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前一刻天堂,后一〕〔温情一生只为你〕〔死对头忽然拐我去〕〔七小姐驾到通通避〕〔豪娶天价小娇妻〕〔超级龙兵郝建柳如〕〔上门赘婿岳风柳萱〕〔傲世神婿杨凡〕〔战神狂婿杨凡〕〔龙婿杨凡〕〔狂婿归来杨凡〕〔屠尽万雄的战神杨〕〔永夜组织杨凡〕〔我只会拍烂片啊〕〔混元武帝〕〔萱轩不离〕〔抬龙棺〕〔婚后被大佬惯坏了〕〔首席继承人陈平〕〔至尊战神秦轩林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102章 本公子也喜爱得很
    与月牙儿和妞妞互相告别,云萝和刘氏穿过桥头村。

    村口的大香樟树下聚着很多人,有早早就吃了晚饭出来乘凉谈天的,也有扛着锄头刚从田地回来的,老人坐在树下的石墩子上,孩子们绕着大树嬉戏打闹,妇人们三五聚集着讨论家中的桑蚕,男人们则说着庄稼,说着经历了干旱后,山地里有几棵桑树都枯死了,至今没有抽条发芽。

    看到刘氏和云萝过来,相互又打了招呼,站着说了会儿话,从家长里短到田里庄稼,又说到了白水村即将建成的肥皂作坊,不晓得那作坊开了之后招不招人,要招多少人。

    等母女两脱身出来,太阳早已落山,只在天边残留着一线光亮。

    云萝看到远处有个熟悉的身影出了村子,沿着河往桥这边走来,天色虽昏暗看不真切,但她还是一眼就认出了来人,“爹!”

    那人影微微一顿,然后更大步的迎上来,“咋这么晚?我还以为你们要在横山村住一宿呢。”

    但显然更担心这母女两在路上出了啥意外,不然他也不能这个时候出村来接她们。毕竟刘氏临走前就说过了的,她今日就会回来,不会在娘家过夜。

    看到郑丰谷,刘氏顿时就松懈了下来,几乎是半靠在他的身上。

    云萝见此,就说道:“爹,你先扶着娘回家去吧。”

    她自己倒是没疲累的感觉,时常翻山越岭,多的是连路都没有的地方,加上天生的特殊体质,走这一点山路对她来说并不是太大的负担,当然若是现在能坐下来歇歇也是极好的。

    郑丰谷愣了下,忙伸手扶着刘氏,“出啥事了?”

    不然,不该会累成这样的。

    “外公以为是娘惹爷爷奶奶生气了才会被分家,骂了娘一顿,还动手打了个耳光。”

    “啥?!”

    一路进村回到家,云萱正牵着文彬站在大门口张望,看到他们的身影,文彬当即挣开二姐的手跑了过来,“三姐,娘,你们咋才回来?”

    天都快要黑透了。

    进门的时候,郑大福站在上房的门口问道:“老二媳妇,没出啥事吧?”

    刘氏扬声说:“没事,在那边多耽搁了会儿,急急忙忙的这才回来,让爹担心了。”

    “没事就好。来来回回的走了这么远的路,快进屋去吃饭吧,吃了饭就赶紧歇息。”说着就转身进了堂屋。

    堂屋里,孙氏没好气的骂着:“一天天的就晓得往娘家跑,咋不干脆别回来算了!”

    刘氏抿了下嘴,然后被郑丰谷扶着进了自家的屋。

    屋里点着油灯,油灯下,一大盆米粥已经没了热气,触手微温,倒扣的碗下罩着一大碗咸菜,过了些许油水,一起炒着几根豆腐干。

    刘氏在桌边坐了下来,长吁一口气,说道:“咋还等到现在?你们自个儿先吃了就是,不用……”

    “娘!”云萱忽然轻呼一声,“你的脸是咋回事?”

    刘氏下意识伸手去捂脸。

    一路回来,也就在桥头村遇到了人,而她一直都在下意识的侧脸避开别人视线,加上当时天色已有些昏暗,倒是真被她避了过去。

    可现在再遮已经毫无意义。

    手被拿开,昏黄的油灯光芒下,清楚的看到她左边脸颊上一个红肿的手掌印,云萱不由得屏住了呼吸,郑丰谷却呼吸更重了几分。

    刘氏本就不善言辞,云萝也不是会讲故事的人,只三言两语就把事情给交代了清楚,云萱听了仍不由得眼泛泪花,不住说着:“咋能这样?咋能这样呢?”

    郑丰谷忍了忍,还是没忍住说道:“分家的事跟你有啥关系?岳父咋能问了也不问一声就给你定了罪?就算,就算真不对,他也不能打你啊,你可还怀着身子呢。”

    文彬更直接,“外公太坏了,娘你以后再不要去了!”

    “胡说!那是娘的亲爹,咋就能不去看他?”刘氏摸了摸他的脑袋,又对其他人说道,“没啥要紧的,明天就没印子了。”

    文彬噘着嘴说:“奶奶都不会这样。”

    云萝不由得侧目,别闹,孙氏跟刘家这位老爷子顶多只能算是半斤八两,孙氏动手的次数可真不少呢,只不过她的力气没刘老汉的大,打在身上除了疼之外,并不会留下太明显的印子。

    云萱匆匆的走出门,问三婶借了个鸡蛋,往灶房去了。

    虽然分家的时候说好的她家也有两只鸡,可他们现在人都还住在这里,又做不出吴氏那样捉了鸡来单独关在门口养的事,那两只鸡也就仍在孙氏的眼皮子底下,想每天摸个鸡蛋,孙氏却像是算着时间专门在等着它们下蛋。

    文彬想吃鸡蛋还被孙氏骂了几回,后来云萝一气之下直接进鸡圈随手抓了两只,白刀子进红刀子出,褪毛开膛,放几片当归黄芪炖了满满的一大锅,还分了云桃姐妹两一只大鸡腿。

    吴氏抱着双胞胎中的老二匆匆走了过来,进门便问道:“这是咋地了?我瞧着小萱眼都是红的,问她又不说。”

    刘氏侧着脸说:“这不是文彬吵着要吃鸡蛋,把他二姐给气着了嘛。”

    文彬瞪大了眼睛,他才没有!

    郑小二在吴氏的怀里嘤嘤嘤的闹腾,吴氏一时间也没心力分辨刘氏的话,一边哄着小儿子,一边笑着对文彬说道:“这有啥?明儿三婶给你煮两个鸡蛋!”

    文彬平白受了回冤枉,两个鸡蛋都不能抚平他的委屈,但还是乖乖的说了一声:“谢谢三婶!”

    吴氏笑了笑,想跟刘氏说会儿话问一下今日回娘家的情况,隔壁的郑小一又闹了起来,她念叨了一句“小祖宗”,就不得不匆匆的跑回去了。

    郑丰收的这对双胞胎儿子身子孱弱跟个猫崽子似的,却很会闹腾人,吴氏几乎整天都在围着他们团团转。两人都尚未正式取名,也不知是谁最先叫出来的,现在都小一、小二的叫着。

    吴氏走后,文彬就委屈巴巴的看着娘,看得刘氏不由得有些尴尬,只能摸摸狗头安抚一下。

    云萱不久便拿着煮好的鸡蛋回来了,用帕子包着给刘氏敷脸,而一家人这才终于坐下来开始吃这一顿已经严重延时的晚饭。

    次日,刘氏脸上的巴掌印确实不见了,但却仍有着一块淤痕,比之昨天还更严重了些,昨天只是红肿,今天却是发青变紫了。

    可见昨日刘老汉打得究竟有多用力。

    刘氏对着水盆照了又照,这模样可咋出门啊?

    文彬在院子里捧着书朗读,从天亮读到院子里飘起了米饭香味,他才收起书本仔细的放回到屋里,然后钻进了灶房。

    灶房里总共两口大锅,孙氏做了一锅,郑云兰和郑文浩跟着上房吃,剩下的一口锅就是二房和三房轮流着做早饭。

    此时,云萱已经盛起了一盆米粥,吴氏将她家淘洗过的米入锅刚开始煮,见到文彬金来,吴氏就将搁在碗里浸水冷却的两个鸡蛋拿了出来递给他,笑着说道:“喏,这是三婶昨晚上应了你的两个鸡蛋,快拿着吃吧。”

    文彬略纠结,然后接过来塞进口袋里,说一声“谢谢三婶”。

    孙氏在灶前翻白眼,“净糟蹋东西,多金贵的人呐,还值得吃两个鸡蛋?败家娘们、白眼狼、不孝子,不想着孝敬爹娘,倒是舍得白费在外人身上!”

    外人?这难道不是您亲孙子?

    云萱有些难受,文彬却只是看了孙氏两眼,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吴氏更是直接将这些嘀咕当成了耳旁风,甚至越发亲热的和文彬说话。

    “你三姐呢?又上山了?”

    “嗯,已经两天没去了,三姐说今天给我逮一只野鸡来吃。”

    吴氏忍不住赞了一句:“小萝是真能干,我家都得了她的许多好处呢。”

    文彬顿时一脸的与有荣焉,不住的点着头,“嗯嗯嗯。”

    云萝不仅抓了只野鸡,还逮了一头“嗷嗷”叫的小野猪。

    这是她在寻野鸡的途中遇到的,瞧着应该是刚出生没几天,不知咋地竟跟大部队脱离了,灰突突的一团在林子里钻来跑去寻不着路,她见了岂有放过之理?当即一把掐着它的后脖子就将其拎了起来,捆上四肢,塞进篓子里。

    她的背篓本就小,塞了一只小野猪之后顿时就满了,不得不将野鸡抱在怀里。

    野鸡也是活蹦乱跳的,为了抓住它,她整整追了两个山头,此时在她的怀里还不断的试图蒲扇翅膀,伸着脖子想啄她两口。

    她耷拉着眼皮面无表情的瞅它一眼,然后伸手掐住脖子甩了几下,它顿时就又蔫了。

    虎头看得喉咙发痒,忍不住说道:“你直接宰了它不就完了嘛!”

    “不行,文彬喜欢吃鸡血。”也不晓得这爱好是咋来的,不过也行吧,鸡血补铁活血,鸡肉也新鲜宰杀的更好吃。

    两人下山的时候,还遇到了山脚下独居的刘阿婆拎着只小鸡崽子正走出来,看到云萝时,她莫名的眼角一抽,不着痕迹的把鸡崽子往身后藏了藏,然后若无其事、视若无睹的擦肩走过,寻了个空地挖个坑把鸡崽子给埋了。

    云萝眨了下眼,“阿婆。”

    迅速的埋完鸡崽子,刘阿婆回过身来冷冷的看了她一眼,再次从他们身边擦肩而过,进入家里“嘭”一声关上了大门。

    虎头挠挠脖子,嘀咕道:“这阿婆也太凶了,咋喊她都不理人呢?”

    云萝不语,只歪着头看了眼阿婆埋鸡的地方,不晓得她新养的那些鸡崽子还活着几只。

    emmm……今日不宜登门,还是回家吧。回家之前,还可以先转去虎头家跟太婆和姑婆问个安。

    太婆和姑婆一起坐在门口亮堂的地方对着阳光挑绣线,旁边,郑云蔓拿着个绣绷专注的刺绣,偶尔能见着一丝极细的亮光闪过。

    郑七巧撸着丝线说道:“真是许多年没跟您一起挑绣线了,现在坐在这儿,却是没挑一会儿就头晕眼花的,怕是反倒给蔓儿添了麻烦。”

    老太太闻言抬头看了她一眼,“早跟你说过不可一味的做活,免得坏了眼睛,你现在能怨谁?”

    郑七巧无奈道:“娘,不是所有人都能跟您似的,这么大年纪了还眼明心亮。人到了年纪,自然而然的就会花了眼。”

    老太太撇嘴不以为然,转头看到从外头进来的两人,当即就笑眯眯的问道:“小萝啊,你咋过来了?”

    云萝转个身背对着她们,“太婆,我捡了只小野猪,嫩得很,给你炖了吃。”

    连云蔓都停下绣花针探头来看,看到那个小小的背篓里被紧巴巴的塞了只小野猪,模样甚是可怜。

    老太太看了眼,没啥兴趣的摆摆手,“作孽哦,还这样小呢,你拿去换银子吧。”

    郑七巧也笑着说道:“这可是稀罕东西呢,拿去酒楼里换,比上百斤的大野猪还值钱。”

    云萝顺势就想到了烤乳猪,顿时嘴里直泛口水,将背篓解下来,盯着灰突突的肉团子,更舍不得把它给卖了。

    “我听说有一道菜叫烤乳猪,可好吃了!”

    郑七巧点点头,“是有这么一道菜,可那都是有秘方的,寻常人可做不出来。”

    我会!唔,我知道该怎么做啊!

    虎头听了这么一会儿,不在意的说道:“不就是整只的烤着吃嘛,试试不就晓得了?”

    赵老太太轻轻的拍打了他一下,“可没你这么糟蹋东西的!这只野猪崽子能换好几两银子呢。”

    车轮辘辘停在大门外,金公子从马车上跳了下来,尚未进门就喊道:“又有啥好东西了?”

    虎头转头一脸嫌弃,“你咋又来了?不是说在书院里读书,咋天天看到你在外头晃呢?”

    话未说完,就又被太婆拍了一下。

    金公子倒是不在意,进来就围着篓子里的那只小野猪转了,嘴里不住的说着:“这可是好东西,我就吃过一回野猪做的烤乳猪,那滋味真是……嘶~比家养的乳猪可好吃多了。”

    云萝将篓子往自己跟前拉,“这个不卖。”

    金公子顿时跳脚,张开了五根手指头说道:“我出五两银子!”

    云萝默默的翻一个白眼,本姑娘现在不缺这三两五两的银子,就想尝尝那烤乳猪的味道。

    金公子于是转而换成了绕着云萝转圈圈,满脸的恨铁不成钢,“你自己又不会做,做了也未必好吃,这不是暴殄天物吗?换了五两银子,你想买啥吃的不能?大不了,大不了等做好之后,我回送你一条腿!”

    一条腿?

    别闹,这小野猪总共也没几斤肉,一条腿顶个啥用?还没尝出滋味就只剩骨头了!

    任凭金公子好说歹说,云萝最后硬是拎着篓子将小野猪带走了,还跟虎头说定了午后就把小野猪宰了做烤乳猪吃!

    她相信,凭着虎头的手艺,加上她的指导,最后烤出的乳猪就算比不上她曾吃过的,也差不到哪里去。

    带着一鸡一猪回到家,家里只有文彬在捧着书读,看到云萝带回来的两只猎物,他忍不住放下书本凑过来多看了两眼,“三姐,咋还有只小猪呢?”

    吴氏也抱着郑小一走出来,说道:“这小野猪还没多少野性,在家里养上几个月能养出许多肉来呢。”

    那不是反而不值钱了?

    云萝也没有多说,在家里翻了一圈,最后只翻出一个挑担的大箩筐,把小野猪倒了进去,再在箩筐上面盖一个竹筛子,压上一块小石头,又透气又能防止它逃出来。

    把箩筐靠着墙放在边上,她就领着文彬进屋开始今天新的读书识字。

    期间,孙氏往这边来转了两圈,然后又骂骂咧咧的回去了。

    云萝也没在意,不管外头的事只专心和文彬一起读书。

    隔了这么多年,文字又是她不甚熟悉的繁体,随着一本本的书籍翻过去,她其实也读得不是很通透,常要打磕巴。《千字文》也就罢了,读《蒙求》的时候就遇到了好些个不认识的字,只能暂且标出来,等栓子回家的时候就去问他。

    而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她这样才是正常的,还劝她不用着急,小小年纪的自己学成这样还能教弟弟读书识字,已经十分厉害了。

    每当这个时候,云萝都只能沉默以对。

    将近中午,云萱从外面回来,站在门口说道:“咋把空箩筐放在这儿?”

    云萝听着这话不由得一愣,然后忽的站了起来,跑出门外。

    她靠墙放在门边的箩筐依然安静的待在那儿,压在上面的那块小石头却已不知去向。

    云萱伸手将盖在上面的筛子掀开,又“咦”了一声,然后飞快的把筛子盖了回去。

    云萝不明所以,伸手掀了筛子,低头就看见箩筐底下一块白花花的银锭子,约五两大小。

    一瞬间她就全明白了,刹那间仿似有千万头神兽从心里呼啸着奔腾而过。

    她明明就坐着屋里面,却竟连被人偷到门口来都没有发觉!果然是身处安逸的环境,过久了安逸的生活就会失了警惕心,可谁能想到光天化日的,会有小偷光临到门口来偷小野猪呢?

    那小野猪竟然还一声都没有叫唤!

    云萝将银子捡起来,几乎捏到它变形。

    金、多、多!

    金公子正在不住嘴的夸奖他的小厮,“金子,做得好!你真不愧是小爷的小厮,竟然真从胖丫头那儿把这小猪给带了出来。听说那丫头精得很,老远就能听见林子里猎物走动的声音,又超凶,小爷真担心你会被逮住了让胖丫头给打死。”

    那你还叫我去偷野猪?你这是不把小厮的命当命啊!

    金子嘴角一抽,斜着眼幽幽的说了句:“全赖公子看得起。”

    金公子用力的拍了拍他肩膀,笑嘻嘻的说道:“好说好说,你好好的跟着小爷,定不会亏待了你。”

    小厮金子耷拉着眼角,一副爱答不理的模样,眼角的余光却在这时忽然瞥见一抹异色。

    猛的转头看过去,就见那路边停留着一位骑着黑马的红衣公子,在眼睛看到他之前,竟是半点也没有察觉到他的存在,也不知他是何时出现,又在那儿听了多久。

    金子心中凛然,当即横移一步将金公子挡在了身后。

    说起来长,但其实事情的发生不过是在瞬间,也是到这个时候,金子才终于看清了那位公子的模样,看清后就不由得一愣,“景公子?您怎么会在此处?”

    不是在半个多月前就随卫老夫人一起回府城了吗?

    金公子这时候才发现路边有个人,定睛一看,不由得惊喜道:“景公子,真是好久不见,府城中事都已处置妥当了么?此次过来庆安镇是打算住上多久?住处可安排妥了?不如还是住在我家中吧!”

    此时,金子对于他家傻大胆的公子是服气的,面对这位景公子竟然还能闲话家常般的说上这么一串话,他却是汗毛也全都炸起了好吗!

    别说他了,就是金老爷子在面对这位来历不明的景公子时都提着十二万分的小心,万不敢随意闲话。

    总觉得他那一身的气势极为吓人,真不敢相信竟还只是个十二岁的少年郎。

    景玥却连看都没看金公子一眼,只将目光落在了金子怀里那只被捏住了嘴巴和四肢,动弹不得的小野猪。

    “这小猪不错,哪来的?”

    金公子眉眼飞扬,所有的得意都显现在脸上,“这是花了五两银子跟胖丫头买的,正打算带回去让人做成烤乳猪,景公子若有兴致,不如一起去我家喝一杯?”

    景玥看向他,目光微深,“我不喝酒。”阿萝说,十八岁之前不能喝酒,容易喝坏了脑子。

    他虽然不明白这言论从何而来,但既然是阿萝说的,那自然是对的。

    金公子就说:“不喝酒也行,咱主要还是品尝烤乳猪。”

    “不巧,尚有要事。”

    “是吗?那还真是不凑巧。”

    “是啊,真不巧。”他高居在马背上,握着缰绳的手隐秘的做了个手势,下一秒就有黑衣人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金公子的身后。

    金子颈后的汗毛在那一刹那根根竖立,鸡皮疙瘩刷拉拉的往下掉,猛的转过身去,却还没等他看清楚身后的人影,手上就先一空,然后那人带着小野猪又消失了。

    金公子只呆呆的看着金子,看看他空荡荡的双手,又顺着他的目光往身后看了看,最后看向景玥,禁不住有点儿结巴的问道:“景……景公子,你你你这是啥意思?”

    景玥勾唇一笑,真是连日光的要生艳,“这不是你的小厮偷来的吗?本公子对这只小野猪也喜爱得很。”

    金公子看着他的笑脸发呆,莫名竟有点脸红,但紧接着猛的打了个冷颤,双手抱着自己个简直要瑟瑟发抖,哭丧着脸说道:“我还留了五两银子呢,可算不上偷。”

    然后他怀里突然落下了一锭五两的银子。

    他呆呆的捧着这五两银子,眼睁睁看着对方调转马头转身离开,离开前还看了他身边的金子一眼,说了一句:“你这个小厮倒是不错。”

    “啪嗒”一声,银子直接掉落在地,金公子转身就抱着小厮一块儿瑟瑟发抖。

    不,你先别走,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抖了半天,金公子忽然开始翻自己的荷包钱袋,丧着脸说道:“金子啊,小爷我留不住你了,你拿着这些钱财快逃吧。”

    金子其实还有点懵,不过被他这么一弄,也不由得有些紧张了起来,又不确定的说道:“那样的尊贵公子,应该不会来为难我这个小人物吧?”

    金公子顿时痛心疾首的训斥道:“你晓得他是个啥人物就觉得他不会来为难你?万一他就是那种……”

    小心的瞄了四周,及时将后面不大好听的话收了回去,压着声音跟金子说道:“你要晓得人心险恶啊金子,走在外头千万别太相信人,做事要给自己留一条后路。就这么决定了,你先去外头躲躲,等风头过去了我会给你留信,你再悄悄的回来。”

    说着说着,竟莫名的有点激动起来了是怎么回事?

    金子捧着满怀的金子、银子甚至还有金公子刚从身上摘下来的玉佩首饰,一脸的无可奈何。

    他竟然被一个娇贵公子给教导要如何为人处世了。

    虽一开始有些心惊,但回头想想,他也反应过来了,真不觉得那位公子会来和他这样的小人物为难。

    那可是景家人!

    偏金公子还在一心想让他逃,为了给他凑路资,把身上能摘的都摘下来往他的怀里塞,就差脖子上的一个长命锁是万万摘不得的。

    金子忍了又忍,终于忍不住的说道:“卫小侯爷不是你表哥吗?那位与小侯爷相交莫逆。”

    这话却让金公子的脸色突然变得很奇怪,轻咳了一声,支支吾吾的说道:“金子啊,这个其实吧,我们虽然有些亲戚关系,但毕竟不是一家人,总有个亲疏远近啥的……哎呦,反正你听我的就是了,你要晓得,我若跟景公子起了冲突,卫表哥定是会毫不犹豫的偏向他好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秦阳萧君婉〕〔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