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秦爷撒糖甜蜜蜜〕〔苏雨涵叶辰〕〔初见深情:左少,〕〔林阳苏颜〕〔不死的我只好假扮〕〔我对系统求婚了〕〔重生之万界天尊〕〔爱你成瘾:偏执霸总〕〔重生大唐我为世界〕〔秦一飞杨若曦超强〕〔我只会拍烂片啊〕〔我创造的万事屋〕〔凤落蛮荒叶清心〕〔重生,偏执老公的〕〔重生后变成团宠人〕〔唐芯秦南枫〕〔网游之远古争霸,〕〔秦烟陆时寒〕〔夏笙儿权玺〕〔炮台法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17章 不告而别
    这一天,郑丰谷和刘氏在上房留到了很晚才和郑丰收两口子前后脚的出来,各自回屋。

    摸着黑洗漱、进屋、脱衣睡觉,期间还夹杂着两口子的轻声说话声。

    “大侄儿再过三个月要去府城考试,若是考过,那咱家可就有两名秀才老爷了。”

    “听大哥的意思,书院的先生们都认为文杰是极有希望能考中的,到时候可不仅仅是一门两个秀才老爷这么简单,明年他们父子两个还要一起去考举人呢。”

    “中了举人,就能当官了吗”

    “好像是的,不过举人也就能当个小官,要当大官还得考了那什么进士才行。”

    “小官已是极了不得了,想想咱以后都能成为官家人,真是做梦都要笑醒呢。”

    “嘿,连大哥都说文杰读书比他更好更刻苦,明年就先让他跟着去感受一下,等再读几年书,考个举人不在话下,到时候也不打算马上就去求官,还是得去京城考了进士后再做大官才好。”

    “那可真不容易呢,这么晚了,我们刚才出来的时候还看见大侄儿的屋里亮着油灯在读书。”

    整个家里,也就只有上房和两个读书人有资格点油灯。

    他们屋里倒是也有一盏油灯,但却只有灯而没有灯油。

    郑云萱早已经搂着赖在她们床上不肯走的郑小弟躺在床外侧沉入梦乡,云萝则闭着眼睛躺在靠近窗户的那边墙角,在黑暗中翻了个身。

    是谁给了你们这么大的自信,竟然以为去年县试府试均排名靠后,院试时更不曾上榜的郑文杰,经过了一年的努力就能轻松考中秀才还连明年的秋闱都安排好了

    太不要脸了

    第二天,云萝依然是在太阳升起之前就起床了,在去后院上茅房的时候,她突然听到了鸡圈那边有异响,不由得走近过去探头一看。

    隐隐约约,她看到十几只鸡缩在角落里发出受惊的“咕咕”声,一团毛茸茸的看不清是什么东西正盘踞在鸡圈中央,似乎在啃着什么。

    空气中散发着浓浓的血腥味和一股独特的骚臭味。

    她在鸡圈外默默的站了会儿,然后转身,悄无声息的离开了,来回皆都没有惊动到鸡圈里的那位不速之客。

    背上篓子出门,路过山脚刘阿婆家的时候,她利索的翻墙进去,摸着黑从灶房找了个陶罐和半碗米。

    今日一门心思的赶路,她在林中穿行的速度飞快,当太阳透过树叶的缝隙照射到身上的时候,她也到了山洞前。

    她并没有马上进山洞里去,而是远远的站着先观察了会儿,没发现里面有什么动静,不禁眉头一皱。

    难道昏迷到现在都还没有醒

    虽不大愿意靠近危险人物,但总不能眼睁睁看着那少年死在眼皮子底下。于是在洞外观望了良久,还是小心谨慎的走了进去。

    山洞里黑黝黝静悄悄的,除了角落里的一堆野鸡骨头,再没有别的什么能证明这里曾出现过人类。

    “走了”

    她在山洞里巡视一圈,确定那少年已经离开,便也没有在里面多做逗留。

    走了也好,省得她担心他醒了之后不但不感激,还要继续杀她灭口。

    这么一想,又觉得有些气愤,将背篓里刚沿路采摘的几味草药全抓出来扔在了地上,重新背好篓子就颠颠的跑了。

    与其担心陌路相逢的小少年,还不如去找点吃的填肚子,她今天都还没吃早饭呢,过会儿可以弄点肉,再煮个粥。

    完美

    她的身影转眼间就消失在林子里面,不知道有人在她离开之后从另一边林子里转了出来,直直的盯着她离去的方向,目光潋滟,翻涌起一片痴狂。

    他从没想过现在就去找她,却意外的在此相遇,还救了他。

    无论前世还是今生,他都被她所救,而曾经发生在她身上的不幸,他绝不会让他们在今生重演

    身旁的大树承受不住压力发出“咔咔”的声响,他一瞥一顿,然后若无其事的收回手,站在原地喘了几息,压下涌到喉头的腥甜。

    然后他走到刚才云萝停留的地方,蹲下身将她扔在地上的草药一株株的全捡了回来,仔细收好。

    这么小的阿萝,他都不曾见过呢,又白又嫩还肉呼呼的,好想捏。

    果然跟卫漓有点像,卫漓小时候也是白白胖胖的还长不高,一直到十岁之后才迅速的瘦下去,身高也是疯一般的长。

    听说卫侯更惨,一直到十五岁还胖墩墩的,全然不是之后玉树临风的模样。

    想到好友,景玥不由得脸色暗沉,桃花眼中幽暗森森,不见一丝一毫的潋滟多情。

    云萝却蹲在山溪边摘马兰菜。

    今儿运气好得很,竟遇到了这么一丛鲜嫩的马兰菜,长在溪边湿润的泥土里,水灵灵的。

    她自是不客气的蹲下就开摘,一边还生起火来炖上了白米粥,饱饱的吃了一顿。只是除了熟能生巧的烤肉之外,其他的食物那味道颇有些一言难尽。

    “阿婆,我摘了些马兰菜。”她在中午前就出了山,将半篓子在今年格外难得看见的鲜嫩马兰菜放到了刘阿婆的面前。

    刘阿婆看着这水灵灵的绿色,冷肃的脸色都好看了些,难得的抬头看了她一眼,又看了看篓子底下的瓦罐和一个大陶碗。

    这两物件真是眼熟得很。

    云萝却丝毫没有偷摸了东西被逮住的尴尬与难为情,光明正大的将瓦罐和碗洗干净后放回到了灶房,出来后又跟刘阿婆说道“我早上起得早,阿婆你还在歇息,就没吵醒你。还拿了小半碗米,熬成粥吃了”

    她说得自在,刘阿婆也听得自然,只将水桶塞进了她的手里让她去打水。

    云萝的力气大,轻轻松松的就从井里拎上满桶的水来,一边还探头往水井里望,“水位又下降了。”

    刘阿婆的院子里就有一口水井,这是让整个村几十户人家都要共用两口井的白水村村民们极为羡慕的事,他们甚至不知道这个老太太究竟是何来路,为什么竟连里正都向着她

    除了长得凶又不好亲近之外,好像也没什么特别的。

    等云萝将灶房和院子里的两口水缸都打满水的时候,刘阿婆也将马兰菜都收拾了出来。

    离开前,云萝想到这两天发生的事,站在门口对刘阿婆说道“阿婆,我那灵芝被人捷足先登了,倒不用麻烦你了。”

    刘阿婆眉头一皱,那脸色顿时就更加的肃然可怕了,“怎么回事”

    那深山之中,可没几个人往那里跑,谁能摘了小丫头的灵芝去

    云萝微抿嘴,轻摇头,面上没什么表情,心却痛到不能呼吸。

    感觉失去了好几个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