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家娘子种田记赵〕〔方羽唐小柔最新章〕〔快穿之这个反派只〕〔诸天古卷〕〔透视神级狂兵〕〔陆山河江月蓝〕〔透视医武兵王〕〔少侠带我闯江湖吧〕〔顾先生的娇太太〕〔盖世战神萧破天〕〔救世一个魔〕〔祁少深爱:诡计娇〕〔林雨时厉承西〕〔诸天龙行〕〔洪荒之圣道煌煌〕〔陈峰夏梦瑶〕〔实力拒绝被宠爱〕〔江宁和林雨真〕〔炉石之种田领主〕〔夫人她又被全网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78章 师父是最亲的人
    山脚下的院子院门半开着,云萝下了山之后就径直推门走了进去,就见西边院子的一角用细条竹子新围出了一个小圈,刘阿婆正站在那儿低头凝视着圈子里叽叽喳喳到处乱钻的几只小鸡崽子。网</a>

    听到动静,她回头看了一眼,然后又面不改色的转了回去。</p>

    这一眼冷冷的,怪吓人,不过云萝已经习惯了,倒并无所谓。</p>

    她将手上的和篓子里的几只猎物全倒在了院子里,然后挑拣了最肥嫩的两只雉鸡放到一边,又拎出唯一的那只花狸子。</p>

    山上最多的就是兔子和野鸡,她平时捉的也基本都是这两种小动物,花狸子还是她第一次捉到。听说这东西的肉特别好吃,反正她是没吃过,眼下倒可以尝尝了。</p>

    将其他所有的猎物塞回到篓子里,然后撸了袖子就打算剥皮放血。</p>

    刘阿婆走了过来,挥手将她赶到一边,声音粗哑直刮人耳朵,“这些东西你处理不好,走吧,明天再来。”</p>

    云萝睁大眼睛看她,阿婆,我现在连处理生肉都要被你嫌弃了吗?</p>

    刘阿婆却压根不多看她一眼,弯腰拎起这三只猎物将它们放到井边,转身进灶房不知拿什么东西去了。</p>

    云萝颠颠的跟在她身后,“阿婆,有什么活没?”</p>

    阿婆不理她,径直从橱柜里挑了小半碗不知啥东西,又拿了盐罐子就走出灶房。</p>

    身高有限,云萝看不见那小碗里装了些什么,不过闻着味儿应该是什么香料,乱七八糟的有点刺鼻,让她忍不住打了个喷嚏。</p>

    她又跟着回到院子里,眼角瞥见院子角落那个新围起来的鸡圈,不由问道“阿婆,你怎么又想着养小鸡了?”</p>

    去年捉了十二只小鸡仔,成功养大一只半;前年的十六只鸡崽子却只成功长大了一只,还有大前年……</p>

    阿婆将碗和盐罐子往井边的石墩子上用力一放,转头来冷冷的看着她,“还不走!”</p>

    云萝立马闭嘴,眼中却染上了笑意,让她那双本就清亮的眼睛越发的光彩闪耀。</p>

    她不再试图撩拨阿婆,背上篓子就往大门外走去,将将踏出门槛,她又转身说道“阿婆,我看坳子里的几株毛栗没有受干旱的太大影响,今年大概又能丰收,还有两个月就可以摘了,到时候正好配鸡肉炖着吃!”</p>

    这还只是刚出壳的毛崽子呢,你就想着要怎么吃了?</p>

    刘阿婆冷着脸目送她离开,一直到看不见她的身影了,她忽然嘴角微动,发出了一声短促的轻笑。只可惜她满脸折子,声音粗哑,这一声笑若是被人听见,怕是只会觉得更加可怕。</p>

    云萝辞别阿婆,路过师父那边的时候看到他已经将栅栏都围好了,现在正在往上编藤条。</p>

    她想了想,放下肥嘟嘟的兔子,只将仅剩的那只雉鸡掏出来交给了他。</p>

    就师父那水平,炖个兔子能咬得人牙疼,还是吃野,肉虽少了点,但嫩。</p>

    张拂往她篓子里瞧了一眼,见还有两只兔子,就把雉鸡接了过去,又问道“在山上吃过了?”</p>

    “没。”就这么点时间,刚刚够她把几处陷阱检查完毕。</p>

    张拂顿时眉头一皱,不大高兴的说道“别亏了自个儿,就想着给家里那些没良心的东西留肉吃,你又不欠他们的!”</p>

    更多的话他不能说出口,但想到郑家那些白吃他乖徒儿捉回来的肉,还不晓得要对她好一点的白眼狼,他就心气儿不顺。</p>

    要不是……他真想把乖徒儿要回来!</p>

    云萝点头,说“我昨天刚在师父这儿吃饱了肉,现在不是很想吃,师父回来了,我的伙食都好了许多。”</p>

    张拂顿时就咧嘴笑了起来,那两条粗黑的眉毛几乎要得意到飞起来,一巴掌盖在她的头顶,说“那是自然,老子还等着你给我养老送终呢,哪能不对你好一点?你以后对我可不能比对你爹娘差了!”</p>

    想要自己可能比不上她爹娘在她心里头的位置,就好一阵不舒爽。</p>

    云萝从他的手掌下挣扎出来,挣得满脑袋的头发都乱糟糟的。</p>

    这是她到目前为止,遇到的唯一一个能毫不费力的在力量上压制她的人!</p>

    这个人偏偏还是对她有救命之恩的师父,真是敢怒不敢言!</p>

    将散飞到眼前来的头发丝往上拢,但她的手还护在头顶以防他又落下手掌来,看着他的目光都带着警惕。</p>

    她觉得,她一直长不高就是被师父给压的!</p>

    垂直方向难以生长,就只能横向发展了。</p>

    越想越觉得就是这么回事,云萝这一瞬间把前世学习的所有生物知识都抛到了九霄云外,只觉得她终于找到了一直长不高还胖嘟嘟的原因。</p>

    张拂却觉得小徒儿捂着脑袋瞪他的模样可爱得很,这胖嘟嘟白生生的小模样让他无师自通的想到了一个“萌”字,忍不住的又伸了伸手。</p>

    云萝察觉他的动作,连忙往后退了两步,终于不满的说道“师父,你有没有发现我比别人都要矮?”</p>

    张拂闻言一愣,他还真没注意这个事情。</p>

    不过仔细想想,上次看到她跟郑丰收的大闺女站在一块儿的时候,她竟矮了有小半个头,那叫郑云桃的小丫头可是比她晚出生了好几个月呢!</p>

    他当年八岁的时候有多高了?恍惚好像能跟马背齐平了。</p>

    但他张家的人无论男女都长得要比寻常人高大许多,倒是不好比较。还有郑家的人好像也都长得挺高,虽比不上他。</p>

    张拂低头看着还不到他腰的小徒儿,一时间有些把不准她这样到底算不算是矮的。</p>

    而且,这胖墩墩的模样很可爱不是吗?</p>

    他忽然弯腰,双手往她腋下一托就将她高高的举了起来,咧着大白眼笑道“长那么高做什么?姑娘家长太高了不好找婆家!”</p>

    云萝的脸有点发黑,正要对又被举高高这个事情发表反对意见,就感觉身体在往下降,然后被放在了师父的肩膀上。</p>

    云萝“……”</p>

    张拂的肩膀又宽又厚实,在上面放下一个胖丫头绰绰有余。云萝坐在那上面,居高临下的,视野都在刹那间开阔了。</p>

    她无意识的晃了晃两条小短腿,有些脸红,还有点兴奋。</p>

    坐在长辈肩膀上什么的,感觉自己真的变回了一个小孩子。</p>

    小孩子啊。</p>

    她愣愣的看向远方,忽然张开双手抱住了张拂的脑袋,眼眶微红。</p>

    想爸爸了。</p>

    特殊的工作让他不能经常与家人见面,所以每次难得的相见,他都会把她高高的举起来然后放到肩膀上扛着。一直到她长到十多岁成了少女的模样,他的这个习惯都没有改变,还是会在一起出去游玩遇到人多拥挤或者她累了的时候,毫不犹豫的把她扛在肩膀上。</p>

    后来,他死了,他和妈妈一起死在了她的面前。</p>

    张拂忽然察觉到小徒儿有些不对劲,忙将她放了下来,见她眼眶发红,眼睛也水润润的,不由得手忙脚乱的安抚询问,“这是咋地了?师父把你吓着了?”</p>

    以前也不是没有过举高高啊,可从没把人吓着过,这小丫头的胆儿大着呢!</p>

    那难道是弄疼了?</p>

    张拂瞧着虎背熊腰的,此时也禁不住的小心肝乱颤,他可从没见到过乖徒儿这么可怜巴巴的模样。网</a>

    云萝低下头,忽然抱着他的腿在上面蹭了蹭眼睛,闷声说道“我没事,就是觉得,师父有点儿像我爹。”</p>

    张拂一愣。</p>

    他像郑丰谷?这是从哪儿看出来的?</p>

    可不对啊,就算他像郑丰谷,这又不是啥了不得的事,怎么就让乖徒儿露出这么可怜的小模样?</p>

    他低头看着徒儿的头顶,忽然心中一动,这小丫头,该不会是对自己的身世有了察觉吧?</p>

    也不对,他冷眼瞧着,郑家那两个老的虽可恶,但郑丰谷和刘氏却对她跟他们的亲儿女没啥区别,应该不会让他乖徒儿觉得她不是他们亲生的才对。</p>

    张拂想到脑壳疼也想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只是拼尽全力的憋出了几句话,“不都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嘛,我既然当了你师父,那你以后自然是要把我当亲爹一样的孝敬,不然的话,老子就算是死了都要掀开棺材板出来找你!”</p>

    还是对自己比不上郑丰谷他们在乖徒儿心里的地位而耿耿于怀。</p>

    云萝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抬头看着他,格外认真的说道“师父是我在这个世上最亲的人!”</p>

    这突来的表白让张拂不由得老脸一红,幸好满脸的络腮胡子成功挡住了他的脸色,咳嗽了一声,又忍不住心里的得意咧出两排大白牙来,揉了把这肉呼呼的道“行吧,倒也不白费了我喂你的那么多肉。”</p>

    见乖徒儿恢复了正常,他松一口气,也不问她刚才究竟是怎么回事,省得又勾起她的伤心事。</p>

    虽然他不明白这个小丫头会有什么伤心事。</p>

    云萝把他又不安分的大掌从头顶划拉开,感觉头皮都少了一层,“师父,你再这样,我就更长不高了。”</p>

    张拂马上嗤笑一声,“胡说,每个人能长到多高那都是天生的。”</p>

    好气,不想跟他说话!</p>

    不想跟人讨论身高问题,云萝有点儿气呼呼的将放在脚边的篓子往身上背好,转身就走,“你忙吧,我要回去了!”</p>

    张拂马上拉住她的背篓子,问起了别的事儿,“刚才听到经过这边的人说,那金家的公子又来了,还要在村里修一家作坊,你那个事情都成了?”</p>

    她回头看着他,“成了。”</p>

    张拂眉头一皱,“这么快就成了?那小子没欺负你吧?”做生意不都要争来扯去的,不费上十天半月的都不会谈成吗?</p>

    她摇头,“没欺负,一个方子换一家作坊的二成红利,还能在村里多一家作坊,不亏。”</p>

    “才二成?”</p>

    犹豫了下,云萝还是跟他实话实说,道“本来说好是三成的,但三叔更中意拿银子,所以把其中一成换了三百六十两银子,以后那方子和作坊都跟他没关系了。”</p>

    张拂听着这话,眉头却皱得更紧了,忍不住骂了一句“不要脸的混账东西!”</p>

    得有多厚的脸皮,才能心安理得的分了侄女的方子,白拿几百两银子?</p>

    这下轮到云萝安抚他了,“没事,以后不带他玩就是了。”</p>

    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也不能再跟他去争个长短,要是逼急了他把事情都嚷嚷出去,以孙氏的性子,还不要闹个天翻地覆?到时候不禁郑丰收的三百六十两,就是她的分成都保不住,还要连累二爷爷一家,分家的事更会遥遥无情。</p>

    张拂看着粗壮,却不是蠢笨的人,自然也明白这些道理,只是心里依然为乖徒儿抱屈,便说道“有些人别看当时可怜,回头依然是个混账,这次就当是吃了个教训,以后别再跟他折腾。你若是真稀罕那两个妹妹,也只跟她们玩耍就成,有困难的时候再稍稍看顾一些,可千万莫要把她们都背到了自个儿的身上!”</p>

    对张拂来说,他就只会为自己的小徒儿考虑,其他的人是死是活又跟他有啥干系?</p>

    云萝自己也明白这些道理,更从没想过要把谁的人生背到自己身上。但听到师父为她委屈,跟她说这些算不得光明的嘱咐,心里头不禁暖融融的很是舒坦,抬头看着他说道“师父放心,我不会让人欺负的,如果真有人来欺负我,我也会告诉师父。”</p>

    让你去给我报仇!</p>

    听着乖徒儿这亲近的话,张拂甚是满足,见天色不早,就让她赶紧回去!</p>

    看来金家也没有欺负他的乖徒儿,倒是暂且可以不用理会了,不过他还是有点想不明白,远在府城的卫家怎么会看上他徒儿的这个方子?</p>

    不过幸好他们没想着以势压人欺负他的乖徒儿,不然他也只能再出一趟远门了。</p>

    这可是他乖徒儿要做的第一件大事,当师父的自当保驾护航。</p>

    云萝辞别师父,又特意绕了个小圈从虎头家经过,见他家门外的马车已经不见,显然金来已经离开回去镇上了。</p>

    虎头还在院子里削他的竹签,听到声音抬头看向门外,就看到了云萝。</p>

    “小萝,你上山去了啊?”</p>

    说着就走了出去,探着脑袋往她的背篓里瞧。</p>

    云萝让他挑一只兔子,又跟他说“你布置的那几个陷阱我也顺路看了一下,好几个被破坏了,却一只猎物都没有逮住。”</p>

    那就是陷阱做得不好,猎物钻了进去,又顺利的逃脱了。</p>

    虎头抓了抓头发,郁闷的嘀咕着“我都是按着你教我的做呀,前天还套了一只小兔子呢,可惜不是白的,不然还能拿去镇上卖个好价钱。”</p>

    云萝默默的看了他一眼,转身就要走。</p>

    “哎小萝,你等一下!”他连忙叫住她,然后拎着兔子跑了进去,转眼又捧着个纸包跑出来,往她手里一塞,说道,“金公子今天过来,带了好些稀罕的点心,我挑了几样没见过的,你留着慢慢吃,可别又分了啊,文彬他们都有,已经分过他们了!”</p>

    这一路走走停停,等她终于回到家的时候早已过了未时。</p>

    灶房屋顶上的烟囱正袅袅冒着炊烟,李氏凑在孙氏跟前说话,郑云兰和郑玉莲坐在一块儿选花样,郑云丹和郑文浩在院子里打打闹闹的,正房东次间还传出郑丰年和郑文杰的说话声。</p>

    后院有牛叫声,那是郑丰谷在套牛车,等着待会儿吃了晚饭之后送郑丰年他们回镇上。</p>

    看到云萝回来,孙氏瞥了她一眼,就又撇开了脸,倒是李氏的目光在她身后的背篓上转了一圈,笑着问道“小萝回来了?可是又打了什么野味?”</p>

    孙氏“嗖”的就把脸转了回来。</p>

    云萝看她们一眼,转身进了灶房。</p>

    灶房里,刘氏坐在灶膛后烧火,烧出了满头满脸的热汗;云萱站在大锅前做菜,还不忘要不时的搅动另一口锅中的米粥,以防粘锅;文彬坐在灶边的小板凳上,着话。</p>

    从门口透进来的光忽然暗了一下,他转头看去,喊了一声“三姐!”</p>

    云萝面无表情的走进来,看着他们的忙碌,再想想外面那些人的清闲,顿觉得有一口气被堵在了嗓子眼里,脸色越发的淡冷了。</p>

    她默默的走上前,一伸手就把刘氏从灶前拉了出来。</p>

    刘氏还以为她要替她烧火,忙说道“不用了小萝,娘自己烧就成。你刚回来,快去歇一歇。”</p>

    云萝闷不吭声,不顾她的拒绝只将她往外拉,拉出来后又走到云萱身边,另一只手抓上她的手腕,然后转身往灶房门外走去。</p>

    母女两都愣愣的,云萱有些忙乱的问道“小萝你这是要干啥?锅里还烧着饭菜呢,可不要焦了!”</p>

    刘氏也想把手挣出来,却半点撼动不了小闺女的力气。</p>

    倒是文彬,眼珠子滴溜溜的,好像一下就明白了三姐想要干啥,连忙小跑着跟上来,还从身后往前推着刘氏。</p>

    “娘,先出去,三姐肯定有事儿!”</p>

    有啥事不能在灶房里说?</p>

    刘氏和云萱就在云萝和文彬的连拉带推中出了灶房,然后经过三房的屋门前,径直进了自己的屋。</p>

    转身,云萝冷冷的扫过了外面那些和乐融融、一派悠闲清净的人,然后“嘭”一声关上了房门。</p>

    她明明什么话都没有说,但院子里的那些人却好像全都一下子就明白了她的意思,那脸色不由得青红交加,孙氏更是“噌”的站了起来,捣腾着两条腿飞奔到二房屋门前,拍着门就骂道“开门开门!活儿不干,躲在屋里是要干啥?都给我出来,真是反了天了!”</p>

    她拍得起劲,却忽然从门缝里刺出了一截寒光森森的刀尖,恰恰贴着孙氏的手指缝穿透出来。</p>

    孙氏只觉得手指缝里都在冒着冷气,未出口的满腔骂人的话一瞬间全都憋回了肚子里面,忍不住“啊”一声尖叫,猛往后跳了两步。</p>

    窄小的刀尖还在门缝里闪着寒光,今早刚磨的锋利极了,云萝的声音也从门缝后传了出来,“我娘身子不舒服,要歇一歇。大伯娘在镇上不就是专门伺候一家子吃穿的吗?怎么回来却学起了大户人家太太的做派?”</p>

    刀尖缩了回去,屋里再没有声音传出来,孙氏气得倒仰,却也不敢再上前去拍门了,就怕云萝再来这么一下。</p>

    云萝踮着脚收回小刀,转身看着屋里那两个也被吓得噤声的人,眼珠一滑,瞥了眼郑文彬。</p>

    也不明白他是怎么理解的,反正他被一瞥之后就立马搬了屋里唯二的其中一张凳子,颠颠的送到了她身边,咧着嘴笑呵呵的说道“三姐,你快歇歇。”</p>

    竟是一点都不怕。</p>

    云萝对郑小弟的机灵真是越来越满意了。</p>

    她将小弟搬来的凳子往后一推,抵在了门后面,然后往上一坐,就将他们要出这间屋的口子给挡得严严实实。</p>

    门外是孙氏的骂声,夹杂着郑玉莲的应和,还有郑云兰的好生劝慰,再没有了刚才的欢声笑语。</p>

    李氏总是能在最恰当的时机说出最恰当的话,在焦糊味从灶房里飘了出来,孙氏也将对云萝的跳脚大骂转到了饭食上面,她才开口说道“娘,快莫要生气了,儿媳难得回家一趟,给爹娘做个饭煮个菜都是应当应分的,平日里都是两个弟妹替儿媳在家里尽孝。”</p>

    这话并没有让孙氏熄了火气,反而更助长了对另两个儿媳妇的不满。</p>

    刘氏被关在屋里忐忑不安,想开口让小闺女让开房门,却见小闺女坐在那儿已经开始给她今日带回来的死兔子剥皮,手中的小刀舞得飞起,每一刀下去都有种恶狠狠的感觉。</p>

    也不过是转了几圈,灰褐色的兔皮就被完整的剥了下来,却没有滴下一点血。</p>

    文彬轻轻的欢呼一声,扶着背篓让三姐把兔子放回去,转头带着几分警惕的说道“娘,你别跟人说啊,晚上我们又有肉吃了!”</p>

    刘氏嗫嚅着嘴,觉得这样不好。</p>

    可对上儿子的目光,她所有的话就都被堵在了嗓子眼里,怎么都说不出口。</p>

    云萱已经缓过来了,回过神想想刚才妹妹的行为,既觉得忐忑,又有些忍不住的窃喜,伸手接过云萝新鲜剥下的兔皮,说道“回头我悄悄的硝制了,等到天冷的时候可以缝在衣裳里头,可暖和了。”</p>

    </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就是不按套路出〕〔大周仙吏〕〔我真没想重生啊〕〔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