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侯府重生富贵妻〕〔最难不过说爱你时〕〔寒门崛起〕〔史上最强炼气期方〕〔玉鼎真人你徒儿又〕〔江宁林雨真〕〔星空风暴之速度为〕〔天下倾覆〕〔全服都知道我暗恋〕〔镇神司〕〔天庭收租系统〕〔穷光蛋〕〔海贼之手术大将〕〔时笙顾霆琛.〕〔我就是豪门〕〔林隐张琪沫〕〔时笙顾霆琛〕〔战爷,团宠夫人路〕〔逍遥小地主〕〔时笙顾霆琛_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76章 不能再多了
    文彬跟着云萝出门,也将身后李氏和孙氏之间的对话全都听了个清楚,不由得转头多瞄了好几眼,又轻轻的哼了一声。

    他扯了扯云萝的衣角,轻声问道“三姐,奶奶为啥对大伯娘特别好?”</p>

    “因为她爹是秀才,她大哥是秀才,她的相公也是秀才。”</p>

    他仍是不解,“她相公不就是大伯吗?那还是奶奶的亲儿子呢!”</p>

    “等你什么时候也成了秀才,或许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p>

    他眨了眨眼,然后咧嘴“嘻嘻”的笑了起来。</p>

    远远的,他忽然看到从村外驶进来的马车,金灿灿的格外显眼,他一眼就把它认了出来,不禁说道“三姐三姐,是那个金公子又来了!”</p>

    马车一路行驶,在姐弟两面前停了下来,然后帘子一掀,金来就从里面走了出来。</p>

    金公子今天依然光彩照人。</p>

    “你们干啥去?”</p>

    “放牛!”</p>

    “上山!”</p>

    姐弟两异口不同声,但确实是他们将要去干的事情。</p>

    金来眨一下眼,然后跳下马车就拦在了云萝的前面,“哎呀呀,上什么山呐?我找你有要紧事呢!”</p>

    文彬好奇的看着他,云萝则直接问道“你都答应了?”</p>

    这话吓得金公子一激灵,连连摆手说道“不不不,这事儿还得再商量商量,不如先找个地方坐下来?”</p>

    云萝转身就走。</p>

    他连忙跟上,急急的说道“哎你别走啊,咱再商量商量,你一口报出那么个高价,总得容我们讲讲价啊,是吧?这做生意,可没有一口价的道理,再说你那要求实在太高了。”</p>

    “一成利你就觉得高了?”</p>

    “这你不是还想要在这个村子里修一间作坊呢吗?我跟你说,我金家虽居住在镇上,但家中的生意却遍布整个江南,区区一个村野中的作坊如何能满足需求?别处还得修更多更大的作坊呢。你如果只要这一个小作坊的一成利,不不,哪怕你要三成利,我都能一口应承下来。”</p>

    “你不是说是卫家要这个方子吗?”</p>

    他一愣,忙说道“没错儿,但理还是这么个理,放到谁家都是一样的。因为此事主要由我家牵头,所以长乐县附近几个县府的生意都将交给我家来负责,而卫家的生意遍布整个大彧,连域外都有涉足,你凭着个方子就想要人家的一成利,那更是跟做梦似的。”</p>

    云萝不语,沉默的往前走着。</p>

    文彬不停的转头看她,一副想问又不敢问的模样。</p>

    金公子见云萝这样,就以为她不满意,不由得抓耳挠腮,嘴上也巴巴的没个停歇,“我不会骗你的,这东西你说它好吧,确实挺好的,但要说不好,其实也不是非要不可。没了它还能用香胰子呢,若嫌香胰子太贵,不是还有澡豆呢吗?你这东西也就胜在方便好使和新鲜。哎哎,的这些你都听明白了没有?走这么快,你给我停下!”</p>

    他一把抓住了云萝的手臂,将她扯停下来,皱着眉头有些生气。</p>

    他确实是极想要得到这个方子,毕竟是自告奋勇、好不容易才得来的第一次单独处理事务的机会,为此还把娘亲都请了出来,都记不清答应了多少个丧心病狂的条件。</p>

    所以眼看着胖丫头这油盐不进的样子,不禁有些着急了。</p>

    但他自幼的教养让他做不出仗势欺人的事情,他平时的模样虽看着张狂了些,但其实是个很讲道理的人!</p>

    云萝看着他这又生气又着急还有些委屈的模样,嘴角一抽,说道“去我二爷爷家。难道你家谈生意都是在大路上的?”</p>

    他一愣,随之喜逐颜开,忙松了手,笑嘻嘻的说道“原来是这么回事儿,您早说呀!”</p>

    这一高兴,连“您”都出来了,转身又冲身后赶车的人喊道“快快,等啥呢你,慢吞吞的!”</p>

    当先一步就窜到了最前面,并熟门熟路的进了虎头家中,身后还跟着个抱了大包小包的小厮。35xs</p>

    文彬在他身后悄悄的问“三姐,你们在说啥?”</p>

    云萝捏了下他的“安静的看着,有不懂的等没人时我再跟你说。”</p>

    他马上就紧紧的闭上了小嘴。</p>

    此时,郑二福和郑丰庆都出门看田去了,小胡氏也不在家中,就胡氏屋前屋后的忙着,赵老太太则坐在屋檐下最亮堂的地方,正教导云蔓新的针法。</p>

    虎头蹲在院子的一角,专心的削着竹签子,这是他用来布置陷阱的。</p>

    听到动静,他抬起头看了一眼,然后站起来说“呦,金公子,你咋又来了?”</p>

    赵老太太听得这话当即骂了他一句“瞧你说的这是啥话!金公子来,自然是有要紧事的。”</p>

    又对金来说道“乡下小子不懂礼,一天到晚就晓得嚷嚷,说话也不好听,让金公子见笑了。”</p>

    金来倒是并不在意,笑着朝老太太行了个礼,说“您言重了,我就喜欢虎头这赤忱的样儿。再说,确实是小子上门打扰了,还要请老太太不要嫌弃呢。”</p>

    虎头在一旁侧目,“虎头”也是你能叫的吗?</p>

    老太太笑呵呵的说道“金公子能来,那是高兴都高兴不过来的事,哪里会嫌弃呢?”</p>

    “那敢情好,我往后一定常来打扰,您可莫要嫌烦把我赶了出去。”</p>

    “不赶不赶,请都请不来呢,哪里舍得往外赶?”</p>

    “老太太真是明理又慈祥,小子看到您就跟看到我太祖母似的。”</p>

    “我一个乡下老婆子,哪里能跟你家的太老夫人相比?快莫要臊我了。”</p>

    “我见着却觉亲近得很,不如我以后也跟胖丫头一样,叫您太婆吧。”</p>

    “不敢当不敢当!”</p>

    “当得当得,等以后咱两家一块儿做生意了,还得多来多往,叫太婆显得更亲近。您也莫要叫我金公子了,小子单名一个来字,不过您可以叫我多多。”</p>

    “金来,金多多?倒是两个别致的名儿。”</p>

    金公子三言两语的就将老太太哄得眉开眼笑,简直比对亲曾孙都要亲热,看得虎头那叫一个目瞪口呆,云萝则木着小脸,冲他发射着死神的凝视。</p>

    又叫胖丫头,本姑娘哪里胖了?这叫婴儿肥,婴儿肥懂吗?等长大了,本姑娘自然会苗条婀娜再长个大长腿,迷死你个没见识的小兔崽子!</p>

    金·小兔崽子忽然觉得有点凉飕飕的,搓了下手臂,然后又凑到了郑云蔓的面前,满口赞叹的说道“郑姐姐好精巧的手艺,比之我家重金聘来的绣娘都不差了。家中可有闲置的绣品?不如放到我家的绣铺里去,定会给郑姐姐一个好价钱!”</p>

    云蔓笑意赧然,老太太更是高高兴兴的答应了下来,“那可要多谢金公子了,家中确实积了不少绣品,若是能卖个好价钱,还能给我这曾孙女的嫁妆再添厚几分。”</p>

    金来惊讶道“郑姐姐要出嫁了吗?什么时候?是哪家儿郎这么有福气?”</p>

    云蔓羞红了脸,低着头不说话,还是老太太说“十月就要出阁了,嫁的是镇上的李家,不过他家是开杂货铺子的,跟你家没法比。”</p>

    “就那个卖肥皂的李氏杂货铺?莫不是去年考中了院试头名的李三郎?”</p>

    “正是。”</p>

    “那可比小子有出息,小子至今连县试都没有考过呢。”</p>

    老太太更高兴了,嘴上却还是说着“你还小,老婆子虽不识得几个字,但也晓得读书这个事儿他急不来。35xs”</p>

    “还是太婆有见识!”</p>

    “我有个啥见识?不过是多活了几个年头。”</p>

    “要不怎么都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呢?”</p>

    这一句句奉承话说得贼溜,还一点都不让人觉得厌烦,简直不敢相信这是个千娇万宠着长大的小公子。</p>

    云萝站了半天,就光看他如何奉承老太太了,不由得侧目,还有点羡慕。</p>

    她是没这个本事的,前后两辈子,她都没有点亮这个技能。</p>

    前世,有个沈姑娘嘴儿巴巴的,总能把她家的几个老头老太太哄得眉开眼笑。万没想到好不容易把沈姑娘给甩开了,又出现个原本八竿子都打不着的金小公子!</p>

    好烦!</p>

    等到金公子终于停下了奉承,已经是小半个时辰之后的事了。</p>

    那时,老太太眉开眼笑,胡氏更是被哄得晕乎乎,又是泡糖水,又是要跑灶房里去给他做点心的,云蔓虽红着脸低头不言语,但偶尔看着他的目光也甚是欢喜。</p>

    可把虎头给嫉妒坏了。</p>

    郑二福和郑丰庆闻讯而回,郑丰收也得到消息之后避过人眼溜达了进来,至此,终于能坐下来好好的商量这个事情了。</p>

    “我昨儿回去跟我爹商量了一下,我爹也觉得你那要求不能成。”</p>

    开门第一句话就让郑二福他们不由得紧张了起来,怎么就不能成了?</p>

    那要是真不成的话,其实一千二百两银子也是极好的。</p>

    这句话眼看着就要脱口而出,云萝眼皮一跳,连忙开口说道“你们还商量了什么出来?”</p>

    “在村子里修一个作坊没问题,想要一成利也可以。”他伸出一根手指手,说道,“但,是村子里这一个作坊的一成利。”</p>

    云萝顿时一掀眉,“你刚不是还说,只这一个作坊的话,三成利你都能一口应下吗?”</p>

    三成?</p>

    金公子的眼珠子微微的往左边一溜,“我那不是跟你打个比方,随口一说嘛,哪里能真给那么多?”</p>

    云萝惊讶,“你们做生意的还能随口胡说?”</p>

    事关信誉问题,金来顿时神情一正,说道“这自然是不能的!不过你既然都这么说了,又确实是我失言在先,那三成利就三成利!在白水村修一个作坊,再许你三成利,往后那方子就与你们没有任何关系了,不得再告知任何人!”</p>

    云萝伸出了大拇指和食指,“八成!”</p>

    金来当即跳了起来,“你咋不去抢呢?我出钱出力还要负责之后的运送售卖,你仅仅出一个方子就想得八成利?”</p>

    “错了!”她说,“你得了方子,就可以去别的地方开更多的作坊,那才是你们赚钱的大头。我们村子里那么个小作坊就算日夜不停的轮番制作,又能做出多少?怕是都不够在镇上卖的,只要八成已经是看在你出钱又出力的份上了。”</p>

    但事实上,这肥皂制作简单,哪怕是一个小作坊,一旦运作起来,每天也能生产出许多,只庆安镇是绝对卖不完的。</p>

    不过到时候,数量多了,价格肯定会有所下降。</p>

    金来斜着眼一脸不相信,死死咬着底线不松口,“三成,就三成,再不能多了!实话跟你说,这就是我和我爹能接受的底线,再不能多一丁点!”</p>

    他说得咬牙切齿,心也在止不住的滴血流泪。</p>

    他果然还是太嫩了,刚才一急之下就把底价给漏了出去,还被胖丫头给一口咬住。</p>

    不对,是他轻敌,小看了这个乡下的胖丫头!</p>

    云萝看他这心肝肉都疼的模样,便知道确实是真的不能再高了,而这个价格其实还超出了她的预期。</p>

    在马上答应和再争论几回之间做选择,她毫不犹豫的选择了牵着,没有再继续纠缠。</p>

    正要答应下来,却忽听见郑丰收期期艾艾的说道“清楚,不过我刚才在村子里转了一圈,大家都在说,昨儿那余家的大管事想要买这个方子,出了六百两银子的价呢。”</p>

    云萝顿时一愣,到了嘴边的话也暂且收了回去,转头看着郑丰收,说“金公子出价一千二百两银子想要买这个方子。”</p>

    她的脸色很平静,目光却有些冷冽,甚至是有点儿吓人。</p>

    但郑丰收只被她说出的价格给惊住了,蓦然瞪大了眼睛,“一一一千二百两……银子?!”</p>

    “是啊。”她的神色越发平静了,“那三叔你是要银子,还是要作坊的红利?”</p>

    赵老太太看了眼这没出息的孙子,插嘴对云萝说道“小萝啊,这方子本就是你的,要怎么处置都听你的。不过太婆的话先说在前头,你的孝敬太婆厚着脸皮收了,不过不能再跟先前那样白得四成。”</p>

    郑二福也点头说道“昨儿你回去后,我们也都说了下这个事儿。这半个月来,陆陆续续的得了有近二两银子,这在以前哪里能有这种美事?咱家啥都没出,却得的比你还多,天下就没这个理!”</p>

    见说起了这个事,本来一直只是坐在旁边不参与此时的胡氏也忍不住开了口,“说啥孝敬太婆,但我们都晓得你就是故意让我们来占这个便宜的。以前的咱也不多说了,不过以后的数目大了,可不能再这样,不然这便宜占的让人心不安。”</p>

    “对,这银子,我们不要!不过若真能在咱村子里修个作坊,我倒是想进作坊里去做工。”郑丰庆也如此说道。</p>

    虎头在旁边冲着她挤眉弄眼,其实他是无所谓的,小萝给他,他就拿着,就像他有了啥好东西,也都会先想着她一样,一点不心虚!</p>

    不过爹娘爷奶都不愿意,他自然也得听他们的。</p>

    云萝就说“这事等会儿再说也不迟。”</p>

    虎头也点头,说“就是,金公子还等着我们的答复呢。”</p>

    被意外打断了的金来全然不见一点异色,还笑着说道“无妨无妨,你们可以慢慢商议,这是大事,急不得。”</p>

    反正他目前就只有这一件事,已经做好了耗在白水村的准备。</p>

    见还有个外人在场,郑二福他们表情一讪,也就没有再继续顺着这个话题说下去,而云萝再次看向了郑丰收,问他“三叔想好了吗?你是要银子还是等着以后分红利?”</p>

    郑丰收吱吱呜呜的难以决定,再说,刚听了二叔他们那么些话,他心里也很是不得劲。</p>

    咋地,你们不想占便宜,就我一心盯着这点便宜不放吗?</p>

    可让他说出一样的话来,却是怎么也张不开这个口。</p>

    那可是一千二百两银子呢!他哪里舍得把抓在手里的东西又送了回去?</p>

    虎头性子急,见他支吾个没完,忍不住就催促道“三叔你倒是快说啊,这么多人都等着你呢。”</p>

    郑丰庆瞪他一眼,“怎么跟长辈说话呢?乖乖坐好!”</p>

    虎头不甘不愿的闭上了嘴,云萝就又说“分银子的话,你能马上得三百六十两,分红虽不多,但每年都会有。”</p>

    郑丰收一听这话,当即张口就说“我也不贪往后那些虚的,先把银子藏进口袋里才是正经。”</p>

    郑二福忍不住劝了一句“老三啊,你要不再想想?做生意都是细水长流的,你别看那每次都分得不多,可一年年加起来,怎么也不会比三百六十两银子更少啊!”</p>

    说起这个数字他都忍不住口干舌燥的,庄户人家,哪里见过这么多银子?以前真是连想都不敢想的。</p>

    他家的十八亩良田,加上两亩旱地,再加上这个院子还有其他零零碎碎的东西,大概也只值这么点银子吧?</p>

    可惜对于他的劝说,郑丰收直接就摇头拒绝了,“二叔,我还是觉得把银子放进了口袋里才能安心,以后的事情现在哪里能晓得呢?做生意也不是稳赚不赔的不是!”</p>

    况且,就那么点红利能有多少?几两几两的,得攒上多少年才能有三百六十两银子?</p>

    云萝明白了他的意思,也没有多余的劝说,只跟金来说道“在村子里修一个作坊,作坊所出的利润我们得两成,再加上三百六十两白银,然后这个方子就是你的了!”</p>

    要真这样,他还赚了呢。</p>

    金公子没有半点犹豫,一口就答应了下来“成!咱现在就可以签契书,三百六十两银子我也正带着呢!”</p>

    这件事说到这里,基本上已经算是确定了。</p>

    金来随身带着个文书,他根据条约写好契约,经过几方的仔细检查,没发现有问题之后才各自签字画押。</p>

    不过中间出了点小问题,云萝年纪还小,不能成契。</p>

    商量之后,云萝无视郑丰收殷切的表情,让郑丰庆替她签了,只要过后让他和郑丰谷再另外签个契约就行。</p>

    至于要怎么不动声色的让郑丰谷签下这份契约,那就是云萝要想办法的事了。</p>

    这份契约之后,他们又签下了一份绝不会将方子再泄露给别人知道的保密契书,这一份连云萝和胡氏她们也都按了手印,然后交给金来收好。</p>

    契约一式四份各自保管好,金来当场将三百六十两的银票交给了郑丰收,现在就差一个方子了!</p>

    郑丰庆和虎头出门,分别去请里正和村里几位德高望重的长辈来商量在村里修建作坊的事情;郑丰收捧着那几张银票团团转,只觉得藏在哪里都不能让他放心;而云萝则就着刚才写契约的笔墨,仔细的将如何用草木灰和猪肉制作肥皂的方子写了下来。</p>

    她写得一本正经,金公子却看得别别扭扭,半天憋出一句话来“你这写下的每一笔,都落在我意想不到的地方啊!”</p>

    落笔的动作一顿,这一刻,她只想用手中的毛笔戳瞎他的眼珠子!</p>

    你若是见识过几百年后医生们写的病例,就该知道我这一笔字写得有多好!</p>

    不过当真低头去看纸上的那几行字时,其实她自己也颇有些不忍直视。</p>

    想当年,她也是练过几天毛笔字的好孩子,可惜至今连硬笔都许多年没有见到,更不必说练毛笔字了。</p>

    刚才握笔的时候,她的手都有点控制不住的颤抖。</p>

    好丢人!</p>

    她憋着一口气,一巴掌将他推得远远的,然后飞快的把方子写完整。</p>

    写到后面倒是有点顺手了。</p>

    金公子看了眼最后一个字,又默默的盯着第一个字瞧,承受着从身旁传来的死亡凝视,他硬是把溜达到嘴边的话给咽回到肚子里面,然后才认认真真的看起了方子的内容。</p>

    越看,眉头越是紧皱,“就这样?”</p>

    这是在逗他的吧?</p>

    “你按着方子做一次不就晓得真还是假了?”又点了点那纸方子,说,“看在分红的份上,再免费送你一个建议。把猪油换成别的油脂,也能用碱替代草木灰泡出的水,再添些香料或花瓣进去,或许能做出不同的肥皂。”</p>

    “你是说……香胰子?”</p>

    “差不多。”不过具体要怎么操作,她就无能为力了。</p>

    学过化学的人都知道,碱和油脂在加热状态下会发生皂化反应,冷却后就成了日常所用的肥皂。但具体该如何操作,却没几个人有经验。</p>

    不过多试验几次,总能成的。</p>

    </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秦阳萧君婉〕〔大周仙吏〕〔我真没想重生啊〕〔婚久成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