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盛夏言景祗最新章〕〔上门神豪何金银〕〔我在末世要稳亿点〕〔何金银江雪〕〔主人公叫叶辰和苏〕〔狂婿归来杨凡〕〔屠尽万雄的战神杨〕〔永夜组织杨凡〕〔我就是个做玩具的〕〔霍海云晴〕〔叶落落慕少棠〕〔林炎柳幕妍〕〔万亿神婿霍海〕〔古武狂卫霍海〕〔最强豪婿霍海〕〔邪婿来袭霍海〕〔盛世大明〕〔超强狂婿〕〔王蜜王大山〕〔情深不寿言总宠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22章 都是我家的
    郑文彬来来回回一直喊着他没有说谎,喊得眼泪都冒了出来。

    云萝忽然摸了摸他的发顶,问道“你真看见了是她想踢我结果没有站稳反而把自己给摔了”

    “我看见了,真的看见了”小文彬满脸都是急切想要让人相信他的神情。

    “哦”云萝对着他微微笑了笑,悠悠的说道,“我刚还奇怪,她该怎么从石阶上摔下去才能叉着腿摔得那么不雅,原来是一脚踢出却站立不稳直接这么叉了下去啊。”

    这话一出,堂屋里突然安静。

    在此占据着主导位置的男人们大都没有亲眼看到当时的情况,而其中最有话语权的老爷子和郑丰年又都偏向着小大房,听了孙氏和李氏的话语之后自然而然的就摆开了阵势要责罚云萝。

    甚至,就连女人们其实也没有看到事情的发生,都是事情发生了之后才出门来看的。

    所以此刻听到云萝这句话,也不由得心里泛起了嘀咕,尤其是当时看到了郑云兰摔倒后姿势的刘氏和吴氏,细想之后不由狐疑的看向了李氏。

    但这两人,一个是懦弱不敢与大嫂作对,一个则事不关己也不愿意为了小二房的人得罪了最有出息的大嫂一家,所以竟都是沉默着不语。

    而老太太孙氏,她完全听不进云萝的话,一心认定了就是云萝作的怪。

    云萝却眼波流转,似笑非笑的看向外头东厢那边,隐约的还能听到郑云兰和郑云丹姐妹的声音从那里传出来,喃喃似自言自语的说道“叉得那么狠,我看她进屋的时候都还站不住呢,也不知会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

    李氏死盯着她,神情却逐渐涣散,不知想到了什么,忽然从手开始,整个人都禁不住的哆嗦了起来。

    这事最终也是不了了之。

    云萝和郑云兰这两个当事人各执一词,但越是说着,屋里的气氛越诡异,到后来就连李氏都一副神思不属的模样。

    最后,郑大福也只是训斥了几句都是一家人,自当和睦相处不可争闹之类的,就算是揭过了此事,也没有再提要责罚云萝的话,只是挥挥手让大家都散开该干嘛干嘛去。

    从始至终,郑玉莲都在她的闺房里窝着,时不时还砸两下床板发泄一下对于家中闹腾的不满,郑云丹也在东厢陪着受伤起不来的郑云兰,而到了最后,不知撒欢着跑去了哪里玩耍的郑文浩都不见踪影。

    事情这么轻飘飘解决,其实已经说明了老爷子相信了云萝的话,不是她推的郑云兰。

    但这并没有让她感觉有多高兴,看着喜逐颜开的小二房几人,她屈指敲了下拉着她手不放的小文彬,冷着脸说道“笑什么听说是我推倒的郑云兰,一家子就团团围着我问罪。现在明白了原来是郑云兰想要来踢我的,就轻轻揭过连一句训斥都没有。这就是咱家的家人相亲,姐妹和睦”

    小文彬听着顿时收了笑容,低头细细思索,越发的满脸不高兴了。

    在旁的刘氏听着这话忙说道“这说的什么话一家人相处哪能没点磕碰,怎好如此斤斤计较的再说,你大姐摔得厉害,也算是受了责罚,往后可万万不能再说这种话了。”

    郑丰谷也点头附和道“你娘说得对,一家人在一起,磕磕碰碰总是难免的,互相的让一让也就过去了。你爷爷本也没有要问罪什么的,多大点事儿,不过是以为你跟兰丫头姐妹争闹,想要教训几句。毕竟你们都还小,小孩儿做错了事,长辈自是要好好教导的。”

    云萝再一次无言以对。

    她能说什么她其实有几十上百页的话能说,但说了之后呢除了浪费她自己的口水之外,他们最多心里膈应一下,转身却又低下头颅往小大房凑了过去。

    她低头捏着小文彬那几根瘦巴巴的小爪子,终还是忍不住又说了一句“爹也说了要互相的让一让,可哪次不是我们让的他们,他们却何曾让过我们一次”

    刘氏顿时笑道“你大伯大伯娘是什么身份咱又是什么身份多让着点他们本也是应该的。”

    云萝眉心急跳,霍然抬头看向了他们,忍了又忍才终于没有恶言相向,只带着紧跟她不放的小文彬就出了门去。

    什么身份一个秀才一个除了读书什么都不会、偏还读不好书的酸秀才

    刘氏也被云萝刚才那眼神唬了一跳,半晌看着她出门才轻声说道“这孩子,怎么就想不通呢”

    郑丰谷拍了拍她的肩安抚,道“萝丫头自小就心气儿高,又比寻常孩子要聪明有本事,难免就多了些心思,往后再多劝劝她就是了。”

    刘氏脸色变换,不知想到了什么,忽然幽幽的叹了口气。

    郑云萱左右看了看爹娘,然后也转身跟着云萝出了门。

    却不想一只脚才刚踏出门槛,院子里就忽然响起了郑云梅的尖声哭叫,她吓了一跳,忙快步往外走。

    院子里,三岁的郑云梅四仰八叉的摔在地上,哭得眼泪鼻涕糊满了脸。五岁的郑云丹就站在她的旁边,怀里抱着个白毛团子冷冷的睨着她。

    孙氏的叫骂声从上房传出来,“一天天的闹个不停,这是哭丧呢”

    一道小小的身影从小三房的屋里冲了出来,弯下身子就去拉躺地上的郑云梅,并冲郑云丹怒吼道“你干什么欺负云梅”

    郑云丹微微后退的小半步,朝冲了出来的郑云桃冷哼着说道“谁让她抢我的小兔子的我不过是轻轻的推了一下,是她自己站不稳摔倒的。”

    郑云桃那一双继承自她亲娘的直眉霎时倒竖,又凶又厉害,“这小兔子什么时候成你的了”

    郑云丹有些怕她这凶狠的模样,不由得又后退了小半步,却依然梗着脖子说道“整个家里的东西以后都是我家的,这小兔子自然也是我的”

    本在灶房里做晚饭,又因身子重而此时才走到门口的吴氏听见了这话,顿时脚步一停,手扶着门框看向了院子里,“呦,这家里东西啥时候都成你小大房一家的了”

    看到长辈出现,郑云丹更怕了些,但她仍不退缩,义正言辞的说了一句“我爹是秀才老爷,我大哥也马上就要成为秀才老爷,家里的东西自然都是要全部给我家的,就连二叔三叔家,以后也都是要靠着我家过活的。”

    吴氏捂着胸口感觉遭受到了一击伤害,连原本见是小姐妹吵架而不乐意出来理会的郑老三都慢悠悠晃了出来,似笑非笑的看着郑云丹说道“乖侄女,你这话说得对。来,跟三叔说说,你这都是听谁说的”

    “啪”一声,东厢郑丰年那屋的窗户突然被用力推开,李氏站在窗后阴沉沉的盯着她小闺女,斥道“混账东西谁教你的这种大逆不道的话还不给我滚进来,看我怎么收拾你”

    郑云丹终于感觉到怕了,缩了下肩膀转身就要回屋里去。

    站在大门口本要出去却被这热闹吸引的云萝却突然出声,“等等”

    面对着突然全部转过来的目光,她又低头对身边的小文彬说道“去把小兔子抱回来,那可是我辛苦从山里捉回来的。”

    小文彬下意识的瑟缩,但随之而来的更多却是兴奋,双眼亮晶晶的冲云萝点了头之后就直冲冲的往郑云丹奔了过去。

    郑云丹抱着小兔子就要跑。

    但都是五岁的小孩子,她还真跑不过大了她几个月还整天河边地里撒欢的放牛娃,在她跑到东厢屋门前就被追上了。

    郑文彬伸手就往她怀里抓,“还给我,这是我三姐捉来送给我的,不是你的”

    李氏在窗后看着扭成了一团的两个孩子,又看看站在对面看戏的老三两口子,就连闻讯出来的老二两口子都只站在那儿满脸的无措,突觉得胸口鼓胀憋得慌。

    她深吸了一口气,再次朝她的小闺女怒喝道“还不撒手把兔子还给人家谁教的你这般无理取闹胡搅蛮缠让人看了都要笑话”

    云萝瞥了她一眼,对于她的指桑骂槐无感,而小文彬已经搂着小兔子颠颠的跑回到了她身边。

    他从没有如这一刻般的吐气扬眉过

    郑云丹眼泪巴巴的站在屋檐下不肯进屋,跟她娘说着“我上次看到二表姐也养了一只小白兔子,她买来时花了一钱银子呢”

    李氏的脸皮抖了一下,却仍骂道“眼皮子浅的东西,一钱银子就把你给吓着了进屋”

    云萝摸着小文彬的狗头,悠悠的说道“听见没你这小白兔值一钱银子呢。”

    小文彬抬头,“一钱银子是多少”

    “一百个大钱。”

    “哇”小文彬的眼睛马上就开始放光,摸了摸怀里的小兔子,一脸坚定的说道,“那三姐,我不要养小白兔了,我们把它卖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