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深夜聆阴〕〔超越狂暴升级〕〔大奉打更人〕〔团宠龙女萌萌哒〕〔医神小农民〕〔萧战苏沐秋〕〔战神奶爸〕〔36749〕〔无敌真寂寞〕〔三国之随身魔法塔〕〔星空三界〕〔全球游戏:只有我〕〔时倾澜薄煜城〕〔成吉思汗的动物军〕〔医武高手闯天下〕〔三爷,夫人她又惊〕〔小妻太娇嫩,枭爷〕〔神医狂妃:邪王的〕〔超级豪婿〕〔爹地快来,巨星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105章 今生第一份
    掌柜的看着空了一半的角落,不由得暗暗纳罕,那小丫头能眼都不眨的花二两多银子买两支笔来送礼,给刚开蒙的弟弟买了中等的笔墨纸砚,瞧着倒是不像缺这一点钱的人,咋突然又抠搜了起来?

    那纸便宜是便宜,可都这么便宜了还没人要,是真的质量太差。晕墨严重不能书写,拿去包东西又嫌太薄不结实,已在店里积沉了许久。

    想不通就不想了,他将东西理一理,然后重新捧起紫砂壶吸溜起了茶水,半瘫在柜台后的躺椅上,就差哼个小曲了。

    过了午时,刚才各自散去吃饭的人又逐渐汇聚到大街之上,云萝的手上拎着轻巧的笔墨砚台,背上则背了满满的一箩纸穿梭在人群之中,沿途还搜罗了几样小东西小玩意,很快就把零散的几个铜钱全花出去了。

    景玥正坐在酒楼二楼的包厢里,支着脑袋百无聊赖的看着外头的人潮川流,想着接下来该寻个什么借口去找阿萝。

    今日就是中秋了,要不给阿萝送两盒月饼?可惜这镇上并没什么好的点心师傅,阿萝八成是不会喜欢吃的。而他在离开府城前就命了人务必要在今日将最新鲜的月饼送来,却竟然到现在都不见人影,还真是几天不受罚就连皮都松了!

    正这般想着,他忽然就在人群中看到了他的小姑娘。

    “阿萝!”

    云萝隐约听到了似有人在喊她,停下脚步转头四处看了看,就看到了旁边酒楼上,景玥的手肘支着窗台,探出了半个身子正对着她笑。

    他容色靡艳,明明笑得纯良,却莫名的勾人,勾得楼下经过的小媳妇小姑娘纷纷直了眼,只顾着扭头看他,连撞上了人都顾不得了。

    看到这些人的反应,景玥不由得目光微冷,然后下意识的去仔细探究云萝的神色。

    咦?阿萝有被他迷到吗?

    云萝有没有被迷到不知道,别的小姑娘倒是确确实实的被他给迷住了。

    景玥尚在纠结是先把下面那些人的眼珠子挖出来,还是先把阿萝迷住再说,就忽听见一道娇脆的声音,“你是哪家公子?我怎么以前从未见过你?”

    侧目一瞥,瞥见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正站在楼下看他,金银披身,珠翠满头,见他看过去还大大的扬起一个笑脸,然后拎着裙摆跑进了酒楼,“噔噔噔”的连串脚步声之后,他所在的包厢门忽然就被推开了。

    景玥顿时沉下了脸,随手拿起手边的茶杯扔了过去。

    “啊!”“嘭!”

    茶杯轻飘飘的落到她身上,却直接将她撞击得倒飞了出,重重的摔出门外。

    无妄一下子窜到了门口,膝盖落地,“属下失职,请公子责罚!”

    他不过是走到旁边找店小二吩咐了几句,万万没想到竟会突然跑上来一个小姑娘,还冒冒失失的闯进了公子的包房里面。

    这可真真是无妄之灾。

    景玥此时的脸色阴沉得吓人,就这么一眨眼的工夫,他再转头却找不见阿萝的身影了!

    他双手的五指交叉,指尖略微用力的按压了一下,似要压下心中肆虐的暴戾,眼睑轻垂眸色幽深,嘴角却缓缓的一点点勾了起来,沉沉的看着门外那直勾勾盯着他的小姑娘说:“再看,就挖了你的眼珠子!”

    那小姑娘打了个激灵,但过去顺风顺水的生活让她失了畏惧,哪怕莫名的寒意已直冲上头顶,倒摔到门外的疼痛也仍残留着,她却咬了咬嘴唇,看着景玥说道:“我是屠家六小姐,你好大的胆子竟敢打我,我爹定不会放过你的,除非……除非……”

    她看着景玥,默默的又羞红了脸。

    景玥的眼中掀起一片暗黑的浪涛,轻轻的“呵”了一声。

    无妄好似得到了命令,当即站了起来走到这位自称是屠六小姐的姑娘身边,扯着她的一只胳膊就将人往一边拖过去。

    屠六小姐终于感觉到害怕了,慌忙挣扎了起来,“你要干什么?放开我!我是屠家六小姐,我爹是屠二爷,你若是敢欺负我,我爹,我爷爷都不会放过你的!”

    无妄充耳不闻,全然无视她的挣扎,轻松的将她拖离了门口,拖到一边保证不会脏了公子的眼之后,他静静的摸出了刀子。

    就在此时,楼梯上又响起了一阵脚步声。

    “嗒、嗒、嗒……”

    无妄眉眼冷厉,抬头看了过去,然后就看到一张粉嫩白皙的小圆脸从楼梯下露了出来,随着她的一步步往上,胖嘟嘟的身子,还有她背上塞满了一刀刀黄纸的篓子也逐渐显露。

    这楼梯对她来讲似乎有点高,一步步迈得甚是缓慢,摇摇晃晃的真担心她下一步就会摔倒滚下楼梯。

    “啪嗒”一声,屠六小姐一下子就落到了地上,她以为是自己挣脱的,刚一落地就迅速的往后爬到墙角,离无妄远远的。

    无妄此时却暂管不了她,他迅速的藏起刀子,站直了身,脸还是那张脸,表情也仍是那个表情,只浑身的气息在瞬间变了,“公子……”

    不用等他通报,景玥已经听到了云萝的脚步声。

    一道身影从包厢内瞬间掠了出来,看着下方的云萝,表情有一点点的呆怔,“你怎么来了?”

    “不是你叫我的?”云萝扶着扶手站在楼梯上,眉头轻蹙,“难道是我听错了?”

    “不,没有,你没听错,确实是我叫了你。”景玥生怕她真以为是听错了就转身离开,忙不迭的应下来,又伸手给她,“怎么这个时候来镇上?我以为你在家里陪着长辈等衙门来人通知放榜的消息呢。”

    犹豫一下,云萝还是把手递给了他。

    这楼梯对她现在的小短腿有点不大友好。

    景玥手上略微用力就将她拉了上来,面上故作镇定,心里却是高兴到飞起。

    牵到阿萝的小手了!

    踏上二楼,云萝也看到了缩在墙角的那位在她之前跑进来的姑娘,看她形容狼狈、神情萎缩,不由得就多看了两眼。

    景玥忽然浑身都紧绷了起来,一时间有些无法确定阿萝对这件事的反应。

    毕竟她现在还是个单纯善良的小姑娘呢。

    无妄忽然躬身说道:“公子,属下这就把这擅闯进来的女子赶出去。”这么说应该没错吧?

    景玥赞许的看了他一眼,然后领着云萝要往包厢里走去。

    屠六小姐见没了威胁,却又忍不住的抖了起来,腾的站起来指着无妄和景玥说道:“在这庆安镇上还没人敢给我屠六娘没脸,我能瞧得上你那是你上辈子修来的福气,真敢给脸不要脸,信不信我让你们再不能在这儿立足?”

    无妄背对着云萝的方向,默默的又摸出了刀来。

    屠六娘腾的后退一步,贴着墙一点点的往楼梯口的方向蹭了过去,终于转身“噔噔噔”的跑下楼梯,只留下一句嚣张的叫嚣,“你们给我等着!”

    云萝看了眼她逃走的方向,没什么兴趣的收回了目光,这种一看就知是被宠坏了的娇娇女并不值得被她放在心上,倒是景玥的这个侍卫让她有点感兴趣。

    和无痕一样的相貌寻常,不英俊也不丑,扔进人堆里估计眨眼就找不见了。不仅相貌路人,身上的气息还能收放自如,明明那么大个人站在这儿,但只要他们愿意,总有本事让人注意不到他们的存在。

    简直是最优秀的侦察兵。

    景玥轻咳了一声,问她:“我这侍卫有什么问题吗?”

    云萝若无其事的收回目光,“没,只是觉得你的侍卫跟别人的不大一样。”

    别人?金多多吗?他身边的侍卫要都是那个档次的,怕是早已经被砍杀得骨头渣渣都不剩了。

    景玥将她领进了包厢,侧头凉凉的瞥了自家侍卫一眼,随口说道:“不过是挑人的要求不同罢了。”

    无妄擦一把冷汗,默默的隐在门外。

    糟糕,小王爷竟然真的看上了一个乡下丫头,还是个胖嘟嘟面团儿似的小丫头,这这这还是个孩子呢!

    不过,小王爷也还小呢,哎呦,这么小就晓得给自己相媳妇了,真不愧是小王爷!

    无妄在门外脑补得停不下来,门内,景小王爷斟了茶,又将桌上的几碟点心全往云萝面前推,“先吃些小食,待会儿小二过来再添几样你喜欢的菜式。”

    云萝意思意思的夹了一片黄金糕来吃,“不用了,我已经吃过午饭,你叫我是有什么事吗?”

    “并无事,只是在人群中看到你甚是惊喜。”

    云萝撩起眼皮瞅了他一眼,淡淡的“哦”了一声,放下筷子说道:“我却是有事正烦恼该怎么去找你。”

    “我买下了升平巷的第三间小院,现就住在那里,你有事尽管去那边找我。”有何事可以先不问,这次不说正好能以此为借口再见面,不过他的居所却是一定要让阿萝知道的,以免她想要找他还不知道该去哪里找。

    云萝轻挑了下眉梢,“你这是打算长住庆安镇了?”

    他摇头,“这倒没有,不过是一处落脚之处罢了,你若有事可以去那里找我,即便我当时不在,也另有人会接待你。”

    在这种小镇上买一座小院对他这样的富贵公子来说并不值一提,云萝问过也就揭过了,只把话题重新掰了回去,说:“前晚上说的事,我仔细想了想,就按你说的办,我出酿葡萄酒的方子,其他的皆不管,占利百之五。”

    景玥早有准备,听到这话也不多惊讶,只是笑容略微加深了些,“那我们现在就立下契约?”

    这又是一个问题。

    云萝抿一下嘴角,说:“我年纪还小,不能成契。”

    景玥却并不当回事,想了下便说道:“那我们可以只私下里签约契书,若是你不放心,也可以叫家中长辈过来。”

    其实他想说,他的印信比官府管用,却怕吓着阿萝,一转眼就又跑了。

    什么年纪小不能成契,那都是用来约束普通百姓的,他七岁就开始执掌府内外大小事务,谁敢说他签下的契约无效?

    云萝略一想,就说:“就签私契吧。”

    她没打算把所有东西都交给家里,不是舍不得,而是担心郑丰谷和刘氏乍然得了这么多东西会无所适从,现在家里有先前卖酒的一百五十两银子,等肥皂作坊开起来后还能源源不断的收获银子,已经不缺钱了。

    无论银子还是作坊的分红,对家里几人来说都来得太容易了些,若非必要,她其实是不愿意这么做的,不想让他们以为她总是能轻易的想出挣钱的法子,总是能轻易的赚来银钱。

    短时间还好,时间长了,次数多了,难以保证不会出现她不愿意看到的变故。

    她始终记得外公跟她说的一句话:人心是最禁不起考验的,尤其是在从贫苦到一夜暴富的时候。

    她这些天其实一直有点胆战心惊,时常注意着家里几人的言行举止,甚至是有点迫不及待的想要把那一百五十两银子全都花光。

    钱花光了,就回到了原来的状态,靠着几亩田地勤勤恳恳的过日子,再凭着自己的本事一点点攒起家当,这才是最让人安心的发家方式。

    分了家,又建起了新房子,他们一家五口人只凭着七亩良田就已经比村里的大部分人家都要宽裕了。

    景玥可不知道云萝在这短短的一会儿想了那么多事,他听她的决定后,就准备让人取来纸笔,视线一转,自然而然的看到了她放在脚边的那一箩纸,不由好奇的问了句:“你怎么一下子买了这么多的纸?”

    他还伸手翻了两张,眉头微皱,“这纸质甚是粗劣,根本写不成字,即便是给蒙童使用也太差了。”

    云萝一下子扯着背篓往凳子后面藏了藏,面无表情的说道:“没事,我有别的用处。”

    景玥看着神情正经到有点严肃的阿萝,愣了下,然后不知想到了什么,忽觉得耳根微热,连眼角都被悄然晕红了,目光略微游离,还要强作镇定和平静的说道:“是吗?我原还想借你两张纸一用呢。”

    这话一说出来,他又觉得后颈一麻,头皮都要炸开了。

    在猜测了阿萝大概会拿这些纸作何用之后再说出这样的话来,总觉得甚是猥琐。可在炸毛之后又开始心疼,前世的那个时候,阿萝使用的可是洁白柔软的上等好纸。

    云萝倒是没想那么多,主要还是没想到眼前这个人在上一世曾对她十分熟悉,竟一下子猜到了她买这些纸的用途,甚至还暗搓搓的琢磨起了该如何不动声色的送上更柔软更舒适的好纸。

    如果知道的话,她大概也不能若无其事的从那三十文一刀的草纸中抽出一张,还打开了新买的笔墨和砚台,“用这个纸就行。”

    景玥摸着这粗劣的草纸,深深觉得这完全不足以匹配他和阿萝今生签下的第一份契书。

    而且他现在摸着这纸就觉烫手得很。

    索性就叫人另外取了纸笔来,还不忘跟云萝解释:“这纸只能用来平时随手练字,极易损坏,难以保存。”

    就景小王爷的身份,若是在以前,他是连看都不屑于看这种粗劣纸张一眼的!

    云萝无所谓的点点头,然后看着他执笔在新送进来的,裁剪好的洁白宣纸上落下一个个文字。

    景玥拿出了他最认真的状态,务必要把每一个字都写得尽可能完美,如果能得阿萝欢心,将其奉为珍宝,仔细收藏,那就……呸,区区一张纸还想被阿萝视若珍宝还仔细收藏?

    云萝看着手上这份前后字迹差异得有点大的契书,默了默,然后取笔仔细勾勒出了自己的名字。

    她最近也常和文彬一起练字,加上有前世的基础,进步自然是飞快,她现在的字已经很有模样了,虽不能跟景玥的比,但也再不是金多多曾吐槽的——每一笔都落在让人意想不到的地方。

    白纸黑字,一式两份,签名盖章,至此彼此的契约就正式落定了。

    签好契书,云萝又将方子给了他,恰好此时响起了敲门声,竟是有小厮模样的人捧了两个精致的月饼走了进来。

    景玥的目光在那两个纸盒子上扫过,神色并不很满意,但府城最好的点心铺的月饼还没送达,他也只能拿这两个据说在镇上最受欢迎的大月饼来勉强应付。

    这两个月饼真是极大的,圆圆的几乎有针线笸箩那么大,还没靠近,云萝就先闻到了一股浓浓的甜香味,靠近一点,连里头五仁馅的味儿都随之飘了出来。

    云萝:“……”真是又甜又腻的大五仁呀!

    景玥拿食指轻挠了下脸颊,难得有些难为情的说道:“正逢中秋佳节,这两个月饼也是我的一点小心意。据说,这月饼在镇上很是受欢迎,但凡是家中稍富裕些的人家都会买一个回家,不管是用来晚上拜月,还是与家人一块儿分着吃都是极好的。”

    不过他知道,阿萝肯定不喜欢。

    可眼前也只能送出这个了,下人和卫漓皆都毫无动静,实在出乎意料。

    云萝迟疑了下,倒不是连两个月饼都不愿意收,实在是这个味儿让她不大喜欢,可想到家里另外四个人都是不怕甜的,她最终还是将月饼收下,道了声谢。

    在糖都算得上是奢侈品的这个时代,普通的穷苦百姓还真没有几个会怕甜的。

    云萝收了月饼之后就没有再继续逗留,带上东西匆匆的与景玥告别,然后出了酒楼又出镇子,脚步飞快的往白水村赶回去。

    景玥站在窗口一直目送着她的身影消失在眼前,才缓缓垂下了眼睑,薄唇紧抿,又是那个阴郁冷漠的景小王爷,半晌才转身出了酒楼。

    他必须得回京城一趟了。

    而云萝离开庆安镇之后,又在桥头村的大香樟树下追上了同样回村的云蔓和虎头。

    “小萝,你咋买了这么多纸?”虎头探着脑袋往她背后瞧,那满当当的一篓子全是纸,把郑学渣的眼睛都看直了。

    “给文彬练字。”

    学渣虎头咽了咽口水,“文彬也太可怜了!这得写到啥时候啊?”

    他们回到村子的时候,村里到处都在谈论里正家的继祖考中秀才了,郑家二十多年没回来的那位姑婆带着孙子回乡考试,也考中了秀才,还是头名案首呢,就跟去年的李三郎一样。

    这是全村的喜事,总觉得今年虽然遭了灾,但日子却也很有盼头。

    前有大作坊建造在村里,等到作坊建成开工,总是要就近招人做工的,村里这么些人可都是现成的壮劳力啊!

    而现在村里又多了个秀才相公,出去给儿女说亲都要有脸面许多呢。

    那袁家小郎虽不是本村的,但也是咱白水村的外孙啊!

    虎头凑到云萝耳边,悄悄的问了一句:“文杰大哥没考中?”

    云萝给了他一个眼神,让他自己领会。

    郑虎头就明白了,还在她身旁吸着鼻子嗅了嗅,然后摸摸下巴有些神思不属的说道:“一起去的三个人就他没考中,这得多没面子啊!枉他平时一副多有才华的模样,我上次还听见他说继祖哥只晓得死读书,这样是考不上秀才的呢。”

    云蔓好奇的问道:“那考试不都考的书本上的东西?咋专心读书还会考不上秀才呢?”

    虎头摇摇头,“这个我咋晓得?我又没考过。”

    云蔓嗔了他一眼,又说:“也不晓得文杰和承表弟啥时候能到家。”

    郑文杰和袁承都是十六岁,却都比云蔓小了几个月,不过听说袁承的上头还有两个姐姐,皆已经出嫁。

    说到这里,虎头又往云萝身边凑了过来,“你给承表哥准备了啥贺礼?该不会就送他两沓纸吧?哎我说,小萝你身上藏了啥东西?咋这样香?”

    其实两沓纸也得好几十文钱呢,村里送礼从来都是扯几尺布,拎几个鸡蛋,或者直接包上十几二十文钱,几十文钱的东西那绝对是上等的,说出去都倍儿有面子。

    当然,这是说的邻里之间,若是亲戚,那就得看个亲疏远近了。

    若是单从云萝和袁承来论,他们已经算是远亲了,但只要郑大福和郑七巧还活着,他们就是至亲。

    看着虎头那围在身边垂涎欲滴的模样,云萝默默的分了他一个五仁馅的大月饼,顿时把郑虎头喜得眉开眼笑的,连着盒子一起捧到面前深深的嗅了两下,“太香了,这可比刚才吃的小月饼香多了,咋这样香呢?”

    云蔓在旁边看得直捂脸,深觉得脸都被这亲弟弟给丢尽了。

    虎头捧着五仁大月饼自个儿陶醉了一会儿,然后从怀里摸出了一个纸包递给云萝,“我也给你带了两个月饼,不是特别甜,你说不定就稀罕呢!”

    云萝也算是跟他交换了月饼,然后在路口与他们分别,各自回家。

    尚未踏入大门,她就感觉到了里头的气氛沉闷,明明几乎所有的人都在家,但却谁都没有说话,只听见郑大福闷头搓草绳的沙沙声和郑丰年间或发出的唉声叹气。

    所以当云萝踏进大门的时候,一下子吸引了所有的目光。

    郑丰年一眼就看到了她背后有小半截露在篓子外面的一刀刀纸,下意识往前走了两步,皱着眉说道:“咋买了这许多纸?瞧着纸质可不大好,怕是连字都写不成形。”

    读书几十年,这点眼力还是有的。

    云萝说:“反正便宜,只要十文钱就能买一刀。”这么大的一刀,算起来比厕纸还要便宜,除了颜色不大好看和不好写字之外,用来做些别的其实是不错的,还纯天然不添加任何化学剂,而她用来那啥又不在意会不会晕墨。

    郑丰年眉头皱得更紧了,“这可不能贪小便宜,我和你大哥是不会用这种纸来写字的,白白糟蹋了墨水。”

    云萝的眼皮一撩,“本来也不是给你和大哥用的,大伯你们需要用纸的话,还是得自己去买。”

    郑丰年一愣,随之迅速的涨红了脸。

    他只是下意识的以为家里只有他和他儿子要用到这些东西,一时间竟忘记了他们已经分家,而二房的那个侄儿也在悄悄的读书识字。

    云萝淡定的从他身旁走过,而这个时候郑丰年才突然想到他其实还可以挽一下颜面,就对云萝说:“我不过是白提醒你一句,何时说要你的纸了?”

    云萝停下脚步,转头淡淡的说了一句:“谢大伯提醒,我晓得了。”

    郑丰年却仍觉得他被羞辱了,追上前去拉云萝的手臂,“你把话说清楚,我何时要你的纸了?小小年纪的,可不能学这等满嘴胡言的坏习惯。”

    这就很不讨喜了。

    云萝横移一步,轻松躲开了郑丰年的抓拽,微微皱着眉头说道:“我也没说你来要我的纸啊,不过是说了句这些纸不是给你和大哥使用的。”

    “既不曾问你讨要,你又何须刻意说这一句?”

    云萝于是也有些生气了,当即拿话刺了回去,“大伯与其在这里跟我一个小孩纠缠些许小事,倒不如想想等大哥回来之后该怎么安慰他受伤的心灵,毕竟咱村三个人同去,就他没能考中秀才,也不晓得是谁一直在说李继祖的才学比不上大哥。”

    以前也没觉得这个大伯有这么没脸没皮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只会拍烂片啊〕〔我就是不按套路出〕〔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