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智擒萌宝总裁〕〔神医嫡女:帝君,〕〔丹道神途〕〔公主她在现代星光〕〔我的梦幻年代〕〔龙妻卿云〕〔操控百万系统〕〔学神他家里有矿〕〔乡村小神医〕〔薄少的替嫁前妻〕〔怎可轻言负旧人〕〔陈飞李青娥〕〔前情难续:爹地,〕〔彪悍医女:王爷快〕〔都市之公益神豪〕〔你是我的万千繁星〕〔我是辅助创始人〕〔从重生西游开始打〕〔家有悍妻怎么破〕〔扶乱唐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武意凌云 第六十四章 山脚下的村落
    叶无忧御着风朝东北方疾驰而去,自从离开了武斗山庄的军营大阵后一路顺风顺水,毫无险阻。

    不过,这平原也着实大了些,虽能看清远处的山脉,但却迟迟未能抵达。

    “我是不是遇到鬼打墙了?”

    叶无忧暗自嘀咕道,不由双手掐诀,周身环绕的气旋随即加强了几分。

    临近黄昏时分,他终于来到了云雾缭绕的大山前。

    放眼望去,只见山脚处升起袅袅炊烟,一座村落若隐若现,虽相隔较远,但空气中飘来的阵阵饭香却引得叶无忧肚子直叫唤。

    “一路上老吃干粮都吃腻了,今天正好可以换换口味。”

    叶无忧面露欣喜之色,连忙动身朝村落飞去。

    然而,还没等他飞出七八丈的距离,诡异的事情便发生了。

    不知为何,只觉体内的真气开始莫名其妙的溃散流走,完全不受控制。

    “这是什么情况?”

    叶无忧吓了一跳,当即聚气凝神,调整身形缓缓降落到了地面,如若在空中将真气消尽,定将摔个粉身碎骨。

    当他双脚接触地面的那一刻,体内真气居然完全消散了。

    “怎么会这样!”

    叶无忧有些难以置信,这意味着自己此刻已经与凡人无异了,甚至连引以为傲的灵魂之力也催动不了。

    “不管了,先到附近的村落看看,这天快黑了,得先找个落脚的地。”

    说罢,叶无忧徒步朝着村落的方向继续前行。

    纵然无法施展武修之力,但毕竟经历过魔鬼训练,身体素质早已异于常人,这赶路的脚力比起普通人自然要强出数倍。

    “快到了,就在前方。”

    叶无忧看着从山脚村落处延伸过来的小道,心头一阵窃喜。

    正当他准备加快步伐时,路旁草丛里一块不起眼的石碑引起了他的注意。

    缓缓扒开遮挡的枝叶,石碑上三个用朱红丹漆填色的雕刻大字如针扎般刺入了叶无忧的内心。

    “夜凉国!”

    没错,此地正是夜凉国的边境地带,而夜凉国正是昔日长越国的死敌。叶无忧的亲生父亲正是在抵抗夜凉敌国的入侵战役中牺牲的。

    虽然叶无忧并未亲身经历过那场残酷的战争,但他的命运却同昔日的故国一样因此而改变,长越变成了长林,而自己也从堂堂皇子变成了一个无父无母寄人篱下的孤儿。

    若不是欢武鸣告诉他真相,他将一辈子蒙在鼓里,和自己的养母小玉了此残生。

    “也许一切都在冥冥之中,我的一生注定不凡!”

    虽然叶无忧难掩内心的愤恨,但一想到自己如今乃是凌驾凡人之上的武修时他便如获新生,就像漫漫长夜后迎来的黎明。

    “今后的路由我自己来书写,父亲母亲你们好好看着,孩儿一定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叶无忧牙一咬,拳一握,心中已然做好了决定。

    不过,当务之急是先解决真气莫名流逝的问题,毕竟只有凝神聚气才能发挥身为武修的最大价值。

    说来也怪,每当他默念口诀,尝试调动真气之时,总有一股无形的力量死死压制着他的丹田甚至连同身上的每一个毛孔,如同整个人被下了禁制一般。

    “还是不行。”

    这一路走来,他尝试了很多次,不仅没有任何变化,反而越靠近村落,这种压制感就会越强烈。

    “我记得当初在典籍上看到过,凡人地界不可使用武修之力,否则将会受到惩罚,原来这是真的。”

    叶无忧的脑海中此刻再次闪过那段话。

    “也对,如若不加以控制,万一哪个武修在凡人地界大开杀戒,这些凡人又怎会抵挡得住。难怪连武修宗派都设立到了国度之外。”

    “也罢,先不琢磨这些了,当务之急是填饱肚子,都快饿死我了。”

    叶无忧自言自语道,把那些烦人的问题全都抛诸脑后,迫不及待地跑进了村落。

    “来者何人!”

    刚至村口处,一声暴喝响起,几名身着粗布麻衣的壮实大汉迎了上来。

    闻言,叶无忧心头微微一怔,暗自道:“这里的民风如此彪悍吗?貌似不太欢迎我啊!”

    “你到底是何人?我看你这身穿着和无冥谷那艘大船上的人无异,说!是不是故意来坑害我们村的!”

    领头的大汉恶狠狠地说道,手中握着一柄七尺长的铁锹,俨然一副一言不合就开打的模样。

    见状,叶无忧丝毫不惧,别说这几个大汉,就算再来几个,光凭自己的体术也能轻松应付。

    “各位壮士,想必是误会了,小生只是路过此地而已,并无恶意。”

    叶无忧拱了拱手,微笑着说道。

    对于这些寻常百姓还是先礼后兵的好,如若这群人蛮横不讲理,自己再动手也不迟。

    “哦?”

    领头大汉瞪着眼睛细细打量了叶无忧一番,确定没有威胁后这才放下铁锹拱手微笑道:“原来小兄弟只是路过啊,刚才失礼了,还请见谅。”

    见对方的态度来了个三百六十度的大转弯,叶无忧也并非不明事理之人,同样客气地说道:“没事没事,误会解开了就好。”

    “来来来,小兄弟先进村,咱们村里说。”

    只见领头大汉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身后几人随即纷纷让道。

    “好说好说,请。”

    叶无忧也不犹豫,径直朝前走去。

    随着几人深入,村落里的状况也悉数尽收眼底,一排排低矮的土房坐落在两边,村中人忙忙碌碌干着手头的农活,也没几人注意到叶无忧这个陌生的面孔。

    不得不说这里与武鸣宗山脚的杂役村到有几分相像。

    走了百米,村落尽头处一座二层小楼的院落引起了叶无忧的注意:“之前看到的基本都是平房,唯有这里让人眼前一亮,想必是村里比较有钱有权之人的住户吧。”

    正当他猜测之际,大汉突然开口道:“小兄弟,前面便是村长家,你第一次来咱们村,不管是吃饭还是借宿都得经过村长的同意。你先在此地等候,我进去通报一声。”

    “有劳了。”

    叶无忧也到爽快,挥了挥手示意壮汉赶紧进去。

    “小兄弟,没什么要紧事,我们就先回家了,你放心,咱们村长为人和善,只要不是什么乡间匪徒,你想住几日都没问题。”

    剩下几名大汉见叶无忧并没无恶意,况且只是个少年,于是便纷纷告退了。

    正在这时,小院里传来了领头大汉粗犷的声音:“小兄弟,村长有请,快进来吧。”

    闻言,叶无忧整理好装束,大踏步朝小院里走去。

    这村长乃是一村之主,位高权重之人,去面见他还是得讲究些。

    小院里到也敞亮,分里外两层,假山鱼池侍女佣人一样不少,丝毫没有乡野之气,颇有城镇大家府邸的派头。

    内庭正房处,大汉早已恭迎多时,叶无忧在他的引荐下缓缓步入屋内。

    “村长,人带来了。”

    只见厅堂正中的太师椅上端坐着一名身着褐色丝袍的白发老者,他双眸微合,面容端庄,左手持扇,气质与大汉这等乡野之人完全不在一个层面上,反到与武斗军营的秦帅颇为相像。

    叶无忧有些吃惊,为何一个穷乡僻野的村长会有常年行军打战之人才有的肃杀之气。

    “阿福,辛苦你了,天快黑了,你先回去忙吧,接下来的事老夫自会安排。”

    村长依旧合着眸沙哑地吩咐道。

    “好嘞村长。”

    大汉行了一礼后便匆匆离开了,

    这时,村长才把注意力放到叶无忧身上,不由习惯性地开口问道:“敢问贵客,吃饭还是过夜啊?”

    见村长称呼自己为贵客,可见其由为重礼,叶无忧也不敢怠慢,当即恭敬地说道:“村长伯伯好,晚辈叶无忧,途径此地时,只觉腹中有些饥饿,便想来贵村讨点饭吃。”

    说完,他无奈地摸摸了扁平的肚子。

    没有真气支撑,自己无法辟谷,若不是体质好,估计这一路走来早就饿晕了。

    听到对方的声音略显青涩,村长微微一怔,没想到此次路过的客人竟然只是一名少年,不免有些好奇地睁开眸子想要看个明白。

    然而,这一睁不要紧,要紧的是村长竟然如同见鬼了一般猛然从座椅上站了起来。

    叶无忧被他这一反应吓了一跳,连连向后退了好几步。

    村长整个人激动得跪倒在地,一时间竟热泪盈眶,用沙哑地声音努力哽咽道:“陛下!末……末将该死啊!”

    见状,叶无忧则一脸懵圈的愣在原地,眉头拧作一团,有些不知所措,脑海中只浮现出了七个字:“这又是神马情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穿越位面的魔方〕〔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神豪赘婿〕〔一出场就无敌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