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缘未尽情难绝〕〔非洲酋长〕〔诸天冒险家〕〔凡人是怎样练成的〕〔我走路成了世界首〕〔穿梭魂器〕〔子凡界〕〔火影:开局一双神〕〔二婚甜妻:祁少,〕〔桃源首富〕〔农妻山泉:极品傻〕〔豪门战神〕〔乡村小神医〕〔万世为王〕〔道门野史〕〔英雄联盟之天秀中〕〔重生修正系统〕〔婚路漫漫: 祁少追〕〔从食铁兽开始称霸〕〔将门医妃当自抢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18章 不大好吃
    “小萝,你今儿怎的这么早就回来了”

    从村后到家里,要经过虎头家的门口。正巧他今日竟安安分分的在家里待着,看到云萝出现,当即就窜了出来。

    云萝停下脚步看他,他却窜到了她身边之后二话不说就来拉她的手臂,想要将她拉进他家里去。

    然而,一拉,竟是木有拉动。

    那一瞬间,高高壮壮的小少年直勾勾的盯着她,满脸都是生无可恋,连本来要说的到了嘴边的话都倏忽消散了个干净。

    云萝默了下,难得良心发现的主动松了劲,看着他问“有事”

    被打击得多了,郑虎头很快就缓过了神,一边将她往家里拉,一边皱着眉头说道“先别回去,你家里现在正乱着呢,真是烦人得很”

    云萝顺着他一起进了他家门,随口问道“怎么了”

    “说是鸡圈里的一只鸡被黄大仙给吃了。我刚过去看的时候,大奶奶都被吓晕过去了,又请了六爷爷。”

    云萝顿时就想到了今日清晨,她去后院时遇到的那一场。

    不由得眼角一耷,转而就冲着坐在屋檐下做针线的老太太和大姑娘打招呼,“太婆,云蔓姐。”

    郑云蔓,郑虎头的亲姐姐,也是郑丰庆的闺女,郑家二房唯一的姑娘,年方二八,长得甚是秀丽,性子也温柔,与镇上的李三郎定亲,还有半年就要出嫁了。

    那李家在镇上开了间杂货铺子,家境甚是殷实,又与胡家大舅关系极好。而李家的三子年方十八,自幼读书且读得极好,已在去年考取了秀才的功名,还是个案首。

    这也是郑玉莲每每见面都阴阳怪气,还总想要仗着长辈的身份欺压她的最主要原因。

    她看到云萝就放下了针线过来拉她,笑眯眯的说道“昨日的事我都听说了,现在你家里也正闹得很,你就先别回去了,坐着帮我看看我这几个荷包绣得怎么样。”

    昨日那事就是因她而起,今天的事则是因昨日而起,她现在回去肯定讨不了好。

    云萝又不犯贱,能躲避当然是不愿意往枪口上撞,顺势就在郑云蔓旁边的小凳子上坐了下来,拿着一只荷包翻来覆去的看。

    “好看,比我厉害多了”

    这是一句真得不能再真的真心话,她自己虽连缝个补丁都缝不好,但看绣艺好坏的眼光还是有的。

    荷包上一朵缠枝牡丹,袅袅婷婷,栩栩如生。

    郑云蔓抿嘴微笑,又拿起了针线继续做活,一边轻声说着“我可不与你比,你连个补丁都打不好呢,缝比破洞还要大。”

    云萝顿时就想把荷包扔到她的脸上去,却正好瞥见她手上正在绣着的那个笔袋,当即坐直了身体,一本正经的说道“青竹纹太过寻常了些,绣并蒂莲才好呢,还能让别人都晓得他已名花有主。”

    郑云蔓的小脸霎时通红,抬手就来捶她。

    刚才听云萝打了招呼之后就进屋去的老太太走了出来,正好听到这话,不由笑嗔了她一句“莫要再打趣你姐姐了,她正害羞呢。”

    说着,又将手上的碟子塞进了云萝的手中。

    小小的一碟子,装着十几颗红枣、一小堆蜜饯和几块糕点,分量不多,价格却不便宜。

    云萝一巴掌推开闻到味儿凑过来的郑狗头,捏起一颗蜜饯就咬进了嘴里,“谢谢太婆”

    老太太只笑眯眯的看着她,又摸出几颗枣子来塞进了宝贝曾孙子的手里。

    “这是前两天李家的三小子送来的,说是近来书院里先生布置的课业有点多,不能时常来给老婆子请安,特意来赔罪的。”

    “哦”云萝点点头,转头又格外认真的朝郑云蔓说道,“谢谢云蔓姐”

    郑云蔓脸上更红,恼羞成怒之下举着寒光闪闪的绣花针就要来缝她的嘴。

    老太太坐在椅子上乐呵呵的看着她们闹。

    她本是郑大福的继母,却又在生下郑二福之后的没两年就成了寡妇,含辛茹苦把两个儿子和一个闺女拉扯大,之后送继女出嫁,又与继子分了家跟自己的亲生儿子过,但继子郑大福也还算孝顺,逢年过节从不敢忘了她。

    只不过前些年发生了点事,她不大喜欢孙氏,也就几乎从不过去大房那边,但对大房的几个儿孙辈的孩子们还是不吝慈爱的。

    至于二房,二房的子嗣没能像大房那般繁茂,老太太赵氏跟着她唯一的亲儿子郑二福过,郑二福和妻胡氏就只得了郑丰庆一个儿子,郑丰庆和小胡氏也只比父母多得了一个大闺女郑云蔓。

    一家子四代同堂,人口却简单得很,虽没那么热闹但更清静,和和睦睦的过日子,甚是得趣,郑云蔓和郑文琰这唯二的两个曾孙孙更是老太太的心头肉,也是一家长辈的掌中宝。

    小胡氏挎着一篮子湿衣服从河边回来,看到云萝就忍不住笑眯了眼,边晾晒着衣服,一边还不忘告知刚探来的情况,“我刚从你家门前过来,还闹着呢。大伯娘倒是醒了,只嚷嚷着心慌头晕的,一家子也都没个清静,正折腾着要拜黄大仙。”

    她是个性情温柔的妇人,模样也好,与郑丰庆的感情极好,说话都慢声细语的几乎从不发脾气,此生最大的爱好却是胖乎乎的小孩儿。

    比如,郑云萝。

    听说郑云蔓和郑虎头小时候都被她养得胖嘟嘟的,之后长大开始抽条儿瘦了下去,她还暗暗垂泪了许久。

    晾好了衣服,她转过头来看着软乎乎却总喜欢摆着一本正经严肃表情的小姑娘,忍不住好奇的问道“小萝,你昨天真的捉了黄大仙回家呀”

    吃下最后一口糕,云萝淡定的擦了把嘴,点头“嗯”了一声。

    小胡氏顿时也一脸惊吓,抚着胸口便说道“哎呦你这丫头咋就这么胆大呢我刚才在门外听了一耳朵,那黄大仙昨日离开之后又偷偷的跑了回来,把你家后院的一只山鸡给吃了,听进去看了的人说,那鸡圈里血呼啦咋、一地鸡毛,真是吓死个人”

    老太太赵氏听得心惊肉跳的,忙冲小胡氏说道“快别说了别看咱萝丫头本事大、又从小乖巧懂事的,但也还是个小丫头呢,大人没事也不会跟她讲这些,哪里能晓得黄大仙的厉害可别吓着了她”

    小胡氏连忙闭嘴不再说了,但那一脸的心有余悸还是明显得不要不要的。

    蹲坐在檐下石阶上削木头的郑虎头抬起眼皮子瞅了他亲娘一眼,撇着嘴说道“娘,就你玄乎不就是只黄皮子吗,除了放屁特别臭点,也没啥特别的,肉还不大好吃”

    云萝霎时朝他发射了死鱼眼光波,而小胡氏则是当场惊跳了起来。

    “你这话是啥意思你你你你怎知道那那那肉不好吃你你你”

    你莫不是还吃过黄大仙的肉

    这句话翻滚在小胡氏的嘴边,却愣是说不出口。

    只是想想,都觉得好可怕

    面对着娘亲的质问和老太太的惊吓目光,虎头却是依然连头都不抬的专注着手上的木工活,随口就说道“吃过啊,就是不大好吃,我都分给栓子他们了。”

    “我打死你个臭小子”

    从来说话都温温柔柔几乎从不高声的小胡氏忽然暴起,随手捡起洗衣篮子里的棒槌就朝郑虎头扑了过去。

    郑虎头都被这不曾见识过的大场面给惊呆了,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被扑了个正着,顿时惨叫一声就冲着从他手中骨碌碌滚下去的木头追了上去,“我的陀螺”

    “砰砰”两声棒槌落在身上的闷响都打不回他跟着陀螺一路翻滚而去的那颗心。

    老太太赵氏捂着胸口似乎随时都要昏厥过去,竟也一反往日的护崽样,冲着小胡氏就喝道“打给我狠狠的打这个胆大包天的混账小子”

    转头又要去找罪魁祸首。

    他家虎头再惹是生非,但却还没有能捉住黄大仙的本事,所以绝对是云萝那丫头干的

    然而,转头寻找了一圈,哪里还有郑云萝的身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只会拍烂片啊〕〔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就是不按套路出〕〔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