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深夜聆阴〕〔超越狂暴升级〕〔大奉打更人〕〔团宠龙女萌萌哒〕〔医神小农民〕〔萧战苏沐秋〕〔战神奶爸〕〔36749〕〔无敌真寂寞〕〔三国之随身魔法塔〕〔星空三界〕〔全球游戏:只有我〕〔时倾澜薄煜城〕〔成吉思汗的动物军〕〔医武高手闯天下〕〔三爷,夫人她又惊〕〔小妻太娇嫩,枭爷〕〔神医狂妃:邪王的〕〔超级豪婿〕〔爹地快来,巨星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14章 沉默的晚餐
    今晚的饭桌上,气氛很是古怪,丝毫没有往常郑丰年一家休沐回来时的那种轻快愉悦。

    尽管轻松愉快的从来都只有上房和小大房。

    黄大仙的那一屁威力巨大,首当其冲的郑玉莲当场就被熏晕了过去,昨天的脑震荡还没好,新一轮的肿包又在了她的后脑勺耀武扬威,好不容易醒了,却直嚷嚷着头疼,还老想呕吐,竟是比昨天要更加的严重了。

    除此之外,黄大仙那一屁倒是并没有给她留下太大的后遗症,反而是被她牵连的老太太一直到晚饭时候都缓不过神来,窝在床上满脸的神思不属,竟真的好似得了癔症。

    这两个重要人物出了这么大的事,自然是一家子都不得安宁很是忙乱了一阵,本是要去请郑大夫的,却没想到郑大夫傍晚时去了别的村到现在都还没有回来。

    去镇上又太远,且日落黄昏镇上的医馆恐怕也要关门了,只能悬着心等郑大夫回来再说。

    又或者,再过会儿就能缓过来了

    而没了孙氏的指挥,今日的晚饭依然是咸菜就着青菜糙米粥。

    且大概是因为受了黄大仙的影响,刘氏今晚的手艺大失水准,做的糙米粥比以往的任何一次都要难吃。

    也就勉强比昨日三婶煮的那一锅早饭要稍微好一点。

    米粒没有煮透,一粒粒的硬邦邦,吃进嘴里既费牙齿又费嗓子。

    不过就算今晚有大鱼大肉,小大房一家恐怕也吃不下。

    除了大伯家的小儿子郑文浩。

    因为今天郑丰年一家从镇上回来,所以吃饭时分成了两桌。

    云萝用力的嚼着米粒,看到同桌的大伯娘和大堂姐郑云兰、五堂妹郑云丹,以及隔壁桌的大伯父和大堂哥都是低头数着米粒一副吃不下饭的模样,唯有与她同岁的二堂哥郑文浩搅着米粥,大声抱怨着不好吃。

    不好吃,你倒是别吃啊

    在郑家人一溜的或纤细或面黄肌瘦中,最显眼的就是云萝和郑文浩了,因为他们两个都白白胖胖的。

    若说云萝肉呼呼的是因为她自己打猎喂养,那么比她更要胖上一大圈,身上的肥肉一圈累一圈的郑文浩又是谁喂养起来的

    再仔细看大伯娘和云兰、云丹姐妹,母女仨都是细皮嫩肉的,一双手也白白净净连指甲缝里都不见一丝污垢。头发梳得整整齐齐,身上虽穿的是粗布衣裳,但上面却不见一个补丁。

    而且,这一身衣裳折痕又新又深还有一股淡淡的松香味,显然是长时间叠放在松木箱子里,只偶尔翻出来穿上一回。

    比如,每旬大伯和大哥休沐,回白水村来的时候。

    云萝又看了看自家面黄肌瘦的姐姐和弟弟,再看三叔家不仅面黄肌瘦还蓬头垢面的两个妹妹,面无表情,却将米粒咬得“嘎吱”响。

    她其实是不介意他们过得又自在又富足的,只要,别总是理所当然的来占她的便宜。

    李氏倒似乎想要找云萝说话,搅着米粒双眼含笑的看了过来。

    只可惜她还没开口,云萝就冷着脸定定的看了她一眼,然后直接低头扒粥,一副不想跟任何人交谈的模样。

    李氏将要说的话一下子就僵在了嘴边,加上刚才的郁气未散,饭菜又如此的难以下咽,顿时也没了说话的。

    而在这样的沉闷气氛中,时不时从西间传出的,郑玉莲不耐烦的呵斥埋怨声和刘氏的轻声安抚就显得特别入耳了。

    一顿饭结束,小大房里除了郑文浩之外的几人都剩了大半的粥在碗里,因为实在是没胃口,而且,真的太难吃了

    以前他们休沐回来,老太太哪次不是好菜好饭的伺候着从没像今天这样简陋过。就连当郑家儿媳妇的李氏,也因为出身好得老太太的看重,从没吃到过这样难以下咽的饭食。

    郑大福的脸色不大好看,他自认是去外面闯荡见过大世面的人,耕作几十年也更明白粮食的来之不易,尤其今年干旱就在眼前,哪怕现在能落下雨来粮食也势必减产,还不知接下来的一整年是否能够吃饱。

    而现在,老大一家都剩了大半的粥在碗里,太难看了

    但这里毕竟有他最看重的长子和长孙,郑家往后的前程还要靠他们,所以他最终也只是看了那些剩粥几眼后,垂下了眼睑没有说什么。

    郑丰年一看老爷子的脸色也知道不好,不禁搓了下袖子,干笑着说道“今日回来时还真是吓了一跳,只不知那黄鼠狼是怎么回事。”

    郑大福是很愿意给长子脸面的,此时虽心里不得劲但也顺势下了坡,看向云萝,“萝丫头,你怎么捉了黄大仙回来往后可万万不能够了,看把你祖母和小姑吓的。”

    虽忙活了一通到现在都还没有问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全家也就只有萝丫头会往家里带猎物,所以直接问她肯定没错。

    云萝正从凳子上跳下来,闻言抬头就问道“什么是黄大仙为什么叫它黄大仙”

    她又不傻,自然不能承认她是故意逮了黄鼠狼回来恶心人的。

    而现在,黄大仙已功德圆满,功成身退。

    更准确的说,应该是等郑家人反应过来的时候,那黄鼠狼早已经在云萝的眼皮子底下跑得不见踪影了。

    反正它的肉又不好吃。

    郑丰年看着她的目光十分和善,仿佛真是一个疼爱子侄的宽厚长辈,微笑着说道“黄大仙就是傍晚时院子里的那只黄毛动物。它本名叫黄鼠狼,传说它能修炼成仙且十分的灵验,所以咱老百姓又会尊称它为黄大仙。”

    “真的有神仙吗”郑云桃听得入神,好奇心大起。

    “自然是有的。”郑丰年呵呵笑道,“就说这黄大仙,传说它每长一岁背上就长一根白毛,当它的背上有了一条白线的时候,就真正的得道成仙了,那时候才真真是法力无穷,轻易就能使人神志不清。不过黄大仙最是记仇,轻易不可得罪它,也不可与它太靠近,毕竟那神仙手段又岂是区区凡人能承受的”

    “那那该如何是好”

    “倒也无需太过惶恐,敬而远之便好”

    看着满脸红光、凯凯而谈、仿似身处在某演讲会场的郑丰年,云萝突然有点明白了他为什么三十岁才考中秀才,且考到现在也没有考中举人。

    眼皮一耷,她转身出了堂屋,可没有兴趣在这儿听乱七八糟的志怪故事。

    话说,你这么相信这些志怪故事,难道不应该更担心你那被黄大仙直面攻击了的小妹和老娘吗

    云萝木着小脸对此不屑一顾,却没想到刚一转身就被刘氏拉到了一边,忧心忡忡的跟她说道“小萝啊,你捉了黄大仙来家里,虽说是你年少无知,黄大仙也并没有受伤,但毕竟得罪了它,这可如何是好要不,娘明日去买些供品拜祭一下希望黄大仙能看在咱诚心认错的份上,大人大量的饶恕了你的罪过。”

    云萝“”

    不,它受伤了,被小姑一脚踩到了尾巴尖尖,当时听它叫得那么凄厉,也不知伤得重不重。

    郑丰谷也从堂屋出来了,且也是一脸的忧心忡忡,看到站在檐下的娘两便走了过来,开口就说“小萝啊,明日爹陪你去拜拜黄大仙,请求它大人大量不要跟你计较。”

    “”不,我拒绝

    还有啊,您想怎么拜要我再去把黄大仙捉了来,然后放在那儿让您拜吗

    小文彬不知何时站到了他们的旁边,眨巴着大眼睛一脸好奇的问道“黄大仙长什么样儿呀我都没有看见”

    云萝摸了把他的脑袋,特别义正言辞的说道“那就是一只黄鼠狼,在有些地方也叫它黄皮子,长得就跟拉长的黄毛老鼠似的,遇到危险的时候会放臭屁,那屁能把人熏晕了过去。”

    “啊,这么厉害就跟小姑一样吗”

    小文彬只有惊叹,郑丰谷和刘氏却是脸色急变,连连拉着她不许她再胡说,以免越发得罪了黄大仙。

    云萝能怎么办呢

    为了耳朵清静,她只能闭嘴。

    旁边突然响起一声嗤笑,转头就看到十三岁的大堂姐郑云兰带着妹妹郑云丹从堂屋里出来,斜眼轻蔑的瞥了眼云萝,捏着嗓子用那格外娇软的声音说了一句“真是不知死活,竟连大仙都不放在眼里。莫不是真以为有着一把子蛮力就能为所欲为了”

    然后与他们擦肩而过径直进了东厢,竟连招呼二叔二婶一声也没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只会拍烂片啊〕〔我就是不按套路出〕〔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