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掌家小农女〕〔重生八零:家有媳〕〔超级全能系统〕〔凤图传〕〔史上最强小农民〕〔老婆大人有点拽〕〔天庭紧急电话〕〔九零空间福运妻〕〔九八年暖又甜〕〔心为缘起不知悔恨〕〔真香警告:不婚女〕〔重生现代之最强女〕〔偷心盗贼之极品小〕〔无敌从幻想开始〕〔女主有个鉴渣系统〕〔了了相对〕〔重生之我是阿斗〕〔校园重生之王牌少〕〔攻约梁山〕〔超神学院之诸天霸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我只想种田 第1547章 崩!(不用怀疑,人设快崩了。)
    ——————

    店内。

    “他们没说实话。”南宫之筠淡淡道。

    云出岫:“自保第一么...再说了,不说实话的人多了去了。”

    她笑眯眯瞧着秦鱼。

    秦鱼心里一动,暗道这女人好生多疑,可自己没说假话啊。

    “云道友,这一生,我除了突破渡劫,是绝不会被雷劈的。”

    秦鱼真诚道。

    这话刚说完。

    轰隆!

    外面打雷了。

    秦鱼:“???”

    云出岫、南宫之筠跟解疏泠:“....”

    尴尬吗?

    秦鱼觉得自己还可以挽救一下,正想说这是正常的天气反应....

    “竟忽然打雷下雨了。”

    “可巧我们都赶到了炼血岛,否则在海上漂流委实折磨人。”

    进门一缕风,飘香而来。

    一群莺莺燕燕美丽动人的女子给这小店增添了诸多明丽光辉,但问题在于其中一位女子。

    她目光一扫店内,忽然神色一顿,只那般痴痴看着秦鱼。

    秦鱼多敏感啊,也看向对方,那一瞬间...

    一眼万年。

    万年...个屁!

    秦鱼心里有点慌。

    前女友?前妻?

    娇娇:“卧槽,不会又是侵犯过的小姐姐吧!”

    秦鱼:“你再说一遍!”

    娇娇:“额,也有可能是遗留在外的女儿。”

    ——小殿下你别瞎说,情况也不一定那么糟糕。

    ——万一是那白宿侵犯过的女子生下的女儿呢?

    卧槽!

    你们两个够了。

    秦鱼觉得自己可以乐观正能量一点,万一那白宿骨子里还是个有点节操的男人呢?

    万一...只是欠钱不还呢?

    秦鱼觉得还钱什么的,自己还是愿意的——相比侵犯后的女子在外生的女儿什么的。

    大概这诡异的气氛都被察觉到了。

    不管是秦鱼这边一堆人,还是那边百花门一群女弟子,都是齐刷刷看向对方那边。

    空气仿佛凝固了。

    直到那女子表情复杂,眼里隐有水光。

    终于,她轻轻唤了一句,“阿宿?”

    确认过称呼,绝不是采花贼一类人。

    但素!

    还没等秦鱼回应,她捂住了嘴巴,眼里的泪落了下来。

    云出岫、南宫之筠跟解疏泠三女齐刷刷看向秦鱼。

    秦鱼:“....”

    我..我特么..窦娥在哪?我先去找窦娥,再去找孟姜女。

    为什么每次我挂上的马甲都这么有故事!!

    但现在怎么办?

    是“姑娘你谁,不好意思你认错人了。”

    这很渣男啊,就算是失忆梗也很渣。

    还是“是你!你还好吗?那一夜...”

    不行,这也很渣男。

    不过专业经验还是很重要的。

    当年小鱼公子那一波....

    秦鱼稳住了,看向对方,起身,神色也有些凝重,眼睛也有些酸涩,“你...好久不见。”

    该女子苦笑,“是好久不见了,自那日之后,你我就从未再见。”

    首先,该女子跟白宿若是真“故友”,那就绝对是白宿吃完就甩的苦主。

    秦鱼无疑得再次背锅。

    但也有另外的可能——这个女人知道白宿是什么货色,她也是黑人一个。

    然而不管她是黑人白人,现在秦鱼都只能认下她。

    但认下可以,只“认识”,不论情爱,反正不能在公众面前认情爱,所以秦鱼道:“你跟你的同门怎么到炼血岛来了?”

    瞧到百花门诸多女子微妙的神色,顿了下,她歉然道:“抱歉,外面下着雨,你们赶路也累了,快快歇着吧。”

    长得一副好皮相,固然百花门诸多女子刚刚瞧着,先入为主,以为这是个抛弃人的渣男,但看他言语温柔,眼眸漂亮干净,委实不像是坏人,且多有几分柔和体贴,便缓和了谢,打算等些再问问自己师妹详细情况。

    现在...

    “喝粥吗?”白公子问。

    众女:“...”

    南宫之筠:“...”

    感觉这语气有点耳熟。

    跟沙滩上那会一样一样的。

    但她跟这百花门的女子真的只是认识吗?

    应该只是吧。

    白宿这人待人一向温柔,就连先前对他多有戒备试探的自己都救了两次...

    “你是不是在想这个男人对人一向都很温柔,大概对其他女子也只是仅限于温柔,但与心悦是两码事。”

    云出岫跟鬼一样说了这么一句。

    南宫之筠:“并未,云道友多思了。”

    云出岫:“女人擅多思,男人擅多夜,我说的是...”

    红唇勾人,眉眼诱惑,她慢悠悠补充:“每一夜...跟每个女人。”

    同桌的秦鱼:“...”

    夜店女王本尊了你,看男人这么透!

    好巧的是跟我一样。

    可问题是...你特么现在嘲讽的是我啊!

    外面还是电闪雷鸣,漂泊大雨。

    秦鱼内心也在下着大雨,但表面上露出无奈又缄默的神色,一副我很无辜但实在无法解释因此只能沉默的样子。

    南宫之筠还是比较坚信自己的判断,因此淡淡道:“也非所有男子都这般。”

    顿了下,她觉得自己得公正一些,“论渣,男女都有。”

    娇娇忍不住逼逼了,“说得对,某些人,不管是男女,都渣。”

    ——是的,很有道理。

    滚滚滚!

    在秦鱼跟这位百花门女弟子的“故事”没有真正袒露前,也的确不好妄下判断。

    云出岫轻笑了下,瞥了秦鱼一眼,管自己喝了豆浆。

    秦鱼低声对南宫之筠说:“南宫姑娘,多谢了。”

    南宫之筠:“不必。”

    语气比从前冷淡了一些。

    秦鱼简直想哭唧唧了,所以说人设好搞,崩起来也很厉害。

    她的人设现在就在危险的边沿试探。

    “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

    秦鱼低声道。

    南宫之筠看她如此真诚,也舒缓了下语气,正欲说什么...

    解疏泠:“她失望有什么要紧?你这么在意啊?那我青丘师姐呢?尸体还没找到还没烧呢,你应该在意的是她会不会失望!”

    秦鱼:“...”

    南宫之筠跟云出岫:“...”

    正在吃早饭的众人:“...”

    吃饭呢,能不能不说这么重口味的话题。

    气氛一下子就诡异了。

    也就娇娇一边吃油条,一边咕噜咕噜喝牛奶。

    就在此时,那百花门的女弟子似乎察觉到自己给秦鱼带来了麻烦,忍不住站起,“这位姑娘,我与白公子其实...”

    她有些欲言又止。

    秦鱼:“???”

    我特么...你倒是说啊,说我们只是一面之缘,说我只是救你一命。

    秦鱼打算引导下对方的时候,猛然发现自己被定住了。

    她转头看向云出岫。

    后者叼着油条,似笑非笑,无疑是在——老娘不会给你和稀泥的机会,我倒要看看这女子怎么说。

    靠哦!

    秦鱼其实能解这定身术,可以白宿的实力不能解!

    麻痹,这女人好毒啊!

    就在此时。

    “好大的雨...”

    门口有一漂亮的小公子进来,抖搂了下身上的雨珠,俊秀白嫩的脸蛋上满是青涩,进门后目光一扫,忽然目光又是一顿,他看着秦鱼,那表情,那眼神,那气氛。

    众人:卧槽,好像似曾相识。

    秦鱼:卧槽,难道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毒后:腹黑王〕〔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明朝败家子〕〔吻安,顾先生!〕〔重生六零之空间俏〕〔隔墙追到时先生〕〔疾控档案〕〔六宫凤华〕〔最强斗音〕〔穿越种田,山野汉〕〔重生做神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