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品仙婿〕〔乱世:开局截胡战〕〔岂是蓬蒿〕〔火影之一拳系统〕〔一世狼王〕〔青萍〕〔狼性燃情:快被总〕〔第八密度纪〕〔我以阴府镇阳间〕〔我穿越成了旁门左〕〔大道玄途〕〔比邻〕〔绝代神婿〕〔万界大轮回〕〔冥王异界生活〕〔异世之神鬼奇门〕〔本妃想低调,王爷〕〔你们的仙帝回来了〕〔重生九零:小哥哥〕〔替嫁娇妻,老公太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7章 这一场大戏
    云萝站在原地纹丝不动,看着张开在太阳光下寒光闪闪的尖利指甲,思考着,她是该往左边躲呢,还是往右边躲

    她身后是一根足有一围粗的柱子,质量棒棒哒,绝对能轻松的绷断这磨得又尖又利的指甲。

    嘶,想想都觉得好疼

    然而,还没等她想好,就听得一声尖叫从旁传来,“啊”

    却原来是拎着泔水桶刚喂了猪出来的刘氏。

    她看着院子里的这场景,吓得连泔水桶都扔到了地上。

    来不及弄明白这是又发生了什么事,她率先就毫不犹豫的朝着云萝飞扑过去。

    那速度飞快,竟是反超了郑玉莲先一步到达云萝的面前,并一把将她给拥进怀里,却将自己的后背对上了郑玉莲那一双寒光闪闪的爪子。

    云萝被突来的拥抱阻了一阻,又有刘氏将她抱得死死的,一下子竟有些动弹不得。而郑玉莲的爪子反射着白光已到了眼前,丝毫没有顾及突然出现的二嫂子,仍旧一往无前绝不收手。

    一向清幽淡淡的狐眼中忽有冷光乍现,云萝用力挣出一只手来搂着刘氏往右边一倒,脚尖在地上一拧,带起身体的旋转,从侧面朝着郑玉莲狠狠的撞了过去。

    “砰嘭哐啷”伴随着“啊哎呦啊”飞奔中的郑玉莲被撞着朝右边直直的倒去,然后一脑袋磕在了墙上,再狠狠的摔落到地,还将靠墙摆放着的那些个家什物件都给带倒了。

    这一番巨大的动静一下子将刚偷笑着跑进灶房里做早饭的吴氏和这边厢房里的云萱文彬姐弟两都给惊了出来,文彬更是连鞋子都没来得及穿,就那么赤着脚站在门口看摔在厢房门边滚成了一团的三人,目瞪口呆。

    呃,不过是一个转身的工夫,怎么似乎发生了好几场大戏

    意外总是来得这么猝不及防,郑玉莲躺在地上,过了好一会儿,却依然恍恍惚惚迷迷蒙蒙缓不过神来,睁大了眼睛却只看到满天的星光闪烁,耳朵也“嗡嗡”的直响个不停。

    我是谁我在哪里我要干什么

    而院子的另一边,眼看着小闺女倒在了地上,孙氏才猛的反应过来。

    只见她霍的从凳子上跳了起来,张嘴就发出了一声极为高亢尖利的音波攻击。

    “啊玉莲,玉莲”

    她一边尖叫呼喊,一边挥舞着双手飞奔过来,那速度,比之刚才的刘氏也是毫不逊色的。

    刘氏楼着小闺女坐在地上,呆呆的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切,脑袋里晕乎乎的几乎想不起来刚才都发生了些什么,神情比郑玉莲还要更迷茫。

    她不过是想要替闺女挡了那一下,怎么反倒把小姑给撞倒了

    不过孙氏却并不管这些,她冲过来连拖带拽的想要将自己的闺女从地上扶起来。然而宝贝闺女毫无动静,且她叫唤了这许久也不见有回应,顿时心中越发的火急火燎,怒气勃发之下反手一巴掌就朝着身旁呆坐着的儿媳妇刘氏甩了过去。

    “你个恶毒的贼婆娘,你对我的玉莲做了啥”

    刘氏本能的惊颤却来不及反应,从她身后的厢房门内又冲出一大一小的两个人影,在老太太的巴掌落实之前,郑云萱双手抓住了她的手腕,并“扑通”一声就跪了下来。

    “奶奶,我娘她不是故意的,她她”她正在房里帮弟弟穿衣呢,只听到了门外的些许动静,都不知究竟是怎么发生了这些事的,加上她一向嘴舌不是很利索,又心中着急慌忙,一时间真不知该如何劝解安抚自家明显已经怒火攻心的奶奶。

    而孙氏又哪里能听得进去手上用力,想要将被抓的手给挣脱出去。

    然而,她一挣,竟是挣不脱。

    郑云萱虽体格瘦弱,但毕竟已十二岁的年纪,又是常年干家务干农活儿的,力气还真不小。

    孙氏又挣了两下,仍没有将自己的手挣脱出去,胸口涌动的怒火不由得越发高涨,烧得她整一张脸都扭曲了,盯着郑云萱厉声喝道“撒手”

    郑云萱哪里敢一时又急又慌又怕,却是抓得更用力了。

    她的身后,紧跟着她跑出来的郑文彬看着已扭成一团的祖母和二姐,小脸紧绷,眼中闪动着掩饰不住的惊慌。

    但尽管如此,他却依然稳稳的站在刘氏和云萝的前面。

    三婶吴氏这个时候也走到了近前,但她却只远远的站在几步之外,挺着个大肚子并不敢靠的太近。

    孙氏和郑云萱纠缠于撒不撒手,刘氏紧紧搂抱着云萝跌坐在地上,脸上的表情一时惊一时慌一时着急又一时呆的,还没能站起来,而另一边,郑玉莲直挺挺的躺在地上,大睁着眼睛一动不动。

    吴氏不由得心头急跳了两下,下意识往前迈了半步,对着孙氏喊道“娘,小姑瞧着有些不对劲,别不是摔着了,还是赶紧的去请了大夫来瞧瞧吧。”

    被怒火灼烧的理智终于清醒了过来,孙氏回头看她那还躺在地上的闺女,顿时也顾不得继续跟别人纠缠,“嗷”的一声又朝郑玉莲扑了过去。

    郑家的这个院子里真真是乱成了一锅粥。

    终于缓过了神来的刘氏顶着老太太的厉眼和谩骂、以及大声的哭嚎,与老太太、吴氏一起将瘫在地上恍恍惚惚的郑玉莲架了起来,好辛苦才把她架进了房里放到床上。

    郑云萱撒着腿的跑出去请村里的郑大夫了。

    而云萝,她早已回复平静平和,似乎刚才发狠去撞郑玉莲的那个人不是她。

    此刻,她就站在屋檐下,跟郑小弟两个人大眼瞪小眼,却是半点没有想要去帮忙搭个手的意思。

    “三姐,小姑她不会有事吧”

    郑小弟依然绷着身子,眼中的惊慌虽褪去了一些但仍有闪动,下意识就去抓云萝的小胖手,这才觉得安心了些。

    虽然这一切好像都是她引起的,但对郑玉莲,云萝并没有丝毫的愧疚感。

    甚至她当时完全可以不反身去撞那么一下,若真那样,郑玉莲势必撞上柱子,一样讨不了好。

    然而,她当时被一个拥抱束缚了大半身,又不能强行挣脱以免伤了娘亲,若不反身去撞郑玉莲,那么她就会带着她娘一起摔下台阶。

    台阶不高,却也有尺余,且院子里铺着一层石子儿,很是坚硬,这么摔下去,比平地摔在石板地上还要疼。

    而且,明明有肉垫,她为什么要去受那一份罪

    此时对上弟弟那惴惴的一双眼,云萝很是淡定的摸了把他的狗头,道“没事,最多不过是轻微脑震荡。”

    她算着角度和力气呢,郑玉莲到底伤得怎么样,她最是清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只会拍烂片啊〕〔我就是不按套路出〕〔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