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深夜聆阴〕〔超越狂暴升级〕〔大奉打更人〕〔团宠龙女萌萌哒〕〔医神小农民〕〔萧战苏沐秋〕〔战神奶爸〕〔36749〕〔无敌真寂寞〕〔三国之随身魔法塔〕〔星空三界〕〔全球游戏:只有我〕〔时倾澜薄煜城〕〔成吉思汗的动物军〕〔医武高手闯天下〕〔三爷,夫人她又惊〕〔小妻太娇嫩,枭爷〕〔神医狂妃:邪王的〕〔超级豪婿〕〔爹地快来,巨星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19章 拜大仙
    云萝回到自家的时候,一家人正在大家长郑大福的带领下,于院子里摆开了阵仗要拜黄大仙。

    脚步在大门外顿住,她突然有点后悔回来了。

    话说,她现在转头回去二爷家,乖乖接受太婆和庆伯娘的训叨还来得及吗

    事实告诉她,在她的身影出现在围观群众的视线里的时候,就已经来不及了。

    “呀,小萝回来了”

    出声招呼的是住隔壁的郑大牛媳妇,她本站在那儿瞧热闹,此时见到了被大奶奶孙氏咒骂了半天的主角回来,顿时一双眼睛都亮了,手中的半把瓜子更被她嗑得皮屑子乱飞。

    而随着她的这一声招呼,院子里的人也齐刷刷的转头望了过来,神色各异,表情各异,姿态各异。

    如此情况,云萝想要退出去显然是不可能的了。

    她瞥了眼坏她好事的大牛媳妇,跨过门槛进了院子,却不想在经过大牛媳妇身边的时候突然被用力扯了一下身后的背篓,紧接着再次响起那扯着嗓子的喊叫,“小萝你那么有本事,今儿怎么竟背了个空篓子回来以前哪次见着你不是背着满满的猎物莫不是真得罪了黄大仙,连猎物都打不到了”

    扯着篓子的力气对云萝来说倒是无足轻重,只这在耳边叫嚷的声音极大,让她不适的皱了下眉。

    正想挣开这拉扯,就见郑云萱从对面走过来,直接解下她的背篓,冲大牛媳妇轻声轻语的说道“大牛嫂子真爱说笑,那山里的猎物又不是咱自家养的,哪里能随随便便就捉了满框来我家小萝还小呢,不过就是比我大了些力气而已,往常也只是能隔三差五的带点猎物回家打个牙祭,怎么大牛嫂子瞧着的竟是每次都满框”

    十二岁的姑娘,有一对软糯的父母,对于一心想要护着点弟弟妹妹的她来说,再是性子温柔也懂得了许多,所以她下意识的就驳斥了大牛媳妇的话。

    家里本就因为昨日的事乱成了一团,无论如何也不能再给妹妹添上又一重罪责。

    哪怕大牛媳妇说这些话的时候其实并没有别的坏心思,但这话说的,总是让人不高兴的。

    篓子到了手中,大牛媳妇反倒是没了探究的兴趣,只随手往边上一放,就笑嘻嘻的说道“那话是咋说来着谦谦虚对,就是谦虚,小萝要没本事,能捉了黄大仙咱往常可是连见都见不着呢,就是遇着了,也是嗖一声就不见影了。”

    说着,她还想伸手来拍云萝,然手伸到一半,她低头对上了云萝的目光,忽然就连面上的笑容也都凝滞,莫名心虚的撇开了眼。

    不知为何,云萝那清泠泠的目光竟让她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云萝低头收回目光,看到绷起了小脸有些生气的郑云萱,难得主动的伸手牵上了她,往院子里走进去。

    这隔壁的郑大牛家说起来还是自家的同宗族人。

    更准确的说,应该是白水村有近半数的人家都姓郑,都是同宗的一族人,而郑大牛家就是其中之一。

    只是郑大牛的爷爷和郑大福是同辈的族兄弟,到了郑丰年那一辈就出了五服,到了云萝和郑大牛这一辈,血缘关系更是已经很遥远了。

    郑大福在同辈族兄弟中虽然居长,但他早年在外奔波,到了二十多岁才娶妻生子,长子郑丰年又因为读书而过了及冠之后才娶妻,以至于他的长孙郑文杰才十六岁,但仅比他小了几个月的族兄弟的长孙郑大牛却已经二十余岁,曾孙子都能上山下河了。

    可又能如何呢还不是早早的就埋入黄土了

    而他,可是要等着做老太爷享福的

    每次看到隔壁郑大牛家跑跑跳跳、脏兮兮的小儿子时,郑大福只要想到这一点,就会不由自主的有些得意。

    就如此刻,他看着大牛媳妇的这一番作态,即便心里不悦,却也不会放下身份去跟个妇道人家计较,只是朝着云萝说道“萝丫头回来了,正好,赶紧来拜一拜黄大仙。小孩子家家的不懂事,冒犯了大仙,只要诚心认错,想来大仙宽宏大量不会再与你计较。”

    云萝盯着被强塞进手里的三炷香,一脸的懵逼。

    此刻,她心里无比的后悔。

    她为什么要想不开的去捉了只黄皮子回来恶心人呢

    天知道为了捉那只黄皮子,她昨天翻山越岭追了多少路,一路还放跑了身边随手可得的好几只小动物。

    可她现在还能怎么办

    将这三根香扔到地上去再踩上两脚还是再去捉只黄鼠狼来证明传说中的黄大仙其实并没有那么神

    她握着香,木着脸,端端正正的朝着摆放好的香案拜了三拜,然后在老爷子欣慰的目光中默默的撇开了眼。

    算了,就这样吧。

    就当是在祭拜今晨枉死的那只山鸡了,回头一定要找着那只黄皮子把它抽筋扒皮

    见云萝乖乖的拜了香,一家子都不由得松了口气,尽管孙氏的目光依然恶狠狠的,大房几人瞥过来的眼神也多有怨怪,就连昨天还对她和和气气的三叔三婶都没那么温和了。

    人啊,都是这么的现实

    云萝淡定的在刘氏和郑丰谷的围绕下用艾草熏了熏,又跳进郑云萱准备好的水里泡了泡,顿时觉得拜一下黄大仙好像也不错。

    如果耳边能少点叨咕的话,就更好了。

    “你这孩子也真是的,明明昨晚都与你说好了今日要拜黄大仙,睁眼就不见了你的人影,可真是要把娘给急死了。”

    “你是不知,鸡圈里你昨日才刚捉回来的那只山鸡被黄大仙给吃了,你奶奶当时就被吓得厥了过去,其他人也都被吓得不轻,那一地的鸡毛和鸡血还是后来你庆大伯来了帮着收拾的。”

    “幸好你及时回来赶上了,不然,娘还真是担心”

    刘氏一边帮她擦着头发,一边絮絮叨叨的说个不停,说得云萝睁着眼睛越发没了神采。

    好想堵住她的嘴

    可是,这样会不会太过忤逆不孝了

    就算不是亲娘,只是个普通的陌生人,人家一片好心念叨几句,你却上去就堵人家的嘴,也是极为失礼的。

    本小姐前世纵横帝都二十年,后来又打遍军中无敌手,便是最最纨绔的时候,也不曾做过这么失礼的事情。

    除了对沈念。

    忙摇了下头将不该出现的坏蛋甩出脑外,眼角看到门口探出了一颗小脑袋,然后小文彬缩着肩膀遮遮掩掩的跑了进来。

    云萝看向他,眼神询问他有何事。

    他站在她面前,咧嘴冲着她傻乐,半晌轻轻的从衣服里面掏出了白白的毛茸茸的一团。

    “三姐你看,这是我今早在床底下找出来的,竟然是一只白白的小兔子呢”

    野兔多为灰蒙蒙的杂毛色,这样雪白雪白几乎没有一根杂色的兔子还真是极少有看见,尤其这还是刚出生不久,小小的一团正是可爱的时候。

    小文彬捧着这一团,欢喜得整张小脸都在发光。

    云萝看了一眼,才想起她昨日绑在黄鼠狼底下的那只小兔子,因为一番忙乱,倒是谁都没注意到这一小团,后来她随手就扔在了屋里,自己也忘记了。

    没想到竟钻进了床底下还被郑小弟给找到了。

    看着郑小弟那欢喜的模样,她眉头微皱,还有点嫌弃,“过会儿让二姐蒸了给你吃,也就能尝个滋味。”

    郑小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只会拍烂片啊〕〔我就是不按套路出〕〔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