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乱世栋梁〕〔苏厨〕〔市井之徒〕〔牧龙师〕〔家有悍妻怎么破〕〔叶无缺玉娇雪〕〔超品命师〕〔厉少,你老婆马甲〕〔侯府小哑女〕〔龙飞凤仵〕〔术修大巫〕〔火影:从双神威开〕〔大师兄又败了〕〔我在聊天群假扮孙〕〔江湖岁月〕〔轮回仙神道〕〔重生八零后我要当〕〔人在超神已娶凯莎〕〔我不想再陪仙二代〕〔修仙满级后我重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85章 你骂谁是狗
    吴氏的那一句提醒并非没有道理,云萝刚才是懒得去看孙氏的脸色,就顺手把锁给开了,反正她向来都是不畏惧孙氏的。w..

    不过现在听吴氏这么一,她也想到了孙氏的为人,今天的这一次方便可能会给她往后带来更多的麻烦,虽然她不怕,但真是烦得很。

    想通之后,她当即就将打开的锁头又按了回去,然后转身走出灶房,“奶奶,我给二姐煮两个鸡蛋,你把锁开一下。”

    孙氏猛的抬起头来,手中那根纳鞋底的长针直直的就指向了她,“吃吃吃,多金贵的人啊,还要吃鸡蛋?”

    对上云萝的目光,她的话音忽然一顿,不知是想到了云萱出的事,还是刚才家里闹的那么一场,竟是莫名有些心虚,将之后的骂声都给吞了回去。

    虽脸色不大好,但她还是放下鞋底和针线,匆匆的走出来,进去灶房之后,开锁、拿鸡蛋,再重新把柜子关上锁好,这连串的动作一气呵成半点不带停顿的。她又狠狠的瞪了云萝和吴氏一眼,然后快速的捣腾着两条腿走出灶房,又回到自己的屋里去了。

    隐约的,还能听到她嘴里似在嘀嘀咕咕的骂着,偶有几句落入云萝的耳中,皆不是多好听的话。

    云萝早已经习惯了,如果哪天孙氏突然出了好听的话来,她才会觉得惊讶。

    煮龙眼肉蛋汤是很简单的事,没一会儿,云萝就捧了满满的一大碗回到屋里,顿时满屋的甜香味。

    她先将碗放在桌上,舀了两勺红糖进去,搅拌融化之后,才捧着到了床前。

    龙眼干一粒一粒的都吸饱了汤汁,圆滚滚的挤在大碗里,红褐色的汤汁中还镶嵌着两个胖乎乎的鸡蛋,诱人口水直溜。

    刚刚还没啥胃口的云萱也突然觉得饿了,忍不住咽了两下口水。

    云萝在她脑袋后面垫了个枕头,然后舀起一个龙眼吹吹,送到她嘴边。

    云萱下意识的张开嘴吃了进去,又忽然有点脸红,含着甜滋滋的龙眼都舍不得咽下去,轻声道:“你咋还真买了这么些东西?攒点钱也不容易,你留着给自己买些好吃的好玩的,可别都花在了我身上。”

    “东西不贵,也没有买许多。”等着她将嘴里的核吐出来,就又用勺子切下一块鸡蛋喂进她嘴里。

    如此吃下一整个鸡蛋和大约十几个龙眼,云萱就摇头表示吃不下了。

    她本不是胃口这般的人,虽年纪不大,但常年的饥饿,又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若放在平时,让她吃下这么一大碗糖水是眼都不需要眨一下的事儿。

    只是失血过多让她整个人都忽然间虚弱了下去,脸色惨白的一点血色都没有,现在云萝就担心她会因此损伤了根本,自是更加用心的要把她调理好。

    将剩下的大半碗甜汤拿个空碗盖在上面,又扶着云萱重新躺回去。

    门外响起一阵脚步声,文彬和云桃各背了个篓子回家来,篓子里是满满的猪草。

    将猪草倒在院子里不被太阳照射到的阴凉地里,然后两人就径直走进屋里来。

    “三姐,你回来了?”文彬高兴的扑了进来,他已经一眼就看到了插在桌子上的那串糖葫芦。

    云萝正拿着两根嫩粉色的头绳在云萱头上比划着,“你不是新做了两身粉色的衣裳吗?等你能起来的时候就穿上,再扎上这两根发带,正好相配。”

    “你又乱买东西,又不是啥不能少的要紧物件。”明明喜欢得很,还偏要因为心疼钱而口是心非。

    云萝瞥了她一眼,“钱藏着不花,我挣它干嘛?”

    又转头对云桃道:“给你和六妹妹也买了一对,我刚交给六妹妹了,你回去问她要。w..”

    云桃一愣,“咋还有我的呢?这可得好几文钱,三姐你多给二姐买点好吃的。”

    昨天流了那么多血,她至今想起仍心惊肉跳的,昨晚做梦都是满世界的鲜红色。

    “不差那几个钱。”云萝将红绳手串往手上戴,仔细瞧了瞧,只觉得白生生的肉胳膊跟红绳手串真是配得很。

    于是又将另一串戴上了云萱的手腕。

    云桃走过来在她手腕上摸了摸,道:“真好看!二姐,等我挣了钱,我也给你买手串戴。”

    文彬一手糖葫芦,一手还摸着两泥娃娃,双眼亮晶晶的问道:“三姐,这两个泥娃娃是给我的吗?”

    “你一个,二姐一个。”

    文彬当即就跑着过来,将两个泥娃娃摊开在云萱的面前,道:“二姐,你先挑。”

    云萱又高兴又有些难为情,觉得自己好似被弟弟妹妹们当做了孩子,做啥都在让着她。可想到自己的手臂,又不禁心中黯然,本就没有多少光明的前路也似乎更加的暗淡了。

    云萝不愿她想太多,就对文彬问起了别的事情,“听三婶我不在的时候,家里又闹了起来,大伯娘还把爹和三叔的脸给挠破了?”

    文彬下意识的转头往旁边的床上瞄了一眼,见娘睡得安稳,就更加压低了声音,气呼呼的道:“娘也差点被大姐推倒呢,可是我了娘都不相信!”

    云桃也:“我虽然没看见,但那时候大姐的确是在二伯娘的旁边。”

    这是云萝还不知道的事情,便问道:“不是混乱中被不心推倒的?”

    云桃就看文彬,文彬特别坚定的摇头道:“不是!我亲眼看见是大姐伸手把娘推倒的。可是她推了娘之后又把娘给扶住了,她自己反而摔了一跤,把手掌都摔破了。”

    所以大家才会不相信他的话,大伯娘还他年纪就满嘴谎话,要不是大姐给他娘垫了一下,该摔到地上磨破了手掌的就是他娘!

    文彬觉得冤枉极了,他也不明白大姐干啥推了娘之后又伸手去扶,还把她自己给摔了一跤。

    云萝摸了摸他的脑袋,若有所思道:“她那是故意的,她故意让家里的人都觉得她救了娘和娘肚子里的弟弟妹妹,到时候我们也就不好意思再抓着郑文浩伤了二姐手臂的事情不放。”

    文彬和云桃都瞪大了眼睛,原来竟还有这样的操作?

    倒是云萱,平时老老实实看着又软乎又好话,此时听到云萝的话却没有半点惊讶,侧目看了眼包得严实的手臂,轻声道:“大姐一向心思多,就连姑都被她哄得服服帖帖的。”

    的两个面面相觑,忽然觉得连二姐都好像比他们要聪明得多。

    在屋里逗留了一会儿,两人就又要出门干活了,云萝闲着没事就也跟着他们出去。

    他们离开之后,本以为还在熟睡的刘氏忽然就睁开眼睛,轻轻的叹息了一声。

    “娘?”云萱转头往那边看。

    刘氏坐起来,缓了缓,然后端着针线篮子坐到云萱的身旁,轻声道:“这事儿闹的,家里已经好久没个安静时候了。你也别跟萝,就她那臭脾气也不晓得像谁……”

    到这儿,她忽然顿了一下,恍恍惚惚的才想起来这还真不是她的孩子,自然是不会像她和孩他爹的。

    只是养了这么多年,其实早已经当成是亲闺女了,轻易都想不起来这只是个从山上捡来的孩子。

    云萱并没有察觉到刘氏心情的异样,但听了她的话也不由得诧异,“娘,你晓得是大姐推的你?”

    刘氏就又是一声轻叹,道:“娘又不是傻的,还能分不清有没有人推我?”

    “那你咋还……”

    “啥呢?没啥好的,了就不知还要闹到啥时候。再,兰也没有真把我推到地上去,不过是想要给她弟弟解围,她自己反倒还摔伤了。”

    云萱沉默了良久,不知该如何接娘的这句话。

    她以前从不觉得娘这样有啥不对,但随着萝的长大,她开始一点一点的在她耳边那些忤逆的、甚至是有些大逆不道的话,听得多了竟也觉得很有道理。

    久而久之,她也不知从啥时候开始,开始觉得爹娘过于本分软弱,总是把人想得太好,并且期盼着别人也能像他们一样,晓得本分、记挂恩情,却从不主动给自己争取啥。

    她逐渐觉得,做人不该做成这样。

    左手的几根手指轻轻弯了两下,但她却并没有多大的感觉,似乎这条手臂从伤口往下都已经不再是她的了。

    不由得伸出右手摸了摸,也只摸到缠绕了厚厚一圈的纱布,她目光涣散,忽然道:“娘,三叔先前提起要分家,我也觉得分家挺好。你们不能一直供养着大伯他们,弟弟也不了。”

    刘氏惊了一跳,忙心的看了眼门外,然后咬着嘴唇道:“傻丫头,哪有你的这样简单?你以为分家就只是把家里的东西分一分,然后就能安安生生的各过各的?”

    她这反应倒是让云萱十分意外,还以为会招来一句训斥或警告。

    刘氏看了她一眼,继续低头缝衣裳,声音弱弱的几乎让人听不见,“总共就这么个院子,还是祖上传下来的,向来都是传给长子,你二爷爷当年分家之后就是在外头重新起了个院子。可我们没银子,家里的银子全在你奶奶那儿,想要从她手里拿到银子更是千难万难。”

    这边母女两细细的着话,那边,云萝可不知道刘氏竟然是早就盘算过了分家后的生活,只是越盘算,就越不敢分家。

    主要还是畏惧往后的生活。

    以郑大福和孙氏对长子的看重,老两口是必然要跟着长子养老的,而这个祖上传下来的院子也没有让兄弟几个拆分了的道理,那么分家后,他们能住到哪里去?

    家里是有银子的,少几十两总是不会少的,可那些银子都在孙氏手里,想从她手里扣出来简直比登天还难。

    算来算去,能分到手的竟也只有几亩良田和自己屋里的这一点东西。

    其实六七亩良田也不少了,村里多的是一家好几口靠着两三亩薄田过日子的人家,可他们好歹有个安身之所。而且她家大人少,孩子多,眼看着到明年又将再添一个奶娃娃,偏萱伤了一只手,还不知往后会如何。

    分了家,就不能再靠着郑丰年免除徭役。

    内心深处,她甚至还暗暗期盼着文彬能够靠着家里继续读书,若是跟他大伯似的也能考中个秀才,那真是让她当即就死去也愿意。

    刘氏的这些心思云萝都不晓得,她走在出村的路上,手上没有新书,就听弟弟把《千字文》从头到尾的背诵,务必要让他背到通顺,不打一个磕巴,甚至是从中间随意的抽出一句话来,就能马上接着下一句。

    迎面走来一个四五岁的豆丁,一身补丁累补丁的粗布衣裳,但脸上却有点肉,这在乡下是十分难得的。

    他的脸还被晒得乌黑,更显出了两只眼睛格外明亮,看到他们之后就跑着迎了上来,咧着嘴对文彬道:“你咋招呼都不打一声的就回家了?我还想跟你,咱要去田沟里摸泥鳅鱼,你帮忙问虎头哥哥借一下锅呗。”

    此人正是里正的孙子,当日还在河边蹭了云萝的半条兔子腿的狗蛋李继贤。

    云桃在旁边道:“刚捉来的泥鳅都是沙子,咋吃啊?再了,你们会烧不?”

    李狗蛋愣了下,随之为难的皱起了眉头,道:“可是那些大孩子们太会吃了!”

    每次跟那些大孩子们一起玩的时候都会被抢,明明抓的也没比他们多多少。

    文彬抬头眼巴巴的看着云萝,脸上的神色都是想要去,但如果没有三姐的同意,他还是不会去的。

    云萝摸了摸他的头,然后对李狗蛋道:“今天抓了先在家里养着让它们吐吐沙子,明天再去河湾哪里烧吧。”

    李狗蛋顿时眼睛一亮,眼巴巴的看着她,那咧开的两排牙齿闪烁着刺眼的光芒,“萝姐姐,你明天要上山吗?”

    鬼头挺聪明的,还晓得要迂回的询问。

    云萝点头道:“如果有的话,我明天给你们带一只雉鸡,没有就只能吃兔子了。”

    李狗蛋连连点头,“我就爱吃兔子,兔子肉多!”

    也不晓得是谁啃了半天都没有把兔子肉啃下来的。

    待得太阳落山,在外头游荡的孩子们也三三两两的结伴回家了,姐弟三人各背了一篓子的猪草,虎头跟他们走在一块儿,他的竹篓子里的却转了半篓子活蹦乱跳的泥鳅和指头大的鱼,还有不少沿着竹篾蠕动的田螺。

    这是他们四人半个下午的成果。

    在路口分开,云萝他们到家的时候郑丰谷和郑丰收也正好到了家,裤腿、衣袖,连草鞋的缝隙里都湿漉漉的沾满了泥。

    云萝的目光却落在他们的脸上。

    两人都是差不多的样子,脸上纵横交错着好几道血痕,郑丰谷在她看过去的时候有些难为情的撇开了脸,郑丰收却是不闪不避,还朝她扬了扬眉毛,只眼中却是阴沉沉的。

    他可不是二哥,啥事都遮着掩着生怕被人笑话。他不稀罕这一点颜面,今日出去后就在田里走了半天,到现在,差不多全村的人都知道了他和二哥被大嫂抓出满脸的血痕。

    李氏现在在村里的名声可响亮了。

    夫妻打架,凶婆娘抓破汉子的脸不稀罕。可当大嫂的,把叔子的脸给抓破,这种事还真不多见,而且还一抓就抓了两个。

    亏得还是从读书人家出来的呢,又是个秀才娘子,没想到私底下竟是这般不讲道理。

    谁不晓得郑文浩昨日割伤了云萱的手臂,那血流得哗哗的,好容易救回来了那只手怕也没啥用了。而且就在半个多月前,那子还撞倒了他三婶,撞得吴氏早产生下两个连奶都不会吃的儿子,都不晓得能不能养得大呢。

    那子可真是个祸害啊!

    这些事若放在别人家,有这么个儿子,当娘的还不得低声下气、赔不是都赔不完?偏李氏厉害了,反过来把两个受害的叔子给挠破了脸。

    云萝从猪草堆里抽出了几根长得不大一样的草,舀水洗干净后捣碎,对从屋里换了干净衣裳出来的爹和三叔道:“把这个汁水抹在脸上。”

    “干啥呢?”郑丰收走过来瞥了那绿油油的草汁一眼,不想伸手。

    云萝瞥他一眼,然后对郑丰谷道:“指甲毒得很,不抹点药消消毒,万一溃疡出脓了怎么办?以后脸上留下那么几道疤,谁见了怕是都要以为我娘有多厉害,把你的脸都挠成了这么个不能见人的模样。”

    这话怎么听都觉得是在指桑骂槐的李氏毒,尤其是当李氏瞪了她一眼却不得不忍气的时候,郑丰收更是乐了,不过把这绿油油的东西抹到脸上,他还是不愿意的。

    郑丰谷也是无奈的看着她,摸了摸她的脑袋,轻声道:“别闹,这事儿你不好掺和进来。”

    云萝却迅速的伸手往他脸上抹了过去。

    郑丰谷想躲,却哪里躲得过云萝的速度?不过当这东西抹到脸上的时候,因为汗水的腌渍而火辣辣疼了半天的伤口忽觉得一阵清凉,也不那么疼了,不由得“咦”了一声。

    云萝又往他另一边抹上药汁,一本正经的道:“爹,你要相信我,我不会害你的。人的指甲有多毒?就跟那被狗咬似的,谁晓得会不会被传染了脏东西,也跟狗似的发疯乱咬人。”

    这话更像骂人了。

    李氏忽然扔下了手中菜刀,语气也是前所未有的冲,“你骂谁是狗呢?”

    云萝掀起眼皮看向她,脸色在平静中似乎还有那么点惊讶,“我不过是跟我爹打了个比方,大伯娘你这么生气做什么?难道以为我在骂你?”

    李氏胸口发堵,只觉得不承认又不甘心,承认了却更像是在自己给自己找骂。

    郑丰收发现,别看萝平时闷声不响的连个好脸色都欠缺,但真遇上事的时候,她才是这个家里战斗力最强横的存在。

    看到李氏被气得脸色涨红,郑丰收心口的郁气都散了几分,甚至觉得在脸烂了留几个疤都不是啥要紧事。

    反正他早已经娶了媳妇,儿女都成群了。

    所以他主动蹲下沾了点草汁就往脸上抹,一抹就也“咦”了一声,“这东西抹着还真有点舒服。”

    孙氏踮着脚从堂屋走出来,往院子里一扫,忽然沉着脸道:“咋才这么点猪草?”

    院子角落那的一堆,看着挺多,但切碎煮熟了之后怕是都不够两头猪吃一顿的。

    云萝将手洗干净,慢悠悠的道:“就四妹妹和我弟弟两个人,你想要多少?我弟弟这边割着猪草,那边还得放牛。”

    孙氏当即就瞪向了她。

    可惜,云萝并不给她开口的机会,紧接着又问道:“郑文浩呢?出了那么多事,他还有脸躲在屋里啥都不干?大姐呢?别以为故意推倒我娘又在中途把她扶住,我们就会对你感恩戴德。不过手上磨破了点皮,就也跟我二姐似的动弹不得了?郑云丹也没比我弟弟几个月吧?”

    你这简直是要挑起大战啊!

    云桃一脸崇拜的看着她,还等着她继续怒怼祖母呢,却见她问了这么几句话之后都没有等着人回答,就径直目不斜视的进了灶房里面。

    大骨头炖了两个时辰,本就残留不多的那一丁点肉也几乎都化进了粥里面,再拌进切得碎碎的猪肝,虽云萝觉得有股腥味,但对其他人来,却已是难得的美味。

    吴氏将粥舀在三个大瓦盆里,一盆满一些,两盆浅一些。

    云萝进去将最浅的那一盆连着三副碗筷两手捧了,先送去上房。

    孙氏还在院子里骂人,憋了这么两天,可是把她给憋坏了。

    郑大福坐在堂屋里,一脸忧心忡忡的也不知在想些什么,看到云萝把粥端了进去还有些诧异,“今儿咋地把粥端屋里来了?”

    夏日天热,为了凉快些,他们一般都是把桌子支在院子里的。

    云萝将碗筷和那盆皱放在桌子上,道:“我给二姐买了几根大骨头来熬粥,还放了猪肝,这是爷爷奶奶和姑的份。”

    郑大福顿时脸色一沉,“你这是啥意思?”

    云萝扳着手指道:“先是割伤了我二姐的手,再是抓破了我爹的脸,还推倒我娘又把人扶住,意图让我们感谢她,我该有多贱才会还送粥给他们吃?”

    “你……”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农门贵女有点冷》,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