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蛮荒种田之族长你〕〔让巨龙再次伟大〕〔病娇男恋爱实录〕〔无双庶子〕〔曜辉乾坤〕〔弃妃轻狂:反派嫡〕〔原来我早就无敌了〕〔不小心捡了一个宇〕〔重生之帝君归来〕〔老婆发现了我千亿〕〔我只想自力更生〕〔娇妻很拽:隐婚老〕〔都市医品仙尊〕〔重生狂妃:太子殿〕〔一婚二宝:帝少宠〕〔我家宿主是预言女〕〔美漫里的武僧〕〔快穿之末世挣命日〕〔反派他过分阴阳怪〕〔进击的丧尸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10章 多疼我们一点
    孙氏这一闹,竟是比往常的任何一次都要来得凶狠,直将身边的人都闹了个心神俱疲。

    郑丰谷兄弟两从正房出来的时候,连走路都有些打摆子了。

    真是比挑了一天的水还要累人

    在灶房里看着火的刘氏听到动静忙站了起来,迅速的奔到了灶房门口,然后又转回来拿起一直温在锅里的糙米粥。

    这粥放置了这么久,早已经黏成了一团,黑黄黑黄的,看着就让人没食欲。

    不过郑丰谷和郑丰收兄弟两显然是饿极了,也不管好不好吃,直接钻进灶房抓起筷子就埋头大吃了起来。

    吴氏也从他们的屋里走了出来,看着自家男人这狼吞虎咽的样儿,不禁有些心疼。

    “这究竟是咋回事”

    她一问,刘氏也忍不住将目光落到了两兄弟身上,手上还捧着另两碗粥,似乎想要送去上房。

    晚饭吃到一半突然闹起来,老爷子和老太太也都没有吃饱呢。

    半碗粥下肚,郑丰谷稍微缓过来了些,抬头看到自家媳妇手中的碗,顿了下,冲她摇头说道“别送了,爹娘都歇下了。”

    妯娌两个面面相觑,然后又齐刷刷转头看向那兄弟两。便是向来怯懦从不管闲事的刘氏,都不由得起了好奇之心。

    老太太虽向来骂不离口,但像今天这般闹,却还真是没怎么见过。

    对上两人的目光,郑丰谷脸色一僵,然后又低头扒起了粥。

    倒是郑丰收从碗里抬起头来,只可惜,他也是满脸的迷糊。

    “这事儿确实古怪。照理来说,虽拐着弯,但咱跟胡家也算是亲戚,咱家的孩子跟着虎头去窜个门,吃顿饭,又不是啥大不了的事儿。”

    为何老娘的反应那么大还有叫嚷出来的那些话

    缓过那一口气,他的心思就一下子又活泛了开来,边扒着粥,眼珠子骨碌碌的转着。

    半晌,忽然发出“嘿嘿”几声怪笑,压着声音挤眉弄眼的说道“难道咱爹年轻的时候跟胡家大娘有过一段咱娘那是吃味儿呢”

    要说,他跟吴氏真不愧是夫妻吗这第一反应猜想的竟都是一样一样的。

    郑丰谷抬头瞪了他一眼,“别瞎说胡大娘比爹大了有十来岁呢咱爹娘成亲的时候,胡大哥都能说媳妇了。”

    郑丰收哼哼了两声,也觉得这猜测不靠谱。

    然后眼珠一转,看着明显知道点什么的二哥,抱着碗就挪了个位置,凑近过去,说道“二哥你这可不地道了啊,这可是事关咱爹娘的事,你竟然还瞒着我。”

    “什什么瞒瞒着你我也我也不很清楚”

    老实人连说一句谎话都要打十来个磕巴,别说精怪的郑老三,就是一样老实的刘氏,都向他投注了怀疑的目光。

    不过老实人虽不擅说谎,但事关长辈名声,想要撬开他的嘴,似乎也并不容易。

    郑丰收几乎是死缠烂打、旁敲侧击,直到郑丰谷飞快的扒拉完两碗粥,放下碗筷落荒而逃,也没有能得到什么确切的回答。

    吧唧了两下嘴,郑丰收若有所思的看着黑洞洞的灶房门口,忽然说了一句“不说还差点忘了,庆嫂子是二婶的娘家堂侄女呢,那岂不是说胡家也是二婶的娘家”

    外头突然“稀里哗啦”响起一阵什么东西倒地的声音,刘氏一惊拔腿就飞奔了出去。

    “孩他爹,你没事吧”

    “没没事。黑灯瞎火的,没看见这放着簸箩。”

    “有磕着了哪儿吗要不要紧”

    “没事没事,你莫紧张。”

    灶房里,就着灶膛里的昏暗火光,郑老三两口子面面相觑,然后又齐齐看向了外头。

    云萝姐弟仨听到动静也忙探头往外看,火光从灶房里透出来,正好看到爹在灶房边上被绊倒的那一下。

    郑云萱忙奔了出去和刘氏一起扶着,摸黑进屋,等爹再三表示没磕着碰着之后,才放下心来。

    云萝已靠着窗口坐进了被窝,小弟文彬也赖在她们的床上打滚,屋子里黑咕隆咚的连个人影都看不清,想干点什么都得摸着黑。

    黑暗中,郑丰谷的声音无奈中含着些许笑意,“不过是没看清路绊了下,能有什么要紧的快收拾收拾歇了吧,明儿还要早起呢。”

    “爹,奶奶没事吧”这是郑云萱的声音。

    郑丰谷微顿了下,才说“你奶她就是一时想不开,歇息一晚也就没事了。”

    郑云萱也就不再多说,转而又问道“明日还要去挑水浇田吗”

    “要的。水田都快要干裂了,眼看着河里的水也是一日浅过一日,真不知老天爷什么时候才会下雨。”

    云萝看向窗外,又是满天的繁星闪耀,一丝阴云都没有,倒是昨天还是弯弯一轮的月牙今天已只有细细的一丝。

    已是月底了,小大房后天休沐,明天傍晚就会到家。

    “我明天进山一趟。”云萝突然说道,“隔了今日一天,应该会有收获,我会尽量的多留一点带回家。爹,娘,如果有多的,你们不要再把我留给二姐和弟弟的那一份送去上房了。”

    屋子也跟着突然安静了一会儿,然后便听刘氏犹犹豫豫的说道“小萝,不是爹娘不心疼你们,只是都是一家人,怎么能够私藏东西不孝敬长辈呢”

    这样的话,云萝听了许多,早已经能够做到心无波澜。

    只是不知是今天发生的事有点多,还是今晚的星光太美,她突然很想多说点什么。

    所以,她也就开了口“自也有上房的一份。娘,我带回家来的东西还不够多吗我不过是在此之外偶尔留点给二姐和小弟,也免得家里明明有肉,他们却连口汤也分不着。”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

    “娘,我知道你孝顺,觉得不该撇下爷奶我们偷偷的吃好东西。但是娘,你觉得爷奶他们缺这么一点肉吗”

    三叔三婶从灶房出来,摸黑往隔壁他们的屋子靠近。

    云萝背靠着窗台,窗外头顶是漫天的星光,幽幽的说道“五天前,我带了一只獾猪,毛重十多斤,进了奶奶的手之后就连一根毛都再没有看见。前天我带回来的那只兔子是想留给二姐和弟弟妹妹们的,如果不是想着小弟和六妹妹牙齿嫩,我会在山上将兔子烤好再带回来,倒是反而没了这么多事。”

    吴氏两口子不自觉的放缓了脚步,最后在他们自己的房门口停下。

    而这边小二房的屋里,一时寂静,黑暗中隐隐约约看到三个人影低着头坐在那儿。

    云萝垂下了眼睑,继续说道“那只兔子,小半只进了小姑的嘴,剩下的一半据说是要留着等明天傍晚大伯回来之后再做了吃的,但最后也没等到那个时候,还引出了今天上午小姑的那一场风波。那半只兔子炖芋头,芋头可好吃”

    趴在床沿的小文彬突然吸了下口水,忍不住的悲从中来,小爪子扯着云萝的被角,哭唧唧的说道“我才吃到了两块芋头。”

    云萝“”

    好吧,连芋头都只吃了两块。

    用力摸了把郑小弟的狗头,抬眼看向黑暗那隐约的人影方向,“我以前也曾说过这些,只是你们从不听,还认为我不懂事,不孝顺。爹,娘,我知你们孝顺惯了,得了好东西若不上交就觉得心里不安。我其实也不是舍不得那些东西、不愿孝顺爷奶,我只是不愿意我辛苦得来的东西到最后全都便宜了小姑和大伯一家。”

    顿了下,她继续说道“在爷奶的心里,最要紧的就是小姑和大伯一家,不说小姑,只说大伯,同为儿子,为什么他就特别重要因为大伯是秀才,大哥也即将成为又一个秀才,就连大伯娘都是从读书人家里出来的,郑云兰姐妹两跟着大伯住在镇上,过得就跟千金小姐似的。”

    “二十七亩良田,又有个秀才老爷,镇上还有个房子,咱家原该比村里的大部分人家都要过得更好。可其实,你们、三叔三婶,还有我们这几个小的总是连吃饱都难,上房还老是惦记着我得来的那一点肉不放。”

    “娘,您瞧,我才八岁呢,但是我带回家的东西已经很不少了,偶尔偷摸着留点给姐妹弟弟们也不是什么罪大恶极的事。你怀胎十月辛辛苦苦生下一个孩子也不容易,不如稍微再多心疼我们一点点”

    大概是最后那句话戳得太狠,一下子扎进了她的心窝,刘氏猛的哭了出来。

    “我心疼,我咋会不心疼可是可是我有啥办法呀那是你爷奶,是长辈,我咋能,我咋敢忤逆你们是娘身上掉下的肉,娘哪里会不心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只会拍烂片啊〕〔我就是不按套路出〕〔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