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武意凌云 第九十八章 玄阳门危机(一)
    <b>最新网址:“我这是在哪?”

    叶无忧摇头晃脑地从床上缓缓爬起,意识仍旧有些模糊。他只依稀记得昨夜在释月盟觥筹交错了一宿,最后好像是姚琴把他给送回来的。

    看着从窗缝透进来的阳光,他沉沉地伸了一个懒腰,然后又百无聊赖地往床上倒去。昨夜的酒似乎还没醒,浑身上下都充斥着**感……

    玄阳门主峰,正玄殿前,掌门韩东麟、长老李耀风、范演、卢庭、陈傅生还有姚琴等八名咒王境修士脸色凝重,满眼戒备地看着面前的数十名修士。

    除了吴刑的释月盟以外,玄阳门的精英弟子们可谓是尽皆到齐。

    那数十名修士皆着玄阴门服饰。各个脸色阴沉,充满不善之意。

    还有四人穿着咒隐门的衣服,其中有两名高大地黑脸中年汉子相貌颇为相像,似乎是兄弟,只是神色间透出猥琐之意。两双鼠目不住地在姚琴脸上扫来扫去,好不忌讳地露出贪婪淫邪之意。

    这咒隐门乃是咒术界第一大门派,没想到如今居然和玄阴门这样的二流门派混在一起来针对玄阳门。

    姚琴脸寒如霜,双瞳里射出十足的冷意。相比叶无忧离开前,她的修为已然突破到了咒王境,甚至隐隐有凌驾于韩东麟的势头。

    她那浑然天成的美貌中透着几分清减之色,显得楚楚动人,却又露出比以前更加倾城的绝世容光,足以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除了那两名猥琐地中年汉子外,还有一名面目慈祥地黑发老者和一名面容阴鸷地老妇,老妇满脸皱纹,一目已瞎,只露出惨白地眼仁,看上去令人不寒而栗。

    玄阴门的修士中,正中一人身高清瘦,面容英俊,赫然是当初在无冥谷围堵姚琴和叶无忧的大师兄幽兆隐。此刻他脸色漠然,透出丝丝狠厉地目光,看着玄阳门诸人,眼神里显示出与容貌不同的强烈嗜血之意。

    不知道什么时候,幽兆隐竟然已经突破到了咒王境二阶,原来被叶无忧打得如烂泥般的身体也已复原,看起来与常人无异。

    双方对峙着,但是却都没有说话,因为天空上还凌空站立了七个人。

    七名咒王境二阶修士!

    凌空站在玄阳门一方的,还有小霜,她面色凝重,透露着一股深不可测的气息,毕竟这是玄阳门的事,没有叶无忧的命令,她也不会轻易插手。

    站在对面最高处的是一名黑袍蒙面的白发男子,此时的他缓缓摘下面罩露出了一张枯黄而苍老的脸,此人正是玄阴门的掌门姚秉天。

    韩东麟脸色难看之极,但还是抱拳淡淡道:“各位玄阴门还有咒隐门的道友,你们无缘无故擅闯我玄阳门,杀我玄阳门守门弟子十三人,伤我门下弟子无数,下手如此狠毒,是想要挑起两大门派战争吗?”

    姚秉天淡淡一笑,但是眼神里却丝毫没有笑意:“韩东麟,你们就死掉几条看门狗而已,哪里值得我们玄阴门的咒王强者一起出手?如果今天不让你们玄阳门的咒师小辈死掉大半,让你们这五个老家伙陨落两个三个的,我根本没必要出山!”

    他声音淡然,但是语气中却蕴含着滔天的恨意,似乎和玄阳门有着不死不脱的深仇大恨,听得玄阳门众人都是脸色一变。

    “姚秉天,当初我们在茅山派师祖墓前立下过约定,百年内不得发动门派战争。现在还不到一百年,你这么做,就是违背了祖师定下的规矩。”

    韩东麟冷冷道。

    “你还记得师祖啊?”听到师祖两个字,姚秉天的脸庞变得狰狞起来,“如果当年你不在师祖面前耍心机,我会被师祖逐出茅山派吗?在众人眼中我就是茅山派的耻辱,是三教九流邪门歪道的代表,而你!却成了名门正派被后世所称颂!像你这样的卑鄙小人,我若不灭你满门又如何解我这些年来的心头之恨!”

    “你!别血口喷人!”

    韩东麟怒目圆睁道。

    “哈哈哈,我为了今日已经筹备了数年,既然你说这规矩是师祖定的,那我就给师祖他老人家一个面子,稍稍改一改这规矩。”姚秉天面无表情道,“何况当初师祖定下规矩,只是限定自身不可出手,可并没说这些小辈不可出手,更何况这也不是发动门派战争,只要你们几个老家伙自废修为,然后一半以上的咒师小辈向我自杀谢罪,此事也可以算是揭过。”

    他说得轻描淡写,好像此事真的微不足道一般。

    “呵呵……姚兄可真给我们玄阳门留了条后路,没有赶尽杀绝,我们是不是还要好好谢谢你们?”

    韩东麟怒极反笑道。

    “谢就不用了。”高大的黑脸中年汉子冷笑道,“如果从此以后归顺我们咒隐门,或许你们还有条活路,如果反抗的话,这次是留下一半的修士,下次就是真的灭你们满门,你们中最强的一人不过咒王境四阶,我咒隐门老祖可是咒王境六阶,压得你们死死的。”

    “赵师兄,你太仁慈了。”幽兆隐狞笑一声,眼里射出冷酷的光芒,“上次在无冥谷,若不是叶无忧那小畜生,我早就将姚师妹擒住奉上了!没想到那小杂种居然是玄阳门的人,有这样的人在还归顺什么?非我门下,其心必异,今天就应该将他们彻底灭绝,满门屠杀!”

    他似乎又想起了昔日被叶无忧碾压的巨大耻辱,脸色愈发狰狞。

    听到叶无忧这三个字,韩东麟和几位长老脸色都微微有些变化

    忽然,姚琴冰寒地声音响起来:“大师兄,是不是上次烂泥当得还不够?还想再当一次!”

    她听得幽兆隐称呼叶无忧左一个小畜牲,右一个小杂种,早就心中大怒,此刻再也忍耐不住,不顾众长老在场,便厉声呵斥道。

    众人一愣,随即目光都聚集到了姚琴身上。

    “哦?少主几日未见口气倒是大了不少。”幽兆隐被揭穿昔日蒙受的耻辱,心中怒极,狰狞喝道,“我记得你和叶无忧那小畜生关系不错,当日想私奔恰巧被我逮着,我还故意折磨你让他难受,想不到你也突破到了咒王境,也罢,今天那小畜生不在,我就再折磨你一次,让那小畜牲回来肝肠寸断。”

    他符咒一出,强大的力量瞬间发出,就要把姚琴强行抓起来。

    姚秉天眼神凌厉地光芒一闪,咒道之力无声无息地发出,轰!将幽兆隐的咒术硬生生截了下来。

    幽兆隐身子一震,不由自主地退了一步,他看着姚秉天,脸色铁青道:“师尊!她都不是你的亲生女儿,你到现在还护着她!”

    “住口!我的事情轮不到你来插嘴!”

    姚秉天怒喝道。

    此言一出,对姚琴来说如同晴天霹雳,她本就想着与自己的父亲恩断义绝,可万万没料到自己压根就不是亲生的。就连一旁的韩东麟也是微微一怔,目瞪口呆。

    姚秉天沉吟了半晌才冷冷道:“小姚,既然话已至此,那为父就告诉你真相,你并不是我女儿,是我当年逃离茅山派时半路上捡回来的,我看你眉宇间与我年轻时的情人有几分相像,所以我才含辛茹苦把你养这么大,说白了,我只是想留个念想罢了。”

    “呵呵,原来你以前对我那么的娇生惯养只是把我当成了你老情人的替代品!”

    姚琴悲极反笑,身躯微微颤抖着,泪水在眼眶里隐隐打转。

    见状,小霜连忙落到她的身旁轻声关切道:“妹妹没事吧……”

    “既然师尊都表了态,那我就不客气了。”幽兆隐目露寒光,直盯着姚琴狞声道,“她刚才敢出言顶撞我,我要折磨得她生不如死!”

    “幽师弟,如果你玩腻了姚琴,能否开恩赏赐给我们两兄弟啊,这等美人,哪怕就是一夜销魂,也是美不胜收啊。”

    那两个黑脸大汉对视一眼,满脸祈求之色,随即向天空抱拳齐声道。

    他两虽贵为咒隐门的少主,但却对幽兆隐毕恭毕敬,毕竟人家乃是上古某个圣者大人物的转世,就连玄阴门姚秉天都敬他三分。

    “赵罗、赵峰二位师兄放心,这姚师妹本就是你们的,折磨够了自然会赏赐给你们,嘿嘿,不过听闻你们兄弟俩好色无度,难道就不怕损耗修为,不能精修大道吗?”

    幽兆隐嘿嘿一笑。

    赵罗和赵峰大喜,连连称谢道。赵峰更是恬不知耻道:“幽师弟有所不知,我兄弟俩修的是欢喜神功,采集处女纯阴之气,对我二人乃是大补,不但不损耗修为,更会精进,这姚琴倾城美貌,看上去更是处女,实是一等一的……”

    他还没说完,姚琴就按耐不住了,当即越众而出,劈手便是猛烈无比的符咒向两人罩下,厉声喝道:“你们这两个禽兽,今天就让你们死无全尸!”

    “呦,小妞还挺辣,不过越辣越好,征服起来倍有快感呐。”

    赵峰丝毫没有惊乱,反而眼睛一亮,露出贪婪兴奋之色。

    “玄阴门的各位前辈,还有诸位道友。”赵罗冷笑道,“我咒隐门向来都是讲道理的,但是既然玄阳门依仗山门之利抢先对我兄弟二人下手,那就请各位助我们一臂之力了。”

    他说话间,和赵峰一左一右,两道咒术绝技化成了一道半圆形状的弧光,轻易便将姚琴的攻击弹开了。

    “姚琴,你好大的胆子,敢主动出击挑衅咒隐门?如果引发三派大战,这都是你的责任!”

    玄阳门长老李耀风厉声斥责道。

    “李长老说得不错。”姚秉天忽然打了个哈哈,凌空缓缓接近,目露奇光,“看来玄阳门还是有明智之人的,其他人也就罢了,老夫倒是要和李长老好好亲近亲近。”

    李耀风一怔,不明白这姚秉天怎么突然转向了,但还是堆起笑容,拱手道:“姚掌门此话深得李某之心,不如我们坐下来好好谈谈,何必打打杀杀……”

    “李师弟小心!”

    韩东麟和范演脸色大变,两道咒术之力顷刻间发动,狠狠攻向姚秉天。

    “迂腐地蠢货,让我女儿背黑锅,你先给我去死吧!”

    姚秉天突然面露狰狞之色,手里陡然间亮出一柄拂尘,化成万千银丝,笔直地刺向李耀风。

    这拂尘一出,登时遮掩了半个天空,拂尘的银丝划过天空,发出恐怖的破空之响,每一道银丝,都如同神兵利器狠狠切割一般。

    李耀风大惊失色,好在他也是咒王境二阶修士,危急关头,不假思索地一拍腰间,一面紫色的旌旗顿时迎风一晃绽放而出,瞬间将他卷入其中。

    尽管如此,还是有数道银丝极快地洞穿了他的肩头,顿时从空中洒下一片血雨。<b>最新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明朝败家子〕〔穿越位面的魔方〕〔佛系古玩人生〕〔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神豪赘婿〕〔洪荒虚拟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