咬唇低头。

    “要说你有错,那你唯一的错就是——作为普通人的你,掉进一个满是神经病的病态世界。”

    花轻轻就是一个最普通的普通女生。

    有优点也有缺陷,会反省也会冲动,会因为强烈的愤怒而口快骂人,但事后也会懊悔自责。

    如果没有“女主光环”笼罩,小说结局根本打不出来,因为花轻轻会被不正常的社会逼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荒唐皇帝有属〕〔猎魔奇异志〕〔抱定大佬不放松〕〔安素东沐灵烟〕〔寻梧记〕〔重生八零:媳妇有〕〔养只宠物是大佬〕〔楼主大人求放过〕〔上门龙婿〕〔宋辞霍慕沉小说免〕〔快穿:反派女配,〕〔穿越农妇的古代日〕〔江水碧如南〕〔他是病娇灰姑娘〕〔穿越农家之妃惹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