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宿主她抢了反派BO〕〔执着随风再不爱你〕〔快穿之女配化神攻〕〔无双赘婿沈默〕〔偏执首辅赖上我〕〔林家娇女种田忙〕〔寒门狼婿〕〔我在东京召唤妖怪〕〔人中之龙沈默〕〔史上最强炼气期方〕〔我家掌门太牛皮了〕〔神州战神叶君临〕〔靳封臣与江瑟瑟〕〔史上最强炼气期方〕〔龙王殿创始人〕〔异术强婿〕〔秦浩林冰婉〕〔重生花之梦〕〔青玉元夕传〕〔木叶拳皇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75章 你敢动猪试试
    云萝本来是想逼着郑丰年开口提分家的,郑大福看重长子,不舍得为难和责怪长子,加上她给他做些铺垫,到时候老爷子哪怕生气也不会如现在这般激烈。” tart="_bnk">www.25shu.</a></a>

    却没想到,意外接连发生,让郑丰收最先忍不下去了。</p>

    她能毫无心理负担的给郑丰年制造困难,但是把郑大福气晕了过去,就不禁有点心虚了,虽然不是她气晕的。</p>

    郑大夫从屋里走了出来,郑丰年亲自将他送到大门外,千恩万谢,又句句自责不孝让老父亲动了气,却在话头话尾的全将郑丰收给带了进去。</p>

    这些话云萝都听明白了,郑大夫那么个人老成精且聪明见过世面的人又怎么会听不懂?</p>

    但他是个厚道人,笑着拍了拍郑丰年的肩膀之后就摇头离开了,倒是云萝目光微凉,觉得这位大伯越发的不要脸皮,简直枉读了十多年的书,那些礼义廉耻都学到狗肚子里去了!</p>

    郑丰收走到了她的身边,冷冷的看着站在大门口目送六叔离开的大哥,轻声说道“小萝啊,三叔还是想要分家。”</p>

    不知从何时开始,他有了事都会来找这个,几乎要忘了她还只是个孩子。</p>

    云萝诧异的看向他,还以为老爷子被气晕了之后,事情又会像上次那样不了了之,分家这个事自然也只能暂且略过不提。</p>

    自吴氏出事以来,郑丰收也好像变了一个人,变得踏实,也深沉了许多,隐约的,似乎还在心里憋了一股戾气。</p>

    见云萝没有回应,他又低头问她“你有什么主意没有?”</p>

    云萝沉吟了下,点头道“有。”</p>

    他连忙蹲下身子,“快说说。”</p>

    “三婶身体不好还要照顾两个弟弟,我娘的肚子里也有了弟弟,却还要每天伺候那么多人,实在是忙不过来,不如就让大伯娘他们留在家里吧。”</p>

    “她要是不答应呢?”</p>

    “那就只能请奶奶和小姑干活了。”</p>

    郑丰收一愣,随之看着上房若有所思。</p>

    那边,郑丰谷忧心忡忡的从堂屋走了出来,看到郑丰收之后脚步一顿,然后也走到他面前,叹着气说道“瞧你把爹给气的,啥事不能好好商量?”</p>

    郑丰收站起身,又低头看了眼云萝,然后才与郑丰谷说道“二哥你当时也在场,你觉得还能好好商量吗?”</p>

    “那……那你也不能……不能这样,爹的年纪大了,可禁不起这样几次三番的生气。”</p>

    “所以我就必须得忍着让着,连差点断子绝孙都不能给自个儿讨要公道?”郑丰收眯着眼,看他的眼神很有些意味不明,“二哥你还是想想自个儿吧,二嫂也有喜了,可别到最后也落个跟我那婆娘一样的下场。”</p>

    郑丰谷顿时脸色就变了,有些生气的质问道“你怎么能这样说你二嫂?”</p>

    郑丰收撇撇嘴,冷笑道“我这是提醒你呢。不过你好歹已经有了一个文彬,活蹦乱跳的;弟弟我却只那么两个病歪歪的儿子,以后不管儿子还是闺女,都不会有了!”</p>

    这话刺心得很,郑丰谷一时也不好意思跟弟弟计较他说的难听话。</p>

    郑丰收见他这个模样,又低头看了眼一副事不关己模样的云萝,正了正神色,说道“二哥你也别嫌我说话不好听,你那么巴心巴肺的为大哥他们,可有回过头来瞧瞧我二嫂和侄女、侄儿?你就没瞧见,他们都被亏待了?”</p>

    要不是看在小萝的面儿上,他才不愿意费这个口舌呢。</p>

    其实从小到大,他一直都有些看不上这个二哥,太蠢!</p>

    可惜,人蠢命却好,也不晓得咋地,偏让他生了个这么机灵聪明的闺女。</p>

    他又瞥了眼从门外进来的郑丰年,拍着郑丰谷的肩膀说道“咱家的日子一年比一年更紧巴巴,眼瞧着小萱也是个大姑娘了,还不晓得娘会给她定个啥人家呢。”</p>

    事关女儿,郑丰谷顿时就紧张了,“你啥意思?”</p>

    郑丰收冷哼了两声,“你还不晓得咱娘啊?她巴心巴肺的为小妹,可不会这样对孙女。小兰是大哥的闺女,秀才相公的闺女当然金贵,可小萱算个啥?到时候指不定谁家的彩礼多,娘就把她定给了谁家,小萱之后还有小萝。”</p>

    忽然被点名,云萝抬头淡定的说了一句“分家吧。”</p>

    看着郑丰谷脸色大变的模样,云萝扔下一句“分家之后,你依然要孝敬爷爷奶奶,但却不用再孝敬大伯,还能给我二姐和弟弟做主,也免得奶奶把他们卖了你都不敢吭声。”然后转身就走。</p>

    也不晓得老头老太太是怎么养的,生的三个儿子一个精明,一个油滑,夹在中间的那个却长成了老实又木讷的模样。</p>

    郑丰谷看着小闺女离开的身影,又转回来看看身边的亲弟弟,脸色红了青,青了又白。</p>

    郑丰收朝他努了努嘴,说“你可别跟我说啥‘父母在、不分家’这种酸话,老太太也还在呢,咱爹跟二叔不还是早早的就分了家?”</p>

    这话说得好有道理,顿时让郑丰谷无言以对。</p>

    自郑丰谷从堂屋出来之后的这一番话也全都落在了郑丰年的耳中,让这位向来自视甚高的秀才不由得又气又恼,一时间只觉得他被两个弟弟给羞辱了。</p>

    可在这羞恼之余,他却又有点儿隐约的欣喜。</p>

    但他并不愿承认。</p>

    沉默的用过晚饭,郑丰收转身就进了二老的屋,跪在郑大福床前开门见山的说道“爹,儿子不孝,总惹您生气,不过有些话该说还是得说。老人们都说树大分枝,儿子们大了,儿子们的孩子也没几年就要成家,再这么一大家子凑在一起实在烦恼得很。我现在也不贪大哥能给我沾光,就想安安稳稳的把我那两个儿子养活养大了,也省得将来都没个给我送终的。”</p>

    郑大福躺了这么会儿,刚缓过些气来,一听这话顿时再次怒火高涨,抬手“砰砰”的拍着床沿,“我还没死呢,你就开始想着你自己的身后事了?你这个不孝子,畜生!我没死,这个家就轮不到你来做主!”</p>

    “我也没想做主啊!”郑丰收冷笑了一声,“我算是瞧明白了,咱兄弟三个就大哥是您亲生的,我和二哥都是门外捡来的,就得吃糠咽菜,还要拿血肉来喂养大哥才是咱应当应分的事儿。”</p>

    这一句句的,全是扎心的话,郑大福再是偏心长子,也不可能真到了不顾下头两个儿子的份上,一时间被气得直翻白眼,眼看着就要再次晕厥过去。</p>

    他“砰砰砰”的捶着床板,怒目圆睁,脸色涨红,吓得孙氏当即扑了过去,一边抚着他胸口给他顺气,一边转头过来冲郑丰收骂道“你这是要气死了你爹才甘心啊!畜生!你干脆把我们两个老不死的都杀了算了,到时候谁都再碍不着你!”</p>

    郑丰收其实也有些被老爷子的脸色吓到了,但他本是个混不吝的,每天眼睁睁看着两个儿子哭不响,半个月了还连吸奶的力气都没有,加上二老一心偏袒大房,他正是满腔的怒火没地儿发泄,难免对爹娘也都有了怨恨。</p>

    所以再面对孙氏的哭骂,他只是咬着牙一声不吭。</p>

    外面的人听到动静都奔了进来,郑丰年便对着他指责道“老三,你究竟要如何才肯罢休?这个祸是文浩闯出来的,我现在就把他交给你,任打任骂都随着,你满意吗?”</p>

    说着,当真扯过郑文浩就往郑丰收面前推,吓得郑文浩哇哇大哭,李氏也忙要上前来拉扯。35xs</p>

    恍惚的,好像又回到了傍晚时的场景。</p>

    “够了,都别吵了!”郑丰谷忽然大吼一声,挤进了那兄弟两人之间,并将郑丰年一掌推开,第一次那么大声的说话,“大哥你如果真有心,就莫要再做出这种火上添油的事儿来!本就是你们有愧于老三,你们不想着怎么补偿赔礼,做什么反倒摆出老三不依不饶逼迫你们的委屈样?”</p>

    做了三十多年的老实人,第一次发火,顿时将一屋子的人全都给镇住了,连孙氏都下意识噤了声,不敢再闹腾。</p>

    云萝跟着郑丰谷进来,此时便几步奔到床前,爬上床在郑大福的虎口用力掐了几下,又伸手到他背后顺着筋络重重的拍打。</p>

    听到他终于长长的缓过了一口气来,她也跟着松一口气,却暂时不敢离开,依然紧紧按在他后背,一手则不动声色的始终搭在他手腕上。</p>

    转头看着郑丰收,目光微凝。</p>

    这可跟他们傍晚时说的不一样。</p>

    老爷子刚被气晕,这么短的时间都还没有缓过来呢,哪里能这样不停歇的刺激?</p>

    郑丰收抬头看了一眼,然后又飞快的低下头去。</p>

    这一眼,有心虚、有愧疚、有忐忑担忧,还有更多的怨愤,那两只眼睛里都似乎燃着一簇火焰。</p>

    云萝不由得心中一沉,他是故意的!</p>

    他故意来激老爷子的火气,想让他生气,憋屈,愤怒,还发泄不出来,就像他白天时一样。</p>

    她的指尖感受着郑大福脉搏的紊乱,时而急促,时而却又跳不起来,眉头轻蹙,“爷爷,三叔他就是心里憋着火,说话难听了些,你别跟他一般见识!”</p>

    郑大福缓缓的看了她一眼,然后闭上眼睛,挥着手分外吃力的吐出了几个字,“出去,都出去!”</p>

    云萝扶着郑大福在床上躺好,随之跟在郑丰谷的身后走出了门。</p>

    郑丰收也站了起来,拍拍沾在膝盖上的尘土,却在离开前又说了一句“吴氏身子不好,又要照顾两个小子,实在忙不过来,家里的那些事就别算她的份了,可没有大嫂带着自己的孩儿在镇上享清福,却要弟媳妇还没满月就拖着身子和孩子来伺候一家子的道理!”</p>

    本来紧闭着眼睛的郑大福霍的睁开眼睛,死死的瞪着他。</p>

    郑丰收却头都没有抬起,说了这一句之后就转身出门,只留给他二老一个僵直的背影。</p>

    孙氏拍着大腿哭,“作孽啊!非要搅和得一家人都没个安生!”</p>

    她虽一心看重长子长孙,但另外两个毕竟也是她亲生的,尤其郑丰收虽混不吝,但向来嘴甜,可现在眼见着闹成这样,哪里能不伤心?</p>

    从傍晚长子一家回来到现在,这短短的不到两个时辰里发生的事还真不少,孙氏也被折腾得心力交瘁,哭了几声就停歇下来,没多久又吹熄了油灯,至于能不能睡着……这大概是个不眠之夜。</p>

    另一个屋里,云萝也躺在床上想事情。</p>

    今天的事还是出乎了她的意料,三叔的反应更在她的预料之外,以至于颇有些措手不及。</p>

    她想分家,是为了摆脱这个家压在她头顶上的束缚和偏心,可从没想过从此就能不孝顺老两口了。</p>

    就像她先前跟刘氏说的那样,看在老两口养育了她爹的份上,在理该孝顺的时候她都不会拒绝,可其他人算什么?就仅仅凭着他们身为她爹大哥和小妹的身份吗?</p>

    而老两口偏心是偏心了些,但也没有十恶不赦,天下可没有因为长辈偏心就要弄死了他们的道理。</p>

    尤其郑大福其实一直在试图一碗水端平,尽管从来没有做到过,但从另一方面讲,他也有着等长子出息之后拉拔下面两个儿子的想法。</p>

    会惹他生气,是肯定的,但直接把他气晕,却有些严重了,而且还是接连两次被气晕过去。</p>

    当然,这两次的最主要原因都是吴氏早产,他却偏心长子想要把这件事轻轻的翻过去,但也并不是没有她的功劳。</p>

    毕竟是她一点一点把郑丰收的心挑起来的。</p>

    引发了今日的局面,她不禁有些愧疚。</p>

    可事情已经发生了,想改变是不可能的,唯有往后更加小心的行事。毕竟是她欠着郑丰谷和刘氏的养育之恩,没有反倒把他们的长辈给折腾坏了的道理。</p>

    旁边的床上,郑丰谷辗转反侧不能入眠,不时的还要叹息一声,满腹的心事。</p>

    刘氏倒是已经睡得很沉。</p>

    她近来十分嗜睡,每天清晨的起床都成了她最难捱的时候,白天也总忍不住的瞌睡,今天在河边洗衣服的时候更是差点蹲着睡了过去。</p>

    可这个家并不允许她好好的修养,甚至因为吴氏的早产又要照顾两个孱弱的小子,而使得有更多的活计都压到了刘氏的身上。</p>

    所以这些天,云萱几乎与她寸步不离,就担心她什么时候睡着了,再出意外。</p>

    三百里外的越州城此时也被夜色笼罩着,但对城里的许多人来说,现在却还不到关门闭户、吹灯安歇的时候。</p>

    这里有小桥流水,有花团锦簇,还有庭院深深,那一座座高门大户檐下的灯笼随风轻摆,将夜色点缀得朦胧而璀璨。</p>

    一座占地极广的府邸耸立在城北桐花巷的最深处,大门边上的两排灯笼将门外的百年梧桐树照得影影绰绰,也照亮了高挂在大门上方那龙飞凤舞的“卫府”二字。</p>

    前院书房里,十二三岁的两个少年郎相对而坐,皆都姿容不俗。</p>

    一人白衣胜雪,唇红齿白的两颊还带着些尚未来得及退去的软肉,本该是十分可爱可亲的,但他表情肃然,斜飞的双眼之中沁着点点清冷的星芒,正襟危坐,让人不敢靠近。</p>

    另一人则红衣潋滟,身子斜歪着,懒洋洋的倚靠在一边扶手上,却浑身上下无一处不精致,肤白如脂,唇红似血,美得难辨雌雄,娇艳靡丽,勾人心魄。</p>

    白衣少年的手上捏着一块四四方方,黄褐色似凝脂的物体,修长的手指晶莹剔透,更衬得那物体其貌不扬。</p>

    不,简直是丑陋不堪!</p>

    “这叫肥皂的东西,当真有你说的那般好?”</p>

    没错,这正是云萝那个粗制滥造的手工肥皂!</p>

    红衣少年懒懒的垂着眸,只见得睫毛纤长,眼尾晕红似染了胭脂。</p>

    当他听到这话之后抬起眼眸来,却见那一双本该风流多情的桃花眼里反射不出一丝明光,黑沉沉的,从姿态到神情都带着几分漫不经心的冷漠。</p>

    他的目光落在那块肥皂上面,沉静的眼底忽然涌起了一丝涟漪,“香胰子有的功效它都有,且制作简单,材料便宜,还能推陈出新分出更多类别与等级,过不了多久便能完全取代香胰子传遍大彧。”</p>

    若非在江南行事没有你卫小侯爷方便,你以为我会把这等好事送到你手上么?</p>

    不爽!</p>

    白衣少年听他说得头头是道,倒是有些惊讶,“你知道如何制作?”</p>

    “不知。”</p>

    知道也不告诉你!</p>

    竟然想空手套白狼,不出一两银子就得了阿萝的方子,不要脸!</p>

    他挑了一块看着最顺眼的点心,放进嘴里咬了一口,然后就把剩下的半块放回到了桌上,垂着眼眸恍惚似有那么一点点的委屈。</p>

    想念阿萝亲手做的桂花糕。</p>

    云萝在院子里磨刀霍霍。</p>

    郑大福被气狠了,躺在床上第二天都没有能够起来。</p>

    郑丰收在院子里转了几个圈,又朝正房那边张望了几眼,然后沉着脸转身出了门。</p>

    两头白猪在后院猪圈里“嗷嗷”的叫着,不断用鼻子供着木阑珊,吵得孙氏走出门来就骂道“人都死哪去了?什么时辰了还不去喂猪!”</p>

    可惜往日一听见她的号召就急忙忙冲出来的刘氏一早就被云萱拉出了门,剩下在家的几个弱的弱,小的小,怕是连泔水桶都拎不起来。</p>

    孙氏喊了两声没得到半点回应,脸就瓜拉着黑了,忽然冲着在院子里磨刀的云萝说道“贱丫头,还不快去把猪给喂了?”</p>

    如果去喂猪,不就等于承认了自己是贱丫头?</p>

    云萝侧过头看向她,指腹轻轻的蹭了蹭磨得雪亮的刀锋。</p>

    这把小刀的质量一般,所以总是需要隔三差五的磨一磨,磨出锋芒,寒光锃锃,却吓得孙氏连忙后退两步,色厉内荏道“你……你想干啥?”</p>

    这反应让云萝也愣了下,就觉得孙氏对她是不是有啥误会?不然为啥见她摸出小刀就一副性命受到了威胁的紧张模样?</p>

    “我可以帮你把那两头猪给宰了。”她把,“虽然还小了点,肉也不多,但以后就再也不用辛苦的给它喂食,连二姐和四妹妹都不用每天出去割猪草了!”</p>

    越说越觉得这主意不错,当即就站了起来,对着后院的方向蠢蠢欲动。</p>

    孙氏吓得几乎尖叫,“噔噔”的跑出来拦在通往后院的路上,“你敢!死丫头,你要是敢动家里这两头猪,我就……我就先宰了你!”</p>

    她现在倒不怕云萝会对她做什么了,只担心她会对家里的两头猪痛下杀手。</p>

    这死丫头年纪小小,性子却凶得很,后山上多少猎物死在她的手上!</p>

    文彬蹲在后面偷偷的笑,云萝瞥他一眼,然后将小刀收好,“背篓修好了没?”</p>

    “好了!”</p>

    看着捧到面前来这个被修补得乱七八糟、连形状都有些变了的背篓,云萝也不嫌弃,接过来背好,然后拉着文彬就出了家门。</p>

    走出两步,她忽然又退了回来,对瞪着她的孙氏说道“家里那么多能干活的人,奶奶你做什么只盯着我娘和二姐不放?别以为她们老实听话就能可着劲的欺负。你以后要是再这样,信不信你怎么欺负的,我就怎么从你和小姑身上找回来?”</p>

    孙氏顿时被气个倒仰,指着她骂“没大没小的畜生!老天爷迟早落个雷下来劈了你!”</p>

    可惜这话对云萝没有半点威慑,她还侧过头,冷眼看向站在东厢屋檐下瞧热闹的李氏,“我爹娘就是太老实了,瞧把你们一个个给娇惯的!”</p>

    李氏脸色一变,眼见着云萝说了这么两句之后转身终于出门,她转头却要独自面对孙氏被挑起的火气,不得不强笑着说道“娘,弟妹们都忙,就我闲着,喂猪这个事儿就交给我吧。只是我不大会做这些,还得辛苦娘教教我。”</p>

    这胡话说得一点也不心虚,偏偏孙氏还就吃这一套,忍不住舒展了脸色,觉得跟大儿媳比起来,另外两个真是连跟头发丝都比不过!</p>

    其实李氏哪里会没做过这些事情?当年刘氏进门在她之后的好几年,在那几年里,身为家里唯一的儿媳妇,孙氏哪可能放任她舒舒服服的?做饭洗衣喂猪……哪一样都没有落下她。只是她聪明嘴甜又会躲,常能找机会去镇上,许多活计自然也就躲开了。</p>

    不过那都是十多年以前的事情了,孙氏自从有了两个小的儿媳妇,就开始一心捧着大儿媳,尤其是在长子考中了秀才之后。</p>

    </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就是不按套路出〕〔大周仙吏〕〔我真没想重生啊〕〔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