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蛮荒种田之族长你〕〔让巨龙再次伟大〕〔病娇男恋爱实录〕〔无双庶子〕〔曜辉乾坤〕〔弃妃轻狂:反派嫡〕〔原来我早就无敌了〕〔不小心捡了一个宇〕〔重生之帝君归来〕〔老婆发现了我千亿〕〔我只想自力更生〕〔娇妻很拽:隐婚老〕〔都市医品仙尊〕〔重生狂妃:太子殿〕〔一婚二宝:帝少宠〕〔我家宿主是预言女〕〔美漫里的武僧〕〔快穿之末世挣命日〕〔反派他过分阴阳怪〕〔进击的丧尸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8章 白白胖胖的
    大夫被很快的请了来,田里忙活的男人们和去了河边洗衣服的云桃小姐妹两听闻消息后都着急慌忙的赶了回来。

    尽管他们原本也正打算回家来先吃了早饭之后再继续。

    郑大夫与郑大福乃是同宗同辈的堂兄弟,排行第六,也是附近十里八村中唯一的一个大夫,据说几年前曾在县城的济世堂当坐堂大夫,医术很是高明。只因几年前老母亲去世,他回家守孝,加上自己年纪也大了,所以出了孝之后也没有回去县城,而是在老家住了下来。

    他给郑玉莲细细诊断之后,摸着小胡子摇头晃脑说了一大通,不过归根结底就是“轻微脑震荡”,并无大碍,只需吃上几贴药,再躺床上休息几天就好。

    于是又一通忙乱之后,一家人终于暂歇了下来,可以安心的吃一顿早饭了。

    早饭

    早饭都烧糊在锅里了

    云萝坐在自家厢房门口的台阶上,闻着那扑鼻的浓浓焦糊味儿和水煮田螺的泥腥气,忍不住嫌弃的撇了下嘴。

    然,即便是这样黑乎乎苦巴巴的糙米粥,她也是没有的。

    因为孙氏下令了,她今天的早饭,没得吃

    本来,他们小二房全家五口人,除了在田里挑水浇灌了近两个时辰的郑丰谷之外,所有人都没得吃早饭。但老爷子眼看着不像话,出言干涉,孙氏这才迫于无奈只扣了云萝和刘氏这两罪魁祸首的早饭。

    郑丰谷心疼妻女,将自己的那一份分了些出来,再加上郑云萱和郑文彬两人分出的,一家五口勉强能吃个半饱。

    不过云萝还是冷酷的拒绝了。

    刘氏还不死心,想要把自己碗里的粥让给云萝,使得云萝被逼无奈终于瞪起了死鱼眼满脸的生无可恋,“太难吃了”

    “噗”隔着几个孩子的另一头,吴氏也端着碗跟她们排排坐在台阶上,看着这边母女两的动静忍不住笑出了声来,“二嫂你还是快吃了吧,瞧小萝这白白胖胖的小模样,饿上两顿也不碍事。”

    她因为烧坏了早饭,尽管情有可原,但老太太依然觉得不可原谅,因此,她现在碗里的粥也是她男人和两个闺女分拨给她的。

    不过,白白胖胖

    云萝神情一正,转头就想义正言辞的反驳回去。

    然,转眼看去,一溜的面黄肌瘦小萝卜,怀着身孕的吴氏也是面色蜡黄消瘦,倒是衬得那肚子格外的突出了。

    到了嘴边的话顿时一哽,半晌默默的收回了目光,只说了一句,“我自己养的”

    白白胖胖就白白胖胖吧,她现在还小呢,很快就会抽条长个儿了,到时候,定能长成她前世的婀娜苗条大长腿

    云萝踢了踢小短腿,暗暗的给自己定好了目标。

    而吴氏听了云萝这一声冷哼,却是颇为认同的点了点头,含笑道“确实。咱小萝是这么多兄弟姐妹中最厉害能干的,就连三婶都承了你不少好处呢。”

    向来泼辣厉害的三婶竟突然温柔以对,如此难得,云萝却不惊不喜巍然不动,只想起了昨夜半梦半醒时闻到的那一阵淡淡肉香。

    啊,好饿

    想吃红烧兔肉丁。

    酱爆田螺也很好吃哦

    刘氏却仍不死心,看着白白胖胖的小闺女满脸都是焦虑和心疼。

    她小闺女的食量大着呢,本来就吃不饱,再一顿不吃,那可不要被饿坏了

    面对着沉浸在自我世界里不可自拔,满满疼惜恨不得将那碗糙米粥硬塞进她嘴里的亲娘,云萝只觉越发的生无可恋。

    一股药味就在这时从灶房里飘了出来,云萝不由得眼睛微亮,转头一脸严肃的对刘氏说道“娘,你还是快些去灶房里看着二姐吧,省得她把小姑的药给煎坏了,到时候我们全都得陪着一起遭殃。”

    说到这个,刘氏果然犹疑,在她将碗筷塞进云萝的手里却又被塞了回来之后,终于还是一步三回头的捧着碗进了灶房。

    介于郑玉莲受伤完全是刘氏和云萝母女害的,孙氏不仅扣下了她们的早饭,还下令郑玉莲养病期间的一应事情都得二房伺候着。

    云萝侧目瞄着正房西间,狐狸眼微眯,暗光浮动。

    耳边忽响起郑云桃的冷哼嘀咕,“这下可好,又能躺屋里让人伺候了。”

    云萝瞥了她一眼,悠悠的说道“四妹妹这话说得真奇怪,好像她没病没灾就会出来干活儿似的。”

    郑云桃“”

    吴氏“”

    小文彬、小云梅“”

    大门外走进来三个人,在台阶上排排坐的几个人转头看去,连忙站了起来打招呼。

    “二叔,庆大哥,虎头。”

    “二爷爷,庆大伯,虎头哥。”

    来人正是老爷子郑大福同父异母的亲弟弟郑二福,带着他的独子郑丰庆和大孙子郑虎头哦不,是郑文琰。

    郑二福与郑大福长得很是相像,一样的高大身材,方脸浓眉,年过五十身子骨还甚是硬朗。

    不过他的性格要更和善一些,看到西厢门前一溜的小萝卜,停下脚步就朝他们点头,又对着吴氏和和气气的问道“我刚从田里回来,听说你家请了老六,就过来看看,可是出了什么事”

    吴氏也忙客气的说道“是小姑不慎跌了一跤,磕着了头。六叔来瞧了,说是不大要紧,歇几天就好。”

    “那就好,我进去坐会儿。”他说着就带着儿子进了堂屋,很快从堂屋传出了他们的说话声。

    郑文琰却留在了院子里,朝堂屋瞄了两眼之后就一下窜到了云萝的身边。

    “大奶奶都骂了一早上,又是请六爷爷的,我还以为发生了啥了不得的大事呢。”

    结果竟然是郑玉莲磕着了头,这么点小事,他顿时就没了兴趣。

    身为郑家二房的独苗苗,站在全家人心尖尖上的人物,他上有十六岁待嫁的姐姐,下无弟妹,家中长辈皆都慈祥和气,对于整天从早骂到晚的大爷家,他其实挺不喜欢的。

    尤其郑玉莲,总是仗着长辈的身份欺负他姐姐,每次见着都阴阳怪气的,真是太讨厌了

    十一岁的少年,昂首挺胸的站在那儿,虎头虎脑的。因为吃得饱,自然就长得壮,身板看着就倍儿结实。

    此刻,他目光炯炯的看着云萝说道“端午那天镇上有大集,听说镇上的老爷还专门请了杂耍和戏班子,你去不”

    因为一家子的宠爱,郑文琰从小就调皮捣蛋整日里惹是生非、撵鸡追狗的,渐渐就长成了白水村的一霸。

    不过自从两年前被云萝一胳膊抡到地上按着揍了一顿之后,他就一下子变得乖顺了。

    至少在云萝的面前是这样

    这不,一得知有好事就跑来知会云萝,绝不会把她给忘了。

    “杂耍还有戏班子”一颗脑袋突然就凑了过来,却是听见了这话的郑云桃,一双眼睛亮得简直要发出光来,“虎头哥,是真的吗你从哪听说的”

    郑虎头一巴掌将她的脑袋推回去,没好气的说道“你管我从哪听来的反正没错儿就是了”

    郑云桃顿时冷哼一声,将被弄乱的几根头发丝抿好,转身就跟另一边的弟弟妹妹玩儿去了,耳朵却竖得老高。

    虎头也是冲着云桃的后脑勺翻一个白眼,转而却继续巴巴的看着云萝,说道“你整日里的往山上去,有啥意思那镇上才好玩呢,多的是你没见过的物件儿。那杂耍戏班子更是连镇上都难得一见,你要错过了想再见着可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了。再说,端午大集比平常的大集也要不知热闹多少,十里八乡的人都赶着去凑这热闹呢。”

    云萝又瞥了他一眼,道“你这话说的,好像我平时能随意去镇上玩似的。”

    虎头顿时一噎,想到她家的情况,也不由得撇了撇嘴。

    瞥一眼堂屋方向,他嘀咕道“大爷大奶奶他们肯定会去的,去年端午中秋的大集他们不都去了镇上了吗”

    “那也没带我们去啊。”

    “为啥不带你们”

    “说太小了,会被拍花子拍走。”顿了下,又幽幽的加了一句,“还有院子太小了,据说装不下我们这么多人。”

    郑家大房在镇上有一座小院,是许多年前郑大福将积攒多年的银子拿出买下,以方便郑丰年在镇上读书用的,现在大伯郑丰年一家六口人就住在那儿。

    往年遇大集,老太太孙氏一般都会带着她的小闺女提前一两天去镇上住着,其他人则当天去,中午正好能在小院里和嫁在镇上的大闺女郑玉荷一家聚集吃个午饭什么的。

    就算这样,家里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去赶大集的,小二房和小三房的几个孩子就几乎从没在大集时去过镇上,连带的刘氏吴氏也被留下照顾孩子。

    这两年郑云萱大了些,刘氏倒抽出空跟着去赶了回中秋大集,郑云萱也在去年端午时去了回镇上。

    至于云萝她曾在两年前偷摸着自己溜去过镇上,然后就对去镇上这回事没了太大的兴趣,平时有什么事儿也大都托给虎头哥哥帮她来回。

    郑虎头却还在锲而不舍的怂恿她“那你跟我去呗,也不用到年大伯那儿挤了,直接去我大舅家吃饭再不行,街上也有许多卖吃食的。放心,我请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原来我是修仙大佬〕〔婚久成殇〕〔我只会拍烂片啊〕〔我真没想重生啊〕〔我就是不按套路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