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我只想种田 第1545章 何为无阙?(言佐兒和氏璧加更,月底双月票,大家不见不散)
    什么叫毒瘤,无阙真正的毒瘤来了,一照面,解疏泠就被嘲得面如土色,当然了,“泥巴”南宫之铭也倍感屈辱,他觉得自己被骂了。

    而解疏泠倔强道:“那不是因为我胡乱打架!”

    云出岫一捋衣摆,坐下,倒了茶,喝了一口,浅淡睨视她:“是因你偷偷挖皇陵。”

    好讨厌,这种秘密能不能不要当众说!

    解疏泠恹了,气呼呼坐下。

    而南宫之筠则是不动声色瞧了一眼外面狼狈不已的南宫之铭等人。

    南宫之铭在这么多人面前丢了脸面,自然愤怒,顾不得往日虚伪面容,只尖锐道:“无阙真是好大的气派,竟如此欺辱我伏龙大都,我伏龙....”

    “我无阙自知道你伏龙。”

    云出岫放下杯子,侧头看向南宫之铭,语气浅淡,目光锐利。

    “也恰恰因为你们是伏龙大都,所以才能派人追杀我无阙真传弟子,不就是想着我无阙刚死一个真传,若是再死第二个,势必名望扫地,为天下人笑柄,到那时就是你们伏龙大都的机会了?”

    南宫之铭脸色大变,“我伏龙大都并无此举此心,你少血口喷人...”

    “那就是巴望着我无阙因弟子之死,迁怒于诸宗门,引起众怒,届时,还是你们伏龙大都的机会?”

    “云出岫,你少胡说八道,想要污蔑我伏龙大...”

    “原来你还知道我是云出岫!”

    云出岫二话不说,左手掀桌,再众人懵逼时,右手直接拔剑,剑锋飞出,在南宫之筠眸色一顿的情况下。

    云出岫的手已经扣住了南宫之铭的脖子,将他悍然按在了墙壁上。

    轰!

    墙壁裂了大半边,剑尖也到了南宫之铭的眼珠子前面...那微毫距离。

    “你知我是云出岫!”

    “那伏龙大都可知道何为无阙?”

    “明知我无阙既已损一真传弟子,竟还敢杀第二个!”

    “豢养区区走狗行凶就想避人耳目,看来是真不知大秦第一何为无阙!”

    “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全场寂静。

    娇娇嘴里的豆芽酥噎在那儿。

    解疏泠一脸痴呆——说好的不要随便拔剑呢?

    南宫之筠神情有些晦涩。

    秦鱼瞟过她一眼,找了边上一张桌,淡定喝了一口粥。

    哇,好粥!

    ——————————

    墙还是裂的,南宫无铭还是吐血的,伏龙大都的人还是被解剑且不敢抓剑的。

    众人还是懵逼的。

    南宫之筠神色复杂,既恼怒,又无奈,最终沉默。

    南宫之铭两度否认,但这第三次,他感觉到了自己即便否认也十分薄弱,因为对方提及豢养走狗时,他的心态就有些崩了。

    无阙知道,无阙什么都知道!!!

    完了。

    彼时,南宫之镇终于出面了。

    不得不出来,因为情况比他想象的严重得多。

    “云道友,我想,期间可能有些误会...”

    云出岫偏头瞧他,“什么误会?是追杀解疏泠的那几个蠢货不是他豢养的走狗,而是你的。”

    顿了下,她似笑非笑,“还是你们两个一起养的。”

    麻痹,又被说中了。

    南宫之镇心里也有一点慌,但还是正经道:“我们并无豢养什么下属去追杀解姑娘,云道友误会了。”

    顿了下,南宫之镇笑着提起:“须知我妹妹之筠当时还救了解道友,若是我伏龙大都所为,又怎么会...”

    云出岫凉冷一句如刀。

    “所以啊,她不是一起被追杀了吗?”

    南宫之镇表情顿时僵住了。

    众人也眼神微妙起来。

    话说伏龙大都那档子事儿,都用不着情报探查就天下皆知了。

    要说无心害南宫之筠,兄弟姐妹有爱什么的,南宫之镇就算能忍着恶心飙演技,别人也不信啊。

    所以南宫之镇只能尴尬脸,悄然看向南宫之筠,给她甩眼神。

    反正目前这种状态,如果南宫之筠为伏龙大都着想就势必得....

    南宫之筠出面了,对云出岫道:“云道友,对解姑娘被追杀一事,尤有第三方介入。”

    第三方这个字眼用得好啊。

    意指无阙跟伏龙之外还有第三方吗?是洞庭府还是碎羽山脉呢?

    云出岫显然要给救了自家小辣椒的人一点颜面,因此松了手,收了剑,指尖摩挲过剑刃,目光一扫全场,慢吞吞说:“所以我觉得这件事特别有趣,大秦第一跟第二的事儿谁人敢指手画脚,若非底气足,就是心比天高,自觉天赋超绝可上天摘蟠桃,但心性这种事儿谁都有,此人想出息有志气谁也拦不住,但要踩着我无阙跟你伏龙大都的肩膀上位,那可就太讨厌了,你觉得呢,伏龙千卫南宫道友。”

    南宫之筠对上云出岫饶有深意的眼神,沉默片刻,道:“甚有道理。”

    云出岫这番话里暗指的是谁,有点脑子的人都听出来了,还能是谁,绝世妖孽么,不就是前几天受伤归来的...

    这炼血岛好些年没出这样的大戏了,炼血秘境出了大事,这炼血岛又耍了阴谋诡计,三方大势力都掺和其中,看来是不太平了。

    就在众人浮想联翩的时候,洞庭府的人来了。

    瀚海居士,出窍期巅峰之人,这样的人,是能压得住云出岫这类天之骄子的,对方带着洞庭府府军来了,似笑非笑瞧着云出岫。

    “早已听闻无阙从云居士的厉害,今日一见,非同凡响啊,只是你无阙与伏龙大都的恩怨,怕是不好在我洞庭府喧闹吧。”

    洞庭府贵为一方大势力,自然不会允许大秦国一方势力逞尽威风。

    按理说人家正主都出来了,云出岫这个客人该有点客气,然而她却一笑,“听说碎羽山脉那位少宗阁下在洞庭府得享优待,不知可否引见?”

    瀚海居士见她言语讥讽,十分不喜,冷淡道:“相交之谊而已,若是无阙之人尽礼仪,我洞庭府也自礼仪相待。”

    云出岫:“若是寻常,谁人照面愿见血?但如我无阙与碎羽,他能做初一,我便能做十五,这也是一种礼节,就仿佛贵洞庭府门人在炼血秘境被一老前辈所杀,假设这老前辈入我无阙山门,而贵府门人来我无阙寻人,而我无阙希望贵府两方息事宁人不要在我无阙门前搞事儿,贵府以为如何?”

    这番话厉害了,简直插了洞庭府好几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全职游戏分身〕〔寒门长姐是纨绔〕〔圣源武祖〕〔网游之神级大魔王〕〔轮回学府〕〔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原来我生而不凡〕〔尊圣杀〕〔掉入异世界也要努〕〔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