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半生离落半生醉〕〔夏晨曦〕〔团宠女帝五岁啦〕〔系草的小可爱甜爆〕〔夜北收徒〕〔魔头夜北〕〔仙帝归来当大佬〕〔网游之远古争霸,〕〔拼搏年代〕〔主角陈塘林初雪〕〔豪门狂婿林初雪陈〕〔顾少的独家挚爱版〕〔穿成偏执皇帝的白〕〔全球格斗〕〔攻妻不备:俏,我〕〔糖果战记〕〔凌云狂少〕〔九都狂龙〕〔忍者就该出肉装〕〔我真的是反派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15章 郑丰年的光
    云萝盯着打开又关上的东厢,眼神漠然得就像是在看一群陌生人。

    回头,却见郑丰谷和刘氏也在看着东厢,意外的脸色不大好看。

    也不知是不是昨晚云萝的那一番话终于在他们的心里留下了一些痕迹,因为在这以前,他们是从来也不会对大伯一家表现出丝毫不满的。

    就如现在,大伯家的几个孩子对叔叔婶婶无礼不恭敬又不是今天才有的,哪次不是笑笑就过去了还总找借口说孩子小不懂事。

    郑文彬拉了下云萝的手,说道“大姐和五妹妹的衣服真好看,一个补丁都没有呢,看着就跟新的一样。”

    那忽闪的大眼睛中满满的都是羡慕。

    云萝真不忍心告诉他,她们在粗布衣裳的里面,还穿了细棉布呢。

    可不像她,这一身灰不溜秋的粗麻布,还早已补丁垒补丁,只因为都是灰不溜秋的颜色,加上刘氏的手艺好,远远的乍一看竟是看不大出来的。

    也就最近打的那一块补丁特别的新了一点儿。

    小文彬也好不到哪儿去,甚至更差,毕竟他现在身上的那一件衫子好像还是她淘汰下去的。

    刘氏含笑看着小姐弟两,说道“她们住在镇上,你大伯和大哥又是有脸面的读书人,自是与咱不同,总得穿得体面些。”

    小文彬懵懂的点点头,云萝却不打算纵容她的退缩,毕竟刚刚还在不满大房姐妹的无礼呢,转眼你就给她们说起了好话,这翻脸的速度也太快了

    所以她沉着脸就怼了过去,“大伯那每月一两银子的束脩够他们一家六口人在镇上的吃用么大哥每年的学费加笔墨纸砚要花费多少他们每次参加科考又得带多少的费用盘缠凭什么我们衣衫破烂、饿着肚子都要供他们过得体体面面”

    刘氏连连拉扯,让她不可再胡说,郑丰谷的脸色也忽红忽白的。

    但他是个老实温和的人,从不会忤逆父母,同样的也不会打骂孩子。

    所以他憋了半天,也只憋出一句,“都是一家子骨肉,哪里能算得那么清况且你大伯和大哥读书,那是光耀门楣的大事,岂能用些俗物来衡量咱吃苦受累些也是应当应分的,毕竟他们有出息了,咱老郑家全族的人面上都有光。”

    云萝面色不动,淡淡的问了一句,“哦,大伯也成了秀才老爷好多年了,可有给谁占过光得过实惠”

    “怎么没有你大伯中了秀才,咱家就能免了徭役,这是多大的好处啊再有,有了你大伯这个秀才,咱出门去都能挺着腰杆,谁见了咱不是客客气气的”他似想起了什么美好的事情,脸上的笑容都轻快了起来,继续说道,“你大伯还要继续考举人,考进士呢,到时候可更了不得,直接就能当官,咱也都能成了官家人。”

    原来您就是怀着这样美好的愿望在奉献您的血与汗的吗

    这么说来,原来竟是我们占了天大的便宜

    云萝看着满脸憧憬的郑丰谷,又低头看了眼仰着脑袋懵懵懂懂看着他们的小文彬,突然也不想再多说什么了。

    她本就不是什么有耐心、会苦口婆心劝说他人的人,甚至在绝大多数时候,对于别人的事情,她秉持的态度向来都是只要别来招惹我,你爱干嘛干嘛。

    对于郑丰谷和刘氏,这两个唯二知道她并非亲生却依然将她视如己出的人,她也是真心将他们当成亲爹娘,哪怕无法她认同他们的许多行为想法,横亘在心中的隔阂总也消除不去以至于亲密不起来,但她还是会忍不住的想要拉他们一把。

    然而每次,他们总有自己的一套理论来驳斥她的话,即便偶尔听了进去,也是转头就忘,还能找出无数的理由来为小大房开脱。

    这一次,又是这样。

    云萝已是很不耐烦,但表现在面上却也只是拧了下眉头而已。

    不过是多读了几本书,千辛万苦才在而立之年考了个秀才,有什么可稀奇的

    秀才,确实有了些特权,见官不跪,免除徭役,三年两次的岁考成绩优异者为禀生,可按月从官府领取粮食或银两。

    可惜,郑丰年从没考中过禀生。

    而如果没有他一家的话,郑家的其他人会过得比现在更差吗

    本小姐还是高考状元呢,更是从祖国最顶尖学府里出来的高材生,还有个精通数理化,立志成为航天第一人的死对头,要不是被参军耽搁了学业,分分钟考研读博,继承祖母的衣钵发扬国医,从此走上人生巅峰

    要不是这个时代的女子不能参加科考,她又何必过得这般憋屈

    等等,她为什么又想起了沈念那么讨厌的混蛋姑娘,就应该再也不见

    如此一来,她就更加没了说话的。

    刘氏又劝慰了几句,尽管语气中带着几分无奈羡慕,但剥开表象却是打心眼里的认为郑丰年一家就是应该过得比他们要好,他们再是羡慕也是羡慕不来的,还不如安分守己、甘于现状,免得想多了反而心生妄念坏了性子,更坏了两房的情分。

    堂屋里传出李氏的呼喊,刘氏听见了连忙抛开这里的事不提,快步走了进去,那姿态颇有几分卑微。

    “二弟妹,你怎么出去了这么久我都把桌子收拾好了,只不知,这点剩菜剩饭和碗筷该放去哪里”

    “大嫂,您坐了那么久的马车可不轻松,哪还能再让您干这些粗活都放着交给我来吧。”

    “那怎么好意思我也是每旬才回来一日,平时都是劳累你和三弟妹替我在家孝顺照顾爹娘,已经很是难为情了。”

    “这一点点活也用不了多大会儿工夫。况且都是一家人,说什么劳累不劳累孝敬爹娘本也是应当应分的。”

    “二弟妹却是说得我越发不好意思了,我不能常在家中,倒是竟有些施展不开,都不知自己能干点什么了。都是一家人,若有什么我能帮上忙的尽管交给我,千万莫要客气。”

    吴氏也加入了聊天,语气轻快的说着“家里就那么点活计,我和二嫂也都做惯了的,大嫂你尽管坐着就是,等会儿,我还想跟您讨教一些刺绣上的事呢。”

    “那我可真不管了”顿了下,才又说道,“我今日也带了个花样子回来,在镇上很是受欢迎,听说是从府城那边传过来的。”

    “真的吗那大嫂您等会儿可一定要借我看看。”

    “这是自然,我看三弟妹的肚子比上次见面时又更大了许多,怕不是个小胖子吧那花样绣在肚兜上也是极好的。”

    妯娌三人突然就聊得热火朝天,云萝站在门外听了会儿,然后面无表情的拉着小弟往西厢走去。

    灶房里有叮叮当当的声音,云萝走几步探头看去,正看到二姐裹着块抹布将药罐里的药汁滤出到碗里。

    “二姐。”

    郑云萱闻声转头,冲着她绽开了一个微笑。

    小炉子的火光轻轻跳跃着,照在她的侧脸上,给她镀上了一层暖暖的膜。

    云萝看了眼她手中的药罐,说道“小姑傍晚时又磕了一下,好似更严重了,这药不用换个方子”

    郑云萱犹豫了下,俯身凑近过来,低声说道“就算要换方子也得等六爷爷回来之后啊,可我现在若不煎这药,如何跟爷奶和小姑交代再说,买都买了,不吃就浪费了。”

    云萝“”

    二姐,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