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深夜聆阴〕〔超越狂暴升级〕〔大奉打更人〕〔团宠龙女萌萌哒〕〔医神小农民〕〔萧战苏沐秋〕〔战神奶爸〕〔36749〕〔无敌真寂寞〕〔三国之随身魔法塔〕〔星空三界〕〔全球游戏:只有我〕〔时倾澜薄煜城〕〔成吉思汗的动物军〕〔医武高手闯天下〕〔三爷,夫人她又惊〕〔小妻太娇嫩,枭爷〕〔神医狂妃:邪王的〕〔超级豪婿〕〔爹地快来,巨星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62章 坏了心思
    不过是小孩子的横冲直撞,郑大夫显然不会与他们计较,尤其这还都是他的侄孙侄孙女。

    他轻轻的拍了下文彬的脑袋,转而与郑大福说道“孩子嘛,哪里有不闹腾的大哥也宽宽心,大嫂和侄女都没啥大碍,磕得是厉害了些,不过敷上几贴膏药也就没啥事了。我那儿就有现成的,正好能用上,回头我让丰登送过来。”

    丰登正是郑大夫的小儿子。

    一直紧跟在郑大夫身后的郑丰收闻言,忙站了出来,说道“哪里能让丰登再跑一趟待会儿侄儿送六叔回去,也正好顺便将膏药带了回来。”

    郑大福的面皮顿时就紧了紧,与郑大夫客气的说着“这狂风大雨的还要你特意跑这一趟已是过意不去,理该让你侄儿送你回去。”

    郑大夫摸着下巴上的那一缕胡须笑呵呵的点头,并不反对。

    郑丰收又看了他老爹一眼,说道“还要再劳烦六叔帮您那没用的侄儿媳妇瞧瞧,真是一点轻省的活都干不得,又作妖不肯起来了。”

    这话让郑大夫愣了下,又若有所思的看一眼堂兄,随之朝郑丰收点了点头,道“来都来了,也不过是多费点工夫,既然侄媳妇不舒坦,那你便带我去看看吧。”

    不说郑丰收,云桃就首先跳了出来,高高兴兴的在前头带路,出了堂屋,连电闪雷鸣都不惧了。

    云萝看了眼脸皮子直抽的老爷子,转身也跟着出了堂屋。

    这一夜折腾,一直到郑丰收顶风冒雨的送了郑大夫回去,又将带回的膏药给孙氏和郑玉莲敷上之后,才终于安稳了下来。

    期间自也少不了孙氏中气十足的叫骂声,很显然老太太已经从疼痛中缓过来了,除了硌着老腰,真是啥毛病都没有。

    瓢泼的大雨落了一夜,等到天光泛白才雨势渐弱,却依然淅沥沥没有停歇。

    一大清早,云萝就自动清醒过来,推门就看到老爷子和她爹坐在屋檐下,忧心忡忡的盯着屋檐外淅沥沥的雨水。

    身上皆湿漉漉的,旁边还放着正在沥水的蓑衣。

    显然是已经出过一趟门了。

    这一夜大雨,干旱是不愁了,可田里成熟的谷子却遭了大难了。

    大门外人影一晃,郑虎头戴了个斗笠从外头跳进来,“大爷,二叔,小萝”

    “是虎头啊。”郑大福问道,“这一大早的,是有啥事吗”

    “没啥大事,就是给大爷送两条鱼来。”说着,将拎手上的竹篓子往上提了提,道,“河里都涨水了,不过鱼也多了,捉了有好几条呢,我爹让我拿两条过来。”

    郑大福的表情稍微缓和了些,点头说道“你爹有心了,不过你自家养在水缸里慢慢吃就成,不必送来。”

    郑丰谷则站了起来,伸手要去拿边上才脱下没多久的蓑衣斗笠,“河水上涨了这我可得去瞧瞧。”

    虎头只顾着寻了个木桶将竹篓子里的两条鱼倒了进去,又往里头舀了两瓢水,头也不抬的说道“我刚回来,河水都快要漫出来了,我昨日放下的几个篓子也被水冲走,就只剩下了两个。”

    郑丰谷闻言更急匆匆的出门去,云萝则凑到水桶边上,看到水桶里两条巴掌大的鱼,半死不活的划拉着。

    鱼不大,但也不算小,一个巴掌大小,一锅炖了,也能尝个鲜味。

    郑大福此时也有些坐不住,站在起来在屋檐下踱步,显得有些焦躁。

    “虎头啊,你家田里还剩多少谷子”

    虎头拧了拧眉头,说道“我听我爷爷说,差不多还有八亩地。”

    云萝听了他的话,不由看了老爷子一眼。

    虎头家的田地没大房多,但总共也有近十八亩田,一门心思的忙活了四天,收了一半多,还有近一半留在田里。

    而大房同样忙活了四天,收的却也不过十一二亩地,更有一半多还在田里经受着狂风大雨的洗礼。

    有时候人口多也真是没啥用。

    大房总共十八口人,并没有比二房的七口人干得更多。

    郑大福大概也是想到了这些,脸色不禁有些难看,往着镇子的方向看了又看,终只是叹了口气,气闷的又在小凳子上坐了下去。

    云萱捧着一大盆粥从灶房出来,刘氏在后头端了两碗咸菜萝卜,朝虎头招呼一声后端进了堂屋里。

    尽管雨未停,但今天该干的活依然要干,甚至因为硌伤了腰,还得伺候老太太和郑小姑,家务活更是不能放下。

    吃过早饭,郑丰收也拎着几包药从镇上赶了回来。

    “你大哥他们怎的没与你一起回来你没去叫你大哥”郑大福站在屋檐下问着急忙忙的将药包拎进灶房里去的三儿子。

    郑丰收却头也不回,随口便回了一句“大哥一家子也不晓得干啥去了,我过去的时候院门紧闭,叫了半天的门也没动静。”

    背着老爷子,云萝正巧看到三叔脸上的神色阴沉,甚至是带着几分狠厉之色。

    而老爷子听得这话,脸色也一下子暗淡了下来,然沉默了几瞬,终只是招呼着家里的几个人收拾收拾,然后赶了牛车往田里去。

    一路过去,真是一片狼藉。

    田坎小路泥泞,昨日还干裂的田地已灌满了水,未曾收割的稻谷秸秆几乎全都倒伏了下去,一眼望去,一片平坦。

    老爷子的手都哆嗦了,郑丰谷和刘氏也忍不住红了眼眶。

    家家户户都早已出门下地,顶着风雨,弯腰将倒伏的秸秆扶起,收割。

    湿漉漉的稻谷分量十足,收割的速度却更慢,落进泥里的谷子已顾不得了。

    首先,得将稻谷都收割了回去,然后才能去想落到了泥地里的谷粒。

    倒是有那着急的,或是田地少的人家,反而早早将田地收割完毕,现在还能出来帮亲戚邻里好友。

    忙到中午,郑大福端着碗看着眼前这一片连昨日半天的一半都不到的空地,咬咬牙,朝郑丰收说道“咱还有大半的田地没有收割,眼看着庄稼就要全烂在田里了,这可不成你去镇上,招几个短工来。”顿了顿,他又说道,“再有,把你大哥一家也全都给我叫回来”

    郑丰收撇了撇嘴,冷笑着说道“爹,我上哪找我大哥去一大早便院门紧闭的,正是防着咱去找他们呢。”

    郑大福一愣。

    刘氏与郑丰谷对视了一眼,然后低头沉默,至于心中是如何想法,却是只有他们自己知晓了。

    云萝夹一筷子咸萝卜,淡定的说道“左不过那么几个地方,学堂、大伯的好友家中、或是跟着大伯母回了娘家。”

    无视老爷子难看的脸色,云萝继续慢悠悠的说道“我觉得最可能是去了李家,毕竟别的地方总不能一家人全都过去。”

    老爷子忽的扔下了碗筷,沉着脸冲郑丰收说道“现在就去去把你大哥一家全都叫回来。你跟他说,如果他们今日不回,那么往后也就不必再回来了”

    郑丰收当即目光一闪,眼珠骨碌碌一转,随后咧着嘴连笑容都灿烂了起来,满口的应下,道“好嘞爹您就放心吧,我保管把大哥大嫂他们全都叫回来”

    顿了下,又问道“至于短工,爹你觉得该请几个合适”

    “这个你看着办吧,怎么也得请上十来个才够。”得尽快将谷子收回去,自是人手越多越好。

    “成,那我马上往镇上去。”

    看着小儿子连饭都顾不得吃,兴致盎然的模样,尽管这是他自己提出的,但郑大福还是不由得心头沉了沉。

    不过随之他又定下心来。

    再不管管,这个家只怕就要散了

    不远处有笑闹声传来,抬头看去,就能看到东边隔了两块地的那片稻田里,一群小伙子围成一团,顶着蒙蒙细雨,闹得正欢,倒伏了满地的庄稼都不能叫他们多添几分忧愁。

    那是李三郎和他带来的一群兄弟与友人,专门来帮他未来的老丈人收割庄稼的。

    郑大福远远的看着那一群热血腾腾的大小伙子,心中的滋味难言。

    他一直都觉得他比他二弟更有能耐,子孙也更有出息,往后的福气自也更大。

    却为何竟突然生出了一丝丝的羡慕嫉妒

    压下心事,继续忙碌,就又是半天。

    这一整天,雨势渐弱但始终不曾停歇,淅沥沥的似乎要将积攒了近半年的雨水一次下完。

    一直到天渐暗,云萝正蹲在西厢屋檐下发呆,身后的屋内,地上铺了竹簟,簟上阴晾着厚厚的一层金黄谷粒,几乎无处下脚。

    没晒干的谷子不能储藏,亦不能堆积,以免闷着谷子导致发热,进而发霉,所以现在家里的几间屋子里全都摊满了谷子。

    熟悉的车轮滚动声终于传来,并最终停留在大门口外,中午时跑去了镇上的郑丰收也终于回来了。

    他在驴车停下时率先跳下,脸上的笑容颇有几分洋洋得意,也不去管身后驴车上的其他人,径直奔进了大门,大声呼喊着“爹,我回来了我把大哥大嫂和侄儿侄女们都喊回来了”

    “瞎嚷嚷啥”老爷子的声音隔着门帘子从堂屋里传出来,却透着一股难言的滋味。

    郑丰年紧跟在郑丰收身后进了大门,穿得整整齐齐,冲着堂屋的方向便一脸愧疚的说道“爹,家里的事我都听三弟说了。也真是不巧,我岳父偶感风寒,我原本是想着顺道先去探望他老人家,再回家里来。若早知会突然下这般大的雨,怎么也不会推延到现在。”

    从堂屋出来的老爷子的脸色,以可见的速度缓和了下来。

    云萝坐在门槛上,托着下巴悠悠的说了一句“这么热的天,竟也会感染了风寒,李家爷爷还真是挺娇贵的。”

    郑大福的脸色顿时又一沉。

    紧跟在郑丰年后头进来的李氏瞥了眼云萝,叹息着说道“人年纪大了,可不就娇贵了嘛也不过是昨日白天贪凉多喝了几杯凉水,没想到当天晚上就咳了两声,今天就起不来身了。”

    于是,郑大福的脸色又缓和了,还似乎颇为认同的点了点头,并关心的问了一句“亲家现在如何了”

    郑丰年的神色一松,偷偷的与李氏打了个眼色,便听李氏皱着眉头忧心忡忡的说道“现在还在榻上起不来身呢。”

    “病得竟这样厉害”

    “可不是。”

    事情就这么三言两语的过去了,再加上郑丰年主动提起明日要带着几个孩子全部下地去收粮,郑大福也眉开眼笑了起来,憋了两天的郁气竟是眨眼间烟消云散。

    云萝也真是没了脾气,扒拉下晚饭之后将碗筷一扔,看了三叔一眼,然后拉着亲娘刘氏就径直回了屋。

    郑小弟近来越发的机灵了,一见三姐的行为就好似明白了什么,当即也从凳子上滑下,拉了二姐紧跟着也出了正房。

    身后响起三叔不耐烦的呵斥声“就晓得吃自个儿,你们娘还躺屋里饿着呢,还不快进屋去伺候着要是把你们娘肚子里的弟弟饿出个好歹,看我不削了你们”

    顿时一阵碗筷桌凳的碰撞声,随之云桃拉着云梅飞快的溜了出来,只剩下满桌子的狼藉等待人来收拾。

    尚留在正房的众人脸色各异,一时间气氛甚是古怪。

    孙氏反应过来,扔下筷子就要张嘴骂人,却忽听得郑丰收说道“忙了这么几天,可真累死个人。我家梅丫头的脸都晒脱了皮,幸好大哥大嫂今儿回来,好歹能让几个丫头小子轻省些,这洗洗刷刷的轻省活儿就交给大嫂了。”

    李氏顿时脸色一僵。

    孙氏的骂声在嘴里转了个圈,冲着郑丰收就骂道“作死的东西你大嫂一天天的伺候那么一家子人,好容易能轻省一天,你还敢指派起活儿来了”

    郑丰收将碗筷一推,翻着白眼说道“书院都放了假让学生们回家干活,咋地,大嫂是回家来享福的都是一家子妯娌,凭啥我媳妇累到动了胎气还不得歇,人家却花了大把的银子在镇上享福,回家里来还得弟媳和侄女们伺候着”

    孙氏气得倒仰,但这个小儿子向来油腔滑调不规矩,她在很多时候也确实拿他没有办法。

    就像云萝,那么姿态强硬的顶撞回来,孙氏再刻薄竟也拿她没法子,除了骂几声,动起手来却连一片衣角都碰不着。

    那死丫头自小就邪门得很,让人抓捏不住,一次又一次的挑战当家人的权威。

    孙氏真是越想越气怒交加,挥舞着手就拍起了桌子,又冲门外喊道“老二家的,老二家的二丫头,四丫头人都死哪里去了一个个偷奸耍滑不孝的东西吃啥啥不够,干啥啥不行,难道还要老太婆我伺候你们不成”

    郑丰谷在那儿坐立不安,郑丰收却抖腿翻白眼,眼珠子一转就盯上了李氏,说道“大嫂,我媳妇好歹也伺候了你这么些年,眼下她怀着儿子起不来身,不如请你给分担点”

    又在桌下踹了郑丰谷一脚,继续说道“亏得二嫂不是秀才家的姑娘,不然一个个都娇贵得等着弟媳和侄女儿来伺候,我媳妇和两个闺女不得累死是吧二哥”

    郑丰谷抬头茫然的看着他,也不知该如何应对,唯有含含糊糊的点了点头。

    李氏的脸色青红交加,却不得不强笑着应承,“三弟这说的是什么话都是一家子妯娌,比亲姐妹还亲的,相互帮衬最是正常不过。农忙时节,晓得你们都累了许多天,我别的帮不上忙,做饭洗衣收拾收拾屋子总是会的。即便你什么都不说,我原也没打算自个儿坐着,看弟妹和侄女们忙活的意思啊。”

    郑丰收“呵呵”干笑,“要我说,大嫂在娘家的时候也不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千金小姐,怎么进了咱家之后反倒开始学起那些做派来了每次回来都只坐着等人来伺候。”

    孙氏拧着眉头就要骂,李氏忙伸手阻拦道“娘莫要为我生气,我身为儿媳却不能时常陪伴在您身边已是不孝,三弟有所怨言也是应该的。我晓得娘疼我,但我也疼娘呢,今日难得回来,也让我为咱家做点贡献,就当是给您二老尽尽孝。”

    此话一出,孙氏顿时眉目舒展,全然不见面对另外两个儿媳妇时的横眉冷对和刻薄。

    见此情景,郑丰收“嗤”了一声,他近来真是越发的看不惯老大一家了。

    不过看到老爷子暗沉的脸色,他还是不禁有些气短,嘬了嘬牙花子,起身告退道“明儿还得早起下地呢,我就先回屋去歇着了。”

    郑大福沉沉的看了他两眼,挥了挥手让他滚出去。

    转头看到老二坐立不安的样,也不由觉得无力,只说“老二你也回屋去早点歇着吧,那么些活计,还有得忙呢。”

    郑丰谷闷闷的应了声,起身出了正房。

    西厢二房的屋内,还没回过神就被云萝强拉进了屋的刘氏也正坐立难安。

    孙氏的大嗓门传进屋,让她几乎没惊得跳将起来,不时的转头看向门口方向,心神不定。

    “小萝”

    “娘,我这袖子破了个大口子,你给我缝补一下。”

    云萝不等她继续,只将昨日不小心勾了线,袖子上开了一大道口子的衫子塞到她怀里。

    刘氏下意识翻检一边,见只是一道口子,几针就能缝好,就先松了气,又说“不过是几针的事儿,我等会儿再给你缝。”

    云萝摇头,“你先给我缝好,我等着穿呢。”

    虽说近来多了好几身新衣服,但正忙着夏收,可不能穿着好衣服去下地,而曾经的破衣烂衫,她也不过才两身而已。

    刘氏将衣服往边上放,说“你三婶身子不适,家里那么些活呢。”

    “不是还有大伯娘吗”

    “你大伯娘哪里能干这些粗活”

    云萝挑眉,“她住在镇上,不是专门做些洗衣做饭整理屋子的事儿吗怎么回家里来反而就不能干了”

    刘氏顿时噎住。

    文彬也张嘴说道“还有大姐和五妹妹呢。”

    云萱笑着摸了摸小弟的头,说道“她们哪里会做这些”

    文彬不服气,“六妹妹都能做呢”

    云萝顺手脱下郑小弟脚上的一只鞋,扔给云萱,“小弟这鞋都开口好几天了,二姐你给补一补。”

    转身又将刘氏放到一边的粗布衫子塞回她手里,说“我就不信,你们今儿不出去收拾碗筷,明天我们就会没了吃饭的家伙。”

    郑小弟用力点头,“对”

    说着将另一只鞋也脱了下来,“这只也破了好大一块呢,我都快穿不住了”

    郑小弟真是越来越机灵了,云萝赞赏的摸了摸他的脑袋,将油灯挑得更亮一些,转身摸出千字文,“今天新学四句。”

    他当即端端正正的坐好,“我觉得可以学八句。”

    刘氏看了看已经在缝补破草鞋的大女儿,又看了看紧挨在一起,认真学字的两个小儿女,不安的瞄一眼门口,终于还是忐忐忑忑的拿起了针线,没有继续说要出去收拾桌子、洗刷碗筷。

    门缓缓打开,郑丰谷顶着一头水雾走了进来。

    刘氏忙放下针线迎上去,“孩他爹,你怎么也回屋了外头”

    似乎觉得自己放下碗筷径直躲到屋里实在是太没有规矩,话未说完,脸就先红了。

    郑丰谷将她拉回到桌子边上,坐下,“没事,有大嫂在呢。”

    他在另一边坐下,愣愣的看着凑在一起读书的两个小儿女,神色中颇有些恍惚。

    也不知都想了些什么,等到云萝和文彬蘸着水在桌面上写字的时候,他忽然张了张嘴,似想说什么。

    然而,话到嘴边,他却又默默的闭上了嘴,只垂头坐在那儿。

    刘氏担忧的看着他,云萝也抬头看了他一眼,忽然说道“八月份,大哥就要去府城参加院试考秀才,不管能不能考上,少说也要带上十几二十两银子。若是考上,恐怕就要跟李三郎一样往县城的书院里去读书,也不知家里能不能负担得起。他们上次回来的时候,我还听见大伯和大伯娘说,不能让小弟继续学下去了,免得坏了心思,还要拖累大哥不能安心读书。”

    郑丰谷的脸色微变。

    云萝又问了一句“爹,什么叫坏了心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只会拍烂片啊〕〔我就是不按套路出〕〔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