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直播大唐生活 102.柴房
    24h, 50%

    养病的这些天, 崔清每天缠着林妈妈讲故事打发时间,练听力熟悉环境两不误, 中古汉语虽与普通话大相庭径, 但一脉相承,比外语好学, 再加上研究小组帮忙,日常对话倒也能猜出个大意,可惜说话依然生硬, 好在守孝期间无需应酬,不然以她的口语,恐怕只有装哑的份了。

    自从换了孙医官,崔清的病五天后好得差不多了,还需服药巩固疗效,病这一场, 她深感自己身体极差,每天早上必会去后花园走走, 以此锻炼身体。大殓过后,她换上粗麻布做的丧服, 那质地跟麻袋差不多, 好在有棉布里衣挡着, 没那么硌人, 每次走回去, 衣服都能拧出汗水来。

    后花园离她大概十分钟距离, 走院墙间的青石甬道,少见着人。花园不小,第一天她走到湖边已气喘吁吁、肌肉酸痛,一周下来,她总算沿着小湖逛完园子,研究小组也收集了大量信息——地形地势、植被分布、建筑功能、土壤特点、仆婢走动的规律……

    一个篮球场大小的园林沙盘摆在旁边的办公室,里面每条小路、每片土壤、甚至每棵树的朝向皆照着直播视频完美复刻,退休刑警表示,若是哪一天十三娘不得不从府里逃走,他能规划出数十个藏身之处和逃离路线。

    崔清衷心希望不要有那一天。

    “药可停了,”两周后,孙医官再次上门复诊,微笑着捻根胡须道,“娘子果遵医嘱,不错,不错。”

    “有劳医官了,”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这五个字崔清说得相当顺畅,她瞥向林妈妈,对方会意地送孙医官出门,口中说些漂亮话,隐蔽地往他手上塞银子。

    很快,十三娘身体大好的消息传遍府内,及至午后,两个婢子拥簇着一妇人登门而来。

    “窦大娘子来了,”小丫头在帘外通报道,而此时,崔清屏退下人,在西厢房另一侧的书房里练字,练的是与十三娘大相庭径的柳体,这样一来,即使不像前作,也能敷衍过去。她盘腿坐在曲栅足平头书案前,时不时得挪动一下腿。书案左侧摆着一火盆架,她练一张,烧一张,避免留下初学者的证据,满屋子皆是烟味,得不时出去透透气。

    “窦大娘子?这谁?”崔清心里疑惑,连忙把墨迹未干的笔墨纸砚放进箱笼里,盖好盖子,案上留一本《女诫》,起身掀帘出至厅堂,迎面而来一位妇人,身穿麻衣,脸型略长,颧骨高耸,微微一笑便能看见两颊淡淡的法令纹,比卢氏略瘦,没那么可亲,却清雅端庄。

    “她好像刚从我婆婆那过来,”崔清在脑海中猜测道,“身上有股淡淡的佛香,和自己的梅香气味混在一起。”

    [从那天你去婆婆院子的坐次来看,]陈仁参考着截图提示道,[她坐在你婆婆下首,应该是大嫂。]

    “见过大伯娘,”等对方走近,她迎上去,略一福礼,窦大娘子忙扶住她,嗔道,“你身子刚好,不必多礼。”

    好像因为这场突如其来的病,自己在其他人眼里便成了玻璃娃娃。

    大伯娘挽着她的手步入室内,在月牙凳上就坐,墨香递上蜜水,照例问了几句饮食病情,崔清早游刃有余地答了,才慢慢说起正事,“十三娘,大敛之后,大家想去大兴善寺为四郎点一盏长明灯,问卜下葬吉日,听说你身体大好了,不妨同去?”

    [答应她!]陈仁立刻吩咐道,[我们要尽可能地收集外面的信息。]

    不用他说,崔清也会答应,约定好后日辰时府门前汇合,大夫人又闲聊几句换院子的事,邀请她去自家院里玩,这才起身告辞。

    送走大夫人,崔清沉思片刻,让林妈妈召见院子的下人们。

    “林妈妈,”她先打个底,“这院子里的丫头小厮们,是时候该清一清了。”

    崔清初来乍到,到处皆是府里人的眼线,除了四个陪嫁丫头,其他丫鬟都不足为信,话是如此,但上午医官才走,下午消息就传遍了府内,委实太过猖狂,若不敲打敲打,恐怕真会骑在自己头上,处处掣肘,事事难办,她秘密不小,万一被人窥出不对,后果堪忧。

    “若是传到大家(婆婆)耳中,恐怕不妙,”林妈妈犹豫道。

    崔清浅浅一笑,“无妨,吓一吓他们,谅在我年纪小的份上,大家不会怪罪的,况且,还有林妈妈为我把关呢。”

    既是如此,林妈妈只好答应了。

    “十三娘子要见我们?”正在院门外洒扫的婢女梨香瞪大眼睛,喊了声扫到小路上去的梅香,两人面面相觑,梅香反倒一笑,“我们过去吧。”

    和陈仁商议后,他们订出一个可行的方案,首先要做的,是摸清下人们的底。

    很快,二十三个人整整齐齐站在院子中间,林妈妈特地搬来一把扶手靠背椅,放在门口屋檐阴凉处,崔清安坐于上,不知哪来的鸟儿在柳树上筑了巢,此时叽叽喳喳叫个不停,衬得院子越发安静,简直不像站了二十多个人的样子。

    她扫了一眼神色各异的丫头小厮们,慢条斯理地开口道,“这几日我卧床不起,难得你们都恪尽职守,也是我疏忽了,竟未曾问过你们的姓名来历。”

    林妈妈当即点了一个丫头,“从你开始,自己是做什么的,老子娘是做什么的,都说清楚。”

    梨香的心落回原地,她低头垂眉,却看见梅香的手握紧拳头。

    一排排自我介绍下来,崔清已被一堆名字弄得头晕脑胀,陈仁却满心欢喜地将这些人全部截图下来,一边建档一边摸着下巴自言自语,“看来得组个管理小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