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品仙婿〕〔乱世:开局截胡战〕〔岂是蓬蒿〕〔火影之一拳系统〕〔一世狼王〕〔青萍〕〔狼性燃情:快被总〕〔第八密度纪〕〔我以阴府镇阳间〕〔我穿越成了旁门左〕〔大道玄途〕〔比邻〕〔绝代神婿〕〔万界大轮回〕〔冥王异界生活〕〔异世之神鬼奇门〕〔本妃想低调,王爷〕〔你们的仙帝回来了〕〔重生九零:小哥哥〕〔替嫁娇妻,老公太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56章 读书忙
    三十多年前,家中有整整三十六亩良田,手上还有余银几十两,家中人口也简单,年年都有不少的结余。

    然后,他送长子去读书,几年后,又送二儿子和小儿子也都去读了两年书。

    可随着家里的人口越来越多,日日所需的花销也越来越多,家里一下子就紧巴了起来,到他长孙郑文杰出世,他手中已无余钱,辞了长工亲自带着两个小儿子下田耕作,连良田都卖出了十来亩。

    然后,终于等到了长子考中秀才。

    那时,家中虽只剩下二十多亩良田,但因为长子高中秀才,免了徭役,他又跟另外两名同窗一起开了个学堂,在读书的同时还能再挣些束脩回来。

    家里终于宽松了些,可还没能松一口气呢,紧跟着长孙也要读书,要进学堂,要进书院了。

    郑大福看着跟在二儿子身旁从后院牛棚里出来,嘴上还念念叨叨的小孙子,又看到三儿子那盯着他媳妇的肚子而越来越亮的眼睛,忍不住的急喘了几口气。

    变了变了,人心都变了

    “文彬啊,明日你就不用出去了,爹把牛牵出去放在能看见的地方,也不用你一直在旁边盯着。”郑丰谷觉得他儿子读书读得挺好,比他当年可是厉害多了。

    他当年背一篇千字文用了多久一个月,还是两个月来着哦,可能花了有三个月呢,还磕磕巴巴的老是忘记。

    文彬听见这话连忙摇头,说道“不用了爹,我厉害着呢,可以一边放牛一边背书,啥也不耽搁。”

    三姐说了,不能为了读书而忘记自己要干的活儿,因为读书其实也没啥了不起的。

    他其实觉得读书超厉害,不过三姐那么厉害,肯定说啥都是对的

    而另一边

    “小萝,你这么一说我就马上记住了啊”虎头蹲在山脚刘阿婆的屋外头,拧着眉头一脸气愤的说道,“我就说肯定是那先生教得不好,一上来便让我们跟着他读,都不晓得他说的啥意思,我哪里能记得住”

    他就说他这么聪明,怎么可能会读不好书都是先生不好耽误人呀,不然他现在说不定也能去考个秀才了

    他这心思明晃晃的,一点都不加掩饰的就表露在脸上,云萝看着不由得默了默。

    她觉得吧,秀才其实也没那么容易考。

    她把书本一合,妥帖的藏进怀里,脚尖点着地上的几个字,说道“今天你就先把这八个字给记住了吧,可别又跟前两天似的。”

    前两天,她教他认字,他当时就将她教的都记住了,便觉得这太简单,结果第二天,他成功的把昨天记住的全部都忘记了。

    至于他几年前曾学过几个月的那些字

    早就忘记到不知哪里去了。

    虎头又用力的瞅了那八个字一眼,然后站起来颠颠的跟在云萝身后,问道“小萝啊,你真要教我打猎”

    “你想学,我就教你。”

    自从跟着她去捉了三天的兔子之后,本来还能因为云萝的拒绝而放弃的虎头近来总时不时的想要跟着她进山。

    云萝见他一个壮壮实实的少年,身手也灵活得很,让他跟着在外头转了两天,然后也就同意了让他跟着进山,并开始认真的教他如何在山中行走、寻找猎物、布置陷阱等等。

    虎头听见她明确的答应下来,也很高兴,转而却又担心上了,“那你自己怎么办”

    云萝不由得惊讶,“林子那么大,我还能因为你跑去打猎就没猎打了再说,我也没打算以后都要靠捕猎为生啊。”

    “那你想哦,你以后是要嫁人的,说不准都不能在咱村里住了呢而且你一个姑娘家,总是干这些也不大好。”

    云萝扶额,完全不明白他是怎么把事情想去那么远的。

    难道是因为老看着家里给他姐姐准备嫁妆,受刺激了

    虎头却又说“我要不要去给张师傅磕个头你的本事是他教的,你现在又要教我,他会不会不高兴”

    “我师父不在。”

    “哦,也是。那”

    “啰嗦我教,你学着就是了。。”

    “这成吗”

    “那要不,你拜我为师”

    两人嘀嘀咕咕的就走远了,一直坐在院子大门外择菜的刘阿婆这才抬头看了两个远去的背影一眼,然后端了盆子、篮子转身进院子里。

    “砰”一声大门紧闭。

    第二天傍晚,云萝和虎头下山时,刘阿婆第一次开口喊住了她,并将她叫进屋里,把几本纸页都已经陈旧泛黄的书递到她面前。

    那是一整套的韵书,可以当字典词典使用,最重要的却是可以学雅言,也就是官话。

    云萝惊讶的抬头看向她,却第一次不敢伸手去接她递过来的东西,“阿婆”

    “拿着。”她依然耷拉着脸神情冷肃,左边脸颊上夹杂在皱纹之间的一块暗色印记格外狰狞,声音嘶哑似有砂砾在她的嗓子里翻滚摩擦,“我见你已识得不少字,也似学过点雅言,你又不用科考,学那些个诗词经书没啥大用,先学这个”

    她深深的看了云萝一眼,又说道“把官话学会了,你往后想去哪里都方便。”

    这就是学会普通话,走遍天下都不怕吗

    当然,这时候的官话跟她曾从小顺溜到大的普通话,可不一样。

    云萝不禁犹豫。

    眼前的这一整套韵书对她的诱惑实在是太大了。

    她曾经也在郑文杰休沐在家里学雅言的时候,竖着耳朵听了半天,又偷看了他学习雅言的韵书。

    身为曾精通多国语言的天才,重学一门与普通话类似的本朝官话并不是很难的事,只是难免有些口音,而且还是本地方言叠加着她曾说得最溜的普通话口音。

    一直都想有属于自己的韵书好仔细钻研,现在就这么突然出现在了面前,而且还是厚厚的一沓,足有十多本的整套韵书,比郑文杰的那一本可珍贵多了。

    犹豫半晌,她终于还是忍不住的伸手把这一套书给接了过来,抬头认真的与刘阿婆说道“我明天就去买笔墨纸张,等我把书抄好了,就马上还给你。”

    “不必麻烦。这书对我早已无用,就给了你吧。”

    云萝看她好一会儿,然后欢快的把这一套书仔细放进了篓子里,转身又双眼亮晶晶的看着她说道“阿婆,我给你把水缸都打满了吧,家里的柴火都还够用不我明天再给你捡些回来。我看你旁边的菜地都空了大半了,要再种一茬吗我帮你开地啊”

    刘阿婆冷冷看着她,凉飕飕的吐出一声“滚”

    然后她就拎着篓子愉快的滚了。

    郑云萱打了猪草回家,想进屋里去拿了针线来做,不料推门进去就看到妹妹盘腿坐在床上,正低头翻看着一本书。

    “小萝,你干啥呢”

    云萝正在努力研究韵书,那繁杂到能将人绕晕的韵律让她十分想念汉语拼音。

    她已经有了不少基本,不然的话,这简直像在看天书。

    见到二姐进来,便示意她先去把门关上,然后才凑过去轻声说了一句“我新得了几本书,二姐你也帮我看着些,别让人发现了。”

    云萱下意识的也压低了声音,问她“你又是从哪借来的书”

    “不是借的,这几本书已经是我的了,而且,比咱现在学的千字文要值钱一百倍都不止。”

    云萱顿时倒抽了一口凉气,吓得小心肝都忍不住“扑通通”的跳个不停,差点没腿软的直接跌坐到地上去。

    哎呦不行,让她缓缓

    她好歹也跟着读了几天的书,特意了解了一下书本的价格,知道最便宜的一册千字文都得好几十文钱,那一百倍是

    她扳着手指算得眼珠子直转圈圈,怎么都算不出来。

    “你你你你从哪得的这书”

    “这是个秘密。”云萝那上挑的眼角微微一弯,往常淡漠冷肃的面容都在瞬间和软了许多,凑近到云萱耳边小声说道“等二姐把字认得差不多了,我就教你说官话啊。”

    郑云萱本就圆溜的杏眼瞬间瞪得更圆了些,结结巴巴的说道“官官话咱还能学官话那那那可是大户人家才会说呢。”

    云萝被她的反应逗乐了,点头说道“等我先研究研究,学好了再教你。二姐你帮我看着些门,别让人闯了进来。”

    “成”云萱的眼睛都在不自觉的放着光,再看着云萝手中那本书的时候,甚至都带了些小心翼翼。

    然后她转身拿了针线笸箩坐到门口,不敢让人看到妹妹又新得了书。

    心情终于稍微的平复了一点点,忍不住好奇的问道,“这学官话,只就能学会呀”

    “一般来说,是不行的。”

    “那”

    “我又不是一般人。”

    云萱瞬间就被说服了,反正在她的心里,自家妹妹向来都是极聪明的,似乎就没有她不会的事儿。

    心中激动着,就连手上拿着的针线都好半天没有动静,怔怔的也不知神游到了哪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只会拍烂片啊〕〔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就是不按套路出〕〔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